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42:53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銀魂錦瑟
  4. 第一章 夢境 One

第一章 夢境 One

更新于:2018-03-18 11:09:16 字數:1927

字體: 字號:
  那種錐心的疼痛感是如此的真實,真實地讓我無法不去相信,那都是真的。這一定是千年輪回中,上天為我遺留的一份最寶貴的禮物。

  ——沖田

  VisionaireWorld☆1

  濃墨一般的黑夜籠罩著整個江戶,這座平日喧鬧異常的城市此時正安靜地沉睡著。只有少數如酒吧之類的場所依然亮著燈,偶爾從中傳出的談笑聲如同江戶睡夢中的囈語一般,也向著世人宣告著,即使江戶遭受前所未有的挫折與蹂躪,它也依然活著。所有的這一切,不過是個噩夢,夢醒了,一切也就都過去了。

  距離黎明還有四個小時。

  安靜的表象下卻有股暗流在涌動,蓄勢待發地準備沖破這一層寧靜。真選組屯所內一番隊,二番隊,十番隊早已整裝待發,只等面前那位黑發男子一聲令下便可全數出動。據可靠消息來源稱,今夜凌晨時分,江戶西郊的廢舊閣樓內將會有一場攘夷志士的活動會議,而“狂亂的貴公子”桂小太郎有九成的幾率會參與這次會議。毫無疑問這便是此次的任務目標了。

  “開始行動!”領頭的男子低聲下令。在黑夜的掩護之下,真選組隊士們按命令輕手輕腳地從屯所出發,分頭開始行動。這種情況下,最忌打草驚蛇,一旦被敵方發現點什么,將會失去一次大好機會。過不多時全部隊士便悉數到達目的地四周,將所有的出口都堵住了,所有人都手按著身側的佩劍,屏息凝神,蓄勢待發。那名男子轉頭與身旁一名栗發男子對視了一眼后,先行撞開大門沖了進去,黑發隨著身體甩動,月光下那雙暗藍色的雙眼比平時更加銳利凜冽。

  ——他是修羅場上不滅的鬼神,是真選組的靈魂支柱,鬼之副長土方十四郎。

  “真選組例行檢查!”屋里的二三十人聞言瞬間亂成一團,見此情景靠窗的一名長發男子喊了一聲,“今日會議到此結束。大家各自撤退!伊麗莎白!走!”

  “桂!”栗發男子大喊了一聲,扛著火箭筒的手一抬就開始瞄準。

  “總悟!”土方見狀忙出聲制止,“不要破壞建筑物!”可接下來的一幕還是與他的愿望背道而馳了。

  轟的一聲巨響過后,透過飛揚的塵土他還是能明顯地發現面前的窗戶整個飛了不說,半面墻都幾乎損毀。

  “——啊土方先生,你剛剛說什么?風太大了我聽不見。”土方皺著眉,對此種做法顯得頭疼不已。至于目標不知何時已站在對面的屋頂上,一頭長發在風中飄動,在清冷的月光下有種不真實的錯覺。他回頭,一本正經地看著對面的一群人。

  “在江戶的黎明到來之前你們是追不上我的!”撂下這么一句話之后,他轉身沒入黑夜之中。土方立馬一個躍起追了過去。等等——緊隨桂身后的還有另一個扛著火箭筒的身影。

  對于追捕桂這件事,沖田向來十分上心。眼瞧著距離越縮越近,桂一個轉身沖進了旁邊的密林。明顯是事先準備了逃跑路線。

  這里我們暫停一下。

  事件至此還是按照正常的線路發展著,空氣似乎也緊張地停止了流動,四周彌漫著一種緊張的氣氛。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這種緊張的氛圍發生急劇變化,就好像——草莓巴菲吃著吃著卻在最后一口吃出了炸豬排蓋飯的味道,九兵衛的衣服中突然掉出一條將軍的內褲,褲子都脫了結果突然發現那竟然是一部恐怖片。如果這是一部電影的話,肯定就有大批觀眾對著屏幕丟黃瓜大聲咒罵了。不好意思,其實這些比喻似乎都不大準確,但看到這里如果產生了哪怕一丁點的違和感,那就是了,就是這種感覺。

  扯回正文。

  “桂,你跑不掉的!”不帶半分猶豫,沖田抬手對著面前的男子就發射了火箭筒。

  ——3,2,1。據以往經驗顯示,三秒過后立馬就會從硝煙中露出一張火冒三丈的臉:

  ——總悟!你到底是瞄準的哪里啊!

  “總悟!你到底是瞄準的哪里啊!”

  ——當然是瞄準土方先生你的褲襠了。沖田暗自偷笑。

  “啊~不好意思土方先生,我手抖了一下。”沖田無辜地睜著雙眼,笑得一臉天真無邪。

  “你這家伙是故意的吧!絕對是故意的吧!”看著對方在面前灰頭土臉地氣得直跳腳,沖田依然一臉正經,似乎內心暢快的人并不是他。

  “都怪土方先生不好,要不是土方先生突然冒出來,怎么會讓桂跑掉呢。”

  “別顛倒是非了混蛋!桂根本是在相反的方向吧!”

  “沒用的土方先生,你還是快切腹謝罪吧。”

  “混蛋!也不看下到底是誰的錯啊!……算了,等回去了再找你算賬。”

  嘁,無可救藥的家伙。看著土方敬業的追捕桂的身影,沖田恢復了一貫認真的表情。

  ——剛剛就覺得這棵樹簡直太侮辱智商了。

  ——“十”字外形,兩端還各開著一朵小紅花。

  沖田冷笑一聲,抽刀用力往目標插了過去。在距離目標尚還有十幾公分之時,突然眼前爆發出一陣煙霧。“哈哈哈!如此完美的偽裝竟還是被看穿了啊!伊麗莎白,我們撤退!”

  透過略微消散的煙幕一身披花戴草逃跑的桂露出了身影,卻不想在奔跑過程中被自己腳上纏繞的藤蔓給絆了一跤。沖田立時拎著手中的劍奔了過去。

  “看你現在往哪里跑!”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