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7:53:57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武能神話
  4. 第三章 五姓七家

第三章 五姓七家

更新于:2018-03-18 21:47:44 字數:3104

字體: 字號:
  夏季的陽光總是那么炙熱,走在街道上的蘇畫瞧著天空不由得搖了搖頭,“現在應該是中午了吧!這下鐵定要被教訓了。”

  蘇畫垂頭喪氣的走著,一張臉布滿了苦色,不禁感慨:“看來今天是我的受難日!早知道昨天就應該查查黃歷。不但早上被周媛媛以無理取鬧的方式打了一頓,恐怕到了學校也不好過,一頓毒打應該是沒跑咯!”

  此時的蘇畫,就像位即將要走上刑場的犯人,猜到了開頭也猜到了結尾!

  喧囂的街道,沿街都是叫賣的聲音,擺攤的小販仿佛完全感受不到陽光的炙熱,盡管大汗淋漓,也孜孜不倦的攬客。和賺錢生活比起來,這樣的天氣真的沒什么!

  蘇畫居住的地方位于夏州邊緣臨海的海邊小城——寧海,這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城市。曾經的這里是一片荒蕪的廢墟,在末日浩劫后,末世中幸存的人類在這里定居,興建了城市,才有寧海這個城市。

  看著此時繁華熙攘的街道,他不禁想起了歷史課上老師講述的人類發展史……

  末日浩劫的天地劇變和地殼運動使得原本的陸地發生了天番覆地的變化,曾經的世界五大洲變得支離破碎,分裂成了無數大小不一的陸地。其中最大的亞洲也是變化最大的地方,它如同被重錘大力擊打了般,如石塊般分裂開來。偌大的版圖分崩離析,完全瞧不出原本的樣貌。

  現在的九州隸屬于曾經亞洲的一塊,也是面積最大的一塊。這塊大陸被分為九個州,由議會和元首共同掌權。議會成員皆是每個州的州主,同時也是九州最顯赫的十二個家族的族長。

  在世界剛剛經歷末日浩劫后,原本適合人類居住的大陸被異獸盤旋占據,人類不得不和異獸戰斗,只為求偏安一隅之地。

  異獸是曾經在浩劫中被能源改造后的野獸,它們殘暴嗜血,力量強大,和人類為敵,因為先天力量強大,在得到改造后,它們實力與日俱增,完全不是人類可以匹敵。

  在和異獸的戰斗中,人類又一次受到了巨大的打擊,簡直比末日浩劫還要沉重。在漫長的爭斗中,人類終于激發了身體的潛能,能夠吸收能源修煉強化己身,這發現使得人類終于步入了大武能時代。

  由于人類的發掘探索,演化出了一系列的修煉模式,同時也在和異獸的戰斗中取得了大勝利,壓制了異獸再次成為大地的主人。

  其中有五個人被稱為武能時代下永恒的神話,他們的姓被人們永久的記住,即使過了兩千年到了現在也不曾忘記。他們用他們的實力為末世人類開辟出了安身立命之地,末世人們為了紀念他們揮灑汗水和鮮血的功績,用他們的姓來命名他們最后安詳之地——夏、商、周、唐、宋。

  當人類有了安身立命之地,沒有了異獸的威脅,開始慢慢休養生息。這期間,人類人口、生活和科技得到了長足發展,五州已經慢慢變得不再滿足,他們開始慢慢朝外探索,一點點的從異獸足下奪回大地的主權。

  在這場全人類的反擊中,涌現了許多的英雄。其中有七個家族最是耀眼,他們以整個家族為代價傾其力量寸土必奪,以一家族固守,在孤立無援異獸大舉入侵的情況下,不斷擋住了異獸的反撲還奪得四州之地。

  每當蘇畫想起大陸歷史中這一段歷史,都不得不為這七個家族點贊。同時他的心中也涌現出一股熱血,很想生活在那戰亂的年代,和拋頭顱灑熱血的英雄一起戰斗。只是這個想法永遠不可能實現,他嘆息的搖著頭,“君生我未生,可恨生不逢時啊……”

  不知不覺間,他眼中出現了一棟棟參天林立的大廈,抬眼望去,滿目琳瑯應不暇接。眼前和他生活的地方完全是天堂和地獄的區別,他站立的路口,就如同三八線般將整個城市劃分開來。眼前是炫目的繁華,身后是黯淡的貧窮。

  沉默了會,蘇畫抬腳往前踏了一步,就是這一步讓他走出了貧民區。貧民區是曾經的老城市,是至末世就建立起來的城市。而此時他站著的是人類征服了九州,安定下來新建立的新城,經過一次次規劃擴建,新城早已經代表了寧海。

  整了整身上洗的干凈亮麗的學院制服,確定沒有絲毫不妥后,蘇畫昂首闊步走入了過往的人群中。他就像一滴小小的水滴,走在人群中,十分引人注目,掀起大片漣漪。

  瞧得四周圍人的目光都匯聚到了他身上,蘇畫自鳴得意,“哥果然是焦點,走到哪里都能引起注目,沒辦法張得太帥就是這么任性!”

