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40:54
  1. 愛閱小說
  2. 短篇
  3. 留一手
  4. 留一手

留一手

更新于:2018-03-18 11:32:37 字數:2454

字體: 字號:
留一手目錄
共1章
  從前有個姓方的老漢,一生養了三男兩女五個孩子。大兒子十八的時候就取妻成家。本來方老漢想讓已成家的大兒子與自己一起生活過日子,幫助自己把另外幾個孩子養大成人。誰知道大兒子的老婆不同意,結婚半年后鬧著要分家,要另立門戶,另起鍋灶。方老漢不同意分家,大媳婦不依不饒,天天胡攪蠻纏,整天貓不是狗不是地在家指桑罵槐。

  方老漢要大兒子勸勸自己的老婆,不要整天無事生非地在家罵天罵地。大兒子知道老婆是為了要分家才胡鬧。不但不勸,反而暗中慫恿。

  方老漢實在管不了大媳婦,只得同意分家。分家時大媳婦多拿多要;分田時大媳婦要挑揀良田。方老漢為了息事寧人,明知吃虧也答應了。

  方老漢的大兒子分得一塊大長四斗在自己田的上埂,是毘鄰田。方老漢心中有氣,用牛犁田時有意無意地將犁頭絞大兒子田埂底腳。田埂底腳絞空了,逢下雨天田埂就會垮塌。田埂垮塌了,大兒子又要在自己田里重新扶田埂。幾次下來,大兒子的長大四斗的整條田埂都要重新再做一條了。

  大兒子知道父親心中有氣,有意找茬,又不敢說父親之錯。他請了一位私塾先生寫了一塊牌子插在自家長大四斗的田頭埂。

  牌子上寫著:

  一年一寸不在意

  十年一尺埂才移

  一百年一丈才有利

  人活六十多數死

  世上哪有百歲人

  方老漢自己不識字,不知道牌子上寫的是什么。六月的某一天

  ,方老漢家來了一位親戚。方老漢領著親戚到田畈里來看看自家田間稻子的長勢。

  這位親戚認識字,將牌子上的內容念給方老漢聽了。方老漢這才知道自己的大兒子是在數落他的不是。

  親戚走后,方老漢為了牌子的事要打大兒子。大兒子不敢還手,只得東躲西躲的。但方老漢正在火氣頭上,一邊追,一邊打,一邊罵。追打的過程中,大兒子的頭不小心撞在方老漢的門牙上,把方老漢的門牙撞掉兩顆,方老漢成了壑齒。

  方老漢吃了虧,要到縣大老爺那里去告大兒子的忤逆之罪,要讓大兒子挨板子做大牢。

  方老漢花錢找筆刀寫了訴訟狀。方老漢的大兒子得知父親要告自己的狀時,也花錢找筆刀給幫忙,給想法子,不讓自己輸掉這場官司。

  那個時代,識字的人很少,能寫狀紙的人更是鳳毛麟角。方老漢和大兒子前后找的是同一位筆刀。

  筆刀給方老漢寫完訴訟狀的第二天,方老漢的大兒子也來求筆刀給幫忙打贏這場官司。筆刀了解情況的前因后果后,叫方老漢的大兒子明天中午到他家來,告訴他用什么法子才能不輸掉這場官司。

  第二天中午,方老漢的大兒子按時來到筆刀家中。只見筆刀在這大六月天里,穿著厚厚的棉襖,坐在火桶里烤著火,火桶里還冒著縷縷青煙。桌子上擺著一碗燒魚,魚湯凍成魚凍子。筆刀一邊用筷子挑著魚凍子吃,一邊端起酒盅在喝著小酒。

  方老漢大兒子覺得奇怪,但又不好意思問。方老漢大兒子遞上酬金后,筆刀叫方老漢大兒子把耳朵湊到自己的嘴邊,悄悄的告訴他的法子。

  當方老漢的大兒子把耳朵湊到筆刀的嘴巴邊時,筆刀突然張口猛咬方老漢大兒子的耳朵墜子,再用猛力一推,方老漢的大兒子的耳墜子被咬掉了。

  方老漢的大兒子大叫一聲,跳到一旁,用手捂著血淋淋的耳朵,怒斥筆刀。

  只見筆刀笑咪咪地說:“成功了。你的官司贏了。”

