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0:32:44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山大王闖都市
  4. 第三章 這個社會也挺危險的

第三章 這個社會也挺危險的

更新于:2018-03-16 07:18:07 字數:2147

字體: 字號: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周伯感覺和秦磊挺投緣的,于是左右看了看,壓低聲音說道:“兄弟,你知道法場在哪里嗎?”

  “法場?你找這個地方干嘛?”秦磊頗有些莫名其妙。

  “實不相瞞俺這次來京師,是為了劫法場救人的。”周伯雙眼緊盯著秦磊,觀察著他臉上的表情,而后語速緩慢的說道,并且他的右手又自然而然的握住了桌子之上的大刀。

  秦磊的嘴角不自覺的抽了一下,而后不確定的說道:“救高迎祥?”

  “對,就是救我大哥高迎祥。”周伯重重的點頭說道。

  秦磊聞言頓時感覺有些牙疼,想想周伯十八九了,還這么沉迷在幻想之中,于是怒聲說道:“周伯,你堂堂七尺男兒,有手有腳,為什么不務正業,不思進取,想什么高迎祥?就連清朝都亡了一百多年了,更何況明朝了?”

  “自從崇禎皇帝被李自成逼死在煤山之上,明朝早就沒了,高迎祥也成了冢中枯骨,你能不能不要這么幼稚?更不要天天沉迷在歷史游戲之中,你現在要做的就是找一份好工作,好好的賺錢養家,而不是像你現在這樣,留個長發,穿個古裝服,抗個大刀,天天瞎晃悠,說什么救高迎祥,你當別人是傻子嗎?·······”

  “等等,你剛剛說什么?”周伯突然欣喜的問道:“你說崇禎那個狗皇帝被我兄弟李自成逼死了?”

  “臥槽,我說你到底有沒有注意到我說的關鍵是什么?”秦磊氣的拿出手機百度了一下高迎祥,然后對著周伯念道:“高迎祥,明末農民起義領袖,陜西安塞人,崇禎元年即1628年率眾起事,自稱闖王·······后與李自成、張獻忠東征,攻破鳳陽,毀明帝祖陵······崇禎九年即1636年率軍出漢中,折回陜西,謀攻西安,至黑水峪遭明將孫傳庭伏擊,戰敗被俘,隨后押至京師,凌遲處死。”

  “也就是說高迎祥死于崇禎九年即公元1636年,而現如今是公元2018年,我雖然是文科生考古專業的,但是數學也不差,2018減去1636是382,這樣算下來的話高迎祥已經死了將近四百年了,就算是他孫子的孫子都已經作古了,更何況是高迎祥了?你還救什么人?這不是扯淡嗎?你對的起你的父母嗎?”

  周伯聽完這些話頓時愣住了,高迎祥已經死了將近四百年了?現在是公元2018年?怪不得以他曾經闖過魯東巡撫衙門的眼光都看不出來這是什么地方?怪不得這里的人說話、穿著、吃飯都如此的迥異?

  先前周伯就曾經懷疑過,只不過沒有證實,心中也抱有著一絲的幻想,但是今天秦磊一說破,在和他心中的印證一下,他就知道對方說的恐怕是真的,畢竟身為一個土匪,一個山大王,一個江湖人士,若是連這點觀察能力都沒有,恐怕他早就死的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了。原來這是南柯一夢,以前挺說書的先生說過有個什么姓莊的曾經成了一個蝴蝶,沒想到自己今天也經歷這種稀奇古怪的事情。

  秦磊接著說道:“喂喂,周伯,你怎么了?”

  周伯憨厚的臉上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說道:“如果俺說俺是四百年前魯西北臥虎山的山大王,你信不信?”

  秦磊一臉鄙視的看著他,然后說道:“如果我說我是玉皇大帝你信不信?”

  果然如此,俺就知道會這樣,周伯慢慢的低下了自己高傲的頭顱。

  “對了,說了這么久,還沒問你父母呢?他們難道不管你嗎?”秦磊說道。

  “天啟末年,天下大亂,民不聊生·······”然而等周伯看到秦磊戲虐的眼光之后,只好改口說道:“他們在我九歲那年就不在了,我是在····”

  “我知道,你是在孤兒院長大的,雖然那里的管理讓你缺少家庭的溫暖,但是你也不能這樣自暴自棄啊!你要好好的活著,不為別的,只為你已經不在的父母爭一口氣。”秦磊嚴肅的說道。

  看著秦磊那種表情周伯不知怎么滴就想起了當時私塾里的先生,自以為是,而且全是高大上、偉光正的道理,就想上去給他一拳,不過孤兒院是什么地方?

  “想不到你的身世這么可憐,這樣的話你就更不能自暴自棄了,你必須活出一個人樣來,對了,忘了問你的特長是什么?”秦磊說道。

  “俺的大刀特長,這個算不算?”周伯揮舞了一下手中的大刀,嚴肅的說道。

  秦磊聞言滿頭的黑線,無奈的說道:“我的意思是說你擅長什么?日后準備干什么工作?”

  “哦哦,這個意思啊!俺明白了。”周伯歪著頭想了想無奈的說道:“俺好像只會殺人,對了你請我吃了一頓飯,俺的銀兩在這里沒法用,但是俺周伯長這么大從來不欠別人的,當然了俺大哥高迎祥不算,日后你有什么難事,或者看誰不順眼,打個招呼,俺幫你把他料理了,保管做的滴水不漏。”

  秦磊聞言差點被噎死,無語的說道:“現在是法治社會,你以為是明朝末年啊?會殺人有什么用?你又當不了法醫(注射)?再說我用你幫我什么?你連你自己都養活不了。”

  秦磊的話音剛落,肯德基的大門被人“嘭”的一聲撞開,當先一個四十左右的大漢一進來,就吼道:“所有的人都給老子趴下。”熱鬧的肯德基頓時有些冷場,然而當眾人的目光看到進來的五個大漢中有兩個持著手槍,另外三個人拿著明晃晃的尖刀的時候,就算是有想要充英雄的人都不敢上前了,縱然是剛要罵出口的話語也生生的咽了回去。

  這次輪到周伯戲虐的看著秦磊,那意思仿佛是在說這就是你說的法治社會?也挺危險的嗎?

  秦磊頓時有些尷尬了,要知道這可是京城,大****又是對槍、刀管制十分嚴格的地方,怎么電視上出現的橋段會出現在自己面前?難道他們是對面這哥們請來的龍套演員專門來打自己臉的?秦磊有些惡意的揣測道。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