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37:43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火靈事務所
  4. 第二章、我是通緝犯

第二章、我是通緝犯

更新于:2018-03-17 07:29:35 字數:5905

字體: 字號:
火靈事務所目錄
共60章
  這一年的冬天,特別的冷。

  臘月二十八,一場大雪鋪開了序幕,雪花紛紛灑灑的飄落,天地間雪白一片。

  這是濱海近百年來最大的一場雪,老人們背靠著暖爐,對懷里的孫兒說道,從打自己記事兒了就沒見過這么大的雪,這是有冤啊。

  年三十的晚上,家家戶戶喜氣洋洋,連綿的爆竹聲陣陣。

  一個赤身裸體的少年躺在郊外的一個土丘上抬眼望著天空,他皮膚白皙頭發烏黑,眸子里泛著暗紅色的光,樣子格外妖異。

  天上的雪紛紛揚揚的灑下來,少年冷冷的看著天空,雪花還沒有靠近他就慢慢的融化了,可是少年的身邊卻沒有半點積水,他就這樣躺在凍土上一動不動,這個少年就是丁戈。

  大雪彌漫,云隱不祥,北風呼嘯,夾雜哀怨。

  三天了,自從記起往事后丁戈就這么躺著,就這么看著天還有落下的雪。他感覺不到冷也感覺不到饑餓,心里逐漸的平靜慢慢的理順。

  慢慢坐了起來,抬起手呆呆的望著,這只手修長而有力,皮膚下面隱隱的紅光流淌,他又看看自己裸露的身體,嘴角上慢慢掛起了一絲邪性的微笑。

  丁戈明白自己沒有死,既然自己沒死有些人就要死。他還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么,可是以后總要弄明白,自己最后的記憶是吞了那塊紅玉。

  爆炸,虛空,好似掉入了煉鋼爐里一般,無休無止的劇痛,灼燒,融化了又凝聚,凝聚了又被融化,千百遍,無數年。時間沒有意義,不知道多長,也許下一秒就結束,也許還要幾千個輪回。

  丁戈一用力跳了起來,“靠,不想了,不管怎樣,既然我還活著就要先找身衣服!這赤身裸體的太傷風化,還要去看看爹娘,免得他們擔心。”捋了捋頭發,定了定方向,周圍大雪茫茫,可是丁戈偏能透過雪幕看出老遠,感覺天地間一片清晰,各種事物都毫發可辨,仿佛就連每一片雪花飄落的姿態他都能看清。

  吐了口氣,他沖著一個村莊大步走了下去。

  “弄身衣服,先遮體再說。”到了村莊丁戈才發現,這大冬天的根本沒人晾衣服,看到了村口的路牌,他才知道,自己還是在濱海市范圍,這里是距離市區比較遠的一個村莊。

  憑著靈巧的身姿,他潛入一戶人家,偷了一條褲子一件棉衣,空心膛就穿上。丁戈不冷甚至還有點熱,這衣服純粹是為了遮羞用,正值寒冬,要穿棉襖才算應景,否則他都想找件T恤穿。

  丁戈沒好意思偷人家錢,雖然不餓可是當他看到廚房里香噴噴的炸貨,還是忍不住拿了幾塊炸肉,幾個耦盒,又順手抄了兩個饅頭。

  他嘴里叼著饅頭,手里拿著炸肉,邊吃邊往市里走。

  丁戈打算好了,先去看看老爸老媽,讓他們安心,剩下的以后再說。可是自己要回老家就要坐車,總不能跑了去,坐車就要有錢,哪里去弄錢這是個問題。

  現在的丁戈體力充沛,感覺路怎么就那么不禁走,不到一個小時的功夫,愣是被他從市郊走到了市里,整整六十里地,還光腳沒穿鞋。

  不知道幾點了,就聽到周圍辭舊迎新的爆竹仍在響個不停,雪變的小了點,大街上厚厚的積雪反射著幽暗的路燈。丁戈赤腳踩在雪上,涼涼的很舒服,這是新雪,他在上面留下了第一個腳印。

  街兩邊的各色商場跟娛樂場所霓虹閃爍,一種喜慶的節日氣氛,可是卻掩蓋不住丁戈內心的火焰。

  他走到一家大型的洗浴中心門前,這是濱海城東最大的洗浴中心,以前丁戈走到門口總是羨慕的望望,心里想等自己有了錢也進去禍禍一番,叫上一排公主挨個點,也嘗一下隨便挑美眉的感覺。

  他駐足,沖洗浴中心的大門愣愣的望著,這時一個大個兒從里面走了出來,衣著的講究,胳膊下夾著包。

  大個出門,抬手,邊上一輛路虎車燈亮起來了,他打開車門,剛要側屁股坐進去,就感覺背后被人拍了一下,回頭一看,一個年輕的小伙子,穿著一件舊棉襖正呲牙對著自己笑。

  大個兒一皺眉問道:“干嘛呢!?”

