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22:18:11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霸途征戰
  4. 第二章 崛起之士

第二章 崛起之士

更新于:2018-03-17 07:07:52 字數:2063

字體: 字號:
  三十年后。深夜。密匝的竹林隔著一層山霧,透出一股陰森的寒氣。月光灑在溪灘上,格外的幽靜。忽然,幾陣疾步聲打破了漆黑的寂靜。“給我追上他!”幾名追兵趕著一書生。領頭的胖子大喊,跟班的也隨聲附和。水勢漸深,書生脫去了衣衫,開始游行,湍急的流中,誰都游不快,更何況一個無用書生?可不知因為什么,他付之全力游得也不慢,一直到水流的盡頭,已然無路可走。前是百米懸崖,后有十余追兵,書生已被逼至絕路,他無奈地嘆息,拿著一把紙扇垂頭作哀。這才看得清他的容貌,白衣白扇,身材矮小,眉目清秀。周身縈繞著一圈寒氣,眸間一英挺的鼻梁下一副精致的巧嘴,下巴稍尖,頗有女子的雅質氣息,腰束一錦玉環,熒光淡彩,出一股不惹阡塵的韻味。這一身樸素的打扮,卻可見腳底一雙云靴,鑲了兩顆翠玉,碧如清波,顯然是別處得來的。追兵已至,領頭的胖子大喊:“姓周的,給我把銀子交出來!否則要你好看!”“我哪有錢啊,求求你放了我吧。”書生的語氣柔弱至極,甚至比女子的聲音還要低沉,且沒有一分故作矜持的樣子,可見其無能。“哼哼,你今天要是拿不出錢,你就別想活了!”語罷,領頭手一前揮,追兵立刻趕了過去,十余米的距離,對于這一群訓練有素的殺手算得上一步之遙,而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基本能判定必輸了。書生嚇破了膽,顫抖著立原地,說不出話來。剎那,只見一道黑影竄過,書生被拉回了岸上,接著又圍繞追兵轉了一圈,他們便全部倒下。爾后又挾著書生,消失在了夜幕之中。待書生回過神來,已經到了一座山的峰頂。還沒看清救命人的臉,他就被這奇峰嚇壞了,此峰奇高,高至可觸云,這么高的環境下,這峰竟只有一個圓臺的大小,稍加不小心就會墜入峰底,必是死無全尸。更奇的是,向下看,竟然能看的一清二楚,連地上的灌木葉都可以看到,而頂頭的便是云霞,山周卻一片云都沒有,甚至于一枝木條也看不見。回過神來,他驚愕地望向救命恩人。峰奇人也奇,他全身裹著白布,只有面部只遮住了眼睛,長發垂至衣尖,方塊的花紋刺傷了衣帽頂,也不知他是如何看得到世物的。“剛剛謝謝前輩出手相救。”書生激動地說。沒有人回答他。“敢問前輩尊姓大名?”還是沒有人回答他。尷尬的氣氛瞬間聚齊,白衣人只是盤坐著,雙手端在膝蓋上,一副高僧打坐的模樣。書生還不住口,接著又問“前輩,這是哪里?”忽然,狂風大作,宛如白衣人回答了他。這地方本就不大,書生又瘦小,直接被卷下了頂峰,還沒來得及大喊,白衣人挽手一拉,他再一次險象環生。白衣人讓其盤做好,并抿了抿唇,說道“剛才那群人為什么追你?”“我是個讀書人,爹娘雙亡,他們生前也沒有留下什么財產,我讀書十余載,可是就是考不上功名,只能去問別人借錢,這一路借了不少錢,卻一直還不上,剛才那人是來討債的,我也沒想活了。”說完,他無奈地流下了淚。白衣人沒有理會他,接著問“你叫什么?”書生道:“周環”白衣人點了點頭,又語“你的命是我救的,你就叫周白山吧。”書生驚愕地瞪大了眼睛,他望著白衣人,此人不但奇,竟如此狂傲孤僻。無緣無故讓人改了名字,書生心中自然憋屈。然而,此后的江湖將會告訴他,這個名字,將銘記在每個人的心中。白衣人又說:“我收你為徒了。”書生的心里又震了一震。自己還是個讀書人呢!又不學武功,拜什么師啊!可畢竟眼前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也不得不從,這一命在白衣人眼里已然成了他的,算了,這一生碌碌無為,就算他的吧!于是,書生恭敬地說“請受徒兒一拜。”白衣人并沒有阻攔他,行完禮后,書生又問道“敢問師傅姓名?”白衣人想都沒想便說“你不用稱我師傅了,就叫我說書人吧。”書生沒有回話,點了點頭。月光朦朧,灑在山頂上,白山舉起了手,光芒反射到了地面,萬丈余輝,皎潔一片。過了良久,書生終于坐不住,向說書人問道“這地方怎么睡?”說書人不語。書生也便不再說話,不知東南西北地昏睡過去。次日清晨。驚鴻入耳,書生被驚醒了,一睜開眼,便被嚇了一跳,自己竟在一個萬丈之高的圓臺上睡著了。真不知曉自己是如何入睡的。說書人還是盤坐在圓臺上,一動不動。書生也盤坐了起來,可即是深秋,頂頭便是太陽,必定曬得人大汗直流。偶爾刮一陣風,說書人不注意,自己還有去見爹娘的危險。又不練功,在這個破山頭干什么。這樣的沉默持續了不久便被打破了,黃昏,書生問道“我們要在這里做什么。”說書人回答“先待一會,你得忘了世事,心中無念,才能做到修成上乘武功。”書生不解,因為他一直只是一個讀書人,他只想考個功名,吃上口飯,活下去。他沒有多大的志氣,他就是希望自己能快樂地活,他只是世間身懷希望之人其中的一個,他不想學武功,他不用學武功,他就是個讀書人,簡簡單單的讀書人。眼前這個人,雖然救過自己一命,但是善是惡?是邪是正?甚至是男是女?他什么都不知道。他救自己很簡單,他想殺自己也很簡單,手一推就可以讓自己粉身碎骨。但他選擇相信了眼前的這個人,這個選擇,自然是正確的。說書人偶爾下山采食,書生才可以松一口氣,他并沒有忘記自己的爹娘,忘記自己所經歷的事。其實這對他的生活并沒有多大的影響,說書人的話只是讓他更好的投入新環境,至少不會影響他成為英雄。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