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22:16:38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湮天記
  4. 第一章 小乞丐

第一章 小乞丐

更新于:2018-03-15 20:43:54 字數:2748

字體: 字號:
  正值午時,天空中剛才還火辣辣的太陽,現在忽然變的陰暗了下來,烏云滾滾隨時都有可能下一場大雨。

  這是一個乞丐打扮的小男孩,約莫十一、二歲,穿著骯臟的破衣爛衫;他的一雙小腳沒有穿襪子,套在一雙破鞋里。他身上那件破爛衣服都已小得不稱身了,可他還是緊緊的裹在身上。臟兮兮的小臉上涂抹的看不清本來相貌,只能看見那一雙清澈、靈動的眼睛。

  此刻,小乞丐正在向一個穿著華麗的少爺打扮的年輕男子行乞,口中怯懦地說著:“爺,您行行好吧,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行行好吧。”說著的同時還不停地向年輕男子磕頭,并舉著手里的破碗。

  誰料這年輕男子竟一腳把小乞丐踢開并怒喝一聲:“滾開!真晦氣!”便不再理睬。

  小乞丐從地上爬起來,撿起破碗,眼里閃過一絲失望卻也并沒在意而是繼續向路人行乞去了,想來這樣的遭遇經常會有。

  “小雜種你敢偷我饅頭?活的不耐煩了吧?看我不好好收拾你!”在一個賣饅頭的攤子旁邊賣饅頭的正對著小乞丐拳打腳踢,而小乞丐一邊躲避一邊往嘴里塞著偷來的饅頭,他實在太餓了。

  這時醞釀已久的大雨終于下了起來,這場大雨下的又快又急,原本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頓時像炸了鍋一樣都急急忙忙的向家里跑去。賣饅頭的也顧不上再去打小乞丐了,趕緊回去把攤子收了起來回家去了。

  不消片刻,大街上便空蕩蕩的,只剩跌坐在地的小乞丐了。小乞丐從地上爬起,也不顧身上的疼痛,看了看懷里的兩個饅頭傻兮兮地笑了笑便往角落里跑去了。他需要一個能夠避雨的地方,要不然被雨淋感冒了生了病他還得挺著病痛地折磨在街上乞討,畢竟他可沒錢治病。

  在一個胡同里的屋檐下,小乞丐正在一個角落里縮著身體吃著剛剛挨打換來的兩個饅頭。雖然饅頭被雨水打濕了,再加上剛才挨打時沾上的泥土顯得很臟,可是小乞丐也是津津有味地吃著。對于他來說能夠有東西吃已經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了,他從沒有別的奢求,他的愿望很小卻對他來說又很大,他只求每天能有一頓飽飯吃。

  正在小乞丐狼吞虎咽地吃著饅頭時,一個身穿白色綢緞衣服,氣質非凡的年輕男子走到了他的身前,在他面前放了一只用荷葉包著的“叫花雞”后對他說道:“小乞丐,你可愿意跟我回去學些本事?如果跟我回去的話,不僅這只雞歸你,而且以后每天都會有東西吃。”

  小乞丐愣愣地看著眼前的年輕男子,反應過來后頭點的跟啄木鳥似的,把饅頭丟到一旁一把抓過那只“叫花雞”欣喜地說道:“好,我跟你走,去什么地方都可以,只要每天有東西吃就行。”說著便抓住那只雞狂啃了起來。

  那個年輕男子看著小乞丐狼吞虎咽地吃著雞,只是在一旁微笑地站著靜靜地等著小乞丐吃完。

  小乞丐吃著地同時看了白衣男子一眼,發現了一個令他異常驚訝地現象,因為這個現象顛覆了他的認知,他發現白衣男子雖然置身在雨地里可是雨水卻沾不了他的身體,好像有什么東西在他身體周圍形成一個保護圈一樣使得雨水到他身體周圍就被自動排開。雖然小乞丐有些好奇可還是抵擋不過手里這只雞對他的誘惑力大,他看了一會就又埋頭吃了起來。

  小乞丐風卷殘云的把那只雞吃完后,站起身伸了個懶腰舒服地打了個飽嗝后轉頭對白衣男子說道:“謝謝你這只雞,好久沒吃過雞了,都快忘記這味道了。現在我吃完了你的雞,也該兌現承諾了,我們去什么地方?”

