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41:1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混沌天眼
  4. 第二章 覺醒

第二章 覺醒

更新于:2018-03-16 11:59:23 字數:2734

字體: 字號:
  時間慢慢過去,容器里的血越來越多,李一凡的掙扎越來越小,意識越來越模糊,李一凡的臉色越來越蒼白,他喃喃道:“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搞清楚呢,我不要死啊”

  就在這個時候,李一凡突然發現他身處一片混沌中:“這里是哪?我已經死了嗎?這里就是地獄嗎?難道這里是三生路?”想到這,李一凡抬腳往前走,可是走了好久,周圍的環境依然沒有變,給人的感覺就是李一凡一直在原地走。就在李一凡準備放棄的時候,頭頂突然出現了一絲裂縫,這條裂縫正在不斷地變大,而龐大的靈氣從這條裂縫中不斷地流入,迅速補充著這片靈氣缺乏的混沌之地。裂縫依然不斷地在變大,這個混沌空間仿佛是慢慢破碎的瓷器一樣,在不斷地裂歲。就在這時,上空的裂縫中間突然出現了一雙眼睛,左眼猶如太陽一般,而右眼卻像極了這片混沌空間,

  李一凡捂著自己的眼睛,覺得自己的眼睛越來越痛,就好像有人要活生生的把自己的眼睛挖掉一樣,就在這個時候,天空那雙眼睛不斷地靠近李一凡,慢慢的變小,一直飛到李一凡的眼前。李一凡看著這雙眼睛,這雙眼睛盯著他看了兩秒鐘,突然飛進了他的眼眶之內,并且逐步的與他的眼睛融合。

  李欣茹驚恐的發現,李一凡的靈力在不斷地提升,靈力不斷地變強,一舉沖破了大部分人一生都無法沖破的帝級的門檻,身上的縛靈鎖也被帝級龐大的靈力給碾碎了,在縛靈鎖破碎的那一剎那,李一凡站了起來,睜開了雙眼,原本他的眼睛是黑色的,充滿了少年的神采飛揚,是一雙令人開心的眼睛,可是現在,他的右眼變成了一片混沌,形成一個旋渦,一圈又一圈,左眼則變成了一片金色,金色中間隱約可見一只三足金烏昂然傲立,眼神一片淡漠,仿佛神靈看著眾生一般,一切都是螻蟻,毫無感情。

  李一凡的養父母驚恐的看著現在的李一凡,那雙眼睛給人的壓力實在太大了,他們雙手擺出一個防御姿勢,緊張的看著李一凡。可是整整過了五分鐘,李一凡還是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李魁心里猜想:“難道他因為在覺醒前過于虛弱,現在已經外強中干了?”這個時候,李欣茹正好向李魁看來,很顯然,兩人想法一致,互相點了點頭。李魁率先發動了自己的能力,只見他的手臂向前,一根和他手臂一樣粗的藤蔓從他手心伸出,快速的向李一凡飛去,瞬間就將李一凡困住了,李欣茹立即深吸一口氣,右手食指彎曲,放到嘴邊,一口火就從嘴里噴出,沿著藤蔓就向李一凡燒去。一瞬間,李一凡就被大火包圍。這是他們夫妻最后的底牌。

  “老鬼,應該能燒死他吧”李欣茹眼睛盯著李一凡,緊張的問李魁。

  “肯定死了,這是我們夫妻兩的必殺技,小野種雖然有帝級的靈壓,但是畢竟覺醒前他被我們放干了血,現在身體肯定十分虛弱,這樣一燒,肯定死了。”李魁回頭肯定的說道,“還沒有人能在我們夫妻倆的聯合下活著,他一定死了。真是老天眷顧,他現在覺醒了,他的能力就是我們的了。”仿佛給自己打氣一樣,李魁惡狠狠地說道。

  就在這時,火焰中傳來聲音:“唉,雖然你們想殺我,但是,你們畢竟對我有養育之恩,原本想放你們走,但是沒想到,你們貪心不足,竟然還想著要我的能力。但是我有一點想不明白,我晉升帝級,完全可以完成你們的愿望。可是,你們為什么一定要殺我。”

  “怎么辦,這樣他都沒死。”李欣茹聽了后,驚恐的握住丈夫的手臂,“怎么辦,怎么辦,我不想死啊。”