  方老漢的大兒子不解其意。筆刀說:“當你與你父親過堂的時候,你就用手指著自己的耳朵對縣大老爺說,是父親用嘴咬自己的耳朵,自己痛不過,掙脫時拽掉了父親的門牙,我是無意的。只有這樣,你的官司才能打贏。”

  幾天后,縣大老爺升堂,令衙役傳喚方老漢和方大老漢的大兒子到公堂,令其跪下。縣大爺驚堂木一拍,斥問方老漢的大兒子道:‘’你這不孝之子。為什么要把你的父親門牙打掉兩顆?你這可是犯了忤逆之罪,要做牢的。”

  方老漢的大兒子用手指著自己的耳朵說道:“老爺,大大的冤枉。是家父先用嘴巴咬我的耳朵,我痛得要命,掙脫時拽掉的,不是我有意打掉的。”

  縣大老爺走近一看,果真如此。于是判方老漢是誣告。令衙役將方老漢打二十大板逐出公堂。縣大老爺驚堂木一拍:“退堂!”

  方老漢吃了個啞巴虧。自己怎么也猜不透是誰給兒子出了這么個餿主意。

  又過了幾年后,方老漢與大兒子重歸如好。方老漢就問大兒子,當年打官司是誰教了你用那種法子打贏了官司。方老漢的大兒子說是某某筆刀出的主意。

  方老漢一聽,肺都氣炸了.這個筆刀當年同時也收了自己的銀子,答應幫助自己打贏官司。怎么又收了大兒子的銀子,幫助大兒子出主意,害得自己敗訴吃板子,并且把大兒子的耳朵給咬殘了。

  方老漢要和大兒子一道去縣大老爺那里告筆刀的弄虛作假罪,致人殘廢罪,原告被告通吃罪。

  于是,方老漢和大兒子一道,來到縣衙擊鼓喊冤。

  縣大老爺升堂問話。方老漢和大兒子都說那年打官司,是某某筆刀弄虛作假,做了假傷,致使耳朵殘缺。

  縣大老爺令衙役傳喚某某筆刀到公堂,要治他的罪。

  筆刀來到公堂后,否認當年見過方老漢的大兒子,更不承認收了銀子又做了假傷。要與他當面對質。

  縣大老爺要方老漢的大兒子把當年當時的情況前后經過說一遍。

  方老漢的大兒子說當年自己是中午來到筆刀家的。看見當時筆刀穿著棉襖,坐在火桶上,用筷子挑著桌子上碗里的魚凍吃,還喝著酒。他叫我把耳朵湊到他的嘴邊,告訴我法子,不料他突然咬掉了我的耳朵墜子。

  “你胡說。那是幾月天。”筆刀氣憤地吼道。

  “那是六月天。”方老漢的大兒子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

  所有在場的人聽見后都抿嘴笑起來。

  只聽筆刀說道:“大老爺,你是清官。我大六月天穿著棉襖坐著火桶烤火,我有精神病啊!況且,六月天,哪里有魚凍子。此人分明是在胡說八道,他誣告我,想訛詐我的錢財。”

  縣大老爺一聽,筆刀說的句句在理。于是驚堂木一拍:“來人啦。將堂下胡說八道的家伙給我打二十大板子,驅出公堂。”

  “退堂!”縣大老爺拂袖而去。

  方老漢的大兒子偷雞不成蝕把米,又挨了板子。

  原來,筆刀事先就考慮到方家父子今后一定會和好如初,會找自己的麻煩,會反告自己。筆刀事先有意設了一個局,做了一些反常的舉動,制造了一個假象,來迷惑方家大兒子,所謂的魚凍子其實是板栗豆腐燒魚罷了。

  這就是心思縝密的筆刀留一手。

字體: 字號:
留一手目錄
共1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