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07:39:24
  1. 愛閱小說
  2. 軍事
  3. 血戰在前線
  4. 第一章 血已冷,情未冷

第一章 血已冷,情未冷

更新于:2018-03-16 17:07:27 字數:2187

字體: 字號:
血戰在前線目錄
共104章
  “有一個道理不用講,當兵就該上戰場,是虎就該山中走,是龍就該鬧海洋..只要祖國一聲喚,唱起戰歌奔前方..”秦毅眼角含著淚,和站在他前面的這些戰友一起高聲喊著這首歌,每一個人眼中都是不舍的情感。

  是的,他秦毅要離開這個隊伍了,就要離開這個英雄隊伍,這是一支英雄的邊防隊伍,他們也許沒有特種兵那樣受人追捧,但是他們默默守衛在祖國的邊防,擊殺過越境的歹徒,擊殺過無惡不作的殺人犯,更擊殺過敵國的間諜。那里有危害祖國的人出現,哪里就有他們的身影。

  而秦毅就是在這樣的隊伍里,一待就待了八年,而他的妻子也等了八年,終于他要復員了,可是八年的時間怎么可能說離開就離開呢,無論是軍隊的情感,還是兄弟的感情,都羈絆著他。

  秦毅還是走了,部隊的命令非常的明確,必須走。踏出軍營,外面有將他送到最近城市的軍車,這是他的待遇,因為他做為一個軍官,堅守在邊防八年,是一個了不得的功績。

  在離邊防最近的城市的飛機場,秦毅見到了自己的妻子,她就站在那里迎接她心愛的丈夫,長發隨意的飄散在空中,眼睛中飽含著幸福的淚水,是的,等待了八年,終于可以廝守在一起了,八年,好長,好長。因為激動妻子的全身都在微微的顫動,秦毅邁著堅定的步伐,走了過去,緊緊的將嬌弱的妻子抱在懷里,輕聲安慰著。

  妻子突然狠狠的推開秦毅,口張的大大的卻發不出聲音,“噗”,一朵血花綻放在妻子的胸口,一瞬間秦毅的心撕裂般疼痛,習慣性的伸向腰間去拔槍,可是“噗”,又是一聲輕微的響聲,一朵血花綻放在秦毅的額頭,“美國M1812,消音狙擊槍,方向西南36度.”輕輕的說著,使用全身的力量,抓緊了妻子的手,“下一輩子,下一輩子,絕對不會,絕對不會讓任.任何人舉槍.對著你。我愛你,柔.等。。”“噗”秦毅圓睜著雙目,看著妻子,卻已經沒有了生息。

  秦毅醒來的時候,是被一盆冷水潑醒的,雖然身上很疼,可是睜開眼睛,秦毅上下左右的尋找著那溫情的身影,可是沒有,一張令人生厭的臉出現在他的視線內,“小子,說,你是不是八路,為什么出現在茶館,還不老實交代的話,接下來,哼哼哼.”

  還沒有弄清楚情況的秦毅,只是厭惡的看著面前的這個人,天下之大,真是無奇不有,生下來這個家伙的那個女人,怎么沒有在生下這個家伙的時候掐死他呢,怎么還能有勇氣活著,不錯,這是一張丑的不能再丑,錯了,說丑都是在侮辱丑這個字。秦毅懶得和這么丑的人說話,而是觀察起了四周,這是一間審訊室,秦毅被綁在一個人字架上,手腳都被綁著,周圍放著各種的刑具,不過這些讓秦毅看來就有點落后了,看看都是些什么,鞭子就不用說了,肯定有,各種棍棒,燒紅的鐵,老虎凳的刑具,還有夾指頭的等等,當然還有一些秦毅認不出來的,反正看起來陰氣森森的。

  丑人看到秦毅很是不給面子,反手就是一鞭子抽在秦毅的身上,“啪”“啊”,這一下抽的秦毅好疼呀,秦毅這才喊道:“你們是什么人,知道我是什么人嗎?”

  “哈哈哈,小子,看你細皮嫩肉的,沒想到挺能抗。到現在你口還么嚴,看來不給你吃點苦頭是不行了。”說著丑人在旁邊的桌子上拿起了一包白色粉末的東西,來到了秦毅的面前,抓了一把狠狠的抹在秦毅的受傷的地方。

  一瞬間,深入骨髓的疼痛蔓延到秦毅的全身,一時忍不住叫出了聲“啊~~~~~”疼,真疼呀。

  “哼哼,小子,皇軍和我們偵緝隊,早在茶館布上了天羅地網,為的就是你,你現在乖乖交代,讓你吃香的喝辣的,不交代,那么有你的苦頭吃。”丑人又指揮站在門口兩個穿著黑色大褂的人進來,一人手中拿著一個夾指頭的刑具。

  秦毅圓睜的雙目,卻無神的看著丑人,這個身體對疼痛實在太敏感了,正在疼的受不了的時候,秦毅卻一下子進入了一個空曠的空間,整個空間滿滿的都被灰色所覆蓋,在這個不小的空間中,有兩個小小的發著熒光的球形物體,其中一個就是秦毅,秦毅突然間能感受到整個空間,什么話都沒有,直接就沖向了對面的那團小球。

  兩個小球一接觸,另一個小球就被秦毅的小球吸收了,秦毅本來只是想交流,誰知道一接觸,竟然出現了這種情況,原來這個小球的意識早已經消失了,小球只不過是個記憶錦囊,如果沒人吸收的話,它也會在不久的將來,慢慢消亡的。

  吸收沒有多長的時間,只是一瞬間,秦毅就了解了現在的情況,這個身體也叫做秦毅,老家在華夏國陜秦省,不過他祖爺爺那一輩的時候,因為得罪了皇上,就遠離故土,去了發國,可是1937年因為祖國遭到了入侵,秦家就發動關系,號召華僑捐錢捐物,弄了一筆錢,本來是準備捐給政府的,可是政府卻一直打敗仗,一直在撤退,所以1937年末,就讓整天無所事事的秦毅自己親自回祖國一趟,考察了很長的時間,秦毅不但將所有的錢捐給了***,自己也加入了黨,就在前一個月的時候宣誓入黨的,現在是1939年的2月,而這一次他是接到了組織分配的任務。在大東山南邊的清讕鎮建立地下交通站,這里雖然是一個鎮卻是北上南下的水上要道。

  接到這個任務他就馬不停蹄的趕往清讕鎮,誰知在這個小縣城與組織的人接觸的時候,為了保護更重要的同志,他將自己暴露了,本來想著運用自己發國國籍的身份,可以混過去,誰知道碰上了一個什么都不懂的家伙,鬼子也沒有派人來審問,如果有鬼子審問就好蒙混過關了。

  那個丑人二話不說,就用上了嚴刑,秦毅這個在大家族中嬌生慣養的細皮嫩肉的公子哥,那受得了這個,直接因為疼痛而死亡。

  然后等醒來的時候,已經變成另外一個秦毅了。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血戰在前線目錄
共104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