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16:0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逝去的覺醒
  4. 第一章 預言之子

第一章 預言之子

更新于:2018-03-14 13:54:29 字數:2224

字體: 字號:
  夜晚將近,飄零著的雪花把這座不起眼的小城渲染成了白茫茫的一片,寒風蕭瑟刮來的裂風仿佛劊子手中的利刃撕裂著人們的皮膚,一陣又一陣就這么吹著配上那散落的白雪,整個夜只剩下了寂靜和孤獨。

  山洞里,一個****著上身的男孩正蜷縮在一個角落凍的瑟瑟發抖,嘴唇凍的發紫。他的身邊還有一只大狗正摟著他舔著男孩的傷口,大狗的身體搖搖欲墜看著好像隨時都會倒下……

  男孩看上去至多十歲,他的身上全是傷痕,大大小小不計其數看上去令人心疼也令人憤恨左眼從眉毛一直到眼角有一條很深的刀痕,看來是保不住了那只眼睛了……

  “好冷啊,我我。。我要死了么。為什么這么對我,哥哥..。”

  十歲的云煙,在寒冷中掙扎著就像失去水的魚逐漸地失去了意識。寒冷的夜使他忘記了疼痛,他稚嫩的臉上即便是失去了意識,也無法改變他那滿臉的恐懼以及憤怒。

  失去意識的他,久久昏迷不醒旁邊的大狗也是非常擔心。其實大狗是一匹成年的閃電狼只是為了救云煙生生的被打回了原型,面對地階異師那樣的存在即便是閃電狼遇見也只有像閃電一樣逃命。

  在玄天大陸這個位面,一方面是提升實力獲得更久的生命,和決定別人命運的實力。至于地階異師的存在在這個小城里是絕對的實力的象征性。

  自己為了小少爺算是丟了條命吧。另一邊在閃電狼擔心之余,云煙的意識仿佛飄到了另一個寂靜的世界,里面充斥著黑暗什么都沒有,沒有一絲光明。

  云煙看著周圍,十年來除了三歲之前的記憶,七年中他幾乎都是一個人度過。

  諾大的家族沒人敢和他說話更有其人認為他就是滅世的災星,毫不待見。

  他的父母,在他三歲那年就死了,也是他記不起任何事情的那年,死的很奇怪他也不記得,聽別人說是他克死了自己的父母。

  索性在他的童年里還有個哥哥,云家的天才云麟,一個傳奇般的存在對弟弟云煙的照顧也是無微不至。但令他憤恨的一點也是――云麟。

  為什么,為什么所有人都那樣對我我可是云家二少爺,為什么你們一個個都像看待怪物一樣看待我。

  啊,云麟你終于還是下手了.

  云煙抽泣著,半跪在地上眼淚與鼻涕掉在地上左眼的傷又再度裂開,滴落下的血淚讓他冷靜了下來久久的盯著一個地方發呆。

  “呦,我的王啊怎么不繼續哭了?看著你剛才的表情我可真是被嚇到了,哈哈哈”

  黑暗中一個聲音打破了發泄的云煙,聲音不知道是從哪里發出的但那個聲音聽起來很冷,一種骨子里的冷,就像骨頭要裂開了一樣。

  云煙警惕的看著四周,閃電狼也站了起來保護在云煙周圍。

  腳步聲從四面八方傳來,一個俊美男子出現在了云煙面前,男子嘴角上揚突然一只手伸向他的眼睛,閃電狼來