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04:08:5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轉世篾匠
  4. 第二章 神族劫數

第二章 神族劫數

更新于:2018-03-18 11:18:59 字數:3075

字體: 字號:
  “神武王叔叔,您想問侄兒,我是不是應該魂飛魄散是嗎?那侄兒可要叫叔叔失望了。叔叔的落魄塔著實厲害,只是叔叔您可知道侄兒是沒有魂魄的嗎?呵呵。”“什么?不可能,六道之中無論人神鬼,無論畜生修羅,哪一個能沒有魂魄?小子胡說。”三清王怒罵到。“哦,三清叔叔。您可是侄兒的親叔叔,今天這情景想必是叔叔的手筆吧。方才叔叔說道一切生靈皆有魂魄,這也不錯。只是叔叔可知道,侄兒的魂魄是不在仙體之上的?”“什么?你的魂魄不在......”不等三清問完,帝釋忙制止道:“好了,大明王,不必跟這些人多費口舌了。將這些亂臣鎖住,打入天牢。”大明王將手中的槍一橫,舞動起來。此時三清和神武王見情況不對,聯起手來共同抵擋大明王的長槍。三人從無極殿戰到梵天臺。大明王越戰越勇,三清和神武王卻漸漸不支。就在大明王手中長槍刺向這二人之時,梵天之上突然一陣黑云。這黑云卷向梵天臺,然則大明王長槍實在厲害,這黑云只能帶走了三清,而神武王卻在大明王的槍下魂飛魄散。大明王見狀便要起身追趕,帝釋喊住了兒子。帝釋知道,一切都要變了。大明王收槍來到帝釋身邊,問道:”父王,為何不叫兒臣追趕?“