  丁戈也望著他,臉上有點不好意思,畢竟這是他第一次搶劫,心里沒底,自己安慰自己:“這大年三十不在家陪家人,卻來逛洗浴中心,鐵定不是好鳥,就搶他了。”

  心里想著,丁戈含含糊糊的道:“呃,這個,有錢沒?”

  大個兒一聽樂了:“錢?有啊,你要嗎?有病吧你!”說著一變臉。

  丁戈咧咧嘴尷尬的一笑,人家就算不是好人,自己搶人家更不是好鳥,他無奈的說道:“這個,我沒錢回家了,借點,我保證還你。”

  大個兒一聽,又樂了:“還我?你知道我是誰啊,滾遠點,大過年的別惹老子不痛快。”

  說著就要繼續上車,還猛甩了一把丁戈抓著他衣服的那只手,沒甩掉,大個就怒了,回身罵道:“放手!給臉不要臉是不!”

  丁戈是真逼的沒辦法了,光腳走了一個小時,好不容易碰到個有錢的“壞人”,就先這么著吧,不下手也得下手不搶他也得搶他了。

  他的手始終抓著大個的肩膀,大個兒見丁戈不放手,一個炮拳照著丁戈的臉就杵了過來。丁戈瞪著眼看著,就發現這拳頭怎么這么慢,跟自己看片兒專用的十六倍慢速似的。

  等拳頭快到了面門,丁戈抬手擋了一下。

  “咔嚓”一聲,那大個就感覺這一拳打實了!打的實實在在可是不像是打肉上了,這是打水泥墻上了吧,還是澆筑的!自己手骨估計裂了。

  等丁戈回過神來,就發現大個兒正抱著手蹲地上,抬著眼睛幽怨的望著自己。面對這種情況丁戈不知道是該加一腳給他踹地上呢還是應該給他扶起來,只得又說道:“我也不要多了,二百就行。”

  那大個一下子跳了起來,嘴里罵道:“二百是吧!給你二百五!”側身一個鞭腿就照著丁戈的左臉掃了下來。丁戈又詫異得看著表演慢動作的大個兒,抬起左手往大個小腿上一拍。

  大個兒疼的單腿跳了三十幾個圈,這下輪到大個吃驚了,他怔怔的看著丁戈又要發狠,可呆了半晌突然蔫了:“兄弟,看不出來,你練過啊。”

  丁戈搖搖頭:“沒。”

  “別騙我,你知道我誰嗎?老虎!我是老虎!你趕整個濱海東城打聽去,沒有不知道我的。”大個輸陣不輸人,嘴上發狠,給自己找面子。

  丁戈喃喃的思索道:“哦,你是老虎?老虎?我去!你是老虎!”丁戈的聲音突然大了八倍,把對面的老虎倒嚇了一跳。

  提起這老虎來,濱海人可是都知道,說和諧社會沒有黑社會只有黑社會性質的組織,這蒙誰呢,在名字上玩文字游戲吧。黑社會跟黑社會性質的組織有什么區別,都是一幫子不做好事的人,坑蒙拐騙,奸(和諧)淫邪盜。

  這老虎就是濱海城東黑社會的老大,靠拆遷地皮發家,平時打架斗毆,強買強賣,壞事做了不少,可是這老虎也有一點好處,他不欺負普通人,也從來不欺辱婦女,小商小販什么的也從來不動,這點比城管好。

  說綁架,非法拘禁,打架斗毆也許有他,但是什么強(和諧)奸,猥褻,販毒,他從來不干。并且這小子以前跟著師傅練過,長拳短打也是拿的出手的,普通五六個大漢也近不了他身子,今天這一拳一腳就讓他明白,他碰上硬茬了。

  丁戈不可能沒聽過老虎的名字,這可捅了馬蜂窩了,而且這馬蜂還是黑社會的。

  老虎見狀就又說道:“你是城西崴子派來的吧,你跟那孫子說,這大年下的別找不痛快,他孫子不過年我的手下還要過年呢,有事過了年再算,我陪著。”

  丁戈尷尬的咧嘴一笑:“你看我這打扮像嗎?我就是想搶你,借點錢。”這話說的真矛盾,又搶又借。

  老虎那對牛眼瞪的跟燈泡似的,他搶別人有過,可這哭著喊著不依不饒非要搶他的——初中輟學以后第一次碰到。

  “你真的是要錢?”老虎不相信的問道。

  “嗯,我就要二百,我是真有事,幫幫忙吧。”丁戈無可奈何的回道。

  “幫忙?這詞用得好,搶我還要我幫你。”老虎說著打開皮夾,抽了一沓老毛出來,足有兩千,往丁戈眼前一遞:“給,夠不?”

