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49:40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國際合同代理商
  4. 第三章 羅強

第三章 羅強

更新于:2018-03-16 17:52:54 字數:3189

字體: 字號:
  “張燦海有最大的嫌疑,否則怎么會沒有他的消息,電話也聯系不到他的家人。”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二級警督如是說。

  “張燦海在丁家做了二十幾年的司機了,他怎么會綁架丁小姐,并且張燦海不賭博,不吸毒,家人也沒有意外發生,經濟狀況良好,怎么會綁架他的衣食父母呢?”另一個警督顯然不同意前者的看法。

  “我認為,我們應該先找到失蹤的車子,再由車子找人。”一個年輕的警員夾在其中,有些氣弱。

  “好了!”客廳里,一個紅光滿面的警監厲喝一聲,整個房間瞬間安靜。

  “好了,兵分兩路,一路找車,一路找人。”下達完命令,警監轉身朝著丁猛的父母。

  “丁先生,不用著急,我們會竭盡全力找到令媛的,不過為了以防萬一,你們應該先準備部分資金。”

  “出來一下。”沒有理會吵鬧的眾多警員,丁猛和陳慶之走出了別墅。

  “找到線索了?”丁猛有些意外的看著陳慶之。

  “能不能搞到武器?”救人要緊,至于整件事的因果,陳慶之沒有過多的時間考慮。

  “槍支沒有,刀具有幾把,你準備近戰搏擊?”

  “有點腦子好不好,你以為我是你啊,整個就是一兇獸。有沒有打獵用的弩槍。”東北多山,松市更是如此,幾十公里外就是連綿不斷的山巒,因此這里狩獵風氣甚濃,國家多次嚴令禁止打獵,但在這里就是一紙空文。

  “弩槍?有!”看到丁猛邁向跑車,陳慶之急忙拉住了他。

  “換輛車。”看到陳慶之手中的電腦,丁猛點點頭。

  幾分鐘后,一輛丟在車流中也看不出特別的黑色奧迪行駛在省道上,陳慶之坐在副駕駛上,雙眼緊緊盯著電腦屏幕,畫面不斷轉換,卻沒有發現李陽的蹤跡。他現在肯定躲在某處建筑內。

  車輛?想到剛才客廳中眾人提到的車輛,陳慶之搖搖頭,既然謀劃充足,對方絕對不會留下這種明顯的線索,除非對方是故意的。

  “我記得你身上好像有定位芯片的?”看著丁猛右手上的一處傷痕,陳慶之好像找到了新的突破口。

  丁猛身上的定位芯片是植入體內的,據說在當時花費了不少錢財。大學時,丁猛也曾指著后背的一個小傷疤笑著說是植入式全球定位芯片。

  “丁寧是手鐲樣式的可佩帶的定位系統。出事后,我在首飾盒中找到了那個手鐲。”知道陳慶之想問什么,丁猛直接做出了解釋。

  “定位芯片,衛星定位系統,手機定位系統。”

  想到手機定位系統,陳慶之眼前一亮,李陽的手機。雖然不知道李陽手機是否有定位系統功能,但只要他把手機帶在身邊,即使關機狀態,也能通過手機的SIM卡信號源進行定位。

  “187********”

  輸入十一位手機號,整個畫面不再凌亂。范圍不斷縮小,畫面不斷擴大,最終竟然停留在了泉勝旅店上。正在開車的丁猛神情突然有些不自然。

  “怎么了?”看到丁猛臉色的變化,陳慶之有些意外。

  “那是我們家的旅店。”好吧,這才是真正的燈下黑,陳慶之聽后也是一陣無語。

  泉勝旅館,頂層的套間中。李陽正站在床前,一臉憤怒地瞪著眼前的男人。

  “小子,看什么看,信不信我現在把你滅了!”一個上身**,背有青龍紋身,滿臉橫肉的男子正色迷迷地看著床上衣衫不整,神態迷離的丁寧。

  “不行,你不能動她一根毫毛,否則我和你拼了!”李陽一邊揮舞著手中的水果刀,一邊絕望地看著身后神態迷離的丁寧,心中悔恨交加。

  “好了,小子,放下刀好嗎?刀很危險的。”男子一邊勸說,一邊把手中的黑星放到了地毯上。

  看到男子把手槍放下,李陽精神頓時一松。男子驟然起身,雙手抱住李陽的右手,狠狠地撞向左胸,銳利的水果刀瞬間刺進心臟里,李陽低頭看看浸滿鮮血的右手,倒地不起。

  “對不起……”即使倒在地毯上,李陽的目光依舊望著床上的丁寧,死不瞑目。

  “嘿嘿,小美人,我來了!”男子跳到床上,伸手撕裂了丁寧身上的連衣裙,一臉的淫笑。

  “叮!”

