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5:4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八界靈神
  4. 第二章 突如其來的變故

第二章 突如其來的變故

更新于:2018-03-16 12:50:36 字數:2725

字體: 字號:
  姜旭進餐之中,聽到了這個客棧中兩個人的談話!而且這兩個人竟然也是修靈者,修為也是不低,姜旭發現二人竟然至少都是武靈四重,不由得臉色微變,沒想到這個不大的客棧也有些人氣。

  “哎,你聽說沒有,尊靈派的山門和門下五十多萬在一夜之間被屠了!”

  “這么大的事還用你告訴我,我要在昨夜就聽說了…”

  “你說是誰這么大的手筆,能一舉屠掉尊靈派?”

  “嗨,那城外的大勢力多了去了,哪一個不具有屠掉尊靈派的能力啊!”

  “唉,本來還想在尊靈派好好的做個美男子…啊,不,是外門弟子,眼下又得另投它門,唉…”

  “嗨,天下之大,那里不是你我兄弟二人的立足之處啊?”

  “就是,來,喝酒喝酒!”

  姜旭和姜琴臉色都已經變了,姜琴的食物掉在桌子上也渾然不覺,而姜旭的三叔一直在吃桌子上的食物,畢竟他出來的次數也是很少,遇到這等美食,也是無法抗拒!

  姜旭停止了進食,起身向二人走去,到了二人的桌子旁便停了下來:“不知閣下說的事情可否是真?”

  二人都是把頭轉了過去,其中一位發現了姜旭武靈一重的修為,不屑的撇了撇嘴,而另一人卻是熱情無比:“看來閣下不是本地人吧?”

  “沒錯,我是來自遠處,路過此地,想拜入尊靈派,偶然聽到了兩位閣下的談話,所以想問個究竟!”

  還沒等那人回答,另一人便鄙視的看了姜旭一眼,不屑的說:“就你這修為,哪怕尊靈派還健在,你這爛修為也想拜入尊靈派?”

  這時另一人還是面帶微笑的說:“呵呵,我這弟弟就這樣,說話直了些,還望閣下不要在意,畢竟修靈一途我們偶然遇見就是緣分,我們說的是屬實的,當時我的師傅就見證了這一刻。”

  “哦,原來是這樣,多謝二位了。”即使另一人沒有告訴姜旭什么,但是出于禮貌還是道了一聲謝。

  “呵,無妨,舉手之勞而已!”

  姜旭鐵青著臉回到了自己的桌子。

  “怕此事多半是真的了!”

  畢竟他們二人也是無法求證這件事的真和假,只能前去尊靈派一探究竟。如果此事是真的,那滅掉尊靈派的勢力有多強大呢!

  姜旭真的不敢往下想了。于是吃過飯后就趕快趕往尊靈派,而姜旭的三叔在距離尊靈派很近的時候就走了,一日后,他們面對著一片景色發愣,面前是一片廢墟,尸體遍野,血流成河!尊靈派的山門已然倒塌,一片死氣,血腥的氣味撲鼻而來,姜旭和姜琴連忙用靈氣護住口鼻,這里發生的事情已經顯而易見。

  姜旭一臉苦笑,他根本無法想像昨夜到底有怎樣的大戰!

  “姜旭,這可則么辦,我違背了父親的意思跑了出來,眼下這…”

  姜琴一臉愧疚,覺得非常對不起她的父親!急時還跺跺腳,絲毫沒有武靈二重的風范!

  “呵,我們應該慶幸,如果我的突破是提前幾天的話。我們的尸體就在這里了…”

  正當姜旭想走過去一探究竟

  的時候,一層無形的屏障擋住了去路,并且當姜旭凝聚了武靈一重的力量想強行破來的時候,那無形的大陣突然發出一陣嗡嗡的響聲,無數玄奧的符咒沖上天空,那屏障突然爆發出無數金色箭矢,沖著姜旭就飛奔而來,那種聲勢和威力,即使是武靈巔峰也散發不出這種威力。

  正當姜旭臉色大變認為自己將死在這里的時候,在姜旭體內突然爆發出一種近似無敵的力量,一下將那箭矢便如春天化雪般消融。

  這時一陣紅光席卷而來,將姜旭包裹住迅速的退后了數百米,姜旭臉上一點血色都沒有,仿佛那體內爆發出來的力量抽空了他的所有靈力!

