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21:26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魘淵
  4. 第一章 初玉

第一章 初玉

更新于:2018-03-17 08:41:30 字數:1215

  夢魘,噩夢最真實的延續。驚醒之際,身體卻逃不開這詭異的枷鎖,思緒迷失在無底的深淵。壓抑、絕望詮釋著這份深刻的恐懼。

  九月的炙熱,夾雜著糟糕的心情,真是一種不錯的折磨方式。我叫小Y,來自魔都上海,高考失利,被H市的一所師范學院所錄取,唯一不錯的是本科,遠離家鄉還是讓人有些失落。老學校,聽說已有上百年的歷史,石墻上的校訓已被滕蔓爬滿,難以辨認,卻有一排小字映入瞳孔,鮮紅色尤為刺眼,莫名的我不自覺地邁步向前“嗨,同學。”,猛地清醒,是個打扮清新的女生,陽光活力詮釋著眼前這位小美女,一頭清爽的短發,白皙的肌膚,嘴唇微微紅潤,棕色的瞳孔似乎訴說著無盡的神秘。這么活潑的女生和蒼老無力的學校顯得格格不入,心情霎時有些安慰。“學姐好…”,有點害羞啊!“我有那么老嘛!我也是新生,不過昨天就到了,看你站著發呆像是迷路了,就來助人為樂啦,來來,要去哪,姐姐帶路。”“嗯,好的,寢室30幢,謝啦美女。”對美女缺乏免疫力是硬傷,假裝不在意地并排前行,卻不經意地瞥向她,真的很美。“這是教科院,那是生科,醫學…”女孩很開朗,一路上不斷向我介紹著這里的情況,校園充斥著一股靜謐的神秘感,像是一本塵封的舊書,等著外來者去揭開古老的秘密。我也放開了不少,互相暢談著。她叫玉靈,本市人,名如其人啊哈哈。和我一樣都是醫學生。不知走了多久,寢室到了,盡管天氣那么熱,站在樓下卻可以感到涼風陣陣,只是和沁人心脾的涼風不同的是,略微帶著刺骨的凄涼。玉靈執意要幫我搬行李上樓,“你個弱女子就不要墻強啦,路上你都幫我拿包了,心領啦!”不是我欺負她,實在拗不過啊。“我力氣大得很呢,不信你看!”說著露出了纖細的手臂,鼓著那虛無的肱二頭肌。被她可愛的模樣逗樂了,“哪呢哪呢,哥來摸摸看!”稀里糊涂間已經把“魔爪”打住了她白皙的肌膚,很滑,卻有著一股道不明的冰涼,讓人不禁心生憐愛。呆了幾秒鐘猛然意識過來,紅著臉尷尬地收回了賊手,玉靈也紅著臉似乎在竊笑。我打破沉默“好啦,天那么熱,你快回去吧,粗活什么的就不麻煩美女啦。”她也微笑著把包給了我,俏皮地道了再見,臨走前還囑咐了我好多,什么要常找她玩啦,有麻煩找她罩啦什么的,我笑著回應是是是,她真的很可愛,可總有一絲莫名的擔憂摻進了我的思緒。

  目送走了玉靈,撥通了室友小楠的號碼(假期里都聯系認識啦)。很熱情的杭州小伙,立馬沖下了樓說說笑笑地幫我把行李搬到了寢室。“媽的。居然在頂樓。”我如釋重負地抱怨道“是呀是呀,我很心疼你的。”心里一震:擦,基佬?怔怔地回過頭,原來是在和女友通電話,嚇尿了。他示意我出去打下電話,我笑著點點頭,開始弄床鋪。寢室是陰面的,因為到得比較早,隔壁都沒人,顯得很安靜、窗外還是烈日當空,樹上的葉子也安靜著。只是當你踏進走廊,那絲絲的涼風還是會吹到你背脊發涼,像在和你訴說著什么。沒有多管,弄好了床鋪,誒喲一下躺了下去,“叮~”什么東西從口袋掉了出來撞在了床欄,伸手摸索了一下,這是…玉佩?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