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16:3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重生之巔峰境界
  4. 第二章:趕至王城

第二章:趕至王城

更新于:2018-03-15 18:17:44 字數:3532

字體: 字號:
重生之巔峰境界目錄
共2章
  月明星稀,月光灑落在大地上,像是為其披上了一件銀色的外衣,顯得格外明亮。蕭逸風靜坐在一處小山坡上,不遠處管家蕭戰正在指揮隨行人員搭建帳篷和準備晚餐。抬頭看著看著星空中和記憶深處的另一個世界似是漸漸的重合在一起。一樣的月色一樣的星空,但卻物是人非。蕭逸風的嘴角泛起淡淡的苦澀。那天蕭震回來后,不顧和蠻族征戰半年的疲憊,就拉著他進入了密室進行了一番深談。談話的內容包括兩個方面。一則當然就是關于“藍月公主”的招婿大會。蕭震對于這次大會并不看好,他認為這是皇室為了分化地方勢力所使用的手段,所以提醒蕭逸風在大會期間行事要低調一些,盡量不要引起別人的注意,還有不要想著成為冠軍從而坐擁王國第一美女,蕭震知道這可不是什么娶了個美女回家,而是一顆會爆炸的定時炸彈,而且會炸的尸骨無存。所以在這件事情上百般提醒他要注意,就怕其一時被美色所迷,為家族帶來災禍。其實這到是蕭震白擔心了,此刻的蕭逸風已經不是原來他那個兒子了,是一個穿越而來的二十一世紀的地球人,在那個地方什么樣的美女也在電視和網絡上見到過,況且就算藍月公主真的有那么美現在的他也沒那個心思,蕭逸風現在給自己定的任務就是盡快熟悉自己新的身份,然后盡快的熟悉這個新的世界,來自二十一世紀地球的他知道,只有在了解這個世界的情況后才能生存下去。蕭震說的第二件事才讓蕭逸風真的震驚了。蕭震為他講述了蒼穹大陸上屬于中高階武者才知道的一些隱秘。原來在蒼穹大陸上并不是只有像他這種修煉武技的武者,還有那些隱藏于世不輕易現身的“修元者”,所謂的“修元者”是利用蒼穹大陸上獨有的元氣,來進行對身體淬煉,從而達到修煉的目的,傳說,其中元氣高深者有呼風喚雨,翻江倒海之能。有些類似于蕭逸風前世看的小說中的修仙者,不過又不完全相同。“修元者”雖然大都遠離塵世,但他們的實力和影響力遠不是武者所能比擬的。比如,如今的天藍王國就是當初在一個修元者門派的幫助下建立起來的,而大陸上三大帝國七大王國的背后幾乎都有修元者門派的蹤影。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是修元者雖然實力強大,但畢竟也是人,而修煉當中經常需要煉制丹藥的藥材和一些珍稀的天才地寶消耗也很大,光憑修元者自己去湊齊這些材料顯然有些不現實,在這種背景下一些大的修元門派就選擇在世俗世界尋找代理人的方式來建立國家或家族為自己服務,利用世俗界的權利為自己提供所需要的材料。在蕭震的講述中蕭逸風心里怦怦直跳,沒想到這個世界有這些奇異的人物,就猶如看小說一般讓人不可思議。隨后蕭震說的一席話更是讓其激動不已,他讓其在參加完王城的招婿大會后前往一個叫做落云宗的修元者門派。據蕭震說當年他年輕時闖蕩大陸游歷至西南之時救了一位身受重傷的老者,在他的悉心照料之下老者終于撿回了一條命,為報救命之恩老者給了他一塊令牌,讓他持令牌去西北天蒼山的“落云宗”內到時必有厚報。當時老者似乎有什么十萬火急的事要去辦連傷勢都沒痊愈就匆忙離去。只是在離去前簡單的介紹了自己的身份,老者對蕭震說其是落云宗的修元者,還是宗內的什么執法長老,當時的蕭震還只是個低階的武者哪里知道修元者是什么身份更不知其錯過了多大的機緣。后來逐漸成為高階武者后的蕭震了解到修元者的意義后差點沒把腸子悔青,無奈那時的他已經繼承了天水郡的郡主之位,為了家族他也不能獨自離去也就不了了之了。現在自己的兒子竟然不能修煉家傳的武技,這讓蕭震心里一直遺憾不已,偶然想起當年的一場際遇才動了讓蕭逸風去所謂的“落云宗”試試看,不管怎么樣總比什么都不做的強。在蕭震回來的第二天,他為蕭逸風挑選了一百名黑甲軍精銳讓管家蕭戰帶領就直接讓蕭逸風前往王城,做事雷厲風行毫不拖拉。“少爺,晚飯已經準備好了,請少爺去用餐”耳邊的聲音將蕭逸風的思緒拉了回來。蕭逸風站起身微微用手撣了撣身上的衣服,看了眼一旁恭立的蕭云,說道:“蕭云,你從小就跟在我身邊,你覺得我是一個什么樣的人”。一旁的蕭云聽到蕭逸風的話明顯一愣,沉默片刻后說道:“少爺是一個好人,對我們這些下人很好,從不打罵我們這些下人,而且還經常關心我們生活上的問題。很是體諒我們這些人,少爺更是對我像是朋友一般,讓我有機會從小和少爺一起讀書識字,我蕭云的今天都是少爺所賜,我蕭云可以為少爺做任何事,哪怕上刀山,下油鍋也在所不辭。”