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0:3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我的武魂是電腦
  4. 第3章 擠兌

第3章 擠兌

更新于:2018-03-17 17:48:20 字數:3346

字體: 字號:
  宋浩聽到這個老管家的嘲笑,一下子從地上站了起來,他皺了下眉頭,看著這個老管家,“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嘿嘿,我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應該清楚的很。我們家小姐是千金之軀,是天之驕女,你一個落魄的廢物憑什么娶她!你在吳府吃白食也就罷了,畢竟吳府家大業大,養得起你,可是你若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真的要娶小姐為妻,嘿嘿,那時候有你好看的!”老管家毫不掩飾自己臉上的鄙視,開口就是一堆侮辱的語言。

  宋浩心中快速的分析著,他很快就知道,這個老頭肯定不是吳大義或者是吳蓮派來的。其實宋浩自己當然是有自尊心的,如果是吳大義要退婚,或者是吳蓮要毀約的話,宋浩二話不說,當然同意,畢竟宋浩是地球人,崇尚的是戀愛自由,最反對的就是那種包辦婚姻、強行婚配了。

  可是現在,這個老頭明顯不是吳大義和吳蓮的人,看來是其他人不想讓自己在吳府做女婿啊!想到這里,宋浩笑了起來,如果說之前宋浩還有些自卑的心理的話,那么現在,發現了自己的第二武魂后,宋浩可是完全沒有了。

  宋浩笑了起來,他看著老管家,眼神里帶著幾分不屑,“嘿,老東西,我想你必須搞清楚兩件事,第一,我是你的主子,第二,就算我是個廢物,可是,我還是個武者,所以,你給我滾吧!”

  說著,宋浩一腳踹在了老管家的屁古上。

  老管家只是個普通人,力氣比宋浩可小的太多了,他被宋浩一腳踹了出去,直接啪嗒一下,落在了院門外面,摔了個狗吃屎。

  宋浩不屑的笑了一下,根本就沒把這老管家放在心上,他打開飯盒,聞了下,見飯菜沒有問題,就大口吃了起來,畢竟,吃飽了才能夠繼續修煉!

  老管家羅成摔的頭腦發暈,眼冒金星,他掙扎著爬起來,回頭要罵宋浩,可是話到嘴邊,他又害怕了,害怕宋浩跑出來打自己。羅成不敢再說什么,朝著吳府**奶的院子里就跑了過去。

  羅欣茹是吳大義的二姨太,長得很漂亮,因為她給吳大義生了個兒子,所以在吳府地位還是很穩固的。

  羅欣茹正坐在花園里逗自己八歲的兒子玩耍,這時候,羅成一瘸一拐的走了進來,看到羅欣茹,羅成一下子就跪在地上,痛哭起來,“**奶,求**奶做主,那個宋浩,那個豬,他不光臉皮厚,毫不知恥,他……他還打人!哎喲,我這把老骨頭啊!”

  “哦?”羅欣茹眉毛揚了下,她拍了下自己兒子的頭,說道:“去,童童,去那邊玩,我和管家說會話。”

  小男孩吳童拋開。

  羅欣茹站起身來,把羅成扶起來,“羅成叔,照你這么說來,想要毀了這個婚約,還挺棘手的?”

  羅成擦了擦眼淚,“**奶,你是不知道,宋浩這個家伙,厚顏無恥的狠,從來沒見過吃白食還吃的這么理直氣壯的,而且,他還真把自己當成是吳家的女婿,當成是我的主子了。我覺得,**奶,光靠著言語,想要把他擠兌出吳府,是不可能了。”

  羅欣茹聽完,笑了下,說道:“也罷,他越是厚臉皮,我想日后吳大義和吳蓮就對他越是失望吧,等明日我把賬本交給他,嘿嘿,他接了這財政大權之后,我會讓他知道這吳府,不是他想呆就呆的下去的。”

  羅成聽完,眼睛一亮,“對啊,**奶,只要把這管理財物進出的權力交給那小子,既可以把咱們這兩年來的虧空給推脫掉了,又可以把這虧空的罪名給推到那小子身上,**奶,高啊!”

  羅欣茹咯咯一笑,“行了,這件事不著慌,不過為了保險起見,你還是給我的好侄兒羅勇寫一封信,讓他速來吳府作客,到時候有我幫襯著,一定要把吳蓮那丫頭給娶到手,這么好的丫頭,還有這吳府的大半個基業,咱們可不能讓那宋浩給搶了去。”

  “好的**奶……”羅成滿意的退了下去。

  宋浩在房間里,擺著奇怪的姿勢,努力修煉,到了后半夜,宋浩困的不行,直接就睡著了。

  第二天,雞鳴聲響起,宋浩猛地驚醒,他洗了把臉,繼續修煉起來,宋浩能夠感覺到,現在自己體內的靈氣已經積累的差不多了,再加把勁,說不定自己就能夠突破乾關,成為覺醒境二階的武者了。

