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27:4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魔動西游
  4. 第三章 木柜

第三章 木柜

更新于:2018-03-18 19:31:25 字數:2306

字體: 字號:
  “死老頭子,牛肉和酒趕快給我熱好呈上來,真不知道大王留你這個廢物有什么用”三個人形虎怪、囂張的坐在剛才唐三藏四人所在的桌椅上,嘴里不停地罵罵咧咧著。

  “話說,咱們為什么要躲在柜子里”狹小的木柜里,朱八戒把孫悟空的臭腳從嘴邊挪開,帶著不自然且略顯狼狽的笑容低語道。

  “難不成,你還想去屋頂,現在外面還下雪”被沙悟凈長發遮住大半臉的唐三藏,一臉正經地疑問道。孫悟空一臉沒睡醒的垂廢樣子,還不自覺的伸展了一下身體,把腳又跺到朱八戒臉上,語重心長道:“一號三藏,這你就不懂了,朱八戒他們家一向有‘好冷啊要在雪地玩泥巴’的傳統”。

  朱八戒笑容變得有些扭曲,狠狠用手撓了一下孫悟空的腳底板,壓低聲音道:“孫猴子,別胡說,我又不是豪豬。三藏老大,我的意思是為什么我們不把這些虎怪干掉反而躲著他們。”唐三藏接著柜子門的細縫撇了一眼外面的虎怪,一臉正色道:“我們主要任務是西天取經,在這里不會停留多久,貿然打死這些虎怪嘍啰反而會給老人家添麻煩。”

  “不就是怕惹事么,沒想到一號三藏現在也跟天庭那些大媽大叔一樣愛打官腔了,還是傻缺兒童歡樂多的二號三藏耿直可愛點”孫悟空滿帶嘲諷地看著一拳之隔的唐三藏那嚴肅認真的成熟臉龐,又一腳踹到朱八戒臉上。

  “悟空大叔,你能洗洗腳么,味道好重啊”沙悟凈揪住孫悟空耳朵,冷聲道。“那你為什么揪我耳朵,古人云——唯耳朵不可輕辱也,你看八戒都沒在意。”孫悟空把沙悟凈的手打開,摸著耳朵吃痛道。

  “唉,怎么屋子里有動靜?”一個虎怪似乎發現了響動,往柜子方向瞅了幾眼。“全蛋啊”另一只麻桿身材的虎怪似乎有點悲戚,拍了拍發現響動的虎怪全蛋。

  許久,全蛋被面帶悲戚的虎怪、眼睛盯得發毛,惱人道:“大柱子啊,你什么鬼啊,每次我一說聽見動靜,你就這個表情。”

  “全蛋,大柱子一直讓我瞞著你,可我實在不忍心,其實你說的話我們一直聽不懂。”一直沒說話的第三只虎怪,搖了搖身上的贅肉,語中充滿憐憫。

  “原來,你們都聽不懂我的話,可是為什么一開始不告訴我,大柱子、阿尼瑪。”虎怪全蛋一臉悲傷,抱著大柱子、阿尼瑪。

  “我們是不是該告訴這個叫全蛋的虎怪,他的好友大柱子、阿尼瑪在偷笑并乘機偷了他的錢!”朱八戒透過縫隙看著外面的三個虎怪,語中帶著調侃的笑意。

  “年輕人不被所謂的酒肉朋友捅幾刀是永遠不會成熟的,并不是所有朋友都會像我這樣成熟可靠。”孫悟空扣了扣鼻子,下意識掏了掏自己的香煙,卻被擠得根本伸展不開胳膊。

  “孫悟空你還是和以前一樣頑劣,不知道可靠成熟的孫朋友騙我另外一個人格的經費,怎么算啊。”唐三藏語氣一凜,骨骼“格格”的聲音發出。

  “一號三藏,本性終于暴露出來了,剛才還裝什么大局為重的三好青年,其實還不是個暴力狂。”孫悟空佯裝害怕的神情,屁股向沙悟凈身上一懟,似乎在報復剛才的揪耳朵之仇。

  朱八戒向上瞟了唐三藏一眼,微笑道:“啊咧咧,這才是熟悉的三藏老大,沒有什么是一槍一拳解決不了的斯文痞子。”

