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9:39:0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彼岸花開之風國少主
  4. 第一章 鷂笛

第一章 鷂笛

更新于:2018-03-17 09:48:11 字數:3273

字體: 字號:
  若有輪回,儂愿沉淪……

  三生三世,世世孤涼

  不捻苦果,永世寂寞

  不貪緣世,永墜九幽

  佛若度我,欲化滄海

  弗戀人世,只為滄桑……

  自盤古大神開辟混沌,混沌世界遂被分逐清霄與沌,清霄去濁,遂不斷上升,沌不斷聚斂,遂降,又經億萬年沉淀,遂分天地,后人稱沌為混沌大陸,又經億萬年發展繁衍,在混沌大陸出現神族、人族、魔族、精靈族、妖族、冥人族六大種族。六大種族間為爭大陸統領權,戰爭不斷,鬧得天崩地裂,生靈涂炭。因戰爭的余波影響,導致天地分蹦清霄破裂,天上人間天火蔓延,六大種族面臨滅亡的危機,后女媧大神施展無極大神通,引五行之源煅石補天,才得以挽回眾生生機,眾生感念女媧大神圣恩,后喻天為無極,天上所鑄神域大殿亦更名為無極天宮,六大種族遵從女媧神諭,休戰共處,此后眾生得以和諧發展繁衍,生生不息……

  在混沌大陸中部,生存著人族部落,人族在這里世代繁衍生生不息,尤其是在炎黃部落統治時期,更是繁榮到頂峰,這片疆域遂被命名為炎黃大陸,而黃帝亦被天地授予榮譽封號“大地皇者”。魔族生活在炎黃大陸西北部,天性好戰,魔王蚩尤因貪念炎黃靈境龍脈的無上神力,遂不顧神諭之令,毅然挑起戰爭,人魔大戰自此登上混沌大陸的歷史舞臺,而本書的故事也從此刻開始上演……

  “啊……啊”……“吱吖”

  “青兒,夫人怎么樣?”聽著屋內痛苦的**,飛廉見侍女小青走了出來便急切的問道

  “啊,王上,夫人,夫人”,

  “夫人怎么樣”“夫人,夫人”

  “夫人怎么樣你倒是快說啊”見侍女小青緊張的語無倫次,飛廉怒吼道

  “阿哥,冷靜點,放心吧,嫂嫂不會有事的”

  “唉,這,祈求女媧大神保佑,保佑他們母子平安”

  ……

  “啊……”一聲響亮的孩啼聲打破了眾人緊張的氣氛

  “夫人,夫人”聽到嬰兒啼哭聲,飛廉極速推開鳳儀宮的大門朝床榻奔去

  “夫人”,“大王,您看,這是我們的孩子”,看著襁褓中粉嘟嘟的小可愛,飛廉眼底充滿了溫情“夫人,真實辛苦你了”,飛廉摟著一生的摯愛柔情的說道。

  “大王,”花娘靠在自己最愛的人的懷里,此中幸福不足為外人道也……

  “哈哈哈,風王,恭喜恭喜,如今風之國可謂后繼有人了”

  風之國,位于炎黃大陸最西部,隸屬神族分支,這里民風純樸,飛廉身為風之國君主,深受百姓愛戴與敬仰,風國創立至今,在飛廉手上更是達到曠古繁華。

  “大王,您看,這是什么”,花娘掰開兒子的小手,拿出兒子手里緊攢的“寶物”

  “這是……”飛廉看著手里似玉非玉的翠綠色狹帶葉狀“玉石”,搜遍了腦海里的記憶,也未曾找到有關此物一絲一毫的記憶……“咿呀~”,看著兒子伸出小手一臉似有期盼的樣子,“這個小家伙”,飛廉一臉慈愛的笑道。飛廉正欲將“玉石”塞入小家伙手中,突然,一道青光閃過,只見手里的“玉石”直直的飛向小家伙身前,瞬間沒入小家伙的眉心,留下一道青色狹帶葉狀印痕,閃爍幾下,便消失不見,“這……”

  一個月后,今天是風之國少主滿月召名的大日子,在這個日子里,小孩的父輩都會擺宴邀客,并拜請大祭司祭天感召天地,為自己的孩兒降名,神族都有個傳統,神族人不同父姓,亦不由父名,由天地賜名,所以風之國每位國民的名號都是天地賜予,同時亦決定了本人的命運屬性。

  “請天,拜,看香,入賓”,隨著祭祀一聲高亢呼聲響起,飛廉王宮眾人俯身朝東南祭天叩拜,祈求女媧大神護佑,而后便有宮女持籃至宮門口灑下六道香紋,寓意六道歸一,祥和永壽,再之后拜謁道喜的人便絡繹而來……

  “天寶洞主到”

  “恭喜風王,喜得貴子啊”

  “哈哈,同喜同喜,請……”

  “道德天尊到”,只見一白胡子老頭駕著一頭天牛踏翔而來,

  “風王,老夫來討酒喝了,你不會不歡迎吧”,白胡子老頭打趣道

  “哈哈,道祖能來,玉釀管夠,道祖請”,飛廉拜揖道……

  “司祿星君到”……“玉衡真人到”,“畢月上仙到”,“文曲星君到”,“玉卿神衛到”……“仁圣大帝到”……“風王,恭喜啊”……“哈哈,風王,終于又能喝到你的喜酒了”……“風王,這次可說好了,你要是讓我滿足不了,我可不答應啊”,“哈哈,你個老家伙,這次我就讓你把玉釀喝個夠”……

