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4 11:01:0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七星龍
  4. 第1/2/3/4章:祭師/神秘人/喪命/

第1/2/3/4章:祭師/神秘人/喪命/

更新于:2018-03-15 09:50:17 字數:4782

字體: 字號:
  時值初春,萬物復蘇。樹木青翠,鳥獸蟲鳴。

  隨著‘嘩啦’一聲落地之音響起,只見不遠處有一蓬頭垢面的少年從三丈高的樹上跳了下來。

  衣著邋遢,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臟亂不堪的頭發已長有半米之長,正散亂零放在兩肩上。

  樹木盎然,花草叢生,環眼周遭盡是綠不見底地春色。

  ‘簌簌’腳步移動,少年向前快速走動著,嘴里銜著一根枯樹枝,一絲微笑掛在嘴角邊。

  朝氣蓬發,少年雖衣著不堪,但他那張輪廓分明、堅毅冷峻地臉卻給人一種無限地英氣!

  ‘嘩嘩、、’風一吹動,林海層層起伏。

  “唉~~”少年腳步不由地放緩,微笑地嘴角漸漸收了起來,轉而代之的是一副凝重地面龐。仰望天空,少年沒來由的嘆了口氣:“又是一年過去了。”

  他,就是百里云!今年十六歲。而今天,正好是他師父十年的祭日!

  百里云兩手抓住一根藤條,傾力騰空一躍,跳于十丈之外,猶如猿猴般矯捷靈敏。

  行不過片刻,百里云便來到了一座雜草覆蓋隆起地墳包前,神色黯然,喃喃道:“雜草又長滿了師父地屋子了。”

  百里云跪倒在那墳包面前,神情莊重地拜了三拜。

  十年前。

  那時的百里云才六歲,可是那件事情他永遠記得,一輩子也不會忘記!

  城里的人們一改往日地態度,他們先是砸了師父的家,然后又逼迫師父交出自己,說一些百里云當時根本聽不懂的話。什么狐妖之子留不得,什么人畜孽種、天理不容等等。師父為了百里云,毅然決然的寧愿放棄一城之主之重責,帶著百里云隱居到這座招援山上。

  往事歷歷在目,傷心苦事依舊如利錐般刺人。

  師如父,無微不至。父亦師,淳淳教導。數十載如一日,心血交瘁,百里云地師父終于倒下了。這一倒,就再也沒有起來。

  想到這,百里云那熾熱的淚水不禁奪眶而出。

  狐妖之子?可笑!

  百里云嗤之以鼻,淡淡冷笑。

  十六歲,可他卻早已經歷了人間地世態炎涼、人情冷暖。歲月的滄桑洗滌了他的內心,脆弱,已不會再來形容他了。百里云始終堅信他師父說過的一句話:自立、堅強,不倚靠任何人!唯有如此,方能于亂世有所作為!

  “師父,云兒這些日子又認識了一個好朋友,它可厲害了,它教會了我攀樹走藤,能日行百里。”百里云吹了個口哨,只見從正南方處地高樹叢里快速竄出一個金毛猴,呼地一下撲到了百里云的懷里。

  百里云哈哈歡笑,將金毛猴抱在懷里與它親熱戲耍。金毛猴發出‘呀呀’之聲,也很開心。

  “猴弟,你看!”百里云指了指面前他師父的墓穴,道:“這就是我經常跟你說的我最敬愛地師父!”

  金毛猴若有所思般兩手掌對合,安靜地朝著百里云地師父拜了一拜。

  看罷,百里云又是一陣開懷大笑:“猴弟啊,我可真的愛死你咯~~”

  笑聲高揚,悠悠飄然離去,余音裊裊不絕于耳~~~~

  [STAT]

  悠然愜意,好不快活!

  百里云終日與金毛猴玩耍嬉鬧,小日子過得有滋有味,甚是足樂!

