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40:5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楚天闊傳奇
  4. 第二章 老祖認親

第二章 老祖認親

更新于:2018-03-16 20:04:50 字數:2924

字體: 字號:
  清晨,楚家一處靜謐的庭院中,一道白衣少年身影靜靜盤坐,其雙手捏著奇特印記,唇中低吟口訣,呼吸一張一合間,肉眼可見四周有元氣被納入其體內。

  這少年便是楚非,那明顯區別于其他楚家小輩的服裝便是他自制的修煉服。除了修煉服,他還有整個楚家獨一無二的睡衣、披風、氈帽、皮靴、圍巾、手套、以及數套令楚家所有女人都眼熱的**。這便是楚非的獨有格調。

  當然重點并非以上,最重要的是,楚非那恐怖如斯的武修天分。整個楚家實力最強的二叔楚開山曾斷言:假以十年,此子必晉先天!

  這個世界,武者以修煉天地元氣為主,隨著修行的不斷強化,武者修為自有明確的高低劃分。后天一至九九個階位是修行的基礎段位,一階最低,九階最高,當然,在后天九階之上,便為先天。

  先天,但凡武者必為之崇尚向往的莫高境界。

  二叔楚開山的評價顯然十分肯定了楚非的天賦,即便再加上十載,楚非的真實年齡也不過二十五六,而三十歲前晉位先天之境的恐怕偌大元武帝國都未出現過吧

  所以,當楚開山的極高評價傳到其他人耳中后,不出預料引起極大震動,而震動之余便是極大反響。

  所有人都不相信,那個自打會走路起就與眾不同的怪異少年能在三十歲之前成為先天強者。

  這并非對楚非武修天分的否定,說起來很可悲的是,這算是元武帝國的一個另類的常識。

  而楚非本人,對此僅僅一笑了之,因為他覺得沒必要同一群井底之蛙爭論井外天空有多遼闊。

  ……

  夜晚,楚家內堂,燈火通明。

  家主楚開元,兩位太上長老,五位長老,以及所有精英三代,全都安安靜靜地站立在此,垂首等待。至于楚家四代小輩和其他人員全都在內堂外候著。

  里屋的簾子終于掀開了,眾人隨之見到了沐浴更衣后的楚家老祖,少年模樣的楚天闊。

  見來人,內堂所有人的心中不禁贊嘆“好一個俊逸少年!”。只見其人如潛龍,暗含鋒芒;其目清澈透明卻又似看透紅塵般超然;其面光彩,仿若新生;其勢如雷,氣質非凡。

  當然,要是能夠拋開楚家老祖這個特殊身份的話,那就跟完美了。

  “老祖。”

  “老祖。”

  楚開元率先輕喚一聲,其他人跟著恭敬問好,少年楚天闊頷首示坐,并問向楚開元:“我吩咐你的事辦好了嗎?”

  楚開元連忙畢恭畢敬地回道:“稟老祖,如今您之一脈已傳至第十七代,有第十五代一人,十六代兩人,十七代四人,他們都在外堂等候。”

  “我的血脈唯剩七人么…”

  聽完稟告后,楚天闊便一臉的悵惘,而后重重嘆了口氣,道:“也罷!時過境遷,家族尚在,便為幸事,個人血脈還屬其次。你讓他們進來見我。”

  楚開元親自領來了七個楚家之人,一名七十來歲的老嫗、兩名中年漢子、四名少年。少年中,兩男兩女,最大的不過二十,最小的也有十三四歲。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人竟然還是楚非。

  那老嫗已經知曉一切,當即顫巍巍地就要向楚天闊跪拜,但無形中有一股力量控制了她的雙膝,讓她無法跪倒。

  少年中,楚非雙目陡然放光,他感覺到了,阻止阿奶下跪的是一股靈魂力量。

  “祖爺爺…”

  止住老嫗要說的話,楚天闊甚為和善對她七人道:

  “你們是我楚天闊的后人,由于某些原因,我沒有消亡于無情歲月,并且迎來了此刻這般模樣的新生。今日之后,老祖向你等承諾,我楚家不會衰矣!”

