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3 03:04:47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孽之人
  4. 第一章 程涅與專案組

第一章 程涅與專案組

更新于:2018-03-16 12:55:47 字數:2082

字體: 字號:
  孽之人

  第一章程涅

  徘徊于黑暗的邊緣,罪刻于身體之上,孽浮現于心靈。掙扎、痛苦交織在一起,黑暗漸漸走進。

  “啊、啊、啊”噩夢中的程涅清醒過來,每晚的噩夢總是驚擾這他的睡眠。心底的恐懼與憤怒交織在一起,無法得到救贖。

  程涅的心里總是忘不了過去,壓抑的痛苦漸漸的把他逼向崩潰的邊緣,無數次在心里問自己應該怎么做。

  打開窗戶,江城的早上霧氣濃重,走出去頭上,衣服上都會有薄薄的水汽。江城的水是一絕,隔江而望江水翻騰。早上的程涅都會沿著沿江路跑步,這樣有助于放松自己。看著翻騰的江水,孤獨的走在路上,水汽蒸騰,看著矗立的古塔,清晨第一縷陽光照射在古塔上反射出歷史的輪廓。霧氣漸散,江水清晰的影印出金色的光線,這可能是程涅最開心的時刻,也是程涅在附近居住最主要的原因。清晨的陽光,可以洗滌內心的陰暗,程涅的陰暗不知何時可以去除?

  回到家中,看著家人的照片,更加確定自己心中的計劃,未來可能是一條不歸路,可是必須走下去,這么多年的痛苦和掙扎今天就要開始還給他們,一直以來逃避的自己,壓抑的自己,今天開始全面釋放自己,清算過往的一切。內心的魔鬼已經開始復蘇,復仇從今天開始

  拿起今天的江城晨報,看著首版這個面帶微笑的中年人,程涅將有關他的報道剪下來,貼進本子里。走到房間的浴室,洗干凈自己身上的汗。走進房間的密室,將關于姜民的所有信息整理起來。姜民53歲本市著名企業家、慈善家,報道上無不是贊美之詞,看著墻上微笑的姜民的照片,程涅一把飛刀直接刺中姜民的頭部。

  “就從你開始,是該償還過往的時候了。”程涅平淡的說到

  昏暗的燈光透過空氣照到程涅的臉上,透出程涅的絲絲陰寒與暴虐之氣,平時堅毅陽光的程涅已經消失不見,現在的他只是孽。

  出了暗室,吃著早擦,空蕩的房子,只有程涅一個人,看著旁邊空著的座位,想起可愛的妹妹,溫柔的母親,

  “哥哥,吃飯啊”妹妹俏皮的說到

  “小健,快吃飯,都涼了。”母親溫柔的說到

  程涅伸出雙手快要觸摸的妹妹和母親的時候,虛幻的影子消失了,只有程涅停留在半空的雙手和悲傷的雙眼。

  家是程涅的希望,可是程涅只有空蕩的房子。吃完早餐,程涅走出家門,今天只是開始。

  姜民的行蹤,已經被程涅摸的很清楚,計劃在一步一步的進行,靈魂深處的渴望正在萌芽,程涅的計劃充滿血腥和暴力,因為這個計劃程涅將一步一步的走向毀滅或是新生。

  秦川的辦公室上有著今天送來的卷宗,上面是W市著名企業家姜民的死亡案件,W市刑警隊調查一個多月無果,并且不排除此類的事件寄去發生的可能。看著窗外秦川知道未來的時間將要和這位神秘的兇手交手。在看著調令和任命,以及以后的組員秦川無奈一笑

  “真是麻煩”秦川說到

  看著人事檔案上面的警察唯一讓他滿意的是李建國。

  李建國、50歲、從警20多年,具有豐富的刑警經驗,為人沉穩、謹慎,但是在警局混了多年,謹小慎微,口頭禪是混到退休就好,這次自愿申請加入到本次專案組。

  下面的組員多少讓秦川有點擔心。

  歐陽宇、30歲、心理學博士,能力很強,聰明帥氣,看著照片那滿臉自大的神情,秦川無奈的放下檔案。

  陳婭楠、27歲、出生警察世家,從事刑警工作幾年,參加破獲的案件不在少數。為人干練、敏銳,過于相信直覺,辦事易沖動。

  周行、28歲、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熱情與沖動的代表,工作期間多次因為對犯人出手過重收到處分,并且在辦案期間多次收到投訴。

  沈樂珊、24歲,參加工作沒幾年,特長是溝通,愛好是打扮和購物,活潑又天真。

  余沉。25歲,特殊人才,IT專家,標準型宅男。

  秦川坐在辦公室看著檔案,聽見門外傳來一陣的吵鬧,打開門一看,自己的組員一陣吵鬧

  沈樂珊看著余沉一陣的叫嚷,“小胖子,看什么看,沒見過美女嗎?”沈樂珊頤指氣使的說到,余沉只是一陣的偷瞄,默默的不說話。周行和陳婭楠這邊看情形快打起來了,李建國在旁邊不停的勸說,而歐陽宇只是略帶不屑的看著

  “都給我閉嘴。”秦川憤怒的說到

  秦川帶著他們進入了專案組辦公的地方,指著他們坐下、

  “你們應該都接到調令,才來這里的,我自我介紹一下,秦川,省廳刑偵科副科長,現任特殊案件專案組組長,你們的檔案我都看過了,希望大家合作愉快。”秦川平靜的說到

  “我叫李建國,以后你們叫我老李,有事都可以找我。”李建國微笑的說到

  “李建國,你的好朋友二蛋來了嗎?”沈樂珊大笑的說到

  “我是沈樂珊,以前的同事都叫我開心果。”沈樂珊說到

  大家一一介紹自己,秦川看差不多介紹完了,說到:“相信大家或多或少都知道,本市企業家姜民被殺一案,并且兇手將姜明的斷手送到公安局門口,造成惡劣的影響,是對警察權威的挑戰,各大報紙都分別報道了這起案件,上面的壓力很大,督促我們盡快破案,歐陽你收一下案件情況。”

  “2015年12月11日星期五,早上公安局門口收到一個包裹,里面裝有一只斷手和一張卡片。”歐陽說到

  屏幕上出現斷手和卡片。

  “游戲開始,兇手這么囂張,找死嗎?”周行說到

  “理論上說,兇手這是炫耀。”歐陽輕蔑的說到

  周行正要反駁,“坐下,歐陽注意你的語氣,繼續。”秦川說到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