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4 20:35:35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普羅米修斯失樂園
  4. 第一章燃燒的天堂

第一章燃燒的天堂

更新于:2018-03-16 21:44:06 字數:1715

  序

  伊麗莎白:“告訴我,它都和你說了些什么?”

  大衛:“我問了他為什么要邀請你們地球人去他們家里,又要殺了你們。他告訴我這根本不是他們的家,他說他來自另一個地方。”

  伊麗莎白:“來自哪里?”

  大衛:“可能我無法翻譯得完全準確,但是在古人類語言中有很相似的詞語,應該是‘天堂’(Paradise)。”

  ……

  第一章燃燒的“天堂”

  馬蹄形飛船徐徐騰空,隨即彈向太空,身后的LV223越來越小。

  飛船里,伊麗莎白為大衛戴上象鼻面罩,利用全息導航儀,尋找大白母星。

  等等,那是什么?另一艘馬蹄穿破云層,左沖右突地尾隨而來,速度快得像是一顆穿過大氣層的隕石。

  大衛在星圖上發現了不速之客,他指揮著伊麗莎白有節奏地輕觸蛋白一樣的有機按鈕,像是為一首歌劇打著節拍。星圖旋即擬出了一條曲速前進的亮藍色光帶,空間開始彎曲、折疊,三維、四維、六維,弧線越來越短,最終在圖上畫了一個圈。伊麗莎白看懂了——聰明的大衛將目的設為原點,幾分鐘之后,磁場消失,飛船還將回到網罟座。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曲速跳躍即將開始,船艙內壁開始相互整合、鑲嵌、旋轉,發出巨大聲響。

  千鈞一發之際,重力卻陡然消失,大衛和伊麗莎白像零件一樣懸浮起來。星圖上,失控的馬蹄也驟然停止。瞬間,像被切斷了電源,星圖熄滅成一個光點。

  像是受到了某種召喚,兩艘馬蹄飛船馴服地滑入一艘巨大的碟形飛船,被巨大的藤壺狀觸手抱住,蝸牛入殼般自然。“螳螂捕蟬黃雀在后。”大衛倒是什么時候都可以輕松調侃。

  踏破鐵鞋無覓處,原來捕獲飛船的正是太空騎師,伊麗莎白反倒平靜下來,反正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為了追尋真相,你愿意付出什么?”這一次,她的回答,和他一樣。

  不過很快,他們驚異地發現,大船帶著他們飛向的母星——是她和哈羅威在蘇格蘭的斯凱島山洞壁畫上雙子星系的其中一顆太陽——ζII!“多么諷刺,原來母星就近在眼前!”大衛說。伊麗莎白如夢初醒,壁畫中的巨人遙指的不正是這顆巨大的星體么?

  像沉入充滿風暴的耀眼海洋,飛船竟然毫發無損地投入了恒星瘋狂燃燒的日冕!

  如風暴下平靜而莫測的深海世界,ζII陰森得像夜之將至,暗色的建筑物森林般遍布全球,目之所及沒有一棵植物。從空中俯瞰,建筑物有規律地排列成一個個放射狀的幾何圖形,如麥田里的怪圈。再近一點,ζII表面到處是一座座山脈一樣巨大的金字塔和綿延不絕的礁石一樣的復雜建筑。而更奇怪的是:這些建筑都像是自然生長出來的強壯龐大的生物體,光滑而堅硬的表面在昏暗的光線中閃著幽暗的光。身著外骨骼的大白,還有另一種較為矮小的生物像蜘蛛蟹一般,自由地穿梭、攀爬在珊瑚礁狀的甬道中。

  螺旋狀的百葉門像相機的快門一樣旋轉著打開,飛船開始傾斜而立,如立起來的鐵餅被吸入一個橢圓的入口,像嬰兒納入**般妥帖。

  即將著陸時他們才驚覺,這巨大的珊瑚礁建筑居然也有著明顯粗壯的骨骼,它們像龐大強壯的有機體。有些部分已經焦黑壞死,而另一部分看上去則像是新生命般嬌嫩。高大的建筑物處處盛放螺旋狀的肉質花朵,像一朵朵嬌羞的郁金香。

  緊接著,飛船緩緩移動,經過一個個造型奇特的連結點,伊麗莎白注意到,周圍空氣中翻騰、變換著蔚藍色的全息影像,在安靜地指示著通行的路徑和一些復雜的什么信息。這個世界昏暗而安靜,飛船經過時除了全息圖發出靜電的嘶嘶聲,就是一種遠遠的類似大合唱的似有若無的人聲詠嘆。一路上,大衛眼睛明亮地一邊欣賞著,一邊掃描記錄著,臉上寫滿了崇敬。

  此刻,展現在他們眼前的,是騎師族強大的生物科技——

  伊麗莎白走近一點看,類似骨骼的建筑表面刻滿了符號:一些點、線和弧線。忽然,一個奇怪的陰影從伊麗莎白窗前的有機墻壁中流淌而過。她抬頭搜索,天花板上,正是那種灰色矮小的長手長腳的生物在一刻不停地忙碌著。他們正嫻熟地將一具具太空騎師的尸體塞入緩緩吞咽的巨大的花冠中,尸首所經之處,建筑巨大的“肋骨”在咯咯作響;還有幾個矮生物從建筑物的脊柱部位揪出了一只腹部膨大的寄生蟲——它們是ζII星上的建筑師。

  伊麗莎白伸手抓住胸前的十字架,幾欲作嘔——顯然,文明的走向與科技無關。

  大衛的頭顱忽然笑道:“肖博士,你的天堂到了。”(未完待續)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