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5 21:17:0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南天當立
  4. 第三章 煙火堂

第三章 煙火堂

更新于:2018-03-14 20:22:58 字數:2144

字體: 字號:
  夜,阮家書房。

  阮云:“天兒,你應該知道今天召開了族會了吧!”

  阮南天:“他們是不是已經決定把我趕走了。”

  阮云嘆了一口氣:“雖然,現在是姜家主持族事務,姜寧那小子對你又有成見,但姜山(現任族長,貍族族長由各家族輪流擔任)還是給我幾分薄面的,目前,暫定把你留在族中,觀察外界風聲。”

  “離開是遲早的事,父親也不必為我多費心,我終究不屬于這里”

  “這是哪里的話,你我雖說沒有血緣關系,但一起生活了十幾年,我又怎么忍心看著自己的孩子被驅出族外呢?”語氣略顯沉重。

  “父親恩情,南天沒齒難忘”說完便準備行禮數,阮云屈身止住阮南天。

  “我的本職而已,不過,以后都得靠你自己了”說完雙雙入座。

  “父親還有件事要問你”

  “有什么話,就直說”

  “父親可知道商城在什么方位?我想回去看看”

  阮云稍微遲疑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氣:“商城其實離我們貍族并不遠,只有一山之隔,也就是南溪北側的珞珈山,翻過珞珈山,一路向北,會遇到一條巨壑,巨壑對面便是商城”

  “巨壑?面對強敵,修條巨壑是多此一舉吧。”

  “說到巨壑,就不得不提煙火堂”

  “精通火器的煙火堂?”

  “對,煙火堂跟商族是世交,16年前,也全力援助過商族,只是勢單力薄啊”

  “莫非那巨壑是煙火堂炸出來的?”

  “說來也是段趣事,當年,商族族長商都與煙火堂堂主余澤都迷上了大陸第一美女刺客—單凝。一曲暗銷魂,送君去西行,說的就是單凝,單凝不僅相貌傾國傾城,音律造詣也很高,聽者往往都會深陷其中,這時,單凝只需用匕首輕輕在對方項上一抹,手法溫柔細膩,毫無痛覺,所以又有單溫柔的雅號。商族長就和余堂主打了個賭,看誰能得到單溫柔的心,輸的一方要無條件被對方整一次。結果可想而知,是余堂主贏了,新婚那天,為了表示慶祝,就把商城一圈都圍上了火藥,然后就有了巨壑,商都不但沒生氣,反而喜歡上了余澤的性格,于是,二人便結為兄弟,那巨壑,也算是他們兄弟情誼的一個見證吧!”

  阮南天聽的入神:“那禁軍又什么來頭。”

  “這個了解就不多了,以前沒聽說過,就是16年前,突然冒出來的,應該是個暗殺組織,而且禁軍的成員實力都不俗,你可不是他的對手”阮南天咬了咬牙,鉆了鉆拳頭,眼神犀利,透人心魄。

  “對了,你什么時候動身會商城”

  “明天”

  .................

  ..................

  ..................

  ..................

  天微亮,阮南天,已經越過南溪,來到了珞珈山腳。

  一道倩影閃過。

  “出來吧,阮翎”

  “南天哥,走了也不知道跟我說聲”

  “你怎么跟來了?”

  “昨天,路過父親書房時,無意間聽到的。”

  “你是偷聽吧,快回去,我又不是去賞花的”

  “不,我就跟著你,沒有我,路上誰保護你啊”阮翎的大小姐脾氣一上來,可沒人能攔的住,無奈,只好帶著她一起上路了。珞珈山,不是很高大,處于大陸南部,氣候適宜,長了不少奇花異草。樹林茂盛,山勢比較平和,來往的路人和商家也比較多。

  已近中午,阮南天和阮翎都累了,便來到一個古樹下休息調整,恢復體力。清風穿過樹林,打在身上,格外清爽,陽光透過枝葉,碎滿了一地。這時一棵奇異的小樹引起了阮南天的注意,小樹長的很有意思,一半枝葉茂盛,一半枝葉已經枯萎了,“一定是被蟲拱了”阮南天在心里斷定,于是,便湊上前去,折斷了枯萎的那一半,果然不出所料,幾個樹蠕在缺口處不停的爬動,只是阮南天還有一個疑惑,這樹蠕為何泛著綠光,難道是幻獸?

  “是濁蠕,樹蠕的變種,幻獸屬,是通理經脈的上品,南天哥,你可是撿到寶了”

  “你怎么知道的?”

  “慕老的藏書可是很多的”阮翎一副很得意的樣子

  “好是好,不過,我似乎用不到啊”邊說邊拿出一個小玉瓶將濁蠕收入瓶中。

  “別撿了便宜又賣乖啊”,“繼續趕路吧”,阮南天手一揮,示意了旁邊的阮翎。就這樣,邊走邊歇,賞了一路風景,在小半個月后,翻過了落加山。

  落加山北側便是萬象森林,樹木高大粗壯,枝葉茂盛,灌木層生,常有妖獸,幻獸出沒,遇到幻獸到是沒什么,遇到妖獸就麻煩了,雖然只是些低品級妖獸,但對于阮南天來說,那都是致命的威脅,到時又得麻煩阮翎。趕了半天的路,終于見到了那條久違的巨壑,值得慶幸的是沒遇到妖獸。阮南天來到巨壑前,往下看了看,似乎見不到底啊,比想象的要深,身體不由得打了個寒顫,再看看對面,坍圮的城墻上長滿了雜草,破磚破瓦堆滿了一地,枯木的遮映下,已經分不清房屋的基本輪廓了,唯一佇立的也只是城墻前那歷經風雨的巨大拱門,似乎在向世人訴說著昔日的輝煌。

  阮南天一動不動的注視對面,阮翎也一語不發。“我們過去吧。”阮南天率先打破了沉寂,說完,轉身朝著臨近的一顆巨樹走去。“怎么過去?”阮翎困惑道。“飛過去。”阮翎更加困惑了,只見,阮南天費了半天勁終于爬上了一個較大的樹干。

  “上來。”

  阮翎一個健步,便躍上了樹干,這時,阮南天不急不慢的從錦袋里取出了滑翔木翼。“看來你早有準備啊。”“抱住我,要起飛了。”阮翎從后面雙手摟緊了阮南天的腰。阮南天雙腳用力蹬了下樹干,只聽“嗖”的一聲,便駕著木翼飛了起來,“嘶-嘶-”瑟風從耳邊呼嘯而過。望望身下的巨壑,阮南天不由得又打了個寒顫。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