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25:41
  1. 愛閱小說
  2. 體育
  3. 凌羽凡傳奇
  4. 第二章:歲月如梭

第二章:歲月如梭

更新于:2018-03-18 12:33:53 字數:3374

字體: 字號:
凌羽凡傳奇目錄
共63章
  寂靜讓他幾乎忘記了時間。不久,清晨的陽光灑滿了大地,也照亮了這座孤兒院。

  自從幾年前李伯的老家被強制拆遷之后,凌羽凡便和他搬到這里,而孤兒院也成了他唯一的家。

  這李伯,是凌羽凡父親凌春從前結識的一段跨越年齡的兄弟情。李伯為人爽快,凌父不拘小節,這兩人志氣相投,關系也好得很。當年凌羽凡的父母把他托付給李伯,凌羽凡便住在李伯原來的老家。但后來城市規劃,李伯那間老房也納入了范圍。在下通知前幾天,這李伯就調笑地嘆道:

  "這老房子不中用啦!從土里來,到土里去。"

  這李伯的話,當時把凌羽凡聽得云里霧里,幾天后拆遷通知下來,著實令他驚訝不已。同時,在凌羽凡疑惑以后住哪兒時,這李伯倒是釋然地先說道:

  "老頭子我習慣了清凈的生活。臭小子,我答應了你爸媽要把你養大,可不能違了承諾。走,我們搬家去!"

  李伯的話雖說得輕描淡寫,但幾天后,倒真讓凌羽凡住上了地兒,也就是這孤兒院后面的兩間屋子。至于其中的緣由,凌羽凡便不得而知了。

  凌羽凡記得剛來這兒的時候,這孤兒院里的阿媽阿姨等等,對李伯的態度那是好得很,而李伯也不拘謹,一一笑臉相迎,幾乎跟自家一樣。在外人問起凌羽凡的身份時,李伯則稱凌羽凡是他的孫子。所以實際說來,凌羽凡倒不是孤兒院里的孩子,雖有孤兒之實,卻無孤兒之名。

  凌羽凡從十歲那年和雙親分開,一直被李伯撫養至今。他雖然不知道其真名,只是和其他人一樣稱他為李伯。但對于李伯,凌羽凡心里卻是十分得感激涕零。李伯平素節儉,但在凌羽凡衣、食、住、教育方面卻沒有下作,算不上奢華,卻很周到。李伯一直供他讀書讀到了高中,而凌羽凡也算是天資聰穎,以不錯的成績考上了大學。

  凌羽凡到孤兒院的食堂吃過早餐后,回屋收拾完行李,才出了房門。他必須把自己的"工作"完成。

  這時,太陽升到東邊,天空湛藍湛藍的,隨意飄著幾朵白云。暖和的陽光灑下來,在榕樹邊擱下一片陰影。微風輕拂,帶著涼爽。

  在屋外大榕樹下,凌羽凡手握一柄斧子,身下堆放著還未劈過的木塊。他腳扎馬步,上下揮動手臂,頓時發出"噼啪"的響聲,木塊片刻便被劈開。他又如法炮制,不久,木塊便被他一個個嫻熟地解決了。

  凌羽凡出生體質不好,身常染疾,令母親沒少擔憂。后來和李伯住在一起,也令其感到訝異。不過李伯倒是不甚擔心,反而教凌羽凡去干這劈柴掃地的活兒。按李伯的話說:一來不能白吃白住,算是為孤兒院做點貢獻,二來也能鍛煉凌羽凡的身體素質,健康無病。同時,李伯還讓凌羽凡擯棄思慮,每天站半小時的樁,以此可以強健體魄。

  凌羽凡按照李伯的說法去做,倒真感覺身體好了很多,氣力漸足,從開始干活時氣喘吁吁,滿頭大汗,到現在做完都精神無恙,體力強盛,這也讓他對李伯更敬佩加感激了。

  凌羽凡學業繁重平時又要干活,為了節約站樁的時間,他靈光一閃,便把站樁和劈柴的功夫結合起來。當劈完最后一塊木頭,他用手擦了擦汗準備休息一下。就在這時,一道爽朗的笑聲從老遠處傳來,清響洪亮。

  "臭小子,今天的活干完了沒啊!"

  一個身形清瘦、精神抖擻的老頭從遠處朝林凡走來。只瞧得他一襲縫補青衫,一頭青白黑發,下頜一撮短須,眼神炯炯,步履矯健,倒有幾分仙風道骨之氣。這,便是李伯了。

  李伯經常大起早地去孤兒院后面一座名叫伏龍山的小山鍛煉,這也是他多年來一直保持身體健康的方法之一。

  "柴火好了。剛才忙著收拾行李,這會兒就去掃地了。"凌羽凡朝李伯微微一笑道。

  李伯滿意地一點頭,接著來到大榕樹下,含笑道:"我記得沒錯的話,今天你應該開學了吧?"

  "嗯!"凌羽凡一點頭,隨即想到了學費,又顯得略為黯然。

  "當初也沒想到你這小子還是塊讀書的料。老頭子我錢倒是多得沒地兒花,"李伯一笑,"嘿嘿!給你這臭小子用來讀書也挺不錯的。"

  凌羽凡莫名,不知其意,以為對方又和自己開玩笑呢,便假裝沒好氣地道:"李伯,我可是都算著噢!你哪有那么多錢啊!離上次拆遷已經幾年了,政府那點補貼,我看你自己喝酒都用的差不多了吧!"

