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2:1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緣祖
  4. 第二章:滄生山。

第二章:滄生山。

更新于:2018-03-17 20:59:15 字數:3753

字體: 字號:
  李笙一隊人在出森林后飛快點向離這森林的驛站跑去,因為天已經黑了,而且今天是七月七,在往常的七月七都會有一段時間鎮壓鬼霧的陣法衰弱,這時天上的太陽就會被遮住,發生日食。

  到了那時,鬼霧會迅速彌漫人間,但與黑夜不同的是,這時被籠罩的人不會變成鬼,而是被鬼霧帶走。在以往,他們小隊都是靠把自己綁在樹上度過日食那段時間的。

  但是今天不同,天已經快要黑了,可是日食還沒有來。

  他們需要加快速度了,越早到驛站越好。因為日食一旦來臨,緊接著的就是黑夜,那就是說,日食來了,他們就算不被帶走,也會變成鬼。

  李笙的眼里還是噙淚,他被李淵抗在背上跑。現在小隊只剩下了四個人了,除了李笙,能戰斗的也只有三個人,要是碰見鬼,他們不被鬼殺死,也會被拖到日食或者天黑。

  可是好運從來沒有站在他們這邊,在離驛站十里外他們被三個鬼人給包圍了。

  “李淵,你背著少爺快去驛站,我們兩個留下對付這些家伙。”李淵的哥哥李源在拔出腰中的斬馬刀,對著李淵吼道,聲音中帶著無比的焦急。

  “哥哥,我不走,隊長和二哥都生死未卜,現在你們也要離開,我們這個小隊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我不想獨活。”李淵把李笙放在中間后也拔出了斬馬刀。

  “李淵,你忘了家主的囑咐了嗎?少爺不能有事,要是少爺有事,我們對得起家主的恩情嗎?!趕緊帶著少爺去驛站。”另一位隊員也對著李淵吼道

  李淵堅定的搖了搖頭,臉上竟然露出了微笑:“我在隊伍中最小,所以你們都照顧我,可是我想要和你們一起戰斗,而不是每次遇到危險第一個逃跑的人。”說著笑臉上又有了淚水。

  “我記得去年我們也是來采靈草,可是在對付那只鬼兵的時候我聽了你們的話獨自逃跑了,那時我害怕,我不想死!”

  李淵抹了一把淚水,接著道:“可是你們后來回來了,但老白卻沒回來,我知道他再也回不來了。老白和我是最好的哥們,他卻離開我的時候,我竟然因為害怕的跑了!”

  “那之后,我有三個月都沉浸在內疚中,如果我沒離開,是不是老白就不會死呢,為什么死的人不是我呢,我一直這樣想。”李淵拿斬馬刀的手開始顫抖。

  “弟弟,這次不一樣,我希望你帶著少爺回去!要是你覺得對不起我們,那就把少爺送回去后你再來給我們收尸!”李源還是想勸弟弟離開。

  但是李淵這次根本沒有接哥哥的話而是轉過頭對著李笙說道:“少爺對不起了,這次我無論如何也不會離開了。”說著,對著李笙深深的鞠躬。

  “你……”

  “老子李淵不是怕死的人!垃圾們,你們都給老子看好了!!!”說完用斬馬刀劈向。

  勇往直前的決心在李淵的內心堅定。

  李淵把斬馬刀橫了過來,全身元氣涌動,竟然散發著赤紅的光!

  “這是,”李源望著弟弟愣神

  “元氣化神!”另一個人發出了驚呼。

  “這一次,我絕對不會逃跑!”

  “絕!對!不!會!”

  說完,身上的赤紅色更濃!含怒對著鬼人斬出了一刀!

  李家刀法第一式:天罡斬!!!

  一道赤紅色的刀光劃過,三個鬼人被攔腰折斷!

  “快走!”李源一聲怒吼,接著身上的赤紅元氣消散,暈倒在地。

  李源和另外一個人一人背一個飛奔了起來。

  天色更加的晚了,他們現在一個昏迷,還有個孩子,能動的兩個人還一人背著一個,要是再遇見鬼,只怕是回不去了。

  剩下的路還算順利,離驛站只有兩里路了。

  …………

  天空刮起了大風,在路途的幾人頓時覺得不妙。

  日食快要來了!

  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兩人用吃奶的力氣開始奔跑!

  離驛站只有一公里了!兩人這樣高強度的也吃不消,現在臉自己白了,他們都是修煉元氣的人,可是現在奔跑了九里路,體內的元氣已經消耗得七七八八了!

  現在他們都是用肉體力量在奔跑,背上還背著人,要不是意志力堅強,怕是早就昏迷了。

  “李源,日食到了,太陽已經被遮住一半了,快啊,我們快跑!”

  他們已經看見了驛站的旗子了,上面寫著兩個大大的“風和”。

  或許是老天不愿他們活著回去,太陽已經被完全的遮住了。鬼霧迅速的將他們籠罩。

  “啊!”

  “不!”

  兩聲凄厲的叫聲傳到了驛站里,驛站門口站著一位白發老人,對著李源他們消失的方向嘆了口氣。

  “唉。”

  被鬼霧籠罩的四人,有三人已經昏迷,其中李淵是脫力昏迷,而李源與另一個隊員在被鬼霧籠罩的瞬間失去了生的希望,噴出一口血,昏迷過去。

  …………

  夜深了,被霧籠罩的大地散發著攝人心魄的詭異。

  霧中出現一個白袍人,這要是被人看見,一定會認為他是鬼將軍,但他不是鬼,也不是人。

  白袍人走到李源旁邊,用手掐住他的脖子,探了一會,搖了搖頭。

  “唉,成怨鬼了。”

  接著白袍人又去了其他幾人的身邊一一探查,直到探查到李笙那里白袍人停了下來。

  “三脈皆有,怪事,這上古三血脈都有,可是除了擁有自我保護元氣外,沒有任何修煉的元氣。不對啊,擁有上古血脈的人,就算不修煉天生也會有血脈帶有的元氣才對啊!”