  每日,金毛猴教百里云上樹穿藤、行樹入叢,百里云則講故事給金毛猴聽。每當金毛猴聽到興處,便會高興地手舞足蹈,惹得百里云哈哈大笑。

  然而,老天偏偏不讓百里云安穩,非要給他找點事情做。這不,一場足以影響他一生地大災難即將降臨到百里云的頭上。

  “呵呵~~猴弟你倒是快點啊!”百里云兩手左右開動,抓住藤條樹枝朝前跳躍,風聲呼呼,速度極快,就連金毛猴都趕不上了:“哈哈哈,猴弟你太慢了,太慢了。”金毛猴呀呀大叫,好似生氣了般,在后面拼命的追趕著百里云。

  嗖嗖、、不見其人,但聞氣聲,樹木倒退,一人一猴極速閃過。

  百里云笑跑在前,開心至極!

  驀然間——

  青氣爆舞,數十道青光閃爍,百里云只覺眼睛一痛,恍惚之際陡覺身體不由的一緊,像被什么東西纏繞住了,不得動彈。

  長劍舞動,身影迅速一閃。

  百里云忽覺一股寒冰之氣直抵自己地喉嚨處,百里云心中咯噔了一下。

  待眼一睜,只見一丈高六尺、身穿黑色風衣地不速之客正拿著一柄通體泛青色光茫的長劍指抵自己地喉嚨,左手卻也不知什么時候已死死的抓住了金毛猴。指甲陷入肉里,痛得金毛猴嗷嗷直叫,身體胡亂掙扎。

  百里云心中一顫,隨即正色道:“你是誰?想要干什么?”

  “呦!”黑衣男子不答反笑:“狌狌,這可是個不可多得地好東西哦!天下間也只有這招援山上才有!”

  招援山,臨于西海之上。有獸焉,其狀如禺而金毛,伏行人走,其名曰狌狌,食之滋補內臟,大增功力。

  百里云聽出了黑衣男子話里的苗頭,大叫道:“它是我朋友!你絕不可以動它!絕不可以!!”

  長劍入前,百里云身上的青光纏得更緊了,百里云‘啊’地一聲忍聲輕叫。眼瞧百里云那痛苦之色,金毛猴眼中不禁淚花閃爍,兩滴淚水飄落而下。

  黑衣男子長劍陡然回轉,速度之快,令人稱絕。只見其影,不聞其聲。能將揮劍聲音消除,如此看來,此人武功定是厲害十足。

  ‘噗——’

  大片鮮血瞬間飄灑,一個血肉模糊地東西飛落他處。血腥畫面,百里云地瞳孔頃刻間被無限放大,滿臉濺血地他,立即呆愣住。

  黑衣男子左手舞上高舉,大量血水從金毛猴地脖頸處流下。慘忍地畫面出現在了百里云地眼前——金毛猴地頭沒了!

  [STAT]

  血水傾空而下,那男子仰頭張口,如狼似虎般吞喝著金毛猴地鮮血。百里云愣在當場,不知所措。

  ‘蓬!’真氣頸發,那男子身體霍然一震,隨即數道氣勁從其體內奔發,沖向無邊天際。

  “哈哈哈”黑衣男子張著他那血口,大笑道:“這狌狌果然是個好東西!”左手揮舞一扔,金毛猴的無頭尸首便飛向他處。

  惶惶不覺,昔日快樂時光快速在百里云腦海里閃動。難以置信,百里云心中沒來由的一痛。

  慢慢地,百里云的體內有一個東西開始不安分了。

  “殺吧殺吧!他殺了你的猴弟,你應該把碎尸萬段!”

  驀名地尖厲殺狠之聲從百里云地體內冒出,猶如長虹貫日般霸勢的回落在周遭四處。蒼寒凌角之音令那黑衣男子不由地倒吸口冷氣,氣勁之強令其后脊發涼。

  “用我地力量,快用我地力量吧!!殺了這家伙,為你的猴弟報仇!報仇!!哈哈哈、、”

  仇恨地眼睛緩緩出現了,百里云地雙目愈加冰冷,如利錐一般刺向那男子。

  寒意,更甚!

