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2 17:41:1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通圣
  4. 第一章 一個年輕人

第一章 一個年輕人

更新于:2018-03-18 21:22:56 字數:2190

字體: 字號:
  “婉兒,我對你一片真心,天地可鑒,日月可表!”

  “便是山無棱,天地合,亦不敢與君絕!”

  “婉兒,你出來見我一面,婉兒……”

  邊城里有座百花樓,諸位看官聽名字便知曉這是何處。百花樓號稱艷冠北疆,雖然這說法有待商榷,但這里面的女子確實極其動人,無論是走卒販夫還是達官貴人,來了這邊城,無一不想去這百花樓里風流快活一晚,當然,姑娘雖好,花費卻著實不少,不然哪對得起這遠播的艷名?

  此時,百花樓西側屋檐下,站了一名年輕男子,中等身材,雖不似邊塞人魁梧高大,但比江南小生多了幾分壯碩,大約十七八歲的年紀,被邊塞的風沙砥礪出一張棱角分明的臉龐,眉毛濃黑,嘴唇微薄,本該是炯炯有神的雙目,此時卻透著一股子悲切。

  “婉兒,你出來見我啊。”

  男子望著頭頂那扇緊閉的窗,面容悲苦,聲音幾乎哽咽。就在此時,“哐”地一聲,那窗戶開了,一個丫鬟模樣的姑娘探出頭來,鄙夷地看著男子,道:

  “我家小姐說了,你再不走,就叫護院大哥打斷你的狗腿。”

  “我跟婉兒情深意重,她絕不會如此無情,是不是受了委屈,還是被人脅迫?我華安在此,定要護得婉兒周全!”名叫華安的男子義憤填膺,一副要去拼命的架勢。

  丫鬟哼了一聲,轉身端出個盆,照著華安的腦袋一潑,指著華安叉腰罵道:

  “賞錢都付不起,在這里裝什么英雄好漢,再不滾,我可真叫人了!”

  華安抹了把臉,對著窗子遙遙作揖道:

  “我以為以我跟婉兒的交情,不必談錢財這等俗物。既然如此,我便告辭了,青山綠水,后會有期。”

  丫鬟對著華安呸了一聲,便關了窗。

  華安愁眉苦臉地往回走,心道這丫頭還真是狠心,這么冷的天,一盆冷水下來,人都快凍僵了。

  “唉,人心不古,世風日下啊。”

  沒走多遠,便到了一間酒館,鋪子極其簡陋,只架了灶臺,搭了個棚子,但生意卻是極好,人頭攢動,遠遠就能聞到撲鼻酒香。棚子里有一桌圍了四五個軍裝漢子,正聚在一起竊竊私語,華安走近了,隱隱聽到:

  “押五兩,洗腳水。”

  “十兩,洗臉水。”

  ……

  華安瞇起眼睛,走近敲了敲桌子,道:

  “五十兩。”

  居中的胖子聽到這聲音,一身肥肉抖了抖,抬起頭來,臉上像開了花似的露出近乎諂媚的笑容,對華安道:

  “哎喲,我的華大教頭,您這是俘獲美人功成歸來了吧?”

  華安絲毫不為所動,敲了敲桌子,用手指了指胖子懷里那一堆的碎銀子。胖子哭喪著臉,磨磨蹭蹭地把那堆銀子推過來。

  “頭兒,這可是兄弟們一個月的零花啊,能留點不?”

  “我看你們很閑啊,正好天氣不錯,不如回營地熱熱身?”

  “別啊,頭兒,昨天才練完,這會兒腿都是軟的。頭兒我真錯了,饒了這回吧。”胖子邊上一個眉清目秀的青年涕淚俱下,可憐兮兮道。

  “也對,腿是軟的,那就去打坐淬體。”

  只聽“嗖”地一聲,胖子以完全不符合體型的速度沖了出去,剛才還可憐巴巴的青年也緊跟著跑了出去,空中還回蕩著兩人的對罵聲。

  “肖峰我操你大爺,叫你多嘴!”

  “胖子**出的好主意!”

  ……

  此時桌子旁除了華安,還有一個魁梧男子,正專心致志地對付手中的雞腿。男子魁梧到夸張的地步,一個人就占了四方桌的一邊,還有些擁擠,這樣的身材在北方塞外也是鶴立雞群。華安溫和地笑笑,道:

  “小猛,還是你好,別學那倆傻貨。”

  魁梧男子啃著雞腿,含糊不清地說:

  “頭兒,到底是洗腳水還是洗臉水啊?”

  只聽見“砰”的一聲,一個巨大的身影飛出酒館。

  華安撫著額頭,抿了口酒,悻悻道:

  “一世英名,毀于一旦吶。”

  “三千年前,我們的祖先不堪忍受奴役,揭竿而起,在五圣人的帶領下,各地紛紛響應,戰火成燎原之勢,魔族為他們的殘暴統治和驕奢淫逸付出了慘重代價,最后一個王朝在戰爭的硝煙中轟然倒塌,從此人族擺脫了被奴役的悲慘命運,在中原富饒廣闊的土地上建立起璀璨的文明。”

  軍營駐地,一個秀才模樣的男子正在慷慨激昂地講述帝國歷史,一群稚氣未脫的年輕人聽得聚精會神。

  “五百年過后,魔族卷土重來,當時圣人垂垂老矣,朝堂之上,盡是朽木,山野之間,一片哀嚎,竟然有人提議向魔族納貢稱臣!”

  講到此處,秀才滿臉通紅,拳頭緊握,眼中一片憤怒,大聲喝道:

  “可恥!可悲!可恨!幸好天佑人族,彼時神武帝雖是弱冠之年,但雄韜偉略,行事果決,斬了數十個議降派官員,將頭顱懸掛在太安城門上三天三夜,又力排眾議,任命當時僅是禁軍校尉的寧廣為兵馬大元帥,出兵平亂。寧元帥天縱奇才,用兵如鬼神,僅僅三個月的功夫,就將魔族的軍隊趕到塞外。”

  秀才語氣減緩,仿佛陷入了深遠的回憶。

  “就在此處,在你們腳下的這片土地上,寧元帥與魔族決一死戰,大獲全勝,將魔族趕到更遠的北寒之地。戰后,帝國耗費無數財力人力,用了二十年時間在這里修起了這座雄城,至此,魔族再未來犯。”

  秀才講完,端起一碗酒,大聲道:

  “敬寧元帥!”

  “敬北軍!”

  剛入伍的年輕人們也學著端起酒杯,齊聲敬酒,聲音遠遠回蕩,仿佛飄向天國。

  少年們還在感受這悲壯的氣氛,只見秀才義憤肅穆的模樣瞬間變成了滿臉堆笑,跑向不遠處的一個年輕人,諂媚道:

  “頭兒,這是今年的新兵,您說兩句?”

  “關我屁事。”

  年輕人瞥了一眼道,然后在眾人的目瞪口呆中施施然地走遠了。

  人群中有個小伙兒壯著膽子問秀才:

  “大哥,這人誰啊,這么囂張?”

  秀才瞄了小伙子一眼,陰森地笑道:

  “囂張?小伙子,你還是太年輕啊。”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