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0:43:09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中年男子
  4. 第三節 純真愛情

第三節 純真愛情

更新于:2018-03-17 10:04:28 字數:2871

字體: 字號:
  女孩慢慢的用雙手忖著下巴,手掌貼著臉頰,關節杵著課桌,笑瞇瞇的說,我也想最后一個走,怎么辦。說完,直直的看著他。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右手從頭發上放下,感覺背上流著什么東西,一滴一滴的,浸透白色的襯衫,若現出平直的脊椎,臉開始升溫,不是頭上的吊扇發出一陣陣有規律的吱嘎,他還以為自己正靠近煉鋼的火爐,接受火的烤驗。吊扇勻速的轉,他的心加速的跳,思緒隨著風在上空飄旋。我們一起最后走啊!微微的笑容,用通紅的臉做背景,他的笑似乎更加燦爛。好啊!這樣我們誰也不用先走,都是最后一個。女孩輕快的回答。吊扇的嘎吱聲也玷污不了這甜美的聲音,仿佛空山老林中一只翠鳥,些許婆娑的樹葉擺動,怎敵它歡快的鳴叫。女孩放下雙手,輕輕的合上書,把它放在旁邊堆出雙肩的書海里,慢慢的站起身來,用雙手把凳子往后摞了摞,說,走吧!他愣了愣,機械的拿起凳子,一副準備走的樣子,身子雖側向走廊,可腳卻站著不動,完全陶醉于女孩悠美的動作。他想,這是最美的舞姿不過了,雖簡單卻自然,自然的本質就是簡單。越復雜就越機械,最多給你一種驚心動魄,談不上美。走吧。女孩見他不動,又說了一句。他才知道自己是要去操場的,于是,抱著凳子跟著女孩,走著。他不知道走路的時候可以跟女孩聊些什么,不停的走,腦海里搜索著各種話題。我幫你拿吧!這是他搜索的唯一結果。不用,看你自己都拿的喘著氣,哪還有力氣幫我拿啊。女孩說完又笑了。抱著的凳子無情被右手拎著,他伸出左手拉過女孩的凳子,傻笑說,沒事,你看,一手拎一個,平衡更省力。女孩臉蛋有一絲紅韻,好像紅日快要升起而還沒有出現的時候,透過云層看見的光芒,帶有一縷溫柔。

  男孩心里激起了浪花,步子踩在樓梯上格外的響亮。他靠近扶欄,她靠近墻壁,肩并著肩,一起走在樓梯上。不算狹窄的樓梯,又拎出著兩張凳子,現在就勉強容他們這么走著。下了一層,剛到轉彎的樓梯角,只見一個身影飛速的向他們這邊奔來。片刻,左手的凳子在樓梯上滾著。他只聽見了一聲巨響,隨后兩眼閃爍著金星,額頭上也慢慢的腫了起來,出現一個大而紫的圓塊,感覺不到疼,下意識的用左手扶住扶欄。拖著腦袋,轉過來看看女孩。女孩坐在樓梯上,雙手捂著左腿,指縫間流出一絲紅色的液體,沿著小腿順流到過道上,深深的呼吸著,發出隱約的呻吟。男孩猛的扔出右手拎的凳子,急忙的蹲在女孩身邊,用手慢慢扒開女孩的手,說,給我看看。男孩眼睛有點隱隱作痛,眼角邊露出了眼淚,他不忍值視。女孩的小腿上,出現了一個很深的洞,直徑不大,但深幽的見不著底,有點可怕,血不停的往外流,地上都已經一灘了。女孩忍著不哭,臉上還是淚水斑斑,聲音很小,還是聽的見抽泣。額頭上的塊狀越來越飽滿,顏色紫的有點黑了,他速的脫下自己的襯衫,揉成一團,包住女孩腿上的傷口,問,怎么會搞成這樣。女孩抬起頭,雙眼直直看著,用右手指著墻角……

  男孩順著她的手看向墻角,驚住了。凳子倚著,四腳朝向外面,一支腳有點松動了,傾斜著,與另外三支顯得不對稱,好似一個得了艾滋病的人,怎么掩飾,也總是被人們所孤立。一顆偌大的釘子,半截深入那支有點斜的凳腳,半截露在空中,上面好像被血剛刷了一樣,呈暗紅色,零星的鐵屑似乎想逃離它,向外飛舞著,還沒干漬的血跡順著鐵屑流在凳腳上。凳腳上有數條血印,有的交叉著。另一只凳子滾到了下一層的樓梯過道上。