  "咳,咳!"李伯尷尬地清了清嗓子,只見凌羽凡一時間神色又黯淡了些,低下頭道:"李伯,其實這幾年你把我當親孫子一樣養大,供我吃穿讀書,還教我許多做人的道理,我已經很感激了。你在我的心里,甚至比我父母還親。"

  聞言,李伯心中亦頗為感動。

  凌羽凡繼續道:"我已經這么大了,不能再麻煩您了。至于學費,學校是允許學生申請貧困特例的。貧困生可以延交學費,而且成績優秀的學生還可以得到獎學金。"他一頓,"只要我努力學習,平日多******做做,應該沒問題的。"

  凌羽凡說完,抬頭看了眼李伯。

  李伯只覺得鼻子一酸,搖了搖頭,喟嘆道:"你這臭小子,這話說得我打心眼里感動啊!老頭子我多少年沒流過眼淚了,今日可被你弄得夠嗆的。"

  凌羽凡不好意思道:"李伯,對不起。"他繼續緩緩地說道:"雖然、雖然你有時候對我很兇,"

  李伯聞言,神情一愕。

  卻聽得對方繼續道:"還經常讓我一并把你的活兒干掉,但是我心里其實并不怪你的。"

  "咳,咳!"李伯剛才還感動涕零著,這會兒心里又古怪,暗暗道:"這臭小子是夸我呢,還是損我呢?怎么聽起來怪怪的?"當下,他還是接話道:"想不到你這臭小子還挺重義的。"

  李伯坐到榕樹壇下,單腳跨起,從腰間掏出一只葫蘆,里面裝著酒,自顧自地喝了起來。

  酒香彌漫開來,勾起微醺的歲月。

  李伯呷了一口,緩緩開口道:"臭小子,這學費你就不用擔心了,我已經托人解決了,你只要過去報道就行啦!"

  這會兒還沉浸在自我腦海中的凌羽凡一時發怔,脫口問道:"什么?"

  當他回過神來,心思明朗的時候,不禁雙目微睜,訝然地看向李伯。

  李伯神色自若,繼續道:"我的一個朋友在你考上的那所學校有點關系。"李伯喝了一口,"嘿嘿!老頭子我走了走后門,托人辦了辦事兒。昨天我就得到消息,事兒成了!"

  李伯說得輕描淡寫,而凌羽凡的心里卻是晴天霹靂。這學費少說也要一萬來塊,對于凌羽凡來說那是天文數字。李伯平時除了喝喝酒,可以說是兩袖清風,現在為了幫凌羽凡解決這事兒,即使沒出錢,也少不了賣個大大的人情。凌羽凡雖然平日看上去懵懵懂懂,不諳世事,但是也明白滴水之恩,涌泉相報的道理。當即放下斧子,向李伯跪了下來,正欲磕頭。

  李伯余光瞥見,驚愕不已,躍下石壇,訝道:"臭小子,你這是做什么?快起來!"邊說著,正欲扶起凌羽凡。

  只見凌羽凡搖了搖頭,顫聲道:"李伯,您的恩德,小凡這輩子都報答不了,就讓我給您磕三個頭吧!"

  話音剛落,他也不顧及什么,對著李伯鄭重地連磕三頭。

  李伯一時啞然,怔怔地站著。稍頃,他輕嘆了一口氣,旋即負手而立,把目光轉向遠處。

  微風吹起他的幾縷頭發,把時光帶回到了過去。

  半晌,李伯才開口道:"當年你爸媽把你托付給我。沒想到時間過得那么快,轉眼間,八年都過去了,想來你也有十八歲了吧。只是你爸媽仍……"

  李伯頓住話語,看向凌羽凡。只見他一言不發,神色間略微傷感。他繼續說道:"小凡啊!你也這么大了。這人生的路還是要靠自己去走,就算親人也是幫不了你的,知道嗎?"

  凌羽凡神色黯然,點了點頭。

  回憶起這八年,他忽地一陣悵惘。前塵舊事,歲月蹉跎,仿佛就是一枕黃粱夢,最終什么也得不到。

  他抬頭從下邊望向榕樹頂端。光影斑駁,映在眼中,感覺迷茫不已。

  "活著,為了什么呢?"他問向了蒼天,問向了大地,也、問向了自己。

  李伯收回眼光,語重心長地對凌羽凡說道:"臭小子,老頭子我做事憑著良心。我答應過你父母要把你撫養長大,自當盡力而為。所以你也不用覺得虧欠我什么。不過你要對得起自己才是。"

  其實凌羽凡的父母當年還是留了一筆錢給他,但也勉強只夠上到高中。本來他們和李伯約定三四年便回來接凌羽凡,可誰知過了第四年,直至第五年李伯老家搬遷到現在都沒有他們回來的消息。而凌羽凡又令人難以意料地以不錯的分數考上了大學。對于凌羽凡和李伯,這開支費用倒還一時間成了一個難題。

  凌羽凡語塞,不知說什么好。他一言不發,呆呆地想著什么。就像平時的他一樣,沉默不語,內向緘默。總是透出一種難以言喻的復雜,像是迷茫,像是憂愁,像是恐懼,像是哀傷……

  不等凌羽凡回過神來,李伯打破了短暫的寧靜,他鄭聲道:"好了,臭小子!早點把今天的活兒都干完。"他話一頓,語氣一轉,"別以為今天要去學校,就可以偷懶了。"

字體: 字號:
凌羽凡傳奇目錄
共63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