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51:10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只是因為我愛你
  4. 第四章 表白

第四章 表白

更新于:2018-03-16 19:25:40 字數:2949

  當子涵發現自己喜歡上月怡以后,好像煩惱就開始接踵而來了,煩,真煩。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就無法面對月怡了,或許月怡應該不會知道吧,只是會覺得自己“怪”,奇怪。他覺得自己應該對月怡說,因為他認為自己是真的喜歡上月怡了。可他還是不知道該怎樣去說,好像現在他連和月怡說話的勇氣都沒了。他覺得自己實在窩囊,太窩囊了。

  另外必須說的一點就是,在這兩年里,子涵,張明,還有馬小松三個人成了關系特別好的朋友,幾乎是到了無話不談的地步。在這兩年間,他們一起上課,一起吃飯,一起瘋狂的玩那個叫做傳奇的游戲,當然他們之間也會鬧一些矛盾,子涵和馬小松有一次甚至差點動起手來,可他們是兄弟,過不了兩天,那些不愉快事也就忘了,所以他們成了很好的朋友,至少子涵是這么認為的。在那段日子里,他們三個在班里有個很響亮的外號“傳奇三劍客”,當然也有調侃的成分。他們也都有別人送給他們的外號,子涵叫“才子”,張明呢?“高手”,馬小松是“大缺”,當時的他們也算的是班里的風云人物了,學習不錯,而且會玩,另外張明和馬小松也長的很帥氣,子涵一直是這么認為的。在一起的日子里,他們慢慢的長大了。

  現在子涵遇到問題了,他實在不知道該怎么做,于是就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告訴了張明他們,其實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子涵對月怡感情的變化,作為兄弟的他們是不可能感覺不到的,當子涵把這些話說出來的時候,也都沒什么驚訝的。“那該怎么做呢?”子涵問,張明建議直接去給月怡說,因為他也覺得月怡對子涵是有感情的,可是到底該怎么去說呢,讓子涵直接面對面的去說,他真的不敢,也怕自己說不出口,最后還是還是馬小松建議去網上給她留言,子涵想了想,也沒有什么好的辦法,也就只好這樣了。

  晚上子涵靜靜的躺在床上,從入學以來他和月怡之間的點點滴滴開始一幕幕的出現在他的面前,月怡是一個很活波,很喜歡笑的女孩子,現在想起來她笑的樣子真的很好看,子涵一個人偷偷的在被窩里傻笑,記得月怡很喜歡寫字,把她那歪歪扭扭的字寫的到處都是,而且自己還得意的不得了,在和子涵做同桌的那段日子里,子涵的筆記本就被她畫的亂七八糟的,記得月怡曾經在子涵的筆記本上寫道:月怡,小耗子,午夜兇鈴,那時候子涵還以為月怡喜歡小老鼠呢,可是后來他才知道其實月怡喜歡的是貓,只是那個午夜兇鈴,卻著實讓子涵糾結了一次,因為從馬小松口里知道了《午夜兇鈴》是一部電影,子涵就去看了,結果沒看多少,就被嚇了個半死,以至于子涵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都不敢晚上一個人去上廁所。又想起了那次幫月怡去取鑰匙時的情景,仔細想想其實在那個時候,月怡已經走進他的心里了,或許還會更早,只是那時候好像自己真的還不懂,想起了月怡讓自己送她回家時的樣子,小聲說的,略帶羞澀,現在想起來自己當時真的很傻。又想起一件事,那時候因為子涵常去上網的緣故,月怡就讓他幫自己上一下她的QQ,結果那時候知道了月怡的QQ密碼竟然是一個男孩的名字,只是當時沒有多想,可現在再想起來就有點吃醋了,想著,想著,就慢慢的睡著了……

  第二天去上課的路上,子涵遇見月怡了,月怡對他笑,他也笑,可他連過去說話的勇氣都沒有,回到自己的座位,子涵很煩,煩到一早上的課都沒怎么聽,以至于老師叫他起來回答問題的時候,他連問題是什么都不知道,他覺得自己快崩潰了。

