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42:2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開天游記之星弦山河圖
  4. 第二章 乘帆去

第二章 乘帆去

更新于:2018-03-17 15:53:35 字數:3300

字體: 字號:
  做為閃爍著的人型,李墨飛入了光中,與那些不再閃爍的人型一同離去,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他被載入了一個容器般的東西。人型光芒的他漸漸與容器呼應,過了一會兒,李墨終于和那個容器融為一體。

  現在的李墨終于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這是一具什么容器,這容器竟是一具身體。

  “難道真的投胎了?可按理說投胎的話不是會成為嬰兒么?”帶著新生的喜悅與未知的恐懼,李墨努力的睜開了眼睛。

  久違的陽光剛一入眼還有一些不習慣,不過一會兒之后李墨就完全適應了。

  與此同時眼前浮現的景象著實讓李墨驚嘆起來。

  天空蔚藍清澈,云朵像一條條切割過的布條稀松的散落著,一輪白亮如火的太陽和一輪彎曲如玉的月亮竟同時一前一后懸掛于藍天上,一座寶塔般的小山上長著郁郁蔥蔥的草木漂浮在天空中,它周圍環繞著火紅色的大鳥和成群的黃鶴。

  “那是仙宮么?”李墨不禁想著,他這才發現自己竟是躺在一個仿佛獸類肌肉與植物脈紋融合而成的大盒子里。

  李墨條件反射的坐起來,發現自己沒穿衣服。

  “原來是個帶把的!”李墨親自驗明正身后,無奈的感嘆那大盒子像一方沒有蓋的巨型棺材。

  李墨目測“棺材”的邊沿大概到他坐著時的鼻子處,同時他感覺到頭皮被什么扯了一下,他迅速轉過頭,他的頭發被什么東西扯得更痛了,痛覺繼續隨著他轉頭而襲來。

  李墨定睛細看,驚駭的發現自己的每一根頭發都被一條細細的綠色蠕蟲咬著,那無數綠色蠕蟲的尾端還連在他坐起時腦袋躺的位置,那個位置已經被扯出密密麻麻的凸起,一些淡紅的粘液從那些凸起與蠕蟲尾端的連接部位分泌出來。

  李墨頭皮發麻,那些絲線般的蠕蟲又蠕動了一下,似乎想要鉆進他頭皮的更里面。

  猛地李墨站了起來,那些蠕蟲的口器仍然頑強的附著在他的頭皮上,尾端竟也頑強的扎在他坐起時腦袋躺的位置。

  同時之前還是綠色的蠕蟲從尾端開始漸漸轉換成了詭異的金色。

  “這些鬼東西到底有多長啊?”他一邊想一邊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拔扯著那些蟲絲。

  仿佛使盡了渾身的力氣,就在一大半截的蠕蟲轉換成了金色時,密密麻麻的它們終于被李墨連著頭發從頭皮上扯了下來,他的頭皮已經出現了一片片的血斑。

  當全部蠕蟲被扯下后李墨才松了口氣,這時他才開始忍著疼痛觀察起之前來不及觀察的四周,原來之前他躺著的“棺材”足有他以前屋里那張單人床的大小,除了制造“棺材”的材料不明,“棺材”里除了他的身體就是那些現在撒了一地的蠕蟲,之前那些凸起與蠕蟲尾端的連接部位,仍有斷掉的蟲子的斷口變化成口器,再一條條冒出來,密密麻麻仿佛被擠出的面條在那纏繞蠕動。而脫離了那個位置的蠕蟲部分則飛快的僵死變干。

  李墨站到那“棺材”的一處邊沿一看,緊緊挨著“棺材”的還是“棺材”,里面有一個長的還算清秀的裸身男子閉著眼睛躺著,就像睡著了。那男子腦袋上的頭皮已經微微隆起一個個包塊,包塊起伏著,金色蠕蟲像頭發一樣覆蓋在包塊上。而再遠處的“棺材”因為中間隔的那一面邊沿阻擋了視覺,只能隱隱看到一具不到三分之一的裸體。

  就在李墨準備翻過“棺材”去仔細“研究”那個男子時,天空中傳來了巨大的尖嘯的聲音。

  “什么東西?”李墨順著聲音看去,天上竟飛來一艘大帆船,這帆船不像揚帆出海的那一種的樣子,它扁扁長長像一個梭子,層層疊疊的帆影蓋在梭子的一面,另一面則連著一個巨大的魚尾,從它來的方向李墨估計魚尾處就是船尾。帆船速度不慢,尖嘯聲就是從船尾下方不時發出來的。船底上船腹那里掛著一條條隨風擺動的東西,像是裝飾物。

  李墨沒有發覺他在仰望帆船的這一會兒功夫,離他不遠的一個方向,一個“棺材”里的男子頭上的金色細線般的蠕蟲都吐出了含著的頭發,并漸漸變成綠色縮了回去,那男子睜開了眼睛,好似本來就應該般的站起來對著帆船做了一個恭迎的姿勢。

  不一會兒,一個又一個裸身男子在其他方向站了起來。

  直到發覺身邊的動靜時,李墨才警惕的看去。

  仿佛是被尖嘯聲喚起,陸陸續續有幾百個裸身男子站了起來。

  李墨看著看著已經沒有辦法移開眼睛,他不敢相信一件事情,一件看起來再也明白不過的事實,他甚至不敢相信這事實是真的存在。

  “都長的一模一樣!”李墨倒吸了一口涼氣。

  沒錯,那陸陸續續站起來的幾百個裸身男子竟有著同一張臉!