聽到蕭云如此的答案蕭逸風也是有點意外,沒想到這具身體的前主人對待手下和下人還是挺有人情味的。想到這里蕭逸風微微一笑,拍了拍蕭云的肩膀說道:“走吧,去吃飯吧,吃完后早點休息明天還得繼續趕路呢!”說完向山坡下走去。身后的蕭云看著前面略顯瘦弱的蕭逸風,想起其對自己的好,在心里暗暗發誓:“只要有我蕭云在永遠也不會讓少爺受到一絲傷害。”天藍王國的都城“天藍城”位于大陸的偏北方向,坐落在一片寬廣遼闊的平原之上。占地足有百里的天藍城城墻全是用大理石加青磚和天藍王國特有的“黑泥”混合而成,整座城池呈黑色,顯得莊嚴肅穆。此時的天藍城內一片節日的氣氛,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過年過節,而實則是因為這個月的十五號就是王國第一美女“藍月公主”的招婿大會了。說起這位“藍月公主”那可真是了不得,年近十四歲的藍月公主出落的婷婷玉立,聽見過其面的人說那可真是“閉月羞花,沉魚落雁”之美。不僅如此,藍月公主還是國王陛下最寵愛的女兒,無論其有什么要求都會答應,聽說連國王陛下皇冠上的夜明珠都賜予了公主,另得其兩位姐姐心中嫉妒不已。所以說誰要是娶了這位美人兒那可是享盡了齊人之福,更會人財兩得。只是如果沒有貴族的身份連藍月公主的影子都看不到,更遑論其他。況且這次的招婿范圍只在地方貴族子弟中選拔,所以一般的平民百姓也只是跟著湊個熱鬧而已。隨著大會的日益臨近和各地方勢力的來到,整個天藍城都陷入了一陣狂潮之中。最為高興的當屬城中的那些商家,尤其是酒樓,飯店,旅館更是爆滿。當然,來參賽的各地方勢力則不用挑選地方,皇室早為其準備好為參賽者專用的‘貴賓樓’下榻。而隨行人員只得自己掏錢住宿。不僅城內熱火朝天,就連城門口也是排起了連綿十余里的大隊等候進城。城門口站著兩排全副武裝的士兵一絲不茍的檢查著來往行人和行李。在這種特殊時期他們可不敢放松警惕,要是一時疏忽漏掉了危險人物進去,出了事情他們可遲不了兜著走。現今的天藍城內貴族如云,哪一個都是背景深厚來歷非凡,要是這些人身上掉了一根毛只怕自己等人也得提前投胎了。當午后的陽光照耀在大地上,天藍城門口等候進城的人流絲毫不見減少。“趙老二,這次你們天香酒樓賺的盆滿缽滿了吧”!等候的人群中一位身穿灰衣的老者對前排的一位中年人說道。“承您吉言,趁著這次大會生意是好了不少,這不,我大哥前段時間讓我去東海邊收幾條‘鱘尾魚’呢。我也是今天才回來呢!沒想到天藍城如今這么熱鬧了,看來咱們要進城還得等幾個時辰。中年男子笑著答道。老者聽到中年男子的回話剛想說什么,卻聽中年男子忽然目光一凝看向遠處。隨著中年人的目光所及之處傳來一陣咚咚的馬蹄聲,帶起一片塵土,塵土散開只見一隊百人左右的黑甲騎士肅立在一輛略顯普通的馬車旁緩緩駛來。“那是?”中年男子看到這種情形也深知對方肯定是某個地方勢力來王城參加大會的。只是對方馬車上的家族標志是一個‘黑盔’,在腦海里思索一下也沒想起來時屬于哪個家族的。這時只聽旁邊的灰衣老者驚呼道:“是蕭家的人,沒想到這次連蕭家也來參加這大會了”。“蕭家”?中年男子皺眉思索。“說到蕭家你可能不知道,但說到蕭家的另一個身份你就會明白了”!老者看著旁邊皺眉的中年人緩緩說道。“還請您老賜教”中年人微一拱手。“呵呵,不用客氣,說到這蕭家的另一個身份那可是如雷貫耳啊!蕭家就是咱們天藍王國十大郡城之一的‘天水郡’之主。雖說蕭家手掌一郡之地,但向來行事低調,出門在外從不招搖,只打出家族的標志而已,不了解的還以為只是不知名的小家族,老夫也是昔年在天水郡走過幾次生意,偶然間見過一次這種標志也是聽當地人說才知道的。老者的臉上似是有些感嘆的說道。聽著老者的回答中年人心中頓時想起關于天水郡的信息,像他們這種生意之人對于各種小道消息都了如指掌何況天水郡這種一郡的實際掌控者的信息。越是想起有關天水郡的信息中年人心中越是心驚。天水郡雖然不是十大郡里實力最強的,但卻是最神秘的,很少有人知道天水郡的實力到底有多大,僅表面的十萬黑甲騎兵就已經是戰力超強。其真正的實力外人無從知曉。不過僅看天水郡在十大郡之中無人敢惹的名聲看來,肯定有其過人之處。中年人是越想越心驚,看向前方漸漸臨近的蕭家隊伍目光中也是越顯敬畏。正如老者猜測的一般,這一隊人正式是趕了一個多月終于到達王城的蕭逸風等人。撥開車簾,馬車中的蕭逸風瞇著眼睛看向前方高大的城墻口中喃喃自語:“天藍城,就讓你作為我蕭逸風來這異世界的第一塊試金石吧!”
字體: 字號:
上一章
重生之巔峰境界目錄
共2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