  白衣男子有些驚訝于小乞丐說的話,覺得他有著與其年齡不符的成熟。雖然覺得這小乞丐應該是個有故事的人,可也不是很在意,于是笑著打趣道:“呵呵,你倒是挺好騙的,一只‘叫花雞’就把你搞定了,你不怕我把你給賣了?或者是殺了你?”為了達到他想要的結果,他還拿手比了一個刀的手勢在脖子上劃了一下。

  “賣我?我一個小乞丐你能把我賣到哪里去?又有誰會買我?至于殺我就更不可能了,我連每天的溫飽都解決不了我也沒什么值得讓你殺我的理由,再說了你若是想殺我剛才就動手了也不會給我一只雞然后再費事把我騙走再動手了。”小乞丐雖然表面上說的輕松,可他還是有些心虛,畢竟他沒做乞丐之前家里的仇家可是不少,天知道是不是仇家找來了。

  聽了小乞丐的這番分析,白衣男子更驚訝了。他只不過隨口開了一句玩笑,沒想到一個十歲剛出頭的小乞丐可以把事情分析的這么透徹,這更加堅定了他把小乞丐帶回去的決心,想必掌門和各位長老師父們看到他也會高興的。白衣男子因為心有所想,所以也沒看出小乞丐的心虛。

  “走吧,算你小子膽大。”白衣男子招呼了小乞丐一聲,然后便帶著小乞丐向城外走去了。

  …………………………

  天陽山脈,主峰天陽宗門內的一個密室內,小乞丐被白衣男子帶到這里后便站在白衣男子身后打量著四周。在這里有著數十個和白衣男子服飾一樣的年輕人,小乞丐回想著進大門時,那塊匾上龍飛鳳舞著書寫著的“天陽宗”三個大字。想來這些年輕人都是“天陽宗”的弟子了,而在這些弟子身后都站著一個和他差不多大的孩童。在這個密室的最前方擺著幾張桌椅,椅子上坐著幾位老者,想必應該是這“天陽宗”的主事人了。這個密室很大,里面的這么多人才占了不到三分之一的面積。

  又過了幾個時辰直到密室內不再進人時,居中的掌門才站起身對著下面的人說道:“這次任務是我們宗門的秘密,在場的都是我和眾位長老的嫡傳弟子,是我們最信任的人,也就是‘天陽宗’真正的核心成員。所以請大家切記不可外傳,明白嗎?”

  底下一眾弟子齊答:“我等謹遵師命!”

  掌門接著講道:“這次任務其實也是對你們的一次考驗,以往挑選‘影殺’成員都是由我和各位長老從社會底層挑選的根骨絕佳的人才。這次由你等挑選,一是:考驗你們的眼力,二是:由你們親自教授他們本領,變相的進行一次比試。這也是對你們實力的一種測驗,大家都不要松懈。你們傳授他們三個月的本領,三個月后讓他們進行比試,選出最優秀的十人才有資格進入‘影殺’進行訓練;反之,如果表現的好的話可以繼續留在宗門收做本宗弟子,要是實在沒這個天賦,那就只能收做外門弟子了,所以你們也要努力訓練了!好了,費話不多說,帶他們先去住的地方吧,明天開始訓練,最后在這祝大家都能取得好成績!”

  掌門講罷便和眾長老們一起起身準備離去了,掌門和長老們一起身,下面的眾弟子全都躬身齊聲道:“恭送掌門和各位長老!”

  待到掌門和各位長老走后,下面的弟子們有的三三兩兩地聚集在一起談論著這次任務;有的則帶著自己挑選的人回住處了。

  把小乞丐帶到這的白衣男子直接帶著小乞丐回住處了,并沒有和師兄弟們討論那些無關緊要的話題。

  而小乞丐此刻則有些懵了,從進到這個“天陽宗”后他就已經疑惑了,以為是讓自己來這里打雜呢。卻沒有想到被帶進了一個密室里,而且還有很多和自己年齡差不多的小孩子。還有那個掌門說的什么“影殺”成員,訓練比試之類的,讓他有點搞不清楚狀況了。

  直到白衣男子把他帶出了密室,小乞丐才回過神來。

  (PS:新人新書,求推薦收藏,先謝謝各位大大們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