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4:47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超級古代人血統
  4. 第1章 紫發少女

第1章 紫發少女

更新于:2018-03-18 20:35:42 字數:3174

  丁羽感覺自己在做夢,而且迷迷糊糊中,只感覺渾身劇痛無比,放佛無數蟲子在身體中撕咬、啃食著他的肉體。大腦也是嗡嗡作響,好像有無數東西想要涌入一樣,讓他痛不欲生,如同在煉獄中掙扎。

  朦朧中他的手無意識的顫抖著摸向頸脖處,那是一塊破碎的玉,是他死去親人唯一留下的遺物,每次無論遇到什么讓他痛苦的事兒,他總是習慣的握住這塊玉,因為這上面那淡淡的親人遺留的溫暖總能給他小小的治愈,讓他的心也跟著暖起來。

  果然,當丁羽握住玉的一瞬間,一絲若有若無的暖流順著手掌心流遍全身,頓時讓他緊皺的眉頭微微放松開來。

  模糊的雙眼緩緩睜開,引入眼前的是一雙大大的紫色雙眸,正好奇的望著他,可愛的眼睛里面充滿了驚訝與不解。

  “你是……?”丁羽瞇著眼睛勉強出聲,只感覺渾身如同烈火焚燒過般,頭痛欲裂,腦袋里一片混沌。他勉強直起身,細細打量著眼前的一切。

  他現在身處一個簡陋的木制房間里,放眼望去,空空如也。除了他身下的床沒有其它任何家具,而且整個房間昏暗無比,只有那一絲透過窗戶射進來的一絲銀光閃耀著。而且就這張破床好像也是偽劣產品,只是輕輕晃動下便發出“咯吱”“咯吱”聲響,放佛隨時都要斷裂一般。

  丁羽心中先是疑惑,緊接著便是一陣心慌,難道我給綁架了?不可能,丁羽心中搖了搖頭,自己一個孤兒,又不是背著金山的富二代,綁架他屁用都沒。

  “我叫尤絲蒂婭,你好點了嗎?”

  那這里究竟是哪?丁羽不由得煩悶的甩了甩頭,聽到少女回答便抬起頭,隨即望見一個小巧精致的臉龐正緊盯著自己,正是剛才剛才那個女孩。

  尤絲蒂婭?外國人?丁羽一陣訝然,剛才沒有仔細看,這下細細凝神才發現,眼前這個女孩可愛的讓人窒息。

  看上去也就十二三歲的樣子,穿著一身古樸的長袍,一頭濃密但梳得很整齊的紫色長發直達腰間。頸脖微微露出,如同初學般水嫩的肌膚,讓人很不得咬上一口。長長睫毛下玲瓏的大眼睛不停地眨巴著,好像在思索著什么,稚嫩的小嘴微張,配合那緊皺的眉頭反而襯托出一種不符合年齡的美感,破惹人憐愛。

  眼前動人的美麗讓丁羽一呆,隨即緊張的心稍有放松,不過卻又微微嘆了口氣,如果他前世的妹妹還活著,估計也是這樣一幅惹人憐愛的樣子吧。這女孩難道是某國的公主嗎,不過就算是公主怎么會和自己在一個房間?還有,這到底是哪?

  忽然猛地大腦傳來一陣劇痛,丁羽緊咬牙關,下意識的望向窗外,這不望不要緊,一望差點把他魂給嚇出來。

  只見天空懸掛著一輪巨大地蒼青色皓月,周圍無數大大小小的星星閃耀著銀芒,美輪美奐,如同仙境。丁羽瞪大雙眼半天沒有回神,嘴巴張的放佛能塞得下幾個饅頭。

  “這……這……”丁羽手指顫抖著指著天空,目光中充滿了匪夷所思。這還是地球上的夜晚嗎?絢麗的讓人震顫!

  “喂!我說……”尤絲蒂婭終于忍不住了,她從剛開始就一直觀察這個給送來的少年,有點小巧卻很剛毅的臉龐,一小撮濃密的黑色短發遮住眼簾,雙手橫放在胸前緊握著,看上去痛苦異常卻沒有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音。偶爾間無意識睜開的一絲雙眼,那是一雙她沒有見過的琥珀色雙眸,堅強而又可怕的眼神在里面凝聚著,時不時好像又突然放松下來似的,流露出點點安心。

  這讓她好奇不已,不知道這從哪來的家伙究竟經歷了什么,難道是被追殺的某國王子或者家族少爺?

