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1:53:11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弈攻
  4. 第一章 又死了一個

第一章 又死了一個

更新于:2018-03-16 10:17:58 字數:2094

  盛京市警察局的一間專案辦公室里,六個人正在埋首翻閱著半個月前的一件案子,確切的說應該是一件神秘的兇殺案。死者是炎龍國著名的物理學家鄒廣,他曾經發表過一篇關于分子特殊構造的特別論文,在炎龍國甚至全世界都引起了極大的反響。如此一個學識淵博的學者,卻在半個月前,被他家的保姆發現莫名其妙的死在了書房里。

  鄒教授的死引起上級領導極大的重視,畢竟這不是一個普通人,要知道鄒教授在物理學界可是有著極高的聲譽,媒體和群眾的壓力已經壓得市級的那些大領導幾乎喘不過氣來了。所以盛京市那些領導下令,必須在一個月內將這件案子徹底查清楚。否則不但是警局的局長,就連市長恐怕也會受到極大地牽連。

  警局局長已經五十多歲了,名叫趙德貴,名字很土氣,身材有些臃腫,表面上看起來像是一個極其腐敗的官員。但這只不過是一些表面現象罷了,真正的趙德貴,其實很有能力,自他加入警察以來,從最基層的做起,一步步完全靠著自己的實力坐上了局長的這個位置,可以說是實至名歸。當他接到鄒教授死亡的消息后,立即猜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所以還沒等市級領導的指示下來,就已經成立了一個專案小組,專門負責鄒教授的案子。

  可是,半個月過去了,這件案子竟然沒有一點進展,調查出來的結果,令所有人都感到十分意外,可是根據鄒教授的夫人所提,鄒教授的身體一向很好,并且會做定期檢查,根本就不可能有心臟病。

  鄒夫人的供詞與實踐報告完全相悖,所以,這件案子又一次陷入了僵局。

  “朱哥,你說這究竟是怎么回事?無論從哪里來看,鄒教授都是死于急性心臟病,法醫官都這么說了,我們還調查什么?”專案小組里一個年紀略輕的女孩子從一沓資料里抬起頭來,用胳膊捅了捅旁邊的同事朱曉光。

  “我怎么知道?既然上頭讓嚴查,我們也沒有辦法,依我看,這件案子最后還會是這樣一個結果!”朱曉光皺皺眉說道。

  “你們兩個猴崽子還是少說幾句吧,要是讓上頭聽到了,又要挨訓了,還是趕緊看看資料,沒準能有什么新發現呢!”另一名約有四十左右的中年男人打斷二人的談話,小聲斥責著。這個男人名叫劉政,刑偵隊的大隊長,辦案做事很有一套,所以趙德貴便把專案小組組長的位置給了他。可是半個月過去了,案子還和剛剛接手調查的時候一模一樣,這讓劉政心里很不痛快,可由于鄒夫人的供詞,可能是趙德貴,又或是更上一級的領導,根本就不接受劉政的調查結果,下令必須徹查。

  二人聽到劉隊長的訓斥,無奈的搖搖頭,吐了吐舌頭。

  “兩個猴崽子,唉!”劉政嘆了口氣,先前說話的名叫周瑩,很年輕,只有二十三歲,按理說這么重要的案子,是沒有她的份的,無奈趙德貴的妻子周氏是她的小姑,也就是說局長是周瑩的姑父,耐不住周瑩的軟磨硬泡,趙德貴只好答應讓她也參與進來,但在這之前,鄭重警告她一定要聽從劉政的命令做事,否則的話,就把她踢出專案組。

  另外三個成員,也都是刑偵隊的能手,跟著劉政破獲過不少大案子,各個都是一頂一的好手。

  辦公室再次安靜了下來,房間內只有“唰唰唰”翻閱資料的聲音,沒有人再敢吭聲。

  “鈴鈴鈴!”一陣電話鈴聲響起,眾人由于太過專注,均不由得嚇了一跳,紛紛抬起頭看觀望。

  是劉政的手機響了,他掏出手機,看了看上邊的號碼,是局長的電話,苦笑著搖搖頭,一定是趙局長又來催促這件案子了。

  看劉政的表情,幾人就已經猜到了這個電話是誰打來的,朱曉光嘆口氣,道:“你可得頂住啊,劉隊!”

  劉政瞪了他一眼,按下了接聽鍵,道:“局長,是我!”

  “……”

  “什么?”劉政整個人一下子從椅子上彈了起來,大聲問道:“什么時候的事?好好,我馬上到!”

  周瑩等人都被劉政突然地舉動嚇了一跳,朱曉光不解地問道:“劉隊,出了什么事?”

  掛斷電話,劉政一把抓起掛在椅子上的外套,急聲說道:“出發,嚴醫生死了!”

  “嚴醫生?哪個嚴醫生?”周瑩問道。

  “邊走邊說!”

  看劉政著急的樣子,幾人也不敢多問,急忙跟在劉政后邊離開了辦公室。途中,劉政告知了幾人嚴醫生的背景。

  嚴光,盛京市第二醫院專家級腦科醫生,是炎龍國著名的腦科專家,曾經發表過數篇關于人體大腦的文章,同樣也取得了極大地反響,可以說炎龍國醫學界權威人士。

  幾人聽完劉政的介紹,頓時沉默不語,本來鄒教授的死亡已經夠讓他們心煩意亂的了,現在可倒好,又死了一個權威醫生,這下壓力可就更大了。

  幾人匆忙趕到第二醫院,現場早已經被警察控制住了,在一名警員的帶領下,劉政等人來到了嚴光的辦公室,此時此刻,嚴光的尸體還直挺挺的趴在地上,辦公桌上文件胡亂的散落在地上,法醫官正在給他進行初步檢驗。

  “胡醫生,怎么樣?”劉政走上前去問道。

  法醫官抬頭看了一眼劉政,道:“根據初步檢驗,死者死于早上六點到八點之間,死前有過劇烈的掙扎,你看他的嘴唇和眼膜……”

  劉政蹲了下去,按照胡醫生的指示看了看,道:“有些發青,難道是……”

  胡醫生點了點頭,道:“看來你也猜到了,沒錯,初步判斷,死者死于急性心臟病!”

  “什么?又是急性心臟病?”周瑩聽到后,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朱曉光等人的臉色同樣十分難看,怎么在一個月內,會有兩個著名的人物同時死于急性心臟病,這難道真的是巧合?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