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37:52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神秘墓人
  4. 第二章:活祭墓葬區

第二章:活祭墓葬區

更新于:2018-03-17 18:29:42 字數:3461

  “1541年6月26日,由于逃跑印加國王及自己士兵的反叛,世界最臭名昭著的殖民頭子皮薩羅被殺死于利馬城的總督府,他在死前仍然重復著一句話:‘愿上帝讓我們找到它。’————掘墓者筆記”

  又是一天下來,我們這五個“洋派摸金者”先是度過了亂石嶙峋的荒草地,又是穿越了遠處的林木植被區,走了不少的冤枉路,這打轉了大半天的總算也是到了地圖上的瀑布附近。

  那瀑布周圍被綠色一大片的熱帶叢林包圍著,我們從這里可以看到不少的食蟻獸,山貓之類的南美珍稀動物,不時還能聽到林子深處一些美洲獅的叫聲。

  我們撥開厚厚的葉子,用小砍刀割斷擋路的藤蘿樹蔓,大家費了好大勁才砍伐出了一條通往瀑布的小路。而這時,那個富有節奏地旋律更近了,叢林瀑布猶如水簾般展現在我的眼前。

  首先引起我們所有人注意的是瀑布旁邊眾多的石像,石像的神態和表情千奇百怪,有的好像在盯著我們這幫“摸金校尉”,也有的目光呆滯,好像在想些什么似的。。它們都因為年代久遠,或者已經有了裂紋,又或者上邊長滿了各種低矮植物,有的樹木的藤蔓甚至都爬到雕像的脖子上,那樣子看起來就和人上吊似的。

  “應該就是這里了吧?”韋志強問道。

  雷海文教授摸了摸下巴,又拿出地圖看了看,點了點頭道:“就是這凱了,看起來是有點什么鬼明堂滴。”

  “丫的,老子看了半天,就沒見到什么王陵還是寶貝啥的,只有這些搬不走的,看起來傻兮兮的破雕像,我日的。”我又開始抱怨了,還用力錘了錘石像,結果我卻是自討苦吃,“操,痛死爺了,連雕像也和我作對!”

  “你們幾個‘小兵’過來看看這里!”大豪指著一個大石像的背后喊道。

  我們大家聽到后,一同來到了那個大石像的后邊,只見到石像背后依稀刻著什么圖畫,但是由于年代久遠,加上日曬雨淋的洗禮,都已經有些模糊不清了。盡管如此,有些地方還是能夠辨認出來的,大家可以看出其中一幅圖是幾個人跪在地上面朝太陽,然后另一幅圖是一個戴著奇怪面具被布包裹起來的人,還畫的栩栩如生的,反正我是看不懂。

  “啥意思啊這,連環畫啊!?”我又叼起煙頭不以為然的說道。

  “得了吧你,整天不多嘴那幾句會死啊。依我看,這應該是表達了某種信息。”一直默默不語的阿波終于忍不住這么訓了我一下,搞得我很不爽。

  老雷此時拿出背包里的放大鏡仔細的推敲這圖案的意思,還不時拿刷子輕輕刷掉一些布在上邊的黑色污點,然后指指點點,不知道嘟囔些什么東西,看起來手舞足蹈的,和跳舞似的在那研究了好一陣。

  “我想,這個應該是某種奇特的祭祀儀式。”老頭子說道。

  我問他:“祭天?”

  “不,應該是祭祀太陽。”

  “太陽?”

  “古代印加人崇拜太陽神,常常會選擇用活人獻祭,而這凱估計就是獻祭活人的地方。”

  “這么說。。”韋志強聽到這,不免覺得一陣惡心,他看著石像的身后都開始覺得好像這大石頭顏色是有點暗紅暗紅的,就好像沾了血似的,也許是某種心理作用吧。

  “拿活人獻祭?這也太特么惡心了吧,我趙爺聽說印第安人喜歡生挖人心臟,丫的獻給什么鬼太陽,真是愚蠢至極。”

  “別人有別人的做法,我們商代的時候也流行過殉葬這類野蠻的習俗啊,凡事也會進步的。”

  “行,你阿波學問多。”我故意把那“行”字拖得長長的,表示不屑。我真的很看不慣這家伙,充什么學問呢。

  “你們倆先打住,那么問題來了,印加王陵在哪?就是這里這個堆滿石像,埋過活祭的地方?”志強攔在了我倆中間。

  “對哦,你大爺的,印加王陵特么的在哪呢!?”

  看著我們像土匪開會似的瞎吵,我估計都快把叢林里的飛禽走獸都要一起嚇跑了,面對這情況,老雷不禁對我們默默搖了搖頭。

  “其實這里根本就沒有什么印加王陵。”雷海文只緩緩吐出這么一句話。

  我一聽,頓時氣了,也不管什么尊敬長輩的傳統美德,直接毫無顧忌的說道:“什么鬼?你告訴我千辛萬苦來到這,結果特么的啥也沒有!?真是日了狗了!”