  ”好兒子,今日多虧了你。“說著帝釋將手撫摸在兒子的肩膀上。”這黑云頗有來頭,你去追趕必然吃虧。還是暫緩一下吧。”父子二人回到無極殿,此時殿內已經不見了許多神仙,如四方和五德便逃走了。他們知道自己如果留下只能被關進天牢。帝釋嘆了一口氣”哎...都退下吧。“無極殿片刻之后就鴉雀無聲了。帝釋與大明王移步洪流宮中,洪流宮的大門緩緩閉上了。帝釋霎時間渾身癱軟,伏在大門之后。大明王見狀趕忙將父親扶起來,“父王,你這是怎么了?”大明王哪里知道自己的父王,三界六道八部之主的帝釋,只怕是在劫難逃。這是定數,是劫數,是無可奈何的落花。神族也是六道生靈,也要輪回投生。只是神族的壽命要比其他生靈長久。帝釋原本還有數年之壽夭,可是方才無極殿中之戰,帝釋怕是體力不支因而癱軟在地。只怕是仙壽不永。“扶我到偏殿流蘇閣。”兩人扶持著緩緩步入流蘇閣。帝釋躺在玉床之上,深吸一口氣。緩緩開口了:“我兒,你可知道這洪荒世界共有一處名叫阿鼻地獄嗎?”“兒臣以前只是聽人提起過。““你法力廣大,能知天地之事。但是這三界眾生,你卻并不全知。譬如,光是這地獄就有五大地獄啊。十殿閻羅分別執掌上四層地獄。這上四層之眾生,能經地獄之后重入六道輪回。然而這最下一層地獄的眾生卻無法再入輪回,這一層便是阿鼻地獄。阿鼻地獄有來無回,自然鮮有人知。這阿鼻地獄不歸十殿閻羅管轄,而是由轉輪王執掌。唯一能出入這阿鼻地獄的只有地藏王和轉輪王了。”“不知父王提起此事與方才的亂相有何關聯?”“自然是有了。你可知方才的黑云是何物?”“正要問父王。”“你閉目運氣,以法力照見天鼓。聽聽可有什么響動?”大明王時發無邊法力,照見天鼓。耳聽天鼓亂作,大吃一驚“父王,自兒臣記事以來從不見天鼓有如此響動,難道是?”“對,正是正是。”“啊?這可如何是好?難怪方才的黑云如此法力彪悍,原來是修羅王?”帝釋與大明王心照不宣,只因這天鼓之音非同小可。天鼓亂作,必定是有外族入侵。而能進犯神族的便只有阿修羅一族了。方才天鼓大噪,大明王便猜到應該是阿修羅族的領袖,也就是十萬年前入侵神族梵天被帝釋打敗的修羅王。”“這并不是修羅王,乃是他的法影,修羅王此時還只在阿鼻地獄的彌盧石窟中。哎,十萬年前,修羅王合阿修羅全族之力攻打神族梵天。我當時剛剛被推舉為三界之主。修羅王正是不滿我作天帝而發難的。我當時合神族之力又請來轉輪王,地藏王才將這修羅族打退。將修羅王封印在阿鼻地獄的彌盧石窟,交給轉輪王好生看管。現在看來這修羅王怕是感受到了神族的劫數,恐怕他要不安生了。”帝釋說此話時,臉上一團愁云。任憑他法力廣大,怕也擋不住重出地獄的修羅王。阿修羅族與天神族本都是八大部眾之族。阿修羅族男子丑陋無比而女子卻個個嬌艷。神族男子卻比阿修羅族美得多。因此阿修羅族的女子都希望能與神族男子結成夫妻。這惹惱了阿修羅族的男子,他們個個迅捷勇猛,聯起手來共同與神族對抗。因而億萬年來,神族和修羅族一直是勢同水火。今日的劫難恐怕神族是在劫難逃了。大明王見父王憂心忡忡,他安慰道:“沒事,就算修羅王出世,我也能與他戰上一戰。”若論功力,其實大明王是抵擋不住修羅王的。何況......“哎,只怕沒那么簡單。今日天庭之亂象必定是修羅王與三清聯手,買通了神武王...”說到此處,帝釋似乎想到什么便問大明王:“那神武王是如何將你擒入落魄塔中的?”“哦,昨夜神武王來到我大明王宮之中,與我對飲。我先是推脫說明日有朝會,怕因酒誤事。神武再三勸酒,兒臣便喝了幾盅。不想神武竟然在酒中下了藥,兒臣醒來時便發現被困在了落魄塔。萬分焦急之時想到父王以前跟我提過我的魂魄并不附體,于是便口念避體咒語逃了出來。若我魂魄在體,只怕要落難了。”大明王說道此處還是心有余悸,渾身發冷。“逃出來后,兒臣得知戍衛路將領被關押在天牢,戍衛路將士現在由神武王指揮,兒臣便趕到天牢救出了諸位將領,急忙趕到無極殿中。”帝釋慘然一笑,既有劫后余生的樂,也有無可奈何的悲。真是哀樂之巔,悲喜交加。帝釋望著大明王的眼睛說:“神武已經命喪,這三清被修羅王救走,他二人聯手再加上神族的叛徒,恐怕神族要遭劫難了。”“無妨,要是神族有劫難。兒臣定與神族共存亡。”大明王眼神中充滿了大勇氣。“不,你不能。你是神族中唯一的希望,是三界之中唯一能與修羅王抗衡的大明王。你不能死。你要好好活著。”帝釋幾乎是在用剩下的所有力氣狂吼。大明王此時可糊涂了,論法力自己遠遠不及當年的父王帝釋。連當年的父王都要聯合神族才能打敗修羅王,自己又怎么能與他抗衡呢?大明王眉頭中掠過一絲愁云。帝釋知道自己的兒子在想什么。淚水奪眶而出,淡淡地說道:“大明王,你并不是神族......”這一句話如同晴天霹靂,大明王原來不是神族,那么便也就不是帝釋的兒子。這對大明王來說真是萬萬不能相信的。“父王,您累了吧?”“不,你的確不是神族,也不是我的兒子。我根本沒有娶妻生子。”大明王聽到此語哈哈大笑,說:“父王您可真會開玩笑,自從我曉事以來,只知道您是我的父王。您一定是累了。”大明王還在否認著。“哎......大明王,現在我如何同你講你都是不信的。但是你記住,你要活著。今夜你便走,去到梵天大須彌山,那里有結界封印。口念如是咒語,它能送你到能找到答案的地方。來,過來,我告訴你咒語。”大明王此時亂了方寸,將信將疑走到帝釋的榻前。附耳上前,聽帝釋口中念道:“結界結界,不為我結。結界結界,阿鼻無界。”這咒語簡單明了,大明王過耳便記在心中。大明王站起身來“不,我要守在父王身邊,哪里也不去。我是梵天的守護神,我是神族最勇敢的戰士,我不能離開這里。”大明王經過猶豫之后還是決定留在這里。“大明王,你本不屬于這里。一切都是我的錯,你記住,當諸神之劫道來之時,誰也逃不掉。這是定數。你要做的是隱藏起來,讓自己強大起來,最后打敗修羅王。重新回復六道秩序。你懂嗎?這才是大智慧。就當是我做為天帝的請求了。”說著天帝滾落玉塌,跪在地上。大明王連忙扶起,淚如雨下回答道:"好,兒臣答應了。”大明王迫于無奈只好答應。聽到大明王答應了自己的請求,帝釋如回光返照,猛地站起身了。帶著微笑,把身子挺得筆直,開懷大笑:“哈哈,我是三界之主,是英雄,就算是死也要站著死。”說罷雙眸一閉,落地而亡。大明王急步上前伏在帝釋的身上。他沒有喊,沒有哭。他知道他雖然答應了父親,但是自己無論如何是不會離開這里的,他決心與修羅王決一死戰。

字體: 字號:
上一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