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08:52:1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罪王冠
  4. 第一章,我叫做俊醬,

第一章,我叫做俊醬,

更新于:2018-03-16 18:50:01 字數:3009

字體: 字號:
  第一章,

  本應是寂靜的黑夜,此刻卻是燈火通明。其繁榮更超過了白天,人來人往得夜市突顯出熱鬧的感覺。

  黑發少年獨自走在繁華得街道上,卻沒有受到周圍熱鬧氛圍的影響,反而給人一種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的感覺。

  少年微低著頭向著前方走去,堅定的仿佛沒有一絲不舍。少年似乎只是單純的趕路,

  嘭~

  少年不小心的碰倒了一個攤位上的東西。攤位幾乎要擺到道路的中央了,留給人通過的距離很窄,上面擺放的物品也給人一種風一吹就會倒的模樣,似乎是故意想讓人碰倒。

  “喂,小子,說的就是你呢。別裝聾,你撞倒了我東西知道嗎。”

  幾個本靠在路燈下抽著煙看上去大概23、4歲的不良青年向著少年走去,而少年卻像沒聽見似的繼續向前走著。

  幾個不良青年見少年依然向前走著,快速的圍著少年,其中一個眼角處有著一條長長疤痕的混混露伸手揪著少年的衣袖。

  被混混們圍著的少年,本一直是平靜的面孔露出了一副似食人猛獸般暴虐的表情。卻又露出了一絲冷笑,一絲自嘲的看著眼前這個混混。

  混混們似乎被這個冷笑激怒了,“艸,找死啊,給我往死里打他。”疤痕混混一邊叫喚著自己的小弟,一邊給了少年重重的一拳。少年被打倒在地,嘴角溢出血,臉上卻依然冷笑著。

  混混們見單薄的少年被自家大哥如此輕易的打到。都叫囂著沖上前對少年拳打腳踢著。

  少年也奇怪,即不反抗,也不抵擋混混們的拳打腳踢,即使身上多處在流血了,也依然保持著嘴角的冷笑。

  “打我的兄弟,問過我沒有。”

  突然的一只有力的手伸進來,把打向少年的一只拳頭緊緊的握住,隱約間似乎有著骨頭碎裂的聲音。與此同時,出現一只腳,腳的膝蓋朝著那混混的腹部頂去。

  倒霉混混受到這樣的打擊,早已疼的臉都扭曲了。而其他幾個已經打出了火氣的混混剛反應過來有人在欺負他們的人,正想叫囂著上前報仇。卻不想來人比他們的更迅速,直接把手中的人扔向那群混混。

  混混們如保齡球般被當做投擲武器的倒霉混混擊倒,發熱的頭腦也冷靜了許多。

  知道了自己這些人不可能報仇雪恨,于是拉起那個被扔過來的倒霉混混跑路了。不過,混混不愧是混混,即使跑路也不愿輸氣勢,邊跑邊囂張的大喊著,“小子,有種的在這里站著不要動。我們一會兒來收拾你。”

  剛剛清理了混混的人拉起了躺在地上的少年,看了少年狼狽的模樣,皺了皺眉說道,“俊,不就只是幾個混混嗎?至于讓自己這樣狼狽?”

  俊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看著眼前的人影。人影長著一張十七八歲的清秀面孔,面孔上帶著這個階段少年特有的不羈,頭發也像叛逆少年般的黃棕色。

  “沒什么,我只是在遵守規則啊,畢竟像我這種人是不可以對普通人出手的。我只是在走我選擇的路。”

  “對不起,是我回來的太晚了,,,”

  “不,這是一定的。我一定會離開的,只是時間問題罷了,謝謝了。對了,好好的陪著王吧,畢竟他現在身邊的人不多了。”

  俊說完后,轉身繼續朝著前方走去,即使燈火通明,在人海中,棕發少年還是失去了俊的身影。

  “對,老大。就是這個家伙打的我們。”剛剛被棕發少年欺負的幾個混混正帶領著一大幫拿著管制刀具的人向著棕發少年走來。并且,一邊走,一邊指著棕發少年,向著中間那位鑲了一顆金牙的壯漢說道。

  “你就是剛剛那個打我小弟的人?哎,你說,這件事怎么解決呢?”金牙男看著眼前的棕發少年裝作難為情的模樣說道。

  棕發少年沒有理會他,撿起地上因為剛剛打斗而掉落的一包煙,抽出一根,給自己點燃,深深的吸了一口。

  金牙看著棕發男子的行為,皺起了眉頭。這時候,跑來一個小弟,來到他耳邊悄悄說道。“老大,沒查到,這小子不屬于白道,也不屬于黑道。”

