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16:2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九州蜀歌
  4. 第一章 一切之始

第一章 一切之始

更新于:2018-03-15 10:34:48 字數:3830

字體: 字號:
九州蜀歌目錄
共1章
  九州歷,春秋一十七年夏。

  整個九州大陸正經歷著十年來最炎熱的天氣,其中尤以火爐著稱的西蜀巴渝郡最為難熬。

  烈日高懸,天空中沒有一絲云彩,蔚藍如玉。

  剛過午時,正是一天中最熱的時候,往日巴渝郡城熙攘熱鬧的長街此刻鮮有人流,街邊的小販亦是趕完早市后便匆匆收拾起貨物回家避暑,沿街兩旁的酒樓更是生意慘淡。

  即便是老字號明月酒樓也不例外。酒樓寬闊的一層大廳坐著寥寥兩名食客,店小二給兩名食客上齊菜后便躲在墻角打瞌睡,掌柜坐在柜臺內無精打采的撥著算盤,計算著本月酒樓的盈虧。

  單手熟練的撥著算盤,算珠啪啦啦響,掌柜眉頭卻越皺越緊,顯然這段時間因為高溫天氣,樓里的生意不太如意,惱火的扇了兩下蒲扇罵道:“這鬼天氣!都三個月沒下雨了,是要逼死人啊……”

  “再來兩碗綠豆湯。”窗邊食客的喊聲打斷了掌柜的牢騷。

  “好咧。”客人有需求,自然不能怠慢,掌柜應了一聲。轉頭瞪了一眼仍舊懶散閑坐在墻角打瞌睡的楊小二,惱怒的將蒲扇打將過去:“臭小子,還不快去!”

  楊小二吃痛,這才醒過神來,連滾帶爬的逃出掌柜絕技奪命連環扇,進入后廚去取客人要的綠豆湯。

  掌柜望著楊小二麻利跑開的背影搖了搖頭,目光很自然的轉向窗邊僅有的兩名食客。雖然掌柜很不想承認這個事實,但今天中午明月酒樓的確只有這兩名食客。

  不過這兩名食客還是很豪氣的,剛上桌便點了兩壇酒樓的鎮店名酒明月醉鄉,這即便是在酒樓生意興隆的季節也是少有的大手筆,但是他兩怎么只點酒不喝酒呢?

  掌柜望著食客桌上從未開封的兩壇明月醉鄉皺了皺眉。

  也許,是想帶回家喝吧?

  或者,在等人?

  掌柜的看了看兩位食客桌上的四副碗筷。

  不過這鬼天氣喝這烈酒確實不合適,掌柜的看了看照射進店門的炙熱陽光搖了搖頭不再去想,管你兩喝不喝,反正一會結賬時你得給錢。然后就又低下頭撥起算盤,算算這個月能不能比上個月少虧點。

  楊小二的綠豆湯很快上來了,年輕的食客端起碗喝了一口,清涼透心。夏季最佳的消暑飲品讓他精神一震,心底鼓起了些勇氣打破桌上的沉悶氣氛,低聲問道:“將軍,你說他會來嗎?”

  被稱作將軍的食客年過五旬,有著一張模樣大眾化的方臉,穿著的衣裳也是洗得發白的舊袍子,很難想象這樣一位尋常的中年人是一位軍伍中的將軍。

  將軍正撫按著桌上一副空碗筷旁的黑色行囊,聞言瞥了劉沖一眼,大概覺得他這個問題問得很白癡很無趣便沒有回答。

  劉沖的目光也落到黑色行囊上,悲傷的想著自己真是白癡,今天是隊長趙明忠的安葬之日,連將軍都來了,重情重義的他又怎會不來?

  事實上劉沖內心里想問的并不是這個問題,只是怕惹惱將軍這才不敢問出。抬頭看了一眼,將軍正拿起筷子夾了一著脆筍放入口中,咔嚓咔嚓的咀嚼著。這滿桌的菜已經上了好久了,兩人似乎都沒有太好的胃口。

  劉沖像是喝酒似的灌下一大口綠豆湯,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抬起頭來問道:“將軍,他不會有事吧?”