  “這里明顯不可能有大的陵墓,作為迷信神靈的人,不可能把自己葬在一個舉行活祭儀式的地方,如果這么做,不是把自己當成是祭品了嗎?這地方只是個傳遞信息的渠道,若沒是剛剛對比了一下地圖,我也沒會看出來。”老雷指著地圖的文字,再指著附近草堆里立著的石像,“你們看看啊,我懷疑那些石像有問題,這些石像的排列方式和象形文字上的人臉差沒多。”

  志強道:“你的意思是,這是個提示?也就是說,這目光匯聚處的交點也會有什么東西?”

  “也許吧,可以這么理解,但愿我沒估計錯。”

  “既然這樣,那我去看看吧。”那個叫大豪的漢子立刻就扛起鏟子,根據視線方向揣摩了一陣,只見那匯聚點有個奇怪的小石臺,上邊刻有一些詭異的花紋,然后他便走過去動手挖了起來。

  看來老頭子的估計是對的。

  大約五分鐘的功夫,小石臺下半部分全都顯現出來了,只見底下埋著一個鐵箱子,上邊還隱約看到一個什么盾牌形狀的圖案。

  “還真有什么東西啊,但這貌似不太像印第安人的箱子啊。”

  “肯定不是。那個圖案像是歐洲王室或者某個貴族的紋章,十有八九是16世紀那些西班牙佬留下的。”

  老雷拍拍上邊的泥土,再次拿出放大鏡觀察起來,“這紋章我好像是在哪見過呢?”只見他又翻了翻包里在網上找的以及外國客戶提供的資料,終于在其中的一個小筆記本的復印件里,發現了一模一樣的圖案:盾牌形狀,里邊畫有城堡圖案和幾根紅色的條紋。

  “這個不是王室徽章,而是秘魯總督的標志,類似于我們的官印。看,這本子上寫著,秘魯第一任總督的印章圖案。”

  “難道說,我想想。。哦,我想起來了,之前準備工作時我看到過相關資料。16世紀好像有個叫皮薩羅的殖民頭子帶著200人的西班牙士兵,征服了秘魯600萬人的印加帝國。。有意思,這人死前一定藏了不少寶貝。但是,為什么會和一幫原住民的活祭葬在這,莫非。。”

  我一聽到“皮薩羅”三個字頓時來了興趣,這不是那本日記里提到的外國名字么?

  只見大豪還沒說完,志強就打斷了他的話:“不不,這肯定不是皮薩羅的墓,我記得歷史上他是被反叛的手下殺死的,怎么可能還有人費盡心思把他葬在這個隱秘的地方?我認為,這個地方應該和皮薩羅藏起來的印加財寶有關系。”

  我一聽,覺得這小子雖然平時稀里糊涂的,但現在總算說出了些有價值的話,我就夸了他幾句:“行啊你,志強你特么的什么時候也開竅了?”

  “得了吧,我可不接受你趙胤的夸獎。那,我們是現在開這箱子瞅瞅,還是帶回去慢慢研究?”

  “這恐怕得問問老雷他老人家該怎么辦了。”阿波道。剛剛他們講那么多話,雷海文教授都沒怎么應上一句,但這會兒改輪到他老人家發表意見了。所有人都在一旁,豎起耳朵等他作出決定。

  “嗯,我估計這地方也沒什么東西了,這里只是個簡單的古代活祭場所。我認為,秘密還在那箱子里頭,他如果是害怕自己從印加王的墓里盜來的明器被叛軍拿走,就肯定不會那么簡單的就讓我們找到。”然后教授又故作神秘的補充了一句,“當然,也有可能,把線索藏在這些活祭墓葬區是因為,那是一些連皮薩羅本人都拿不走的東西。”

  我不以為然:“我去,他丫的有你老人家說得這么邪門嗎!?這什么皮薩羅牛逼得連600萬人的印加帝國都不怕,難道還會怕這些‘粽子’?”

  “這就是我有點擔心的了。也許,皮薩羅也是在警告那些叛軍或者像我們根子出來倒斗的人:有本事你們就拿走那些連我都不敢拿走的寶貝。當然。。這僅僅是推測。”

  “好吧,我們先回酒店里慢慢鉆研一下,再說食物也不夠了,得趕緊回去。”韋志強提議道。

  我心想,恐怕也只有這樣了,雖然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那箱子里裝些啥,但我畢竟沒有決策權。于是,我們便決定回去找河叔會和。

  (未完待續。。)

  「可以解鎖的資料」

  弗朗西斯科?皮薩羅:弗朗西斯科?皮薩羅(西班牙語:FranciscoPizarro,1471年或1476年-1541年6月26日)是西班牙的文盲冒險家、秘魯印加帝國的征服者。他開啟了西班牙征服南美洲的時代,也是現代秘魯首都利瑪的建立者。在西班牙歷史上,皮薩羅和墨西哥的征服者科爾特斯齊名。而在美國學者麥克?哈特所著的《影響人類歷史進程的100名人排行榜》,皮薩羅名列第62位,科爾特斯名列第63位。

  紋章:紋章(CoatofArms),指一種按照特定規則構成的彩色標志,專屬于某個個人,家族或團體的識別物。在歐洲中古時代就有自己的紋章體系。亦稱盾章,指誕生于12世紀戰場上,主要是為了識別因披掛盔甲而無法辨認的騎士;而認為紋章是貴族專利的普遍觀點就源自於此。從13世紀起,無論是貴族還是平民,只要遵守紋章術的規則,任何人都可以擁有和使用紋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