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7:53:34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山河云明
  4. 章一回 糊涂少爺

章一回 糊涂少爺

更新于:2018-03-17 11:19:40 字數:2288

字體: 字號:
  云寧鎮興盛不過六十載,但勝在文治平安,又地處徐州揚州交界樞紐,端的是地利人和,因而百姓富,倉稟足,少知禮,老有養。歷任知縣也未敢扶了楊家老太公的面子,雖說商賈發達,農業富足,未曾裹了襟袖,沒完沒了地撈外財。現如今,臨近縣治的鄉友到了云寧也免不了嘆一聲倒真是夜不閉戶,國泰民安的盛世景象。

  楊家落于橫水河北,靠著陰山山腳,雖說這陰山是山,但在這水鄉平原之地,不過區區數百米,丈不足千,孤零零地聳在這康平原的地界上。獨了這頭份的山水,因而佛家也派了住持,借著這云寧衡水的人氣兒,起了座廟兒,喚作清寧寺。要說這楊家的排場,那得說說這門前石獅,說是老太公官拜徐州巡撫時,當地大族感念太公恩德,集了鄉鄰的愿,請了本地的大師花了好大的功夫雕了送了百里到了云寧地界,可楊家得人心卻并不在這小小的石獅子身上。

  當年老太公官運亨通之時,立了“儉而持家,富不忘本”的家訓,到了現今,楊老爺也沒悖了祖訓,楊家除了這門口的氣象,其實相比于其他名門望族,那院子的進出確是少了好些,觀這楊府的陳設,亭樓假山沒少,但家具樣式俱是太公置辦的老物件,古色古香之中,透著書香識禮的門風。楊家不大,里外里三進的院子,東西廂房,后院就分個主次兩院,主院喚作“抱樸院”,住了大夫人和著大小姐、二小姐和楊明云,次院名喚“守拙院”本是以前楊老爺一家的住地,老太公仙逝以后,便給了宋夫人,總不愿偌大的一個宅子少了人氣顯得冷清,空著房子總歸是不大好。大夫人又持家有道,宋夫人不得逆了三綱五常,因而現如今,住在守拙院里的就是三公子楊明輝,因為四公子年紀尚幼,脫不了生母,便隨了楊老爺在揚州任上。

  這抱樸院攏共三間房子,主室就不用詳談了,西房脫不了那傻小子楊明云,東房就給了兩個未出閣的姑娘。東房畢竟是姑娘家的內室,林大夫人又對女兒們極為寵愛,安置得極為精致,清一色地上等紫檀木家具,山水花鳥的屏風,白里透亮的青瓷,打屋里陳著一尊別致的紫砂香爐,熏脫著寧靜致遠的意境兒。打西面放著一張古色的桐木琴,琴岸邊的書柜里陳列著《孟子》、《論語》一水兒的書籍;打東面的軟榻上,擺著未完的一局黑白子,這整室的布置算得上有了小家碧玉的底蘊兒。

  要說這林夫人真的是跟著楊老爺見過世面的人物兒,這楊家兩個小姐本就長得出挑,在林夫人的悉心教導下,大小姐楊明雯很早就明了事理,又因嫡親的弟弟獨獨是個傻子,在她十四歲的年紀行事便老成得像極了林夫人,進退有據,張弛有度。楊二小姐得了姐姐和母親的溺愛,雖沒走了心性兒,但也有了大戶人家小姐兒的壞脾氣,尤其愛是捉弄自己的小弟弟,覺得這么個傻小子,平白墜了楊家的名望,給自家爹爹丟了好大的臉面。

  本是正午時分,這抱樸院靜得除了沒完沒了的蟲叫,就只存了東房的陣陣書頁之聲。大小姐楊明雯在這個年紀已經開始學著打理闔府上下的庶務,這首要的便是查點這開春以來府中名下幾個莊子、店鋪、田產的賬目明細,從旁站著的是楊府總管楊全,楊全自打進府,太公就瞧他沉穩干練,便從小伴著楊元庭侍讀,至今三十余年,到他升任楊府總事,從沒出過什么大的差錯,只要是分內職屬,總能秉持公正,已闔府利益為己任,從不徇私,因而也深得林夫人信任。在她禮佛在外之際,便請了楊全教導楊明雯,也存了一點私心,希望能讓楊全與明雯多加親近,能夠早日幫襯著撐起這偌大的家業。

  楊家二小姐楊明露百無聊賴地坐在姐姐旁,鼓著一雙剪水也似的瞳子,望著明雯翻著的賬冊,有點抱怨似得嘟啷:“姐姐,母親又帶著弟弟上了清寧寺,寺里那么清涼,也不帶上我們,真是偏心。”

  楊明雯望著她賭氣搬嘟著的小嘴,寵溺地答道:”母親也是懷著個念想,這常去祀奉佛祖,若是能得了一絲的佛緣,庇佑咱家明云,求得一個一世平安也就知足了。”

  明露哪管這些,她帶著童音的嗓子低聲地道:“那傻子,別人都說他是天生下來便三魂少了兩魂,平安又有什么用嘛,還不是什么也要賴著母親?”原來,她是覺著明云天天黏著母親,母親沒了多的時間陪著自己了。

  明雯聽了這話,急道:”可不能這樣說,那是你嫡親的弟弟,外人說道也就罷了,這一筆寫不出兩個楊字,以后我們要多多幫襯著他,別叫他受了外人的欺負啊。“

  楊全在旁聽了這話,嘴角泛起了笑容,暗想著老爺總算不是后繼無人,雖說小姐入不了仕途,但有了小姐這偌大的家業也不至于朝不保夕,我們這些老人也算是還有了奔頭;至于二小姐么,畢竟還小,相信在夫人和小姐耳濡目染之下也不會走了歧途。

  明露聽了這話,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悶悶地道:”你們就是都心疼那傻小子,都沒人管我,母親和你每天都忙這忙那…“話還未說完,便隱隱有了哭腔,但很快就沒了聲響,只是默默地提了提衣袖。

  陰山清寧寺

  “少爺!少爺!你慢點兒,小心石階,別崴著腳了…”從山腳便能聽見這依稀的叫喊聲,家丁楊二銘緊跟著小少爺沿著山脊的小道,往山下奔去。

  也不知這楊明云今兒個是怎么魔怔了,雖說他才九歲的年紀,但打小別的什么也不顧,就知道瘋魔似得亂竄,如今便躺著一口的哈喇子,飛也似地打山腳閃去。那二銘雖說也是個十一二歲的少年,但拼了命也追不上,值扯開了嗓子在后面喊著,希望家里人能聽著得了個信兒。

  眼看著就要到了山腳,這有道是平地風波,也不知好好地小道上哪兒來的石子,這明云一不小心,腳下一滑,便來了凌空三百六十度旋轉,只是這落地的姿勢也忒差了,來了個狗啃泥。那二銘見了,瞬時嚇得的七魄丟了五魄,等他到了山腳,少爺早已昏過去多時,只是怎么叫也醒不了。

  “誒,來麥溜,新血地烘皂高,自駕做溜,未到曾總!”這突兀的叫賣聲才打醒了這小家丁,他含著淚扯著嗓子沒命也似地含著:“二管家,蘇嫂嫂,夫人,少爺死了嘞!”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