  享受著眾人的目光,蘇畫走自己的路,臉上的笑容十分燦爛,就如同饑餓的野獸在得到了食物后會心的微笑般。

  蘇畫走了一會后發現每個從他身邊走的人,都是臉上帶著鄙夷的笑,而且腳步輕快,就好像他是病毒般,一點也不想沾惹,快步走過。雖然周圍每個人都是將目光放在他的身上,但卻不是放在他臉上,而是落在了他下半身,他不解的看了眼四周,發現真的每個人的目光都匯聚在下半身,他隨意的看了眼,并沒有發現不適,即沒有張也沒有破洞,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呢?

  “哥們,牛人啊!比超人還牛啊你!”一名光著膀子的光頭男子,在路過蘇畫身邊的時候輕輕拍打了下他的肩膀,一臉崇拜羨慕的說道。

  這名光頭男子看上去大約二十來歲,身形魁梧挺拔,光著的膀子上紋著一幅狼頭叼球的紋身,白色的汗褂被汗水打濕緊緊貼在身上,穿著短褲的腿下套著一雙人字拖,裸.露在外的小腿上長滿了粗長黑又大的腿毛。從男子的穿著打扮來看,不是猥.瑣男就是怪蜀黍!

  “叫啥哥們,你誰啊?我們認識嗎?熟嗎?”蘇畫一臉嫌棄的看了眼光頭男子說道。他十分不想和男子扯上關系,好歹他也是有身份有品位的人,更何況眼前的男子在他看來完全就是壞人,那有好人紋紋身的!

  “不叫哥們,那就叫哥吧!”不等蘇畫反駁,光頭男子再次說道:“哥,小弟打從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是同道中人,從你的穿著就體現出功力高強。”

  “呵呵,兄弟你眼光真毒,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我功力高強,厲害啊!”蘇畫臉上笑開了花。他還是第一次聽到別人夸獎他,這感覺真的很爽!

  “那是,我誰啊!我可是出了名的眼光毒辣!”光頭男子得意一笑,接著吹噓道:“只要是我看過的人,我能十分準確的說出她的尺碼,至今為止還沒有說錯的時候。”

  “尺碼?”蘇畫不解的問道:“你難道不是看出我修為高深嗎?”

  “是啊,修為高深,”光頭男子點了點頭,指著蘇畫的褲子說道:“看你反穿的褲子我就知道你不要臉的修為十分高深!就連超人也只敢**外穿,你居然褲子反穿,還走得面色坦然不懼,這份氣度,這份不要臉的功夫讓我佩服了又佩服啊!”

  蘇畫終于明白了所有的一切,站在原地的他恨不得現在就有條地縫讓他可以鉆進去。他心中恨死了設計制服的制作者,憑什么將制服褲子設計成松緊式而不是系皮帶,要是系皮帶我不是就不會穿反了嗎?

  不過他轉念一想,“不對啊!制服褲子前后兩面都是一樣的啊,穿上去都一樣,怎么看出是穿反了呢?”

  他低下頭仔細的看著,愣是沒有看出有和不妥,只是褲子上印刷的裝飾字體有點讓人不忍直視——親,這是反面喲!

  扯著嘴角愣了會,蘇畫中氣十足的大聲說道:“我褲子是這個樣式,我褲子沒有穿反。”

  “哥,你真是我偶像,在這樣的理虧情況下依然理直氣壯地的說出褲子沒有穿反,真是吾輩楷模,我要學習的典范。”光頭男子眼中滿是崇拜之色,突然,他咬咬牙,好似下定了決定般說道:“我以后也要將這條褲子反過來穿!”

  聽了光頭男子的話,蘇畫再也沒有剛剛的自信,愣了會,他猛地逃命似的奔跑了起來!身子如離弦的弓箭,紅鐵級的實力在這刻全部爆發,瞬間消失在了眾人的眼中。

  一路高歌猛進,氣勢如虹,橫沖直撞!

  當氣喘吁吁地蘇畫停下后,他才發現不知不覺間他已經跑到了學校,看了眼學院雄偉輝煌的大門,他深吸口氣,待得呼吸平穩后,他才再次邁開腳步。

  此時學院早已經開課,整個學院大門除了守門的門衛外,就再也看不到其他人。

  在門衛的注視下,蘇畫一步步的走進了學院。

  在蘇畫進入了學院大門后,一道同樣是奔跑過來,但是卻顯得十分輕松的身影出現在學院大門前,看著空曠的大門,輕聲嘟囔著:“難道我錯過了什么嗎?”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