  時間依然在過著,可這種日子不知道什么時候是個盡頭。

  禮拜天去上網,子涵驚奇的發現月怡竟然也在線,于是就在QQ上給她打招呼,兩個人聊了好一會,其實子涵很想給月怡說“月怡,我好像愛上你了”的,但是字都打在屏幕上了,卻就是發不出去,那種感覺很難,也不知道為什么子涵突然之間有了一種寫詩的沖動。這種感覺直到后來很久他都不明白是為什么。他寫了,寫了一個東西,也不知道能不能叫做詩的東西發給了月怡,其實那東西沒有任何意思,甚至和子涵想要表達的感情沒有絲毫聯系,可他心里亂,不知道該怎么說,該說什么。然后子涵就下線了。

  很快高二第一學期就結束了,這預示著來年就要文理科分班,他不知道月怡是學文還是學理,其實子涵自己是想去學文的,但很多原因,他最終仍然選擇了理科,似乎是幸運的,月怡也選擇了理科,當然張明馬小松他們選擇的都是理科。他們都沒有分開。

  分科的事情讓子涵清楚的認識到,自己必須給月怡表白了。考完試,放假了,子涵去了網吧,這是他這個學期的最后一次上網,之后就要回家了,回家以后是沒有機會上網的。這次他沒有玩傳奇,或許asddff現在已經不是他心里最重要的東西了,打開QQ,點開和月怡的聊天頁面,她的頭像是灰色的,這也是子涵意料之中的。然后開始敲鍵盤,一個字一個字的,“月怡,我好像喜歡上你了,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做,我什么都不求,只是我喜歡上你了,好難。”,短短的一句話,子涵卻花了好長時間才敲上去,可還是怎么也點不動那個發送,最后還是狠了狠心,閉著眼睛點了發送。也就是這一點,拉開了這個悲哀的故事的序幕。

  其實后來很多事都是子涵所預料不到的,因為處在一個還是稚嫩的年齡,他考慮不了太多,他只知道他愛月怡,真的愛,他從來沒有對任何女孩產生過那么復雜的感情,這也曾經一度讓子涵很迷茫。很多年以后,子涵回想起來,也許當初就是一個錯誤,一個深深的陷阱,可他還是毫不猶豫的跳了進去,雖然子涵認為那個時候的自己很幼稚,可他對月怡的愛卻最終是經住了時間的考驗。子涵是一個很固執的人,但他卻不是一個隨便的人,他不會輕易的愛上一個人,所以當他真的愛上一個人,尤其是一個他自己認為最后不愛自己的人的時候,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一生去救贖,這是子涵在后來很長的時間內所發出的感觸。

  子涵喜歡這樣一首歌,歌詞是這樣寫的:

  我背著沉重的行囊,

  不知道為什么要去流浪,

  前方永遠只有前方,

  可哪里才是我該去的地方?

  身邊的人啊,不要問我為什么迷茫,

  我只不過是暫時迷失了方向。

  心啊,你要飄向何方?

  是什么讓你那么憂傷?

  為什么情愿流浪?

  為什么要自己折斷自己的翅膀?

  當有一天有人問我,

  我的心什么時候才能返回故鄉?

  我說啊:我的心就像我的腳步一樣,

  一旦上路就沒了歸航。

  這首歌子涵不知道是誰唱的,也不知道是從那里聽到的,可從他第一次聽見這首歌,就深深的被打動了,略帶憂傷的旋律撕扯著人的心弦,痛,可也只有痛才能讓子涵感覺到自己的存在,也許人生真的是悲哀的。可這些都是后話了。

  子涵的信息發出去了,然后他迅速的關掉電腦,心里卻沒有一絲的輕松。他在想月怡會怎么認為呢?月怡會答應她嗎?月怡不會因此看不起他吧?他自己好像真的沒什么優秀的地方啊,而且還那么頹廢呢。子涵突然決定不再玩那個叫傳奇的游戲了,這時候他想起了張明,想起了馬小松,那是他的兄弟(反正子涵一直是這么認為的),或許自己也應該讓他們不再去傳奇,心里很亂,好像最近真的發生了很多事似得,想起月怡,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覺,那個讓他魂牽夢繞的女孩自己以后還能怎樣去面對她。

  子涵突然有點后悔了,或許他今天真的不該說這些話,但是又想想后悔能有什么用呢?已經發出去了,就像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了,其實就算沒有發出去又能怎樣呢?最終的結果恐怕也不會和今天有什么不同。

  心里仍然糾結的緊,他怕啊,但具體怕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月怡會接受這個缺點很多的我嗎?”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