  丁戈一看,忙說道:“夠了,夠了,謝謝啊。”

  老虎聽到謝謝二字,這個郁悶,以前自己搶人怎么沒跟人家說過謝謝呢,顯的自己多沒禮貌似的,這明顯就是素質教育的差異啊。

  他望著丁戈又道:“兄弟這身打扮不俗啊,空心堂子穿棉襖,光腳不穿鞋,這襖也有年頭了吧。”

  丁戈低頭一看,確實,自己抹黑兒拿的衣服,這襖估計是個老頭的,磨的舊舊的,拉鏈還壞了半邊露出了胸膛。自己這樣,白天見了人可不叫人懷疑,這節骨眼上,自己肯定是事兒越少越好。

  于是他抬眼望了望老虎身上的衣服,薄羽絨的,牌子不認識,估計便宜不了,他不好意思的對著老虎努了努嘴說道:“這,這衣服,你也給我吧。”

  老虎這個郁悶,直想抽自己的嘴巴,沒事提人家打扮干嘛,也許人家就好這一口呢,也許世外高人就這個風格呢!想不給,可是右手骨頭節上的疼痛還一個勁的傳過來,右腿更是疼的落不了地,只得無奈的脫了下來遞給丁戈。

  丁戈穿上一試,合身!他又低頭看老虎的褲子。

  老虎是敞亮人,那能跟他計較嗎,脫!

  丁戈又一試,不長不短,腰帶還是驢牌的。

  丁戈又往下看。

  老虎是聰明人兒,馬上就明白了:“鞋?是不?也給你!這是全套的了,第一次見搶劫搶這么徹底的,聽說自從民國后沒這樣的了。”

  老虎的話弄得丁戈笑了一下:“你還知道民國”。

  “那是,哥哥我好歹也上過幾年學。”

  老虎凍得原地跺腳,他也不能光穿秋衣秋褲,就把丁戈脫下來的破襖給批上了。

  兩個人整個掉了個兒,老虎出門時人模狗樣,現在破襖一身,再看丁戈,光鮮亮麗,仿佛換了個人。

  老話說人靠衣裳馬靠鞍,是個理兒。

  丁戈又看了看老虎的車說道:“車不錯啊。”

  老虎臉哭喪著臉,結結巴巴的道:“這~這車你也要啊?”

  丁戈連忙擺手道:“不,不,只是看著不錯,我又不會開。”

  老虎松了口氣,對著丁戈問道:“看老弟這是碰上事兒了吧?”

  這打扮,這身手,大年三十不在家呆著,還穿件破襖出門搶劫,能沒事嗎!老虎這種人就是好交,看丁戈沒有傷害他的意思,反正也從里倒外都被他扒了,還不如聊兩句呢。

  丁戈也不好說什么就打著哈哈道:“有點。”

  老虎盯著丁戈的眼睛,看出這少年不一般,眸子都是暗紅的,雖然這里燈光不是很亮,可是丁戈的眼里還是爍爍的放光。他以前就聽老師說過,這世上奇人多得很,碰到要多交,別錯失了,后悔。

  老虎一把拉住丁戈說道:“這大過年的,實話實說我們這行都歇了,您還外邊忙著,夠敬業!您這種精神值得我學習半個月的,這肯定還沒吃呢吧?”

  丁戈雖然剛吃了兩個饅頭,可是一聽老虎說到這個吃字,怎么就覺得自己又餓了,頭就不由自主的點。

  老虎一把甩上車門,拉著丁戈就往洗浴中心里走,嘴里還直往里讓:“走,跟哥里面去,這大冷天的,外邊站著待會我倆都感冒了。”

  他主要是指自己,這年輕人大冷天敢光膀子套件破襖出來作案,別說感冒噴嚏都不帶打一個的,可自己這一身秋衣秋褲的不行啊。他也看出來了這年輕人雖然有點本事,但還是個闖社會的雛兒,這種人一定要拉住。

  老虎拽開洗浴中心的門,一個少爺從吧臺后懶懶的抬起頭來,沒看臉,光看老虎這身兒棉襖了,嘴里嚷道:“今兒個是什么時候啊,不營業了。”正說著,一抬頭發現是老虎,急忙跳起來:“虎哥,您怎么又回來了?這一身弄的?”