  黑衣男子懼涑地朝后退卻。

  殺氣外泄,百里云的身體周圍出現了大量紅色氣焰,漸漸的將那男子捆縛百里云身體的青色光焰吞噬完盡。

  “對!對!很好!呵呵呵,殺了他,快殺了他!”

  嗖——

  雷霆一閃,百里云‘啊’的一聲往前極速閃動,猶如那出鞘地利劍。只一瞬間,人便消失不見,只留下一陣炎炎烈風。

  嗵——

  一擊肘擊,黑衣男子內息翻涌,猛然間吐出大口血水。

  此時,已被憤怒所控制地百里云,赤紅雙目殺惡地看著黑衣男子,凌殘的烈炎氣焰欲加不安。

  “混蛋!我要宰了你!”

  話罷,一道紅影向前雷閃而動。

  咔嚓咔嚓。

  清脆地骨頭斷裂聲直奔百里云的耳朵,黑衣男子‘啊’地悲天慘叫。氣勁百足,百里云的鐵拳如泰山壓頂般猛烈的砸擊著黑衣男子的胸膛處。兇悍地攻擊令其男子防不勝防,不,應該說他根本沒辦法躲避。百里云的速度太快了,攻勢太強悍、太凌厲了。

  嗵嗵嗵、、、

  雨點般拳頭傾斜而下,百里云晃動的身體如光速一樣,黑衣男子就這樣被憤怒地百里云一頓猛捶之后,奄奄一息地掛在了斷樹枝上。

  “啊~~~”百里云沖天發吼,悲情萬里。

  血水染紅了黑衣男子地衣裳,腥味令百里云更加地發狂,周遭紅色氣焰越加強盛。

  “你、你、你怎么如、如此、厲、厲害、、、”

  頭一歪,斷氣了。那男子身體一軟,就此命喪黃泉。

  [STAT]

  蟬蟲叫鳴,鳥雀撲飛。

  天已放亮,一抹耀眼陽光將昏睡的百里云刺醒了。

  兩眼微微睜,環視周遭。百里云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周圍竟有數十根拇指般大地粗鐵圍合成的鐵籠,正將自己困住其中。

  春色盎然,林海層疊,鐵籠屹立于四周叢林之中。

  百里云腦中迷糊之際,正欲起身,卻聽‘當啷嘩啦’撞擊之聲接連響個不停,百里云掃眼看去,赫然一驚!

  鐵鏈纏身,塊鎖縛腳。百里云的雙手、兩腿皆被粗鐵鎖扣住,鐵鏈相連,困于囚籠之中,任其動彈掙扎也不可憾其一分。

  “放開我!快放開我!!”百里云嘶力吼叫:“為什么要把我鎖起來?快把我放出去!”百里云身體拼命掙扎,引得鐵鏈當當作響。

  “臭小子,到了這里竟還不老實!”

  隨著一聲渾厚地男音響起,百里云陡然安靜下來,尋聲看去。

  “哥哥,這小子殺了那么多無辜的人,干嘛要把他困在這里?何不直接殺了了事!”

  百里云的眼中出現了一男一女。男的風度翩翩、一表人才,全身著綠色跨馬服,身后背著把長六尺寬一尺地畫牢劍。女的則襲一身紫色香爐裙,膚白如雪、須有巾幗之美,手里握著根長十三尺的水狐鞭。

  男的名曰葉景龍羽,女子其名葉景瑯琊。男為長兄,年為十八。女為次妹,齡作十六。二人皆乃七星洲南山際處的招援山下水葉城中名門望族葉景一族子孫!

  百里云大吼道:“為什么要把我鎖起來?放開我!”

  ‘啪’的一聲,葉景瑯琊猛地一抽手中長鞭,狠狠的擊中了鐵牢。

  “臭小子!”葉景瑯琊道:“給我老實點!”

