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40:50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韓世忠傳奇
  4. 第一章 從軍報國

第一章 從軍報國

更新于:2018-03-16 15:39:18 字數:2656

  北宋仁宗年間西夏向宋廷提出“許以西郊之地,冊為南面之君”的非分要求,遭到宋朝的嚴詞拒絕。宋仁宗下令削除元昊的官職,關閉邊界貿易市場,禁止雙方互市,以定難軍節度使的高官為賞募人斬殺元昊的項上人頭。元昊乘機發動了對宋的戰爭。

  康定元年(1040),元昊率軍進攻保安,自土門入,攻入金明塞,乘勝攻至延州城下,宋夏雙方在三川口決戰。西夏軍以輕騎壓來,使宋軍退卻,俘宋將劉平、石元孫。慶歷元年(1041)元昊又已誘敵深入的辦法,在好水川打敗宋將任福。次年再敗宋軍于定川。幾次戰爭,宋朝接連敗北,死傷與被俘者上萬。但西夏也兵力受損,人困馬乏,軍費負擔太重,又失去了必備的布匹、茶葉來源,因而要求議和。慶歷四年(1044)經談判,議定元昊取消帝號,由宋冊封為夏國主,宋每年“賜”西夏銀7.2萬兩,絹15.3萬匹,茶3萬斤,并重開邊境貿易市場。

  此后西夏認為宋朝軟弱可欺,仍有襲擾宋地的事件發生......

  北宋元佑四年(1089)的十二月二十四日綏德

  不好啦!失火了!怎么了?鄉親們聽見喊叫聲紛紛跑出了家門。你們快看,是韓家!好大的火光啊,他們家失火了!一人大叫道。眾人一看韓家方向漫天紅光。走、走、走!我們快去救火,別讓火勢蔓延!一位老者叫喊道。待眾人紛紛拿出汲水工具以及瓦罐木盆前去救火,到韓家一看,只見一婦人抱著一個哭哭啼啼的嬰兒出來了,嬰兒的身上正彌漫著紅光。不過此時嬰兒身上的紅光正在褪去。唉!嚇我們一跳,我們大家還以為你們家失火了呢。真不好意思,我兒子也不知怎么回事一生下來就渾身發光,驚嚇了各位,真是對不住了!那婦人不好意思的說道。我看你這孩子不一般啊!那位喊著去救火的老者說道。是啊,不一般,眾人紛紛稱奇。

  十七年后

  世忠啊,你今年也有十七了該是時候成家立業了,父親韓明慶說道。我給你在米脂尋了一門親事,對方父親要你去喝酒想見你一面,你可得給我注意形象,你成天的舞刀弄棒到那以后舉止可別太粗魯丟了我們老韓家的臉!父親大人放心,孩兒一定會給您娶個媳婦回來孝敬您!嗨!韓父聽罷嘆了口氣。你的行為舉止我倒不擔心就怕你身上的那疥瘡嚇到人家姑娘,怕那家人看見了不同意這樁婚事啊!父親放心若那家人真因為這便嫌棄我,那這婚事不要也罷!你...唉,你明天就去路上當心點啊。是,父親!

  第二天韓世忠便直奔姻親家而去,直到路過二郎山時看見山腳下的牌子上貼了張榜文大意是說有匹野馬襲擊過路人要過往行人注意安全,若有人能擒獲此馬,官府有重賞。韓世忠心想不就是匹野馬嗎?我自幼習武又力大無窮還會怕了你?于是二話不說便揭下榜文直奔二郎山山頂而去,他已經打聽清楚了那匹野馬襲擊行人之后便會跑到山頂。

  不多時只聽山頂上長嘶一聲,躍出一匹白色的野馬。野馬一看見韓世忠便直撲過來。韓世忠待那馬沖下山坡,縱身一躍騎上了馬背。野馬見狀前蹄騰空想要把他掀下來。韓世忠雙腿緊夾,兩手死死抱住馬的脖子。野馬狂奔亂跳,一直跑到了一道山崖前,眼看連人帶馬就要跌下懸崖,韓世忠朝馬背上連捶幾拳,那馬竟然停在了離懸崖只有幾步之遙的地方。嚇得韓世忠出了一聲冷汗。孽畜!你怎么不跑了啊!韓世忠大喝道!讓人奇怪的是那野馬此刻卻變溫順了許多不再作怪,只顧埋著頭吃草去了。韓世忠見狀便翻身下馬,帶著那野馬去官府領賞去了,那野馬一路上竟然沒有半點反抗,看的一路上的人驚奇不已,不由得都拍手稱快,感謝這位不相識的少年馴服了野馬為二郎山除去一大害!

