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21:10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三國謠
  4. 第三章 玄德落難翼德相救

第三章 玄德落難翼德相救

更新于:2018-03-16 17:35:38 字數:3130

字體: 字號:
  劉備這個人十分能沉得住氣,只要我不說他都不會問起投軍的事,我一點都捉摸不透他的想法,這讓我有點憂慮,這個人不是那么好掌握的。

  這一天我們還是定時到市場上去賣編織品,碰到了幾個小流氓,他們攔住了我們的去路,其中一個黑臉大漢指著我,問道:“你是誰?”

  我冷笑了一聲并不答話,這是劉備很有禮貌的上前一拱手,說道:“此人是在下表弟,暫居家中……”

  還不等劉備把話說完,那人就走到我的面前問著我轉圈,其他人上前來把我們團團圍住,說道:“你表弟,你什么時候有這么細皮嫩肉的表弟?我看到像是……”那大黑臉說著便向我的臉上摸來。

  我下的倒退了一步,躲在了劉備的身后。劉備依舊是微笑著,看著眼前的流氓,說道:“三哥,今天到時有閑情逸致……”

  “不聽你廢話,我們都聽說了: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曾記否,桑樹蔭下,劉氏代祖。這是你們瞎編的吧,這樣大逆不道的話也敢說出來,看來你們是想要謀權篡位呀!”那大黑臉說的頭頭是道,看來倒不是普通的流氓。原來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這句戶在古代也是適用的。

  劉備看了我一眼,說道:“豈敢豈敢!”

  大黑臉根本不聽劉備說什么,沖著那幾人擺了擺手,他們包抄的范圍縮小了。看著那些人的無恥小人我開始有點害怕了,問道:“你們到底想干什么?”

  “玄德,你這小表弟的聲音到挺甜啊!”大黑臉又向前走了一步,一伸手變來抓我,說時遲那時快,劉備急出手便向那人一推,沒想到劉備這小子還有幾分蠻力,把那人直接推到后面人的身上了。

  可這些人也不是吃素的,他們圍上來就像我們的身上招呼。劉備把我拉在他的身后,便和那些人招呼起來。只是一拳難敵四手,剛開始劉備還能還手,到后來閃躲上不能夠。

  劉備一看情況并不妙,他立馬粗暴的把我摟入懷中,慢慢的向后倒退。那些人把我們逼到了墻角。不住的拳打腳踢,我躲在劉備的身后沒有收到任何的傷害,但我能清楚的聽到拳拳到肉的聲音。

  “哎,干嘛呢!”這是我們聽見了一聲大喝。

  “關你屁事,滾!”大黑臉說道。

  “小子,竟敢讓你張爺爺滾!啊……”話音剛落就聽見撲通撲通的聲音,那人和流氓們戰到了一起。

  我很好奇從劉備的身后探出頭來一看,正對上一雙大環眼,他也正瞅著我看,把我嚇得一個機靈,又躲到了劉備的身后。

  “你個小子怎么如此無用,就知道躲在后邊?”那大環眼說道。

  “你……你是誰啊?”我問道。

  “張飛,張翼德!”大環眼說道。

  “啊……”這時候我聽見了劉備的呻吟聲,duang的一聲地倒在了地上。

  我才發現劉備已經被人打得鼻青臉腫,沒有半點之前的樣子。我急忙走上前去,拿出手絹,擦拭著他頭上的血跡,劉備看著我笑了笑就閉上了眼睛。

  “玄德,玄德,劉備!”握不住的搖晃著他的身體,眼淚冒出了眼眶,吧嗒吧嗒的滴落到了劉備的臉上。

  “呵呵!”

  這是我聽見了身后的笑聲,壯了壯膽子,說道:“你笑什么?”

  “我還你沒見過你這么膿包的男人,就覺得好笑。”張飛說到這里,又隨著大笑了一聲。

  真沒想到劉備和張飛會在這樣的情況下相遇,但這時根本就不容我思考。我說道:“如果我猜得不錯你是前去投軍吧!我們正好同路。”

  “就你這樣的也去投軍?怪不得現在軍隊節節敗退呢!”張飛說著便走開了。

  這個涿郡屠夫,真不是什么好東西。我真的很無助,急的狠狠地跺腳。無奈之下我只得慢慢地把劉備托起,抓著他的胳膊,讓他趴在我的身上,雙腳推著地,我艱難的在地上前進著。不過想想他剛才把我摟在懷中的呵護心中頓時底氣大增,身上也平添了很多的力氣。

  沒走幾步我的腳下一個趔趄,眼看這就要摔倒了,這是突然間一雙大手扶住了我的肩膀,說道:“你這個人真是無能!”頗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口氣。

  “張翼德?”抬頭看了張飛一眼問道,“你怎么又回來了!”

