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38:4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泣珠
  4. 第一卷鮫人的悲泣第一章戰爭與俘虜

第一卷鮫人的悲泣第一章戰爭與俘虜

更新于:2018-03-18 15:40:53 字數:2484

  鮮血染紅了海面,隨著海風,腥咸的味道久久彌漫在空氣中,粗暴的士兵將一個個癱軟的鮫人拖到岸邊,離開水的鮫人伸直了脖子,大口的呼吸著空氣,眼珠布滿赤紅……“藍帥!鮫人俘虜已經全部拖到岸邊!”士兵前來稟告。主帥示意身邊的副帥將一個藥瓶交給士兵。士兵雙手接過藥瓶,立刻跑著分發給其他的士兵,那瓶中放著很多微小的紅色丹藥,士兵們紛紛喂給鮫人俘虜,服下藥丸之后,鮫人都緩和了許多,只是依舊是全身無力癱軟在沙灘之上。天空依舊是陰霾。浩浩蕩蕩的軍隊班師回朝,他們的戰利品就是那被鐵鏈鎖著的鮫人,因為這些鮫人的眼淚可以化成明珠……“微臣叩見我皇!”大殿之上,擊殺鮫人的主帥藍匙恭敬地向焱皇請安。“藍帥此次出征大獲全勝,不愧是鮫魚的克星啊!嘉獎!”焱皇大悅。只是對于這些恩賜藍匙并不覺得有何開心,臉上依舊沒有什么表情。“謝我皇恩典!”走出華麗的皇宮,藍匙不由的深吸了一口氣,還好是寒冷的冬季,赤焰國的空氣果真比海上好了很多。想著,藍匙不由加快了步伐。“公子回府了!”先前回來的侍從阿古大喊著:“戰事大捷!公子收到了很多的賞賜!”所有的家仆都高興起來,忙打點開來。藍匙進到家門的一瞬間,全府的仆人都夾道迎接。藍匙的嘴角不由微微上揚,“阿古!把車上的金給大家分了吧!”說著眾人再一次叩謝。“公子!沐浴的水已經備好了,您是先沐浴還是先用膳?”阿古跟在藍匙身后柔聲問道。“沐浴!”藍匙很膩味身上那一股血腥的味道,“阿古!把我的鎧甲拿出去刷干凈!記住刷干凈,不許有一點點的味道!”阿古清楚藍匙的脾氣,平時別的事情都不會過問,偏偏這鎧甲的事尤為上心:“是!公子!”藍匙走進浴室,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藥香,讓人心情好了很多,藍匙整個身體都浸泡在溫熱的水中,那是一種對水的貪戀,對水的渴望,藍匙討厭這樣的自己,看起來自己和卑劣的鮫人一樣。只要不是在戰場,藍匙都是身穿一身白色的長衫,松散的頭發,任由它隨風飄灑,顯得如此的柔美,加上那一張俊秀的臉,整個赤焰國的女子都為之傾倒,然而,時至今日這藍府都沒有女主人。上門提親的都是些達官貴人,都被他拒絕。藍府中,那些小侍女都偷偷的看著這位公子,平日里溫文爾雅,看看書彈彈琴便是他的日常,誰也無法將這樣一位公子與戰場上殘忍的劊子手聯系在一起。“公子!啟心先生求見!”阿古打斷藍匙的思緒:“請!”“啟心拜見公子!”啟心是藍匙的謀士,平日里也算是與藍匙走的比較近的人,“先生請坐!”藍匙并未抬頭,而是專注于手中的茶,“先生嘗一嘗!”藍匙親自為啟心斟上一杯茶。啟心嘗了一口,“這茶聞起來很香甜,喝到口中卻是微苦,看似清淡卻是回味無窮,不知這是什么茶?”藍匙依舊面無表情:“一杯茶罷了,沒有名字,沏出的味道不同,取決于是沏茶的人……先生喜歡就好!”“公子,此次啟心前來是因為有要事……”啟心的話說到一半,卻被藍匙制止:“今日只喝茶,不談事!”另一邊拍賣臺上,士兵們正在拍賣鮫人奴隸,只剩下最后一個鮫人,“最后一個!”