  終于經過十幾天的趕路韓世忠總算來到了他父親說的姻親家。對方父親初見韓世忠見此人高大威猛,風骨偉岸,目光敏銳如電,不由暗自叫好。于是便在傍晚給韓世忠準備了一頓酒宴接風洗塵。來來來,賢侄一路辛苦了。不敢,不敢。我是奉父親大人之命來拜見伯父的。好好好!來賢侄,再多喝幾杯,來!于是當晚韓世忠喝的大醉。當天夜里尿急想上廁所卻發現門栓關住了,韓世忠便猛一用力門栓立刻變成了兩半...

  第二天一早。老爺老爺!怎么了,大早上的嚷嚷什么!老爺你快去看看哪個韓世忠。怎么了?門都被他弄壞了。哦?走,快去看看。帶到韓世忠的那位口中的伯父來到他的房間一看只見門栓,裂成了兩半。好大的力氣啊!那位伯父不由暗暗吃驚。爹,發生什么事啦?一位少女問道。啊!只聽見那位少女一身尖叫。眾人抬眼望去原來韓世忠上半身裸露的躺在床上,身上長滿了疥瘡。大叫什么!出去!那位伯父嚴厲的呵斥了他的女兒。爹,他就是你所說的我的夫婿嗎?我不要!他身上的東西太惡心了!唉!雖然這位伯父,挺喜歡韓世忠的但那一身疥瘡自己看了都怕,更別說自己一個還未出嫁的女兒了。無奈之下,待韓世忠酒醒后,這位伯父向韓世忠表達了退婚的歉意。韓世忠也是個明白人知道自己身上長得東西嚇到人家姑娘了。二話不說便離開了這位伯父家。

  回到家后韓父也沒有過于責備,長嘆了一聲只得作罷。心想反正我兒才十七,等想辦法治好了他的疥瘡再談親事也不遲,但一想到他的疥瘡長了好幾年都沒能根治,心里不由得又泛起愁來。

  轉眼夏天到了,一天韓世忠在山中的溪澗里洗浴,忽然有一條大蟒蛇一直游到世忠跟前,張開大口吐著信子要把他吞噬進去。情況十分危機,韓世忠急忙用兩手緊緊握住蟒蛇的七寸頸部高舉起來,以免蛇口與自己的身體相碰。蟒蛇便用蛇身與尾巴緊緊纏繞韓世忠的軀體。韓一時拿蛇沒辦法,變握著蛇頸回到家里,叫父親韓名慶等人拿刀剁殺蟒蛇,可大家都嚇得后退而不敢靠前。韓世忠更加窘困,來到廚房,偶然看到放在幾案上的一把鈍刀,就用盡全力把蛇頭按在幾上,用刀斬殺。但蛇頸皮硬肌厚,一時割不下來。韓世忠用刀如鋼鋸一般來回抽動,總算把蛇頭鋸下。韓世忠終于逃過了這一劫難。但心頭非常憤怒,便將大蛇剝了皮,放在鍋里煮熟,把蛇肉吃了。第二天,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韓世忠身上的疥瘡竟然全部好了,變成了一個潔白如玉的漂亮小伙子。惹得韓父大喜過望。

  同年十一月,西夏大軍犯境,在邊境大肆燒殺搶掠,弄得民不聊生。于是韓世忠便準備響應朝廷號召,參軍報國!但韓父卻死活不愿。世忠啊,你可別腦子發熱啊,這當兵打仗那可是要人命的,你今年才十七,身上的疥瘡又好了我正準備給你張羅婚事,你母親死的早,萬一你在戰場上有什么意外讓我一個人怎么活?我們韓家還靠你延續香火啊!韓世忠卻對父親說道:“當此國家危難之際,大丈夫因報效國家,因放遠目光去覓取公侯,怎能局限與家鄉守一輩子呢?韓父見韓世忠志向遠大又想起當年韓世忠出生時的奇景,知道自己的兒子不是一般人,便由他去了。

  第二天韓世忠變拜別了父親,響應朝廷的號召參加了鄉州的軍隊同騷擾邊境的西夏軍作戰去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