  后一句,楚天闊是對著所有人說的。而楚開元等人聞言,心中甚是激動,有老祖這句承諾,足以。

  緊接著,家主楚開元宣布,打開楚家寶庫,大賞全族。至于,楚天闊后人更是得到雙倍的獎賞。此外,家族三代、四代中天資綽約的子弟都將得到楚天闊親自指點。

  三代中天分優秀的有三人,二叔楚開山、三叔楚開河、七叔楚開先。四代子弟優秀就比較多了,足有十五人,楚非自然在列。

  對楚開山的指點,楚天闊足用了三天之久。從中不難看出,楚天闊這是準備幫助后天九階的楚開山晉升先天。其實,之前整個楚家修為最高還屬兩位太上長老,皆為九階巔峰。不過,進階先天考驗的不僅是修為,還有身體潛能這一關鍵,年歲越大者,身體機能自然越低,潛能也即低下。楚開山貴在稍顯年輕,不過四十六七,幾年內尚有機會進階先天。

  而到了指導四代子弟時,楚天闊所用時間雖略有不同,但都極少有超過一個時辰,不過即便是一個時辰,所有小輩們收獲到的東西足以令他們受用一生了。

  當然,楚非是不在這個“一個時辰”行列的。因為,他連“半柱香”都沒有。楚天闊見到他后,只靜靜地看著他,整個過程沒有說一句話,更沒有出手指導的意思,最后唯一說的一句就是“好了,你先回去吧。”

  然后,楚非就頗為尷尬地回去了。出來時更是由于老祖指導時間之短暫而被其他人另眼相看,質疑聲此起彼伏。

  “哼,讓他整天裝高尚,估計連老祖都看不慣了。”

  “二叔曾說過他會在三十歲之前進階先天,我看啊,根本不可能,要不然老祖怎么會這樣簡簡單單指導他?”

  “半柱香都沒到,他也真好意思以楚家天才自居?難道各位沒有瞧見大少爺楚揚可被老祖指導了近四個時辰!要我說,大少爺才是我們楚家四代子弟中最優秀的天才!”

  “噓!你們可能還不知道,聽說那楚非可是老祖的嫡系后人!”

  “那又怎樣,入不了老祖的法眼屁都不是!”

  ……

  “娘,我回來了。”

  楚非走進一處精致庭院,整個人顯得沒精打采。畢竟,任誰見了比自己更加有風范的同齡人后都會這般受傷。

  在接受“指導”時,楚非觀察了老祖許久,才不得不得接受一個事實,老祖比他更有范。

  至于被指導的時間僅有半柱香,楚非對此并不爭辯什么,因為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在那不到半柱香的時間里,他的靈魂受到了何等考驗。

  “非兒回來了,快跟娘說說,老祖如何指導你的?”

  見娘親李氏一臉期待地看向自己,楚非心中不覺泛出酸意,他的靈魂雖然來自異世,但今生的父母恩情是如何都不能泯滅的。

  “老祖修為高深,他的指導令楚非受益匪淺。”

  “這就好!非兒,往后你在武修一道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去請教老祖,畢竟你也是老祖的嫡系后人。”

  “嗯,我曉得。”

  楚非將娘親扶進屋內,又問道:“爹不在?”

  李氏道:“如今你爹成了楚家賬務管家,負責整個家族的財務管理,此刻應該在忙著管理吧。”

  聞言,楚非暗下撇了撇了嘴,心道家主的動作倒是挺快的。以前他爹不過是普通三代,因為是老祖的嫡系后人,于是如今成了賬務管家,其間的差別可非一星半點。

  不過這樣也好,有老祖這個常青樹在,他爹娘的生活便十分穩妥,而他自身也無了后顧之憂。

  楚非陪伴著娘親,直到晚飯時間,他的爹楚為云也回來了。

  晚飯吃的很累,因為楚非一直承受著他爹的嚴詞教誨。

  “你這小子,可知道你在老祖的眼中就是一塊頑石!”

  “玉不琢,不成器!這是老祖讓我帶給你的原話。”

  聽到這里,楚非聽不下去了,也吃不下去了,望著爹楚為云疑惑問道:“我到底是頑石還是玉石啊?”

  “你……”

  楚為云頓時語噎,但想到他一個老子被兒子反駁,立馬怒然,楚非見勢不妙,扔下碗筷,趕緊溜之大吉。出門撞見他大哥楚笑,打了聲招呼便接著跑了。楚笑大笑著進屋,直道:“二弟天不怕地不怕,唯獨怕爹爹,哈哈。”

  ……

  楚家最安靜的一處庭院里,楚天闊握著毛筆,寫下最后一個“器”字。

  “玉不琢不成器”

  望著這六字,楚天闊年輕的面孔難得露出一絲興奮之意。

  因為唯有他才知道,那究竟是一塊何等驚世之玉。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