主持拍賣的人大喊一聲。士兵一把拉住那鮫人的頭發,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位女子,“哇!”場下的人不由的發出驚呼,盡管臉上還有血污,可是依舊擋不住那張美麗的臉,那是人類從未有過的美……“咳咳!”主持的人清了清嗓子,“這個奴隸是個女鮫人,難得一見啊!起拍價三顆金珠!”此話一出眾人更是唏噓。“這么高的價,你去搶啊……”眾人紛紛議論著。“出不起就別嚷嚷……”臺上的人頭一揚,很不在乎。“叫價開始!”盡管價格高的離譜,依舊場下叫價的人絡繹不絕。“10金珠!成交!”只見臺下走上一位膀大腰圓的男子,一把扯住女鮫人,“嘿嘿……”臉上露出猥瑣的笑容,“走!”粗暴的扯著女鮫人的連翹。女鮫人被帶到一個狹窄的后院,幾名大漢正在鞭打著一個個鮫人,鮫人的鮮血與淚水混合在一起,落到面前的木盆里,那一顆顆血紅色的淚,瞬間變成血色的珠子,那扯著女鮫人的胖子,看著那一顆顆血珠心情很好。“跪著!”說著一腳將女鮫人踹到,“我花了十顆金珠買你回來,你可得好好報答我!”說著讓兩名大漢將女鮫人綁在石柱子上,男子準備親自動手,挽起袖子,用力狠狠地鞭打在女鮫人的后背,瞬間白皙的后背綻開一片殷紅,可是女鮫人咬著牙,一聲不發。胖子有些驚訝,“哎呀!今天還碰見硬骨頭了!”說著又狠狠地在她后背抽打著,女鮫人的嘴唇變的紫紅,臉色慘白,卻不肯落一滴淚。胖子喘著粗氣,讓兩人大漢輪流上陣,卻依舊不掉半滴淚。胖子怒火中燒,“把她給我吊起來!”說著女鮫人被懸在半空中,雙臂被吊起,忍受著烈日的灼燒,干涸的喉嚨中,微微的發出聲音:“愿我的天神護佑我的子民,帶走病痛、折磨、悲傷……愿我的天神降福與我的子民,驅趕毒焰,陰云蔽日,灑下清冽的甘露……”女子振振有詞的念叨著,其他的鮫人也紛紛抬起頭,一臉崇拜的看著女子,全部都停止了哭泣,女子的話依舊繼續:“回到海洋的懷抱,傾注我的身軀,讓所有的苦難縛住在我的身上,殘食我的血與肉,燒盡我的魂與魄……”說著天空竟然烏云四起遮蔽了太陽,隨著一聲巨響,一個通天的大雷,擊中院子里的一顆大樹,熊熊的天火燃燒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女鮫人滲人的狂笑,眾人都不敢靠近,胖子更是忙叫大家都跑進屋子避雨,院子中僅剩下被綁著的鮫人,盡情享受著天空中披灑的雨露。喝了幾杯茶,藍匙才緩緩開口:“先生有何時?”啟心忙放下手中的茶杯:“回公子!剛剛在下收到一個鮫珠商人的邀請,他家剛買的女鮫人有些怪異,居然可以呼風喚雨。”說著藍匙看向窗外正在飄落的大雨,“你是說這場雨?”“正是!”啟心點點頭。“先生可看過了那女鮫人?”藍匙問道。“已經看過了!所以前來稟告公子,在下覺得這個女鮫人有些不同!”啟心的話引起了藍匙的興趣,藍匙的心里竟然激動起來。“去看看!”說著藍匙站起身來。兩人頂著雨,一路趕來商人的家中。一進到后院,藍匙便看見一個女鮫人正掛在半空中,經過雨水的滋潤,身上的連翹發出淡淡的光,不同于其他的鮫人……藍匙忍不住興奮起來,手竟然有些微微的顫抖。“把她放下來!”忙吩咐商人。還不等壯漢把她架住,藍匙親自抱住那已經昏厥的女鮫人,“這個鮫人我要了!”說著隨手扔給商人一袋金珠,匆匆離開。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