  老虎沒好氣的抬腿就是一腳:“它娘的,平時都送老子出門,今天一個人都不出去。”

  把那少爺嚇的不輕,急忙陪笑臉:“這不是下雪嗎”。

  老虎嚷道:“下雪就不出去啊!別它娘的跟這里杵著,去給我兄弟弄點吃的。”

  這洗浴中心就是老虎開的。

  丁戈跟著老虎來到二樓一個包間,老虎對他說道:“兄弟先去泡個熱水去去寒氣,我讓廚房給做點。”

  丁戈一看自己這可也是,頭發手腳臟亂的夠嗆是該好好洗洗了。

  躺在精致的浴盆里,丁戈感受著熱水的溫度,通體的毛孔都開了,溫燙的感覺包圍著自己。

  熱水始終放著,丁戈不知道水溫已經達到八十多度,他只是感覺溫暖的舒服。

  抬起手,看著自己的掌心,上面仿佛一道道紅光流淌。丁戈心念轉動,從掌心中間開始慢慢的變紅,他把手掌往水里一浸,“嗤”的一聲,熱氣蒸騰,隨著丁戈的心念流轉,整個浴盆里的水開始慢慢的沸騰!

  丁戈就這么躺在開水里,無比的舒服愜意,要是這會兒突然進來個人非嚇死不可,大煮活人不過如此!

  飯菜擺好,老虎在外邊等了足足半個小時,聽到里面沒動靜,就過來敲敲門問到:“小兄弟,洗好沒?”

  丁戈聽到叫聲,慢慢的睜開眼睛,滿浴室里霧氣騰騰的,已經看不清周圍了,他從浴盆里出來,散發熱量把身上的水分蒸騰干凈,隨手圍了條浴巾,一開門一股霧氣涌出。

  門外的老虎嚇了一跳,心說我這房間沒桑拿設備啊,這怎么弄跟蒸籠似的,這溫度就是年糕也蒸熟了。

  丁戈裹著浴巾,習慣性的擦著頭發慢慢走了出來,老虎仔細的打量眼前這個青年人,年紀不大,身高有一米八還多,皮膚白皙,修長而健壯,一種神秘的吸引力使得老虎目不轉睛的看著。

  丁戈見老虎望著他出神,叫了他一聲,老虎才回過神來,心里呸道:“擦,我怎么盯著個男人出神啊,我這是要彎啊。”

  飯桌前丁戈狼吞虎咽,泡了個舒服的熱水澡他確實也餓了,飯菜做得又得味,讓他胃口大開。老虎在邊上看著,乖乖,兩個人的飯量丁戈自己全包了,他就陪著喝了杯酒。

  酒足飯飽,老虎問道:“還不知道小哥貴姓呢。”

  丁戈簡短的答道:“丁。”

  “敢問全名是?”

  “丁戈。”丁戈毫無防備的脫口而出。

  “丁戈?這名字好像哪里聽過?”老虎撓著頭,心里思索,突然他大叫道:“你叫丁戈!?”

  丁戈一驚問道:“怎么了?你認識我?”

  老虎愣愣的看著丁戈,“上月,就是年前,那出事兒你不知道?”

  丁戈反問到:“哪出兒事?”

  “就城郊,一片改建房那里,好大的爆炸,我這里都聽到響兒了,房子都炸沒了,周圍也全炸成了平地,據說還死了四個警察,那個嫌犯跟你同名也叫丁戈來著。”

  丁戈愣了,他的記憶中隱隱約約記得一些事情,可是卻模糊的很。

  老虎接一看丁戈表情,接著說道:“出事后現場被仔細搜查一遍,只有四個警察的尸體卻沒有發現嫌犯的尸體,上面不信嫌犯死了,于是整個公安網全國通緝。”

  “通緝?我被通緝了?”丁戈自言自語的說道,這句話一出口等于承認了。

  老虎心里早有了三分,現在更肯定了,于是接茬道:“感情就是小兄弟你?”

  丁戈想否認已經來不及了,心里震驚且煩亂,索性笑笑,“可能是我,吃完我就走,不連累你。”

  老虎義氣的道:“哪兒能,兄弟你以后打算怎么辦?”

  丁戈道:“沒想過,走一步算一步。”

  兩人沒什么深交話也不多,當晚丁戈沒處可去就在老虎這里住下了,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大早路上還沒什么人,丁戈走出了洗浴中心。

  他站在街邊,身上穿著一身干凈體面的衣服,懷里揣著老虎給的五千塊錢。

  老虎說了賊不走空既然昨晚搶了他,他總要給點又說昨晚是大年三十,為了圖個吉利錢還用紅包包著,上面寫了恭喜發財四個大字硬塞了丁戈手里。

  丁戈被弄得哭笑不得,這還是他第一次穿這么貴的衣服,第一次拿這么多錢。第一次打劫就比打工倆月掙的還多,唉,這操蛋的社會!

  雪已經停了,丁戈深吸了一口冷冷的空氣,他四周望望,又摸摸自己衣兜,沒有身份證,現在的他連身份都沒有,就算有也只能是新上榜的通緝犯。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火靈事務所目錄
共60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