  金牙隨之松開了他那皺起得眉頭,“小子,既然你不開口,那我們就幫你決定了。兄弟們,上,廢了他。”

  混混們紛紛拿出手中的武器,或鐵棒,或棒球,或砍刀…都揮舞著手中的武器沖向了棕發少年。

  ………

  俊一個人靜悄悄的走在街上,他要去往的地方,似乎很偏遠,道路兩旁的街燈也沒有那么明亮了,道路上漸漸的快要沒有幾個人影了。

  突兀的俊左轉了,走進了一家旅館。旅館不大,第一層似乎只有一個柜臺和一個自動販賣機。

  俊走到柜臺,向著正在剪指甲的女子問道,“凌七柒,在哪個房間?”女子似乎認識俊,頭也不抬的直接說道,“305,”

  “啊哈,醬紫,你來了,好晚啊,游戲都通關了。”名為305的房間內,俊輕輕地靠在門上,雙手環抱著帶著一股無奈的表情看著眼前正在對他賣萌的可憐正太。

  “………東西。”

  “醬紫,我可不可以說我弄掉了。”

  “…………”

  “好吧,好吧,開玩笑的啦,諾,東西在這里。”

  賣萌的正太收起了那張賣萌的臉,從身后拿出一個黑色的盒子,扔給了俊。俊輕車熟路地打開盒子,大略的看了一眼盒子里,就合上,然后緊緊的握在左手上。

  “謝了,蘇蘇姐那邊,就說,我過幾天就會去報道。”說完,俊走出了房間。

  “晚安,醬紫!”

  凌兒看著俊的身影離開,站起來,升了一個懶腰,打著哈欠的自語著,“哈,該睡了,又是這么晚才睡。要有黑眼圈了。"

  "醬紫,歡迎回來啊。”

  …………

  大街上,棕發少年靠著路邊的街燈繼續吸著手中廉價的煙,周圍地面上躺著之前叫囂的混混們,混混們似乎都昏迷過去了,連慘叫聲都沒有。

  棕發少年在等待著混混的醒來,見到他們許久都沒有醒來,把手中還帶著火星的煙頭彈到金牙的臉上。也不管金牙有沒有醒,轉身走去,“我叫契約,剛剛那個家伙叫俊,以后如果還能夠遇到他的話,不用我說,你們也知道怎么做了吧。”

  契約的身影消失在這片街市,過了一會,混混們才相繼從醒來地上爬起來。剛剛來通報不認識契約的小弟扶起金牙,顫顫微微的說道,“老大,契約是‘王族’的人,,,,就是那個覆滅‘青木’的家伙。”

  金牙聽了這個小弟的話,本生氣的心情,頓時消失不見。看著黑色的天空,似乎在考慮什么重要的事。“查你們說的那個黑頭發的少年,以后讓幫里的弟兄們不要惹他,并且盡可能的幫他,這也許,是個機會吧。”

  ………………

  夜深了,一陣微風吹過,帶給人絲絲涼意。公園的草地上,躺著一個人影。人影左手拿著一個銀色的憲章,右手拿著一瓶酒,在人影的不遠處有著一個黑色的盒子,盒子已經被打開。不時的人影灌著自己一口酒,目光卻一直注視著左手中銀色的憲章。

  這時,公園旁的小路上跑來一個人,是個女孩,大概14歲,留著短短的頭發。女孩一臉焦急的似乎在尋找著什么,女孩的目光望向了草地上的人影,臉上焦急的神色轉化為喜悅。

  “哥,你怎么在這里,果果說你離開了,我就來找你了。快和我回家吧,”女孩說著,伸手拉起躺在草地上的人影,人影也隨著這力道起來了。

  俊摸著女孩的頭,欣慰的笑笑,“好吧,回家吧。冰凌她們也在家吧。”

  “她們早就回家了,就只有你一個人在外面游蕩,真是的,這么大的人了,還是那么不省心。”

  微弱的燈光下,因為喝了一點酒的俊被女孩攙扶著向著遠方走去,不時的傳來嘻哈的笑聲,和說話聲。

  …………

  一座豪華的別墅屋頂上,站立著一個藍發少年,藍發少年看著遠處燈火通明的街市。輕輕的微風吹動著少年額前的劉海,少年依然怔怔的看著那遠方。

  “果果,晚上好。死俊還好,至少目前看上去還不錯。”契約從樓梯走上來,看著藍發少年,淡淡的說道。

  “恩,幸苦了。你說,他真的還會回來嗎?”

  “也許吧,雖然那家伙不怎么會守諾言,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他也像我們放不下他一樣,放不下我們啊!”

  “是啊!”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