  那只身影彎著腰,用右手拾起地上的眼鏡,慌忙的戴上,臉上已是汗如雨下,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左手上拿著的課本沒規律的抖著,就像稻谷從碾米機出來經過最后一道工序時的大米,上下波動著,雙腿無力的支撐著,感覺整個人殫精竭力,馬上就要倒了。他面帶兇煞,朝著身影怒斥,走路不長眼睛,趕著去投胎啊。聲音極為響亮,充斥著火藥味,安靜的走廊上壁回蕩著,仿佛只要一粒火星,整個過道就可以燃燒了。身影顫抖的后退了一步,怯怯的說,對不起,對不起,我遲到了,從家里急匆匆的想趕到教室,沒想到,會這樣,對不起,對不起……邊說邊彎腰,既害怕又自責。說完,用右手推了推鼻梁上斜落的眼鏡,鏡框明顯有些變形,左鏡片也裂出了一條痕。女孩慢慢的沒有抽泣了,看著男孩嘶力的說,算了,他也不是故意的。聲音有氣無力,帶著極度的疼痛。捂著,我們去醫務室。他說完,拿著女孩的手放在腿上的傷口上,雙手抱起女孩,經過身影,下樓梯往醫務室走去。顯得瘦弱的他,幾根排骨赤裸裸的凸出,顯現出胸膛若有一些肌肉,后背脊椎的節骨也暴露無遺。出了教學樓,他額頭上已有一些汗珠。氣力明顯不支,他停了一下,使勁把女孩往上抱了抱,修長纖細的手臂露出了一點肌肉,這肌肉不飽滿但結實。女孩右手緊緊的包著白襯衫,左手耷在男孩的肩上,不說話,只不過不時的發出一絲疼痛聲。周圍路過的學生總會回過頭來看著,有的還小聲的發出一兩句議論聲,他們多數在討論女孩的傷勢以及受傷的原因,也有少數的只是同情女孩的痛苦。討論過后,同情過后,他們也都散去,各自又開始做自己的事情,上課的去教室,誓師的去操場,一眨眼的功夫,誰也不會記得一個光著上身的男孩抱著一個受傷的女孩。畢竟,愛女孩的不是他們,受傷的也不是他們。

  來到醫務室,他大聲直呼,醫生,醫生,有人受傷了。一間簡陋的平房,里面就一個直道,直道左邊有三間房間,從前到后,門上寫著,診斷室,手術室,休息室,字體是中華草書,字色是白色,不知道寫這些字的人是不是藝術家,筆法行空走馬,飄逸自如,不貼近仔仔細細的看,一般人還真看不懂。直道右邊有兩間房間,第一個門上寫著,藥品儲藏室,字體與左邊的不同,是中華楷體,正正方方的,儼然一種嚴肅的感覺,字色變成了紅色,刻意與白色形成鮮明的對比,似乎在向學生教導藥品的重要性和不可褻瀆性。第二個門上什么也沒寫。一進門,就可以感受到一種藝術的熏陶,兩側的不同字體,不同顏色,仿佛告誡所有來看病的同學,生活中處處都是藝術,只是缺少一雙發現藝術的眼睛。右邊最前面有一個藥柜,里面呈列著各種各色的藥盒,光看盒子外表就五顏六色,色彩斑斕,似乎給學生一種美的享受,讓學生不懼怕吃藥,多吃藥,掩蓋吃藥的痛苦,讓學生覺的吃藥也是在享受美的過程。柜子里的藥功能萬千,有消炎的,有治感冒的,有止痛的等等,反正一切都是為學生準備的,只有學生用不到的,沒有學生想不到的。柜臺上面橫掛著一塊匾,匾上顯赫著四個大字,妙手回春,紅底黑字,結合楷草之精華,頗具大家風范,特別是那個春字,三橫簡短有力,一撇和一捺都卷曲的很有彎度,可以彎幾圈,神似兩盤蚊香掛在底下日字的兩側,似乎,蚊香不用打火機,只用太陽的光熱就可以點燃。醫生每次望著這塊匾,眼神得意,面露洋笑,似乎在尋找藝術的源頭,又似乎在贊嘆自己的創意,總之一看就癡迷,久久回味在其中。初次進醫務室的學生可能會以為自己進了藝術殿,除了些許的藥味可以讓他相信自己沒有有錯,見了醫生,還以為是見了藝術家,除了身上穿的白大衣可以讓他相信自己看見的是即將來為自己診病的大夫,于是乎,對他的醫術產生懷疑,遲遲不敢向他說出自己的癥狀,怕他開錯了藥,害了自己,最后就假報病情,只希望以錯的癥狀讓他開出正確的藥,這樣,自己才不至于白話了錢……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