  “那我不會也是……”李墨勉強自己去接受,默念說:“是就是吧,活下去才重要。”

  正在驚愕震撼間李墨頭頂響起了巨大的尖嘯的聲音,同時他被一片陰影遮住。

  一艘巨大帆船降臨在李墨頭上,船底上船腹的位置掛著的那一條條隨風擺動東西竟是藤蔓,細看這船身竟然是土石堆砌而成。

  那些藤蔓漱漱而動,像長了眼睛一般裹住下面的一個個裸身男子,發出吱吱聲裹挾著他們將他們卷進了土石的縫隙中,船影過處,“棺材”里便空無一人。

  藤蔓接觸到李墨時,李墨覺得自己仿佛被冰冷的大蛇纏身,一股巨力扯起,李墨瞬間失重。李墨經過的縫隙都會自己合上,仿佛活物,眨眼間他就被扔到了地上。

  李墨發現自己到了一處山洞里,山洞無疑是船里的山洞。

  山洞很巨大,有一個呈規則半圓形的穹頂,和一顆很大的被藤蔓包裹的綠色寶石,綠色寶石是擺放在山洞正中的一個容器里的,綠色光華從那里漫出,粗粗細細的藤蔓從那里開始爬滿了山洞,正是所有伸出船外的藤蔓的主體。

  幾百個一模一樣的裸身男子正站在山洞里,山洞里還有長的不一樣的兩男三女。

  一個男的長得很是高大,穿的是青花袍子,上面畫著云啊獸啊之類,看起來像當官的,也的確有一身官老爺派頭;另一個男的一身文人打扮,拿著一把火紅的扇子,不過這個家伙賊眉鼠眼痞里痞氣,很難讓人認可他是個書生。

  三個女的有兩人看上去不過豆蔻年華。一人身著白色輕紗,一人身著淡粉輕紗,二人都是身材曼妙,一副想要引人遐想卻稚氣未脫的樣子,她們雙眼正一遍遍掃過幾百名裸身男子,嘴里小聲念著什么。

  還有一個女子看上去亭亭玉立,雙眸閃動如淡淡秋月的光華,嘴角卻似笑非笑含著一抹神秘,似在嘲諷天下男人,又似在訴說萬般溫柔,換了任何別的女子這幅表情,要自然隨心就已經很難了,更別說顯得美麗可愛,可是這個女子將它們統一在一張臉上,竟恰如其分。

  她雖算不上盛顏仙姿,卻會令天下最驕傲的女人自慚形穢,令世間最狂傲的男人也不敢四目相對。她穿著如水的長裙,更顯得翩翩如蝶,只是站在那里竟美的無可比擬。

  “汪姑娘好好的一個美人,非要跟我們這些臭男人湊什么熱鬧?”那個痞子模樣的書生搖著扇子說。

  “我沒有見過新鮮的‘體囊’,自然要來看看,何況兩個妹妹也來了,我也可以陪陪她們。”亭亭玉立的汪姑娘聲音婉轉似水。

  李墨心想:“原來我們被稱作體囊,不是‘人造人’啊,而且看那些人的著裝,像古代人,不過老爺子我雖然是具新身體,但這具身體給她們看到,也怪不好意思的。”

  坐在船里就像以前坐電梯的感覺,李墨適應了以后就開始思考自己的處境,想了一想就明白了自己的情況。

  不用說,之前準備了那么久的重生,就是為了現在讓這些人或別的人使用他們。李墨倒是和旁邊的體囊說過話,可是他們只是有面無表情不理不睬,好像除了等待他們已經完全沒有了別的心思。

  那個高大的男子張了張口,最后還是沒接女子的話,他轉過身,對著身后兩個著輕紗的少女說:“白兒,絮兒,你們數好了沒有?”

  “奴家數的是595個體囊。”穿粉色輕紗的絮兒說。

  “明明是594個。”穿白色輕紗的白兒對著絮兒說。

  李墨聽她們報完數,自己也開始好奇的數起來。

  高大男子聽了皺了皺眉,望向旁邊的痞子書生。

  “是595個,宋大人。”書生說,然后他猶豫了一下還是補充說明:“還有一個是光頭!”

  宋大人露出了一絲驚訝,因為本來就對體囊司空見慣的他,之前根本沒有去看那些家伙。

  “宋大人,奴家想知道有誰見過光頭的體囊么?”白兒問。

  不等宋大人回答,那書生就搶答了:“當然有,比如,我們五個就見過的。”

  “巴狄卜,我在問宋大人,你在那里講什么笑話,裝什么有趣?”白兒顯然很不滿,嘟起了小嘴:“你不過是才來的客卿,怎么自己都不識趣!”

  “白兒!”宋大人看來對這個叫巴狄卜的家伙很是看重,喝了一聲。

  白兒只得含著眼淚去拉了拉絮兒的衣服,絮兒不言不語,只是用一個手握了握白兒的手,算是安慰。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