  將軍手中的筷子頓住,腦海里浮現出某個可惡家伙的模樣,他極為惱火的說道。

  “死了活該!”

  劉沖怔了怔不知用何言語將話題繼續下去,只得低下頭默默喝起綠豆湯,只是雖然心里擔心著袍澤的安危,但還是忍不住腹誹:將軍你要是真不擔心他的安危,覺得他死了活該,又何必大中午的在這酒樓里等他回來。

  誒。劉沖的眼睛亮了亮,將軍在這里等,自然是知道他會安然回來。

  心下稍安,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我可沒那么容易死。”

  明月酒樓門口,一個身穿黑色勁裝的少年回應了一句,提著個褐色行囊走了進來。少年約莫十七歲,模樣俊秀身材修長,但顯然趕了很長一段路,一身黑衣上沾染了不少灰塵。

  “王哥兒。”劉沖見到少年很是激動,立即起身迎過來,喊了一聲。

  掌柜見來客,是窗邊那一桌等的人也就沒太在意,低頭繼續撥算盤。至于食客口中有著死字之類的話語,經營酒樓多年的他更不會絲毫在意。這巴渝之地,戰亂剛過去沒幾年,民風剽悍,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都有,更遑論這幾人不過逞口舌之快罷了。

  劉沖走向王銘的同時,目光注意到其手上提著污跡斑斑的行囊,敏銳的嗅覺察覺到行囊中有血腥氣味。

  王銘沖他點了點頭。

  知道猜測的沒錯,劉沖鼻子有些發酸,眼眶頓時紅了。

  王銘拍了拍他的肩膀,攬著他走到近前,沒有把行囊同樣放在桌上,而是隨手往墻角下一甩,“周將軍,您說過我是個禍害,禍害可是要遺千年的。”

  周郁景周將軍,蜀國神秘組織影衛高層,司職保護朝堂重臣、刺探敵國情報、暗殺敵國高層、暗查刑部不便之要務。雖番號隸屬與征東軍,但實際上只聽命于皇帝陛下。

  王銘、劉沖、趙忠明一隊三人,便是效力于影衛。

  周郁景鼻子里哼了一聲,瞥了眼墻角的褐色行囊,問道:“他什么實力,能讓你追殺數百里?”

  “武師。”王銘回答道。

  “哦?”周郁景明顯有些驚訝。

  劉沖更是震驚,沒想到七天前在平陽城的那次任務中,那個盜取城防圖的北晉諜子的接應人黑臉大漢,是位踏入修行之道的武師。難怪身經百戰的隊長趙忠明連三拳都沒有接下來。但是沒想到之后王哥兒奪回城防圖后,便留下自己只身追去,誓要替趙老哥報仇。

  劉沖也想追去替趙老哥報仇,但機要文件平陽城城防圖要呈交回去,袍澤的遺體需要人收殮,只得留下。之后,影衛高層周將軍前來處理趙忠明的后事,在平陽停靈三日后一把火化為一匣子灰。兩人帶著骨灰前往巴山安葬。周將軍一路上有不少消息傳來,關于王銘的消息劉沖全都知道。

  盜取城防圖的北晉諜子當時就死了,但王銘一路追殺黑臉大漢數百里,還越過了邊境線,追入了敵國北晉。這消息讓周將軍異常惱火,也讓劉沖聽得后背生寒。雖然影衛平時任務里常前往九州各國,但卻是隱藏了身份按照正常途徑前往,不會貿然穿越危險的國境線。更何況這次王銘穿越的這條國境線上有重兵把守。前往巴山的一路上劉沖既愧疚又擔心,害怕王銘一步不慎便會隨著趙老哥而去。

  沒想到王銘不僅趕在趙老哥下葬之前回來了,還提著那黑臉大漢的頭顱!

  那黑臉大漢還是一名踏入修行之路的武師!

  劉忠望著桌上裝著趙老哥骨灰的黑布行囊,涕淚交加。

  “功是功,過是過!”周郁景對王銘嚴肅說道:“不要以為殺了一名北晉武師立下大功,這次違反軍令之事就會饒過你!”