  “話說,三藏大人為什么會有雙重人格?而且平時都是那個討厭的糖豆小子。”沙悟凈罕見的肅然道。

  “這不和玩尿泥的玉帝一樣,通過不懈地玩尿泥也成了天庭老大,為了掩蓋自己玩尿泥的興趣特意制定了那么多的嚴苛規定。”孫悟空扣了扣鼻屎,一臉鄙視道。

  “你這比喻可跟三藏兩個人格一毛錢關系都沒有,話說,玉帝是玩尿泥的惡心存在么?他好歹也是創立天庭、欺男霸女、作威作福的無恥之徒。”朱八戒狠狠用拳頭砸了孫悟空的腳板,吐槽道。“八戒,你這個措辭似乎更過分,畢竟玉帝是個挨千刀的偽君子。”唐三藏不由得插話道。

  孫悟空似乎卻一點沒有感受到砸腳的痛楚,泛著白眼,自顧自地浩然正氣道:“你們這么說可不對了,玉帝是惡心,可玩尿泥怎么會是惡心存在,人類因創世神女媧玩尿泥而誕生,魔導師文明因“大禹玩尿泥、治水患”而發展,就連西方魔導師始祖釋迦摩尼也是從玩尿泥中學會魔導術,這種例子簡直多不勝數,你竟然污蔑偉大的玩尿泥。”

  朱八戒眉頭一跳,連笑容都不自然,撇了撇嘴,“你這明顯是胡說八道吧。”

  “原來如此,看來一個成功的魔導師要學會玩尿泥啊。”朱八戒微微揚起頭,看到唐三藏正摸著下巴,認真的點頭嘀咕。“三藏老大,你不會信了悟空大叔的胡說八道了吧。”朱八戒語氣有些不可置信。

  “怎么會,八戒,像我這樣正經的魔導師……”唐三藏打著官腔掩蓋自己的緊張,不過當他聽到沙悟凈與孫悟空的嘀咕,急忙說道:“悟凈,你竟然背著我偷偷學習玩尿泥,怎么可以這樣,等等,加我一個。”

  朱八戒看著一本正經的探討玩尿泥的三人,一臉微笑正在崩塌,仿若世界觀被摧毀一般,只是失魂落魄的念著“玩尿泥”三個字。

  “柜子里面的東西給我們出來,給你們一分鐘,再不出來我們就放火了。”虎怪兇悍的聲音傳來,這個柜子又陷入了安靜。

  “話說,大柱子,咱們為什么不主動打開柜子,反而要讓他們自己出來呢?”肥胖的虎怪阿尼瑪正一臉疑惑,問著身邊的主事人大柱子。麻桿身材的大柱子此時神采奕奕,提高聲線道:“你不覺得這樣的時候說這樣的話,很酷嗎?”阿尼瑪一臉黑線,就連他們身后陷入悲痛中的虎怪全蛋嘴角也不自覺的抽搐。

  “其實我早就發現你們了,憑借我智勇無敵的大柱子的敏覺”大柱子虎臉上出現了傲氣的神色,“不是剛剛木柜都晃動起來才發現的么”阿尼瑪一臉驚詫得說道。“咳咳,其實我早就發現了,只是一直沒說,就是在等等這個時機,智勇雙全的我……”大柱子尷尬的咳嗽了一聲,片刻似乎又陷入了自己講述的故事中,不由得傲然的狂笑起來。

  就在此時,木柜門突然猛烈的打開又關閉,仿若被強風吹開一般,里面無一物,只是大柱子、阿尼瑪、全蛋三只虎怪臉上的腳印似乎見證了什么。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