  張飛不再說話,背著劉備大踏步向前走去,我緊緊地跟在他的身后。這人真是有勁,劉備這個個頭加在他的身上居然還能快步如飛。這三人兄弟已經有兩個人,不知道關羽什么時候才會出現。

  我們很快到了一個醫館,那大夫在他的手指上快速的扎了幾針,劉備悠悠轉醒。劉備一睜開眼看到我的第一句話便是:“你沒事吧!?”

  聽他這么一問我的眼淚又不爭氣的流了出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劉備伸出手幫忙抹掉了我臉上的淚水,說道:“我被打成這樣都不哭,你哭什么?”

  我一把推開他的手,說道:“都這個時候了,你就知道說笑,沒一點正經。”

  這是劉備看見了我身后的張飛,立馬坐直了身體,向著他一作揖,說道:“適才不是英雄相救,這不知道如何是好,多謝!”

  張飛這時候倒也很客氣,還了一禮,說道:“我這人就是心腸軟,看不得別人受苦。”

  我沖著張飛擺了一個鬼臉,沒好氣的說道:“才不是呢!剛開始的時候我低聲下氣的求你,你不但不幫助還在一邊看我的笑話,算什么英雄!”

  張飛被我一嗆,頓時憋了個大紅臉,不好意思的沖著劉備笑了笑,便對我說道:“我這人最喜歡的就是講義氣的人,而退討厭的就是那膿包小子,他打你就知道躲在別人的身后,我……”

  還不等張飛說完,劉備立馬接過話茬,說道:“小享身體弱小,作為大哥本應當好好照顧他的。”

  “你這人還挺講義氣的,很和我老張的脾氣!”張飛說道,“能走嗎,我們到前面喝上兩大壇子,你看可好!”

  “甚好!”劉備說道。

  “好什么好?”我很不樂意的說道,“都被人打成大豬頭了,還喝酒,你就不怕過敏啊!”

  劉備和張飛都盯著我看,很顯然他們并不明白過敏是什么意思,我想了一下,說道:“喝酒會加重你的傷情的。”

  “我說你這廝,怎么這么膽小,倒像是一個娘們,走你也去!”說著就上來拖住了我的胳膊往出拽我。

  我很無奈的看了劉備一眼,他也跟在我們身后走出了醫館。劉備和張飛坐在酒館中不住的推杯換盞,要不是我執意不肯,加上劉備在一邊說情,我也免不了醉上一場。只見他們兩人喝酒就像是喝水一般,拿起大碗一杯一杯的往肚子里灌。

  “我本中山靖王劉勝之后……”這是我第一次聽劉備在別人面前背誦我寫給他的家譜,說這話的時候他的眼里還含著淚水。張飛信以為真不住的點頭,還在一邊說道:“怪不得有如此胸懷,原來是皇族后裔……”

  “翼德,我大哥是天下最仁慈的人,還是皇族后裔,我看你還是跟著我們一起去投軍吧,這樣我們還互相有個照應。”我在一旁說道。

  “小享!”張飛盯著我看了一會兒,說道,“我看你還是做一個教書先生最好……”

  “切!”我白了他一眼,笑道,“沒有張良,樊噲怎么能打勝仗!”

  張飛看我自比張良,很無奈的搖搖頭,便一仰脖子咕嘟咕嘟喝了一大碗酒,說道:“你也沒喝酒怎么就醉了!”

  我不想再去和張飛計較,便走出酒館在屋外的那條街上轉悠,這時我看見在榜文前站著一個高大威猛的壯漢,一雙丹鳳眼瞇縫著,嘴巴也是棱角分明,這時我的心中一動,這人好像是書中描寫的關羽。真有一種暮然回首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的感覺。

  我終于鼓足勇氣,想上前去跟他打個招呼,沒想到他一抬腿就走了。這怎么行,我急忙跟在了他的身后。可他一步頂我兩步,我怎么都跟不上。

  這是他拐進一個小巷子,我急忙尾隨而去,可以轉彎之間那巷子空蕩蕩的哪有半點關羽的影子,我心中一晃,這么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我怎么能輕易放過。可這巷子的頂頭是一個三岔路口,就這么簡單的一轉圈,我已經找不到他的去處。

  不過俗話說得好,有緣千里來相會,劉關張三兄弟一定會聚在一起的。想到這里我本來扭頭走出巷子的,但我一扭頭卻發現身后站的正是關羽,他沉著聲音問道:“你是誰為什么跟蹤我?”

  “我……”這下我傻眼了,定了定神,說道:“云長,我是想帶你去見兩個人。”

  “誰?你是誰,怎么知道我是誰?”關羽的問題言簡意賅。

  可他提出的三個問題我似乎一個都回答不上來,但是我在這時候不能示弱啊!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