  畢竟宋浩十歲那年覺醒了豬武魂,現在已經十六歲,雖然這六年時間,宋浩因為沉淪沒怎么刻苦修煉過,但是畢竟累積到了一定的程度,他現在也算是到了突破的關口了。

  修煉了兩個多時辰,外面有人叫宋浩去正廳。

  宋浩洗個澡,換了身干爽的衣服,就朝著吳府正廳走去。

  吳府大廳,吳家上上下下都到齊了,除了上百個侍衛和仆人外,還有吳府的家主,吳大義,吳蓮,以及吳府的二夫人羅欣茹,至于吳大義的原配,也就是吳蓮的母親,已經過世了。此外,還有吳府的三位長老,以及各個護院首領,管家之類的,當然了,昨天被宋浩踢了一腳的羅成,也是赫然在列。

  介紹到羅成的時候,宋浩仍舊保持著笑容,朝著羅成點了點頭,說道:“羅管家好,以后還請多多照顧。”

  羅成心中鄙視,這個宋浩,看來不僅臉皮厚,還足夠的虛偽啊。

  介紹完畢,吳大義拉著宋浩的手,朝著大廳主位置走去,然后安排宋浩在吳蓮旁邊坐下了。吳大義開口大聲說道:“諸位,我很高興,老友之子到來,也算是了卻了我心頭一愿!各位或許不知道,十四年前,那時候吳蓮剛剛滿一歲,我吳家遭受滅頂之災,我妻子楊氏也是在那一次災難中死去,那一次,吳府中人死傷大半,正是我的好友,宋云天,傾盡全力,救我與危難!這十四年來,我每每想到這里,都會落淚,會感激。如今,宋家危難,宋云天不知所蹤,他的兒子,宋浩,投奔與我,我吳大義,自然會以親生兒子對待!從今天起,宋浩,就是吳府的主人!而且,十四年前,我與云天曾經約定,兩孩子十六歲后,便結為夫妻,如今,浩兒已經年滿十六,我女兒,吳蓮,還差半年方才年滿十六,我決定,半年后,吳府便為二人舉辦婚禮!”

  下面的人紛紛拍手。

  吳大義很開心,他揮了揮手,說道:“中午的時候,我吳府大擺筵席,你們每個人都可以放下手頭的工作,好吃好喝。”

  “好!”

  下面的人紛紛鼓掌。

  宋浩心里有些感激,看的出來,自己的到來,吳大義是發自內心的高興的,這個壯碩的漢子,也真的是把自己當成是兒子來看待的,至于吳蓮,看來她雖然不開心,卻也不會反對這門婚事吧。

  宋浩的眼睛掃過后方的三個長老,三個長老都是面有不悅,他們看著吳蓮長大,當然希望吳蓮能嫁給一個英勇少年,而不是嫁給一個豬武魂的武者。

  宋浩心中笑了下,婚姻之事先放一放,提升自己才是根本啊。

  接下來吳府中各位掌事的人都說了一些話,沒多久,吳府的**奶羅欣茹站起身來。羅欣茹朝著吳大義福了下,輕聲開口:“夫君,有件事情不知當說不當說。”

  “哎,夫人說就是了。”吳大義開口笑著,他順手抱起了自己的兒子童童,雖然羅欣茹是小妾,但是吳大義從來沒把羅欣茹當妾看,畢竟他和羅欣茹之間,有了個兒子。

  羅欣茹點點頭,“是這樣的夫君,其實最近一段時間,妾身總是感覺身體不適,想要把手中這掌管財產的權力交出去,只是,一直尋覓不到合適的人選。現在,浩兒來到吳府,他是夫君您信任的人,又是將來蓮兒的夫君,是吳府的女婿。最重要的是,浩兒雖然是武者,但武魂畢竟是頭豬,是個廢武魂,將來在武道一途發展不大,所以我想浩兒是不用全心全意撲在修煉方面的,我覺得把這掌管財物進出的權力交給浩兒,那是再合適不過了。”

  宋浩眉頭挑了一下,他本來還以為這個羅欣茹是為自己好呢,不過后來聽到羅欣茹說自己是廢武魂,不用全心修煉的時候,那語言中帶出的鄙夷的味道,已經讓宋浩明白過來,這個女人,純粹是來擠兌自己的啊。

  果然,宋浩的武魂是豬的事情一出口,下面的眾多侍衛、仆人等都紛紛議論起來,然后就聽到人群里不時的傳來譏笑之聲。

  吳大義聽了羅欣茹的話,皺了下眉頭,說道:“夫人,你這么說,我可就有些不高興了。”

  羅欣茹趕緊說道:“夫君,我心直口快,你可別生氣,我這也是為浩兒著想,畢竟他以后是要做吳府的女婿的,如果他總是吃白食又一無是處的話,會遭別人口舌不是。如果以后浩兒掌管好了家里的財物出入,那也是吳府的權勢人物,吳府上下也對他敬畏有加,夫君,還請你理解妾身,更何況,妾身最近,真的是身體不適,需要把這些事情交給一個可靠的人來辦理啊。”

  吳大義聽了,點點頭,“夫人說的也有道理,既然如此,那以后家中財務之事交給浩兒打理就好了。”

  羅欣茹笑了起來,她揮了揮手,讓羅成把準備好的一個厚厚的賬冊遞給宋浩,“浩兒,這賬本是吳府的經濟命脈,你可要看管好了,另外回去后我會讓人把庫房的鑰匙給你的。”

  宋浩嘴角笑了下,他拿過賬本,看似不經意的翻了起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