  “祭天”,等眾人落座后祭天儀式正式開始,一襲紫色長袍的大祭司手握天珠杖,走到早已搭建好的高壇,焚香刻符,默嘶一遍祭天訣后,便將天珠杖搖指蒼天,天珠杖頂端鑲嵌天珠,杖身雕刻有五腳天龍圖騰。突然,天龍眼睛似亮光一閃,天珠便紅光大盛,不一會兒,又閃現青光,青紅相錯,好不壯觀。而正當大祭司畫印收杖之時,忽然,一道青光從天珠中射出,直插云霄,而后雷聲大作,黑云倒墨,眾神驚愣愣的看著這天生異象不知所以,“這”……“不好……”突然,一道身影瞬息越上高壇,一只手點在大祭司眉心,另一只手雙指點出,一道濃郁紫霄神光打在黑云之上,只聽雷鳴大盛,正當救助之人正欲喚其他眾神援助之時,忽而天空一道霞光閃現,異象便盡皆散盡……“多謝道祖”,救助之人正是道德天尊,飛廉拱手拜謝道,道德天尊對飛廉擺了擺手,他是自家事自家知,剛才要不是那道霞光的援助,這會兒估計他也像大祭司一樣身負重傷了,道祖朝著其他眾神一一掃過,卻始終未發現那道霞光出自何神。“道祖,您看看大祭司怎么樣了”,飛廉拜請道。道德天尊俯身點向大祭司眉心,運起紫霄神功,深入查探后,眾神見天尊臉色越來越難看,

  飛廉不由急切道,“道祖,如何”

  “情況不妙,大祭司的神格遭受了重創”

  “什么……”

  神格對于神族人來說就像人類的心臟,失去神格,也意味著生命的終結……

  “懇請道祖救我風國大祭司一命,日后我飛廉必定肝腦涂地,在所不惜,只請道祖出手相助”,飛廉對著天尊俯身拜道。

  “風王嚴重了,不過要是一般的神格受創,我倒可以一試,不過大祭司的情況卻是我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大祭司是遭受到一股類似冥氣的侵蝕,但破壞力卻遠不是冥氣可以比擬的……”

  “那,道祖,有沒有施救的辦法”

  “辦法倒是有,但是……”

  “但是什么?道祖,只要有辦法,無論如何我飛廉都要一試”,飛廉堅定道。

  “好吧,現在能救助大祭司的也只有無極神功”

  “什么……”

  混沌大陸擁有無極神訣的不出三個,傳說當年女媧大神煅石補天依靠的便是無極神法……

  “無論如何,我都要一試,大不了我去南疆無極神域拜請女媧大神……”

  “可……”

  其實早在上億年前,女媧大神煅石補天后,因神力消耗過盡,之后隱于無極神域便再也未曾出世,這么多年了,女媧大神是否尚在,都是個未知數……

  “難道……”突然,道德天尊眼前一亮,只見在不遠處一個隱蔽角落,斜倚一個胡子邋遢的老頭,要是不注意,看上去就是一個尋常糟老頭,不過這糟老頭酒量還真不是吹得,這個時候,在老頭周圍已經圍滿了酒罐,真讓人擔心下一瞬間會不會把那老頭給淹沒嘍……

  “神……”,道德天尊快步行至老頭身邊正欲俯身拜道,只見那老頭原本混濁的雙眼一瞪,道德天尊到話到嘴邊立馬又縮了回去

  “喝了這小子這么多玉釀,也該給這小子一點回報,要不然又要讓鴻鈞那老小子落下口實,貌似飛廉那小子遇到一點麻煩了,讓他把人送到內室,我一會兒就過去,記住,我不喜歡別人煩我”

  “是,神……”

  “恩?!”老頭又是回眸一掃,嚇得道德天尊立馬俯身拜別,撒丫的開溜~

  ……

  “神……”,飛廉此刻真是有種做夢般感覺,想不到此生竟然有幸見到傳說中的……而且還是在自己的宮殿,都說禍福相依,飛廉此時激動的渾身都在顫抖~

  “好了,再修養七七四十九日即可痊愈,這段時間讓他不可再動用神力”,老頭收功起身對著飛廉說道。

  “天恩浩蕩,謝前輩救命之恩”,飛廉俯身恭敬拜謝道。

  “行了,別整這套,搞得老頭子我渾身不舒服”,老頭擺了擺手

  “前輩,晚輩還有個不情之請”

  “有話快說”

  “晚輩懇請前輩能為犬子賜名”

  聽到飛廉的話,老頭先是一怔,然后擺了擺手道,“天地已授,豈可妄為,這是那小子的名”,說罷,老頭揮手朝半空中一點,身影瞬間隱沒于虛空之中,“彼岸花,開彼岸,唉~”無盡虛空中隱約傳來老頭空靈虛幻的聲音,似感慨又似嘆息……

  內室半空中浮現出兩個金光大字——鷂笛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