  鐵鏈震的乓乓直響,百里云心中極是氣憤。先是他最好的朋友金毛猴被那混蛋殺死了,現在自己又被別人當怪物似的鎖起來,這怎能不讓百里云氣怒。臉色甚是憤怒,咬牙切齒般看著鐵籠外面的葉景兩兄妹。

  葉景龍羽道:“小子,我看你也不像是十惡不赦、為非作歹之人?你為什么要殺那些身無寸鐵的平民百姓?你年齡和我妹妹相扶,心地怎會那般毒狠?”

  “殺人?十惡不赦?”百里云心里充滿了迷茫,他根本不明白葉景龍羽說的話是什么意思。

  葉景瑯琊道:“喂,小子,你看看你手指甲!”

  紅色,殷紅,耀眼的艷光直奔百里云的雙目。血,這是血。百里云的十指甲里溢滿了艷艷血色,隱約間指甲里還有著稍許肉沫。

  “這就是你殺人的證據!你還想不承認嘛?”葉景瑯琊的擲地有聲的話語,將百里云塞的是啞口無言。

  原來,那日百里云因眼見自己最愛的猴弟被那黑衣男子殺死,頓時心中極致悲痛,從而引發了體內的那個一直蠢蠢欲動怪物的力量,借此導致自己發狂,被超過自己身體所能承受的范圍內那股強大的力量控制,失去了人性。在將那黑衣男子殺死之后,百里云已然不能控制住自己的身體,那凌厲的殺氣充斥著他,向山下奔去,一路上遇人便殺。竄至一個上百人的村莊后,百里云徹底的將那個村子毀滅,殺得是血流成河。

  百里云被他體內那股邪惡的力量控制,后與云游天下的葉景兩兄妹相遇。三人大戰了一場,百里云先是被葉景瑯琊的水狐鞭打傷,以其通靈之獸三尾狐縛住百里云周身,最后終于被葉景龍羽以畫牢劍的具象化:東海玄鐵十畫牢將其制服。

  “怎么會這樣?我、我竟然殺了那么多人?”

  聽完葉景瑯琊的一番話,百里云心中實在不是個滋味。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做出了如此喪天害理之事!他沒辦法接受,也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轟、轟、轟、、

  驀然之間地動山搖,樹木顫抖搖晃,落葉簌簌而下。

  “怎么回事?”葉景龍羽平穩住身體,雙眼察看四周。

  震動之聲越來越猛烈,震動之勢越來越強盛。鐵鏈、鐵牢當當砸響個不斷,里面的百里云晃來晃去,身體前后左右晃動。

  轟、轟、轟、、

  聲浪一潮高過一潮,直往百里云他們這里而來。

  枝葉急簌落下,只聽咔嚓咔嚓兩聲,有兩棵樹木從下而上分裂兩半。

  百里云憾驚,能發出如此強勢的聲音,可見其物非比尋常,定是個龐然大物。

  左右搖擺中的葉景瑯琊顫巍道:“哥哥,這定是鑿齒!是赫勃連城來了!”

  翻空一躍,葉景龍羽跳到空中舞動畫牢劍,對著百里云所處的鐵牢位置,一聲喝道:“收!”只見捆縛百里云手腳的鏈鎖快速開鎖后退,周旁粗鐵瞬然間便就消失不見。

  “帶他上來!”

  葉景瑯琊水狐鞭一揮,在百里云身上迅速纏繞。葉景瑯琊御氣駕云,帶著百里云懸空站立到葉景龍羽身旁。

  轟聲震聾,森林里百鳥叢飛而出。

  只見遠方有一丈高百尺、手拿一根渾身是刺地龐大狼牙錘直立行走的怪獸。所到之處,樹木倒塌、土地坍陷,隆隆轟聲方圓百里皆能聽到,滾天灰塵浩勢飄灑、、、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