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7:46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夢凡仙途
  4. 第一章:求仙

第一章:求仙

更新于:2018-03-17 14:47:40 字數:3118

字體: 字號:
  天色漆黑,一抹皎潔的圓月懸掛,月色出奇的光亮,照耀天際,旁邊點綴著閃動的星光,藏在云霧里若隱若現,宛如畫卷一般靜謐安詳。

  云砂城,一處幽靜的山林里,微風徐徐掃過,林葉沙沙作響,一根粗大的腐舊木樁上端坐著一名身著粗布短袖的少年,年紀約莫十六,七歲的模樣,面生清秀,眉心間生有一顆暗紅小痣,嘴角洋溢著笑容,清黑的眸子端詳著右手里捧著的一塊巴掌大小的石珠,上面分布著紅藍兩色彎曲細短的條紋。

  少年名叫林茂,家里世代以打磨器具為生。

  林茂皺眉,低聲喃喃:“這是什么石頭?”

  說時他將手中的石珠舉起,輕微轉動,天邊的月光透過林葉,斜落出縷縷光亮,直接照耀在石珠上,通體變得銀色般光亮。

  就在一霎那,石珠轟然變化,其上的紅藍條紋,如同奔騰地海水一般,兩者肆無忌憚地彼此交融一起,其外莫名籠罩起層疊的霧氣,點點亮光由內而外的閃爍著。

  驟然間光芒大作,一種透著詭異地紫色驟然出現!

  林茂心中震撼,一絲絲霧氣由鼻間嗅入,全身傳來陣陣酥麻,一呼吸間,困意逐漸襲來,他低著頭睡了過去。

  “雨柔…”

  “雨柔你不能死!”

  “懇求您救救我的妻子!”

  “既然這一切都是場夢,為何讓我如此痛苦!”

  林茂做了一個夢,夢中一名白發男子懷抱著另外一名看不清面容的披肩長發的女子,白發男子眼中流落著兩行淚痕,仰頭撕心裂肺的吼叫著。

  “你現在醒了嗎?”林茂腦中劇痛,悠然傳來一滄桑的聲音。

  “唔…”林茂低吟一聲,逐漸醒轉,張開手掌發現石珠悄然消失。

  林茂搓著小臉,笑道:“我剛才不會在做夢吧!”

  “哥哥,你在哪?”林外傳來一聲稚嫩女聲。

  林茂聞言起身,喊道:“丹兒,我在這呢!”

  “哥哥你怎么跑來這里了!”只見迎外跑來一名粉衣少女,齊腰長發捆纏成兩條麻花辮,此時她驚呼著說道。

  林茂笑道:“丹兒,怎么跑的那么著急。”

  “是仙…是仙人爺爺來咱們家了…”丹兒輕撫著胸口,漸漸氣息緩和,焦急的說道:爹爹讓我把哥哥找回來,不要讓仙人爺爺久等!”

  林茂撓頭,笑道:“那什么,小丹你不會騙我的吧!”

  丹兒不由得氣惱,說道:“這個傻哥哥呦!”

  說罷便拉著林茂向外跑去。

  一間由磚瓦建成的房子,山林中建立,門前種著一棵粗壯的柳樹,枝葉細長,依著屋邊蓋著一間鐵匠鋪,只見房里點著燭火,里頭擺放著茶幾桌椅,左右正坐著兩人。

  左邊是一名中年男子,身著布衣,濃眉大眼,身體顯得壯實,右邊則坐著另外一名老者,身著白色長袍,面生消瘦,嘴上生著絡腮長須,手里提著一根拂塵,兩人相視對望有說有笑。

  “爹爹,哥哥回來了!”房外傳來一聲稚嫩女聲。

  男子聞言,笑道:“小兒回來了,老兄你看看適不適合修仙!”

  老者撫著長須,微闔著雙目,看向屋外,并未回話。

  “吱呀!”隨著房門打開,進來兩孩童,正是林茂和妹妹小丹。

  林茂看向老者,乖巧的說道:“父親,這位爺爺是?”

  老者伸手示意,笑道:“孩子,你過來伸出左手。”

  林父笑道:“這是為父剛結識的張道長,你且過去讓道長查看一番。”

  林茂點頭,依言到張道長面前,心中不由得緊張起來,隨后伸出手。

  張道長暗念口訣,伸出左手握住林茂手腕,拂塵在手背處一抹,只見其上慢慢顯現兩道彎曲的紅色符紋。

  林茂被眼前一幕所震撼,低聲問道:“道…道長爺爺,您是仙人嘛?”

  林茂自小聽過許多有關仙人的傳聞,心中最為向往就是成為一名仙人!

  張道長松手,輕撫著長須,沉吟許久,笑道:“林老弟,你家兒體質不錯!”

  “真的嘛,那可真多謝張老兄了!”

  “林老弟莫要客氣,你之前救我一命,幫你家兒一程也是應該的!”

  “接下來山上可要多勞煩張老哥了!”