  丁猛和陳慶之每人握著一把弩槍打開了房門,只看到李陽已經躺在了地上,一個陌生的男子正在撕扯著丁寧的**。

  “混蛋!”丁猛迅速扣動扳機,一支接近二十厘米長的鋼槍扎進了男子的肩部,露出森森白光。

  突然受襲,男子一個跟頭翻滾到一旁,手中卻是多了一把黑星。

  **,又名黑星手槍。槍長196毫米,口徑7.62毫米,子彈8發,射程50米。因為歷史原因,有大量的黑星散落在各個地方。男子手中的黑星,就是一支編號被磨去的黑槍。

  “打攪老子的好事,你們去死吧!”男子一邊吼著一邊移向床邊,卻是想拿丁寧做人質。

  剛把丁猛拉到沙發旁,陳慶之就看到男子抓向了丁寧的頭發。

  “嘭”,“鐺”。

  兩聲不同的聲響,卻是陳慶之躍身起跳打出了兩支鋼槍,第一支直接穿透了男子的手掌,第二支則打在了槍身上,把男子手中的黑星撞落。

  “不要沖動!”看著再次殺氣騰騰沖出的丁猛,陳慶之大聲喝止了他的射擊動作。

  “先看看丁寧!”丁猛快步走到床前,一腳踢昏了受傷的男子,撿起黑星熟練的卸去了子彈。

  “你先送丁寧去醫院,我幫你收尾。”不等陳慶之說完,丁猛抱著丁寧跑了出去。

  看著眼前昏死過去的男子,陳慶之有一千種方法讓他開口說話,說出真正的幕后黑手,可是他不能這樣做,他現在已經出盡了風頭。

  警鈴響起,十幾名保安涌到了頂層套間,陳慶之收起手中的弩槍,拿著前廳中寄放的筆記本,順著人流走出了泉勝旅館。

  打開筆記本,陳慶之點開了一個程序,轉身就走。十秒后,身后的筆記本電腦冒起了陣陣青煙,刺鼻的氣味濃郁撲鼻。7號望山別墅,二樓一個普通的客房內,濃煙四起,火花四濺。

  “走了,猛哥。”沒有告別,沒有歡送,陳慶之一人踏上了回家的路程,這次他沒有選擇飛機,而是坐著高鐵。

  事情還沒有結束,幕后的黑手還沒有現身,陳慶之卻沒有繼續追查,因為他的任務已經結束。現在他能做的,只是給丁猛提個醒。

  泰城,一米陽光。

  望著杯中琥珀色的啤酒,陳慶之一陣苦惱。說好的小聚一下,結果只有他自己一人在酒吧里傻傻地等著,羅強已經遲到了半個小時。

  “嗨,帥哥,能請杯酒嗎?”一個一米七左右,二十四五的女子坐到了陳慶之的旁邊。

  一頭烏黑的披肩長發,遮住了白玉般的耳朵,只有兩個晶瑩剔透的翡翠耳墜若隱若現。女子是瓜子臉,柳葉眉,鼻梁高挺,唇紅齒白,微微一笑,更是風靡萬千。

  “服務員,一杯金枝玉葉。”陳慶之端起酒杯,仔細欣賞著碎花連衣裙包裹下的豐滿腰身。

  “帥哥,正在等我嗎?”女子用白嫩的小手端起酒杯,放到唇間,微微一抿,留下一抹紅色唇印,臉上瞬間爬滿紅暈,不知是嬌羞,還是不勝酒力。

  “見到你是我最大的榮幸,親吻你是我最正確的決斷,征服你是我最大的心愿。”陳慶之握住女子的小手,低頭親吻了一下,火熱地盯著對方的雙眼。在那如春水一般蕩漾的迷離中,陳慶之能夠看到那顆火熱的心。

  “走吧,我們去深入探討一番。”陳慶之起身,摟著女子的腰部,慢慢的上下摩挲,引得女子笑聲連連。

  “嗨,敬之。”陳慶之和女子剛走出酒吧,一輛寶馬330跑車就停在了陳慶之身旁。

  “混蛋,真會找時間。”陳慶之臉色陰沉。遲到就遲到吧,還打擾哥泡妞。這一刻,陳慶之有把對方踹走的想法。

  “想我的時候聯系我。”美女看到車上嬉皮笑臉的羅強,轉身和陳慶之來了個法式濕吻,直到兩人都快喘不過氣來。

  “嗷……嗷……”

  陳慶之手中多了一張名片,美女鉆入一輛紅色新式甲殼蟲,揚長而去,只有羅強坐在車上,笑瞇瞇地打量著陳慶之。

  “DY集團,行政董事,何蕓。”

  看著消失在夜色中的甲殼蟲,陳慶之把何蕓的名片收入了口袋。

  “你小子遲到了。”看著周圍越聚越多的路人,陳慶之跳上了車。在馬達的轟鳴聲中,羅強兩人消失在道路的盡頭。

  羅強,陳慶之從小在一起的玩伴,最堅實的跟隨者。陳慶之打架的時候,身邊有羅強的影子;陳慶之逃課的時候,旁邊有羅強的位置;陳慶之吃喝玩樂的時候,旁邊還是有羅強陪伴。

  羅強人很好,但學習成績不咋樣。高中畢業之后,陳慶之上了大學,羅強則在家里的安排下去了國外,在家人的幫襯下,在美國闖下了不小的基業,也算小有成就。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