  “別怕,別怕。他現在肯定很虛弱,要不然早就沖上來了。”李魁拍了拍李欣茹的手臂,安慰道。轉頭對著李一凡道:“如果以后你知道使我們殺了你的親身父母,就算你不會殺我們,也肯定會把我們趕出1區,那樣我們又會回到這里,這有何用。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也對。”李一凡一揮手,直接以龐大的靈力將火焰吹散。李一凡跨出一步:“你們不是想得到我的能力嗎?那么,現在就讓你們見識見識我的能力。”

  李魁聽了后,甩開李欣茹,大叫一聲,兩手手心出現一對堅硬的樹枝,向李一凡沖了過去,以樹枝當劍,刺向李一凡。可是在距離李一凡不遠處,他發現,自己的手臂消失了,但是他感覺他的手臂還在,就仿佛手臂在李一凡面前刺向了另一個空間。李魁飛快的向后退去:“這就是你的能力,這到底是什么能力?

  “看不明白嗎?我的這雙眼睛叫混沌天眼,一陰一陽,陰眼掌控空間,陽眼取意太陽。這就是你們苦等十七年的能力,可惜,不是你們的,你們沒有能力駕馭他。”李一凡漫步走向李氏夫婦,一邊走,一邊說,眼神淡漠,他已經下定決心,要為自己的親生母親報仇。

  “在你們死之前,我有最后一個問題要問你們,你們說你們殺死了我的母親,那么,我的父親在哪?他是誰?”李一凡問道。

  李魁看了一眼李欣茹,眼中全是不舍,說道:“欣茹,快跑,我拖住他,去找珊兒,然后帶著珊兒走的越遠越好。”說完,李魁瘋了一般沖向李一凡,可是在沖到一半的時候,他突然發現,自己半個身子擠入了另一個空間,并且空間在不斷的擠壓,讓他進退不得。

  “再問你一遍,我的親生父親是誰?”李一凡走過去,盯著李魁,寒聲問道。

  “你以為我會告訴你嗎?我要讓你一輩子都當野種,永遠找不到你的家。哈哈哈哈,我知道我活不了了,但是,你也別想知道你的父親是誰。”李魁大聲的吼道,臉上充滿了瘋狂。

  李一凡眉頭皺了皺:“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說完,李魁的身上出現了一道裂縫,那是兩邊的空間在不斷地擠壓,以致出現了斷層,李魁的身體在這空間的擠壓下,瞬間被劈為兩段。

  這時,李欣茹已經跑到門口,只見李一凡伸手一指,大門瞬間被一層金黃色的火焰給燒穿,但是,火焰并沒有消失,而是阻擋住了李欣茹的道路。

  “你以為你在空間能力者面前,走得掉嗎?”李一凡從李欣茹后面的空間走了出來,一把捏住她的脖子,用力的將她打入墻內。李一凡左眼瞬間亮了起來,一只三足金烏出現在他的背后,渾身的火焰照亮了這片區域,金烏的威壓在李一凡的控制下,全部壓向李欣茹:“說,我的親身父親是誰。”

  三足金烏是上古神獸,由太陽孕育,天生能在操縱太陽真火,威壓天地。李欣茹如何承受的住這蓋世神獸的威壓,李欣茹的大腦受不了這樣的沖擊,瞬間被碾碎了。

  李一凡呆呆的看著死去的李欣茹:“果然剛剛覺醒,這種細微的控制果然很難,一不小心,三足金烏直接將她的大腦碾碎了。”

  這個時候,門外傳來陣陣破空聲,一瞬間就抵達了門口。門口走進來一男一女,女子穿著一件開叉開到腰部的旗袍,紅色的高跟鞋顯得她的白皙的腿更加修長,這女子長得十分美麗,金黃色的頭發高高盤起,在一側留著一小撮劉海,一雙丹鳳眼仿佛會講話一樣,嘴角掛著一絲笑容,一顰一笑,盡顯風情萬種,而男的四十幾歲,穿著一身迷彩服,皮膚黝黑,濃眉大眼,看著非常普通,屬于扔到人堆里很難找到的那種,但是身上驚人的氣息無時無刻不在宣示著他是一個帝級強者,他們有一個共同點就是胸前都配著一個水仙花的胸章。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