  “跟你家兒整理一番,明日就可啟程上山!”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便說了起來。

  在兩人話語中,林茂漸漸明白,父親已然打算讓這名道長爺爺讓自己上山修行,心中激動不已。

  “修仙之途,枯燥乏味,弱肉強食!”張道長口中一頓,神色肅然,看向林茂繼續說道:“你怕不怕?”

  林茂憋紅了小臉,說道:“道長爺爺,我不怕,我要修仙,保護家人,讓家里變得富有!”

  “林茂,你是個好孩子!”張道長對于面前的這個少年堅決的話語,不由得動容,對于他的稱謂也變了。

  張道長相信他終會實現此刻諾言。

  林父張了張嘴巴,口中苦澀,內心暗道:“他他母親生前也是名仙人,教會他學會了自強自立,是我太懦弱。”

  張道長贊賞,笑道:“好孩子,記得你今日說的話,人要說話算話!”

  林茂撓頭,笑道:“一定會的!”

  ————

  清晨,正值春李,萬物復蘇,沉積一夜的露珠,從林葉上緩緩落下,滋潤著大地青綠的支芽根脈。

  磚瓦房空地外。

  林父看向身旁的張道長,笑道:“張老兄,一路有勞你了!”

  張道長并未應話,輕嘆一聲,舉起拂塵拍打腰間的布袋,隨后豎起兩指頭在面前一劃,一只小葫蘆悄然飛出,葫蘆通體赤紅,其上刻畫著兩道金色花紋。他口中念著口訣。

  “唰!”一聲悶響,葫蘆驟然間被放大足足有五米之長。

  林茂故作輕松,說道:“父親,小丹,我走了,很快就會回來!”

  林父伸手摸著林茂圓滾滾的腦袋,輕聲說道:“一定要吃飽,不要餓著了!”

  說著他笑了笑,昨晚已經說了太多叮囑的話,他不想讓孩子嫌他太過羅嗦。

  小丹吐著粉舌,笑道:“哥哥回來要給我帶好多仙人用的寶貝。”

  林茂現在年歲還小,不知道隨著時間的推移可以改變許多人和事。

  張道長坐上葫蘆,輕聲說道:“林茂該走了!”

  與家人一番寒暄,林茂深吸口氣,腰間攜帶著細軟行李,走向張道長。

  “赫!”張道長反手抱住林茂,低吼一聲,口中念訣,葫蘆慢慢懸飛起,其外浮現一只若隱若現的金色鳳凰。

  “咻!”葫蘆在原地留下一道虛影,一閃之下,已然消失在天際。

  ————

  林茂只覺得眼前天旋地轉,耳邊傳來呼嘯,不由得閉上眼睛,很快便睡了過去。

  “林茂,青城山到了!”耳邊傳來張道長的聲音。

  “晤…”林茂低吟一聲,逐漸醒轉,他定睛一看,下方是一座座蜿蜒連綿的山脈,盡頭是一座高聳的山峰,山頭上建立著一所道觀,裊裊香火升起一陣陣云煙。

  張道長操控著葫蘆緩緩降落地面,隨后跳了下來。

  山腳下有著一條直通山頂的陡峭梯間,旁邊佇立著一白色長袍的男子。

  “是誰?”林茂兩人的到來,引起那名白袍男子的注意。

  張道長松開抱著林茂的手,拂塵一揮之下,其外的鳳凰逐漸收斂,光芒一閃消失不見。

  那名道袍男子,看來認識張道長,此時抱拳,笑道:“原來是張長老!”

  “長老?”林茂活絡著筋骨,內心暗道:“原來張道長這么厲害!”

  張道長拉著林茂來到桌前,抱拳說道:“此子天生水靈根,可否收入青云派?”

  白袍男子低俯著頭,說道:“回長老,水靈根也是雖然不屬于稀少靈根,但可以先入外門修行!”

  “我記得你名為李昌!”

  張道長點頭,說道:“那一切就有勞你!”

  李昌笑道:“承蒙長老還記得弟子,長老還請放心!”

  張道長看向身后林茂,說道:“林茂,這是李師兄,你等下的上山事宜全由他來指引你!”

  林茂走出一步,笑道:見過李師兄!”

  張道長遙望天際,輕嘆一聲,手中拂塵往胸前輕輕一甩,身形虛晃,消失不見。

  天空回蕩著一句話:“緣來緣去,林茂你且好自珍重!”

  林茂點頭,對著張道長消失的方向,跪下來磕了一個響頭!

  雖然他年紀尚小,但知曉這位剛認識的爺爺給了他一個改變一生造化,求得仙道機緣,這份情理他還是明白。

  李昌心中不禁感慨,他當年也是由張道長帶他上山,已然過去了二十余年,此時看著林茂格外親切。

  “長老同意你先入外門修行,林師弟請隨我來。”李昌點頭,抬手示意著,隨即轉身走上梯間。

  林茂站起身子,小手不住得顫抖,隨即深吸口氣,腳步一踏,向山上走去,此去成仙!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