  而那紅光則是姜琴發出的,而當姜旭回頭看的時候,發現小琴的氣色也不太好,顯然剛才那一下也是用盡了大半的靈氣!

  “姜旭,這應該是陣法,而且應該是武級陣法!”

  “陣法,陣法是什么?”

  “……”

  “枉你還是一個修靈者,陣法是有大能之輩布下的一種守護或者攻擊的利器,但是想成為一名陣法師,好像還需要天生的法力!而每一個陣法師都是極為吃香的種類,每一個大門派都會極力拉攏這種職業的人,供奉在自己的宗門內!而這陣法也是與修靈境界有關,分為武級陣法,戰級陣法,玄級陣法和王級陣法!眼下就是一個武級陣法,不過好像是一個殘次品!”

  “殘次品攻擊力也這么高,那完整的呢,更高級的陣法呢!”姜旭有種想做一名陣法師的感覺,畢竟陣法太厲害了!而且用來賺錢也是不錯。

  姜琴看了眼姜旭,仿佛知道他的心思:“但是你成為一名陣法師的話,你的處境也是非常危險的,如果有兩個宗門的戰斗,你的敵對勢力會先想盡一切辦法先除掉你。”

  “況且法力也不是人人都有的,那是萬里無一的一種體質。”

  “那這種體質可以后天擁有嗎?”

  “理論上是不可以的,但是修靈一途博大精深,又有誰能肯定不可以呢?”

  可是姜琴的臉色突然變了:“姜旭,有人,很強大!”

  其實不用姜琴提醒,姜旭也感應到了這種氣息!

  只見遠方數道流光飛奔而來,姜旭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能駕馭靈氣而飛,至少是武靈七重才能做到的事。

  而眼下卻有數位至少武靈七重的修靈者向他們飛來,而且看這氣勢洶洶的氣勢,這可不像是一件好事。

  “喂,你們兩個,誰允許你們私自來到尊靈派的,而且還觸發了這里的護門大陣?”

  說話的是領頭的一個大漢,剛剛就是他的氣勢最洶涌,并且在質問他二人的時候還放出了自己的靈壓,所謂靈壓,就是以自己的靈氣所具有的威懾力來打壓別人,如果被打壓的人修為比散發靈壓的人還高,那么散發靈壓的人反而會受到反噬,而眼下就是姜旭被足足高他至少六重的人打壓著。

  姜旭和姜琴的冷汗不由得流了下來。

  “我問你們二人呢,你們聾了么?”那大漢見姜旭二人不回應,眉頭皺的更加厲害,臉色更加強橫。

  姜旭用自己的靈氣苦苦抵制著那大漢的靈壓,極為艱難的開了口:“在下本來想和這位姑娘拜入尊靈派,可是來到此處發現這里的情況,并非有意觸發大陣。”姜旭畢恭畢敬的回答道,畢竟大漢的修為值得姜旭尊敬。

  這時,姜旭感覺到了一種探查他身體的氣息的力量,他的一切仿佛都在這一刻被看透了,但是當那股力量到達姜旭的丹田的時候,卻被一種更為強大的力量所吞噬,姜旭苦笑了一聲,從小他就發現了他體內的這種東西,不,不是東西,是力量,一種超級強大的力量。那是八種顏色的異物,一種似火,一種似水,一種似土,一種似金,一種似木,一種似風,一種似雷,一種似云。

  可是那個大漢就不那么淡定了,只見他臉色頓時謹慎起來,他竟然看不透姜旭的修為,這種情況有三種可能,一種是有異寶護身,一種是練有可以隱藏修為的功法,最后一種就是那人的修為要遠超探查之人。

  可是看這姜旭一臉稚嫩,大漢便認為他是有異寶護體,于是嘴角升起了一絲冷笑,這大漢竟然打起了姜旭寶物的主意,但是如果他知道姜旭剛剛從山村里出來,一分錢都沒有,會不會氣的吐血。

  那大漢突然一笑:“這里的尊靈派山門將要被我們聚虛門所替代了,小子,想要在這里過路可是要交過路費的!”

  “對啊,對阿…”那些人也是隨聲附和。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