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5:16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超凡仙術
  4. 引子

引子

更新于:2018-03-18 16:37:14 字數:2541

  仙界仙殿被魔神闖入,魔神大殺四方,魔神的威能只有仙帝才能抵擋,魔族大軍早已潰敗只留下魔神一人拼死抵抗。

  魔神施展真身,如同一座大山在仙界肆意破壞著,仙帝卻還在前線沒能趕回仙殿,仙界守衛們抵抗不住魔神之威,在不斷逼近仙殿后方的仙寢,那里還有剛剛出生的嬰兒,那是仙帝之子,仙帝唯一的兒子,仙帝前不久才產下嬰兒奔赴戰場,魔族也是看中這一點才準備這一場斗爭,卻沒想到西方佛門也參了一腳,將所有組建的勢力全部瓦解。

  仙帝率領大軍在剿滅自己的族人,戰敗回去顏面盡失他的魔神地位也會不保,他需要給仙界一個重創這樣魔族的其他族人能夠原諒他家族所以孤身一人潛入后方殺戮那些比他弱小的仙人。

  “將軍仙帝未歸魔神我們抵擋不住。”守衛的焦急之色守門將軍盡收眼底。

  “所有人鎮守防線,后方就是仙帝之子,如果有什么閃失我必當自刎謝罪,守不住仙殿那也要保住仙帝之子。”

  殘余的仙界守衛聽令組成仙陣防御,雖然沒什么用,但是能阻擋魔神兩下攻擊也算是拖延了時間。

  鎮守將軍從仙殿寶庫將輪回鏡取出,來到仙寢那里的嬰兒還在閉眼萌睡,紅色的肚兜讓他看上去格外可愛,外界破碎的聲響,緊隨著人員的慘呼知道守衛們已經防不住了,魔神的突然降臨來的太突然身為護衛將軍的他有著直接的責任,仙殿已經破碎不堪,這里僅存這他和仙帝的兒子,望了望這個小家伙。

  “希望你能活下來,這樣我就對仙帝無愧了。”

  輪回鏡光芒一閃將嬰兒收入其中,下一刻強大的力量爆發了出來,仙界懸浮在空中的山巖全部崩裂粉碎,化作火球飛往人間,不遠處的仙帝看著眼前的一切仙受到了情緒的波動失去了效用,從空中摔落下來。

  “仙帝您沒事吧!”后方的將軍連忙接住了仙帝。

  “仙殿沒了你說有沒有事!好狠的魔神,發覺我的氣息竟然自爆。準備一下進攻魔族,我要他們滅族,去往神界請求援手。”仙帝驚呼瘋狂的語氣喊出了這個命令。

  “仙帝這么做不妥。”后方的將軍感覺這個不太妥當,神族雖說是同盟但也不會如此輕易的就借兵,之后還會伴隨著諸多的問題。

  仙帝眉頭緊皺看著發言的將軍:“有何不妥,這是我下的命令不從者殺無赦。”

  “聽從仙帝號令。”其余將士看了看剛才的將軍一眼,對他們而言仙帝的命令才是一切,那名將軍也是嘆了一口氣也算同意了仙帝的命令。

  仙帝那傲然的身姿樹立在空中,自己的孩子伴隨爆炸死亡,憤怒已經不能形容她現在的心情,需要魔族的鮮血洗刷心中的火焰。

  ......

  仙魔大戰,人間暗淡無光,天火降臨,所有人認為末日來臨,火球砸入山脈引發各種災難,隨后的幾年底下的凡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仙界的仙法秘籍流落人間,那年之后凡人們開始了修仙的旅程,人們稱之為仙門世紀。

  仙門鼎立的時期,仙帝派人下界回收那些散落的典籍仙器,迎來的是那些修仙人的又一次進階,資質好的被送往仙界,也就有了升仙一說,仙器典籍遺落很多,但是隨著修仙的潮流也讓原本跌入谷底的仙界再次重回生機。

  “輪回鏡還是沒有消息嗎?”