  “算了,這娃娃有血脈護著,還沒有成怨鬼,先帶走再說。”白袍人抱起李笙一跳就飛上了天。

  白霧籠罩著整個人間,卻沒有籠罩這座山。

  白袍人帶著李笙飛上了這座山山頂,剛把李笙放地上不久,李笙就轉悠悠的醒來了。

  “我……這是哪?”李笙醒來一望四周,發現自己在一座山上,有些不確定自己究竟死沒死。

  “這里叫做滄生山。”白袍人轉過身來對著李笙說道。

  “你是誰?!我怎么會在這里?!”

  “不對,我是死了對不對?!你就是閻王爺!只是沒想到死后去的地方不是地獄,而是這什么什么山。”李笙心里居然不害怕這里站著這里的這個疑似閻王的白袍人。可能是想到自己已經死了,什么也不怕了。

  “我不是閻王,你也沒有死。”白袍人笑著搖頭。

  “閻王爺,你就別玩我了吧,我被鬼霧籠罩,只會死的不能再死,不然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呢。”李笙依舊堅持認為自己已經死了。

  “小子,我說你沒死,你就沒死。”白袍人擺擺手道:“在你認為死是怎樣的?”

  “死?我現在不就是死了嘛?!”

  “老天為什么要這樣對我,我還有大好的媳婦沒娶呢!”

  白袍人嘴角有著笑,對著李笙道:“那你認為什么是真正的老天呢?”

  “老天?!老天就是創造世間萬物的人啊。”李笙有些覺得奇怪,這閻王爺腦子短路吧?

  “呵呵,小子,你不知道啊。”白袍人一臉遺憾的說道。

  “我給你說個故事吧。傳說遠在一億五千萬億年,這里本沒有世界,什么也沒有,一片虛無。直到有一天,這里衍化出了一個叫做元的人,伴隨他出生的是無盡的白霧與紫霧。元出生了不久后,他就用伴隨他的白霧與紫霧創造了大地與植物。”

  “在大地與植物出現后不久,宇宙竟然自己衍化出了一條河,那河叫歲月長河。那條河出現在宇宙的深處,那個時候的宇宙沒有被霧氣所籠罩,河就這樣憑空出現在了宇宙中。”

  “在歲月長河誕生后不久,從河中就跳出了很多魚,那魚飛向了大地,一落地,就化作了飛禽走獸,其中有一種魚化作了人。”

  “元發現了那些‘人’,并且取名為人。然后元用自己的三滴精血也創造了三個不同的人。”白袍人說道這里,轉身看著李笙眼神有些奇怪。

  “我在你的身上發現了被元所創造的人的血脈,而且是三脈都有。”

  “閻王爺,你開什么玩笑!還創造人呢,他自己不是人啊?!”李笙用期待的眼神望著白袍人。

  “他是人,也不是人。”白袍人搖搖頭,道:“算了。你不會明白的。”

  “小子你我有緣,我可以給你造化,你想要嘛?”

  “什么造化呀?!”李笙一聽有造化就把頭伸了過來,笑著對白袍人說道。

  只見白袍人攤開手掌,憑空的出三本書《濁世》、《戰神》丶《開天》。

  “這三本書就是我說的元所創造三個人的元氣修煉功法。”白袍人對著李笙誘惑道,“我可以把這三本書給你,但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答應,答應,怎么能不答應呢。”李笙趕緊回答道,生怕白袍人變臉!。

  白袍人臉上的表情變得嚴肅:“這個要求或許你一輩子也完成不了,也可能要不了多久就能完成,你好好想想再給我答復。”

  李笙沉默了,這天下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更何況他明白前面這個人更是救自己的恩人,不說給造化,就算不給他的要求自己也不能拒絕!

  “我不是忘恩負義的人吶!”李笙這樣為自己評價,但是他放光的雙眼出賣了他。

  在沉默了一會后,李笙的眼神被堅定所取代。無論自己有什么值得眼前這人這般對自己的,自己都沒有理由拒絕。救命之恩,難以相報。

  “前輩無論什么要求,晚輩都答應了,晚輩愿意用生命去完成它。”

  白袍人深深的看了李笙一眼:“小子,記住你說的話,現在這三本書歸你了。”

  李笙對著白袍人抱拳謝道:“多謝前輩成全,只是不知前輩的要求是什么?!”

  白袍人搖了搖頭道:“等你修煉有成,能來到這滄生山的時候我再告訴你要求。現在你下山吧。”

  “前輩法力高強,能上的來這山,倒是晚輩下不去啊!”

  “呵呵,你跳下去就行了。”

  “好的前輩,只是前輩,有沒有看見和我在一起的三個人呢?!”李笙沒有看見李淵他們,知道他們兇多吉少,但還是問了出來。

  “你說的是和你一起的那三個人吧,我去的時候他們已經都變成怨鬼了。”白袍人顯然也有些尷尬,說出了李淵他們的下落。

  李笙神色一黯,眼里噙淚對著白袍人說道:“不知前輩叫什么,日后要是晚輩能上這山,才好找到前輩。”說話時已經帶著少許顫抖。

  “你就叫我靈吧。”

  “是,靈前輩。那晚輩告辭。”說完,轉身跳下滄生山。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