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4:30:3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異界之陣法軒轅
  4. 第三章 兩聲巨響

第三章 兩聲巨響

更新于:2018-03-16 12:53:37 字數:2054

字體: 字號:
  在穆帆遠的手印全部結出后,一只由云氣凝聚而成的巨大傀儡已經成型。這傀儡踩踏著大地,發出隆隆的響聲,揮舞著碩大的拳頭向著穆青奔來。

  見傀儡奔來,有些勢頭,穆青嘴角微翹,也是結起了手印。穆青的動作行云流水般,并無一點生澀或是停滯,轉眼陣法就已經成了。

  穆帆遠有些傻眼了,因為他眼前出現了一只和他的云氣傀儡一模一樣的云氣傀儡。穆帆遠見穆青結出手印的速度快到是他的數倍,所成的傀儡也是比他凝厚數倍,其實此時高下立判。穆帆遠見自己的傀儡沖向那小子的傀儡,眼看自己的云氣傀儡那碩大的拳頭要砸在那一只傀儡的身上了,那只傀儡卻是不閃不避,很是呆泄的樣子。穆帆遠心中竊喜:原來那小子的傀儡只是根呆柱子。

  穆帆遠又是結起手印,只見那云氣傀儡的拳頭光芒大盛,云氣傀儡的身軀變得有些虛幻。顯然是剛才的一番手印,將云氣傀儡身上大部分的云氣力量匯聚到云氣傀儡的拳頭之上。

  “轟!”

  巨大的聲音響徹整個黃玉城。這一拳威勢極大,硬是在這地面上轟出一個三米多深的大坑,一時間塵土繚繞。

  土霧散去,穆帆遠的嘴角掛著一絲殘忍的笑意。“死了?呵呵!”穆帆遠喃喃道:“這可是尸骨無存了,哈哈哈哈。”

  突然,穆帆遠心頭一緊,覺得背后一陣冷風。穆帆遠倒也是反應很快,手印翻動,他的云氣傀儡驟然轉過身來,又是轟出了一拳。

  “轟!”

  巨大的響聲又是響徹整個黃玉城。

  小木屋。

  陸虎對著自己的妻子問道:“玲兒,你怎么不問那個小兄弟?”

  “問什么?”被喚作玲兒的婦人坐在椅子上,雙手放在桌子上,雙手相扣,低著頭看著自己的雙手,目光有些復雜。

  陸虎不說話,只是看著他的妻子,柳玲。柳玲并不抬頭,只是緩緩的說:“穆青是大哥的徒弟吧,我自然是看的出來,只是你若是不喜,我怎么會去問呢?畢竟你是我的夫君。”

  陸虎聽到這句話,魁梧的漢子聲音竟是有些顫抖,眼眶卻是紅了。“苦了你了。”陸虎看著自己的妻子,目光之中感動和心疼卻是那么明顯地流露了出來,“過了這么多年,我其實已經放下了。可是我卻固執地不肯原諒大哥,其實我早就原諒了啊,我不能原諒的是我自己啊。”

  柳玲也是紅了眼眶,輕輕地說道:“都過去了,何必再提它呢?”

  陸虎卻是無比的自責,“要不是我,那天你就問了穆青小兄弟,就能夠找到大哥了。大哥是你唯一的親人了啊,都怪我,都怪我!”

  柳玲這個時候慢慢地抬起了頭,看著自己的夫君,牽住陸虎的手,手掌相抵,十指相扣,“我還有你。”

  陸虎虎目中閃動著晶瑩地光,“可是……”

  柳玲卻是打斷陸虎,“有緣會見的。我相信。”

  這一瞬間,縱然是陸虎這樣的漢子也是淚水放恣。陸虎擁住柳玲,柳玲也靠在陸虎的肩上,好不溫馨。

  只是這一刻溫馨,卻是有這一段血淚。

  兩聲巨響,整個黃玉城都是被驚動了。幾乎沒有人知道出了什么事,只知道穆家的大公子自從回來后就不見了。穆家突然戒備森嚴起來,禁止人們談論穆家大公子的事。

  其實,人們真的不知道這穆家大公子出了什么事,穆家又到底是怎么了。坊間倒是有各種說法,有的說穆家大公子已經死了,穆家的仇家殺了過來,要滅了穆家。有的說,穆家大公子正在修習一套驚天動地的功法,不能被打擾。更有夸張的,都是編成了故事,說是穆家大公子看上了一個青樓女子,要為其贖身,娶她為妻,穆家家主穆鐵不同意,穆家大公子一氣之下,帶著那青樓女子離家出走了。

  外人不知道,可是穆家自己知道,他們的大公子此刻正躺在床上,筋脈盡斷。穆家大公子此刻,不能說話,看不見,聽不見,就是一個活死人。

  “你說,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穆鐵此刻怒氣沖天,問起話來,好像是喊出來的一般。把這幾個家丁嚇的腿腳發軟。

  這幾個家丁正是要為難穆青的那幾個,他們倒是目睹了整個事情的經過。那個干瘦家丁顫抖著,聲音也在抖著,斷斷續續地向穆鐵稟告著事情的經過。

  聽著家丁的話,穆鐵陡然變了臉色。“你說大公子讓傀儡反手轟出一拳,吃不住那個青年的傀儡的一拳,大公子的傀儡被那一拳砸的粉碎,大公子也被震得筋脈盡斷?”

  家丁見穆鐵面色鐵青,嚇得魂不守舍,連連點頭應和。

  穆鐵壓住怒火,沉聲道:“你接著說。”

  “那青年見大公子經脈盡斷,冷冷地笑著說:‘你這是從哪里學的云氣飛揚陣?你不知道這云氣飛揚是四個字嗎?你怎么只知道云氣,不知道飛揚呢?’大公子那時候已經不能說話了。那青年卻是還要羞辱大公子,他接著說:‘你那云氣傀儡倒是有模有樣,只是會聚不會散,一拳打在空氣上,聲勢倒是不錯,可是有什么用呢?你這陣法只會了一半,死了可怨不著我。我告訴你這些,你是不是死的明白了?你是不是要謝謝我?哦,你不會死,你只是筋脈盡斷,放心,死不了。哈哈哈!’那青年說完就揚長而去了。”干瘦青年幾乎一口氣說完了這些,松了口氣,卻見穆鐵的臉已經不是鐵青色了,而是墨青色,穆鐵的臉在不停地抽搐。那干瘦青年趕忙說到:“那個青年真是惡毒,家主你要為大公子報仇啊!”

  穆鐵不說話,揮了揮手,干瘦青年也是知趣,唯唯諾諾地退了出去。

  這個時候,穆青就在黃玉城外的一個小茶驛,他知道,自己還有一個人要等。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