  “回仙帝,沒有但是屬下派人已經努力尋找。”

  仙帝甩手一個茶杯摔碎在地,嚇得那名小將渾身發抖,仙帝脾氣最近變得暴躁也有耳聞,看來這次要遭殃了。

  “給你一年時間再不找到會有人頂替你的位置。”

  “是。”小將士唯唯諾諾的答應著,他已經看到自己的結局了。

  輪回鏡本身就是能夠屏蔽上天窺測的神器,但憑著眼力在凡間尋找如何能找到?

  上界一天人間一年,世間變換,修仙鼎盛帶來的卻是靈氣的匱乏,這個世界的靈脈被使用過度,天罰隨之而來,修仙的步伐被阻擋,能修仙的人越來越少,那些修仙門派無一被埋沒在歷史的長河中,仙人成了過去式,其余高等世界與凡間的通道關閉,接下來來的就是黃帝的時代,神話歷史伴隨著謠言不斷改變,成了如今的神話故事,那些仙法消失隨后而來的就是武學的天下,武者為大,戰亂三國鼎立,武技成就了這個民族的最強戰力。

  世界開始分化不同國家不同地方開始爭斗,世界大戰開啟了新的篇章,一個走向科技的時代,這里的人們崇尚科學,科技的進步使得他們以為以前的一些東西都是封建迷信,那些大師都是披著那些所謂學術出來騙人混飯,而真正的大師卻隱藏于人群之中,然而熱武器的發展武學也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

  ......

  七月下午天氣說變就變原本炎熱的天氣被雨水沖刷降溫,施工地早已沒人,雨天的施工極為危險,那些工人早早下班,那些被拋開的泥土邊上那些殘留下來的易拉罐正被一個女子彎角撿起,雨下的再大也沒能阻止她,蹣跚的走著不斷的將那些瓶瓶罐罐裝在白色的布袋中。

  這天的雨水來的特別猛烈,腳下的泥水松軟開始向下滑坡,她的反應慢上一步隨著泥水滑落下來。

  “哎呦~這天氣說變就變,不景氣啊!”

  女子五十來歲,她的丈夫原本是個有錢企業董事長,但是中了別人的暗算董事長的位置被奪取,奪取他位置的人正是自己丈夫的親弟弟,奪權篡位讓自己丈夫深陷自責,像是突然喪失了斗志,他們被趕出了原本的別墅住在一出租的小房間內,她知道自己丈夫的才能,她在不斷的為自己丈夫籌集資金讓他東山再起,卻沒想到這個小舅子做的十分徹底,沒人敢支援他們。

  他們是從創業開始就在一起了,一起打拼出來的商業帝國被掠奪誰都不好受,尤其是自己的丈夫他的心血全部投入在那里,他的內心創傷更為嚴重。

  女子無奈嘆氣,希望自己丈夫能夠振作起來,自己女兒還在國外,在事發之前已經將存款打入她的銀行卡中,囑咐過讓她不要回來。

  女子不斷的揉著腳踝,看著滿手的易拉罐散落立馬重新裝回,她需要一筆資金支持自己丈夫,現在也只有這個方法,其他資金來源都被剪斷,但是她相信會有東山再起的那天。

  就在撿起最后一個瓶罐的時候雨水中露出意志嬌小的手,那是嬰兒的手掌,女子一驚,雨水已經快淹沒小手,人命關天,連忙抓住那個小手,小心翼翼的將泥水撥開,小孩的頭露了出來,紅色的肚兜竟然還在迷糊的呼吸,好像沒有吸入泥水,堪稱奇跡,女子抱起嬰兒的那一刻,腳像是踩到了什么東西硬硬的,隨著感覺摸去,是一個古老的銅鏡,從外表就能看出,以前丈夫有收集古董的愛好,雖然她不是專家但也能看出銅鏡的不凡,一個想法悠然而生,這個嬰兒就像是她的福星。

  不斷的逗弄著懷中的小家伙,雖然不知道他是如何出現的,這就像是上天給予她的提示,抱著孩子帶著銅鏡來到了一家典當鋪。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