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08:50:55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沒有童話的青春
  4. 千里求學路坎坷

千里求學路坎坷

更新于:2018-03-17 12:24:53 字數:2842

字體: 字號:
  “往前面走過前面的路口就是臨海傳媒學院了,前面車子太多路堵,你們就在這里下車吧!”司機語重心長略帶方言的說道。隨著車門“咔嚓”一聲響,凌風拖著一個笨重的大箱子下車了。望著這個陌生的城市的風景,這個從農村來的小伙子心中莫名的感到了一絲無助,他望望四周,這些學校高樓他也不知道他所考入的學校到底是哪一座!只看到路上好多跟他一樣拉著形形色色密碼箱的學生,場面甚是壯觀。

  順著司機說的方向,凌風頂著大中午的太陽繼續往前走,過了前面的路口他看到了一所學校門前,門前全是有三個用帳篷和桌子搭建而成的簡易的接待處,上面寫著“熱烈歡迎11屆新生來我校報道”。“這應該就是我的學校吧!”凌風自言自語道,心中莫名的感到一絲絲喜悅。

  “您好,請問這里是臨海傳媒學院的新生報名處嗎?”凌風很有禮貌的問了左邊桌前的一學姐道。桌前接待處的學姐放下手中的筆,抬頭看到,只見桌前的小伙古銅色的皮膚,輕清眉,目光敏銳且眉長過眼,鼻頭高聳,雙唇厚實緊閉且嘴角微揚,個頭一米七五左右,一條舊牛仔褲,一件褪色的粉色襯衫,穿著甚是樸素。

  學姐道:“這位同學,請把你的錄取通知書拿出來我看下!”凌風放下手中的密碼箱,脫下背上的雙肩包,從背包里翻出自己的錄取通知書交到學姐面前,學姐接過文件袋,上面寫著“臨海傳媒學院錄取通知”幾個字樣,微笑著向凌風說道:“這位同學,我們這邊是臨海職業技術學院,不是你們學校,你們學校你從這里一直往前,前面有個路口往左拐,第一個大門就是你們學校了。你的通知書收好!”

  凌風頓時感到羞愧難當,暮然看到那被擋住的“臨海職業技術學院”幾個字,臉上陣陣發燙,收好錄取通知書拉著密碼箱就往前走。“呵呵,真是個鄉巴佬,找個學校都能找錯,這種人是怎么考上這所大學的?”后面的一陣陣議論聲不由得凌風加快了速度往前走。

  九月的天氣雖然已經立秋,但是天氣還是跟酷暑一般,凌風拖著箱子很快來到了那位學姐指的地點,映入眼簾的是一塊巨大的石頭石頭上寫著“臨海傳媒學院”幾個大字,門口接待新生的學姐站在太陽傘下,看到滿頭大汗的凌風,迎上前去幫助凌風拿行李。“你好,這位學弟,我是你們的學姐童澤雨,她是你的另一位學姐董玲玲,歡迎你加入我們臨海傳媒學院。”這位叫童澤雨的學姐一六零左右的個子,披著齊肩發,并沒有化一點妝,給人感覺就是一女強人的感覺。而另一位董玲玲的學姐一六三左右個子,扎個大辮子拖到腰間,嘴唇上薄下厚,新月眉,大大的眼睛,臉上皮膚白里透紅除了眼角有一顆痣沒有一絲污點,煞是漂亮,凌風不由得多看了幾眼。這位叫童澤雨的學姐幫凌風拉著行李,邊走邊介紹道。

  旁邊的董玲玲學姐問道:“這位同學你是哪個系的學生啊?我好帶你到指定地點報道。”“周姐、玲玲姐你們好,我叫凌風,我錄取通知書上寫的是影視藝術系,我小時候的夢想就是希望能夠成為一名演員!”凌風道。

  新生接待處在食堂背后的空地由多數帳篷桌子搭建而成,每個系每個專業都有自己的地盤,此時已經是人山人海,家長帶著孩子來報道的估計得有兩三千人,就像小時候趕集一樣。穿過人群,三人便來到了影視藝術系接待處前,帳篷里坐著三個學姐一個學長,學姐們都是濃妝淡抹,衣著時尚,一頭棕黃色大波浪發讓凌風心跳急劇加速,血液澎湃,看得連眼睛都直了。里面坐著的幾個人看到一行三人來到了他們帳篷前,旁邊的一位學姐開口了:“童老板,你們帶的這位學弟是哪個系的?”如此甜美的聲音凌風只在電視上聽到過,凌風深深被陶醉了。