  頓了一下,他繼續說道。

  “不過今日安葬烈士趙忠明,違反軍令之事暫且壓后。”

  “是。”

  周郁景臉色稍緩,看了眼王銘疲憊的臉龐,指了指椅子道。

  “坐吧。”

  王銘卻沒有動,他看著桌上的兩壇酒,沉默了一陣后說道。

  “將軍,不早了,既然趙老哥最愛的明月醉鄉酒已經買好了,我們就登山吧。”

  周郁景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未時已過,但登山還需要不少時間,于是他點了點頭,起身道。

  “走吧。”

  王銘沒有再撿起墻角的那個褐色行囊,他雙手抱起桌上趙忠明的骨灰,隨著抱著一壇明月醉鄉的周郁景走出酒樓。

  劉沖則前往柜臺利落的結完賬,抱著另一壇酒,隨手撿起墻角那黑臉大漢的頭顱,跟上兩人。

  三人出門就坐上一輛馬車,劉沖駕車鞭子一甩,老馬鼻中打出一個響鼻,拉著馬車自長街向西而去。

  出了巴渝郡城,順著官道又走了一個多時辰,來到巴山腳下,劉沖停下馬車,將馬栓到道旁柳樹下。三人往山道上繼續前行。

  大巴山脈南北走向,橫貫蜀國東部三郡,如一條蒼龍盤臥大地。大巴山脈東麓,更是西蜀與北晉南楚兩國的天然邊境線。

  蒼茫群山風光秀美,其中尤以主峰巴山為最。

  只是此刻的王銘三人行走在巴山蜿蜒的山道上,并沒有心情欣賞這里的美景,而經過一個多時辰的攀登,他們已經快到山腰了。

  順著山道一轉,前面出現一個三丈高門樓,有兩隊軍士守衛在門樓前。還有不少前來或祭奠或安葬親人、袍澤的人群排在門樓前,等候門樓下的軍士查驗放行。

  三人匯入隊伍。門樓下的隊伍排出二十多丈長,所幸查驗身份的軍士效率頗高,不一會而便輪到了王銘三人。

  王銘遞出腰牌,向軍士證明身份。年輕軍士驗明身份后問道:“安葬袍澤?”

  “是。”

  年輕軍士遞出一塊圓形鐵牌,說道。

  “這個給烈士的親人,以后隨時可以來祭奠。”

  王銘接過。圓形鐵牌只有半個手掌大,正面中心刻著一個蜀字,蜀字的圖案設計得很漂亮,如團龍般占滿了鐵牌正面;反面則是中間雕出一柄長劍,一左一右刻出征東兩個字。

  很別致的小鐵牌。

  小鐵牌在手里摩挲了兩下,他皺了皺眉。

  “祭奠還需要這塊鐵牌?”

  年輕軍士反應過來自己先前的語病,道歉后解釋道:“親人祭奠隨時可以前來,這枚蜀將牌主要是紀念這位烈士的功績和榮耀。”

  小鐵牌在手里捏了捏,王銘搖了搖頭苦澀道。

  “八年前他的父母死于二十三國混戰,七天前,他也去了……”

  “……一家子都沒了。”

  年輕軍士怔了怔,望著王銘抱著的骨灰盒,抱拳鄭重的行了一禮。

  周邊守衛見到年輕軍士莊重的行禮,知道又是一位值得大家敬重的烈士即將入山安葬,全都轉向王銘方向,神情忽然變得極為嚴肅,抱拳一禮。

  身后排隊人群注意到守衛們的異常,他們中有錦衣商人、山下農夫、在職軍人,但轉瞬便都明白了怎么回事,同樣神情肅穆,抱拳一禮。

  前方走過門樓的人群像是察覺到了什么,停下腳步,轉身,抱拳一禮。

  劉沖,早已抱拳行禮。

  周郁景嘆息一聲,身子微前傾,抱拳一禮。

  巴山門樓前,將軍、影衛、軍士、商人、農夫,男人女眷盡皆默然一禮。

  百人一心。

  “此禮以敬——”

  “——我大蜀軍魂!”

  ……

  ……

  夕陽余暉下,王銘捏著蜀將鐵牌,顫抖地抱著骨灰匣子,臉上笑中有淚。

  “趙老哥,厲害了喂——”

  ……

  ……

字體: 字號:
九州蜀歌目錄
共1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