  本來看他的傷勢以為死定了,不過居然不知道為什么體內還殘留著一絲奇怪的生機,掙扎著徘徊下居然勃勃旺盛起來。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醒來后的表現,她從來還沒看過人類的表情能在短時間內變化如此之多,迷惑、痛苦、哀傷、懷念、驚訝。她終于忍不住開口了,因為好奇心已經塞滿了她小小的心頭,如果再不發問,她估計自己會難受的抓狂。

  “喂喂!聽到我說話了嘛?”尤絲蒂婭迫不及待道。

  丁羽正處于震驚之中,忽然一聲清脆悅耳聲傳來,不禁讓他清醒過來,同時他也逐漸變得冷靜,一絲若有若無的記憶忽然出現在他腦海里,他猛地想起了之前的事。

  他記得他醒來前正在家玩一個目前很火的游戲,名叫《龍基谷》。那時他剛做完每日女神氣息的任務,可是當他準備向守衛兵交接時,忽然發現有一個額外選項,上面寫著“被封印的古代之血統,無窮力量的繼承者”。

  丁羽當時愣了下,滿腦子疑問,他記得昨天也沒出現這個任務啊!鬼使神差的點了下,或許是新出來的支線任務吧,丁羽無奈的搖了搖頭,準備馬上把它完成了。

  可就在他剛接取的一瞬間,整個游戲世界突然扭曲起來,緊接著丁羽就聽見耳邊傳來一聲炸響,虛空宛如玻璃一般破碎開來,一道紫色的流光從破碎的空間中猛地射出,在丁羽呆滯的眼神中狠狠的貫穿了他的身軀,緊接著包裹著他,一絲絲恐怖力量的黑線如同蠶絲迅速纏繞,形成一個黑色巨大卵狀物體,而后拖著他迅速返回了空間。

  被黑色力量包圍過來的一瞬間,丁羽就感覺身體如同置身巖漿,渾身血液不斷翻滾著,好像要人間蒸發一樣,忍受不了的他連慘叫都沒發出便暈了過去。

  ……

  尤絲蒂婭望著不理會自己一臉呆愣的丁羽,憤憤的嘟起了自己的小嘴,猛地一個跨步來到丁羽床邊,抹起袖子揚了揚,正準備讓眼前這個無視自己的少年嘗嘗自己的粉拳。忽然,身前傳來那個少年干澀的說話聲。

  “這……這是什么鬼地方?”

  “咦?”尤絲蒂婭俏臉上露出一絲小小的驚訝,緊接著卻又化作一絲惱羞,狠狠道:

  “你無視本小姐半天了,終于肯開口了!哼”

  滑嫩的小嘴微微張揚,雙手叉著腰,少女一臉怒容的盯著眼前這個少年,他也不知道為什么會突然有些惱怒,但是看著眼前這個少年一臉傻樣兒還無視她就忍不住氣打一處來。

  “我叫丁羽,請問這里是哪,還有……”

  “停停停!你大概還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吧,迷途的少年!”尤絲蒂婭得意的甩了甩艷麗的長發,瞥了一眼丁羽,似乎知道他接下來要問什么,直接揮揮小手打斷了他的問話。

  “這里是黑塞得訓練營,你是不久前給黑之執行官扔進來的,本來以你的傷勢死定了!”

  說到這頓了頓,小嘴一撅:“但是本小姐慷慨,心地善良!死在地上的你,是多么的難看!于是我大發慈悲把你抬到了床上,沒想到才上床,你居然……”

  “黑塞得訓練營?”這是什么鬼地方?難道是亞馬遜?丁羽心中震驚不已,他記得最后失去意識之前好像被奇怪能量弄到了破碎的空間。破碎空間!難道……丁羽頭上冷汗直冒,隱隱的開始對自己處境有些猜測。

  “沒錯!”說到這,少女頓了頓,雙眼放光的盯著他,猶如在打量一個珍稀動物:“不過奇怪的是,本應該死定了的你的體內,那將要消逝的生機卻突然如同熒熒火光般閃耀起來。”

  正說著,紫發少女突兀的將俏臉猛地貼近丁羽,睜著她那大大的雙眼緊逼著丁羽,像是想要發現什么般。

  丁羽腦海中正一片紊亂地整理剛剛所得知的信息,忽然感受到一陣香甜氣息襲來,他疑惑的抬起頭,引入眼前的是一幅絕美的容顏,正緊盯著他。

  極近距離感受對方的呼吸,還是個可愛的小女孩,丁羽不禁小臉泛起一絲微紅,他從小到大還沒有如此近距離和一個女性對視,甚至連對方呼吸的那一絲溫熱都能感受得到,雖然那位貌似只是個未成年少女。

  不過回想到現在的處境,丁羽內心又逐漸平靜下來,隱隱的猜測讓他深深的不安。

  “我說……”丁羽正準備開口。

  “啊!這是!!!”似乎像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議物體般,少女指著丁羽雙目中的一絲淡淡的血紅色猛地驚詫道:

  “這是血脈符文!真沒想到你居然是覺醒血脈者……我就奇怪,那樣的重傷都能活著,如果是覺醒者的話有些特殊的覺醒血脈確實可以做到!難道你是光明神族?”

  說到這,少女突然興奮的雙眼放光,雙手不自覺地加快把玩著發絲,一個螺旋狀的鉆頭迅速在她手中成型,頗為尖銳。

  正準備將心中的疑惑盤脫出的丁羽猛地聽見少女一聲吶喊,嚇了一跳,可當她聽到血脈覺醒四個字時,卻猛地腦海一陣天昏地轉,大量莫名的記憶如同洪水般涌出。

  丁羽滿臉震驚與駭然,半響才冷靜下來,不由得心里苦笑的:奶奶的,果然穿越了,還借尸還魂……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