  童澤雨開玩笑道:“楠楠,你可以猜猜看,看你能不能猜得到!”“我猜是旁邊的信息工程系的,哈哈,我猜對了吧!你晚上請我吃飯!”這位叫楠楠的開心的指著隔壁一幫男的笑道。“哈哈,楠楠,那你可就猜錯咯,凌風快把你的錄取通知書拿出來!”童澤雨開心的叫道。“嘿,凌風,周姐叫你呢?”旁邊的董玲玲看他盯著里面的學姐推了推道。“哦,需要什么?”凌風不好意思的緩過神來愣了句道。他看到董玲玲學姐看到他的眼神了。董玲玲捂著嘴笑著說道:“讓你把報道的材料錄取通知書、高中畢業證之類的報道材料拿出來下。”

  凌風快速從自己的背包里翻了翻,翻出了那個文件袋,文件袋下面卻還有一個袋子,那是他出門前家里老爺子給他的。包里還有用塑料袋裝的牙膏牙刷毛巾之類的一些日用品,還有一些舊衣服之類的,眾目睽睽之下看得清清楚楚,那些都是他在家中用剩下的全帶來了,鄉下人舍不得丁點浪費。“給,學姐,我叫凌風,是影視藝術系的11屆新生,這是我的錄取通知書和畢業證書!”凌風微笑著把材料遞給學姐,臉上還是陣陣發燙,古銅色的臉掩蓋了他羞澀的表情。這位叫楠楠的學姐詫異的拆開文件袋,拿出里面的證件和錄取通知書,拿起筆和發票。

  “把你的身份證拿給我下,我要登記!”叫楠楠的學姐低著頭道。凌風再次翻開背包拿出一個舊舊的錢包,表面的皮磨損非常嚴重,但是不曾損壞開裂。這是他父親用過的錢包,父親告訴他說這是他那些年在外面闖蕩的時候用第一桶金買的錢包,真牛皮的。楠楠她拿著凌風的身份證看著,又抬眼看了一眼面前的這小伙子,身份證和本人看上去差別太大了,92年的小伙看著比她還要大一兩歲。凌風無意中看到楠楠學姐胸前掛的牌子,上面貼著一張照片,下面寫著李楠,影視藝術系,10—33班字樣。原來她叫李楠,是他上一屆的學姐。繼而他看看楠楠學姐,不由得他的嘴角已經微微上揚

  “發票開好了,拿著這個發票去繳費,領取生活用品吧!”李楠微笑著說道。這時候童澤雨接過發票笑嘻嘻的道:“楠楠,你現在欠我兩頓飯了,嘿嘿!啥時候請我吃啊?”“等著吧,最近都沒時間!”李楠沒好臉色的說道。“謝謝夏天出生的李楠學姐,再見”凌風邊走邊感謝道。留下李楠在那在那發呆,他怎么知道我夏天出生的?

  拿著發票在兩位學姐的幫助下,很快辦理了所有程序,拿到了宿舍的鑰匙,鑰匙上寫著4#609,在兩位學姐的幫助下他找到了自己的宿舍,此時門還是鎖著的。把行李拖進去以后,童澤雨說道:“我們倆的任務終于完成了,學弟啊,你可需要在我們這里辦一張移動卡啊?外地卡打電話很貴的!”凌風回答:“你們的手機卡是在移動公司辦的嗎?”董玲玲急忙回答道:“放心吧,我們的卡都是學校營業廳拿的,現在辦晚上就能夠開通了。很快的呢!”凌風心理還在打鼓,不知道該不該買,但是介于今天兩位學姐的幫助凌風還是選擇買。凌風這點心思哪里瞞得過兩位學姐的眼睛啊。“這樣吧,你留下我們兩的號碼,有啥問題你直接電話找我們。”董玲玲一本正經的說道。凌風心想:這學姐號碼都給我了,我還怕什么呢!買吧!說不定以后還得找他們幫忙!就這樣他選了一個常人看不懂的號碼,買了兩位學姐的手機卡。

  童澤雨和董玲玲送完凌風去宿舍回頭的路上,董玲玲牢騷道:“這個鄉巴佬,什么都帶來,行李那么多,累死我了!買張卡,還費這么多力氣!上輩子我欠他的。”童澤雨笑著道:“這家伙有點意思,是個潛力股,好好打造,應該是塊好鋼!哈哈哈。”“還潛力股呢!我看就是一**絲,廢鐵難以打造!”董玲玲滿臉怨氣道。說著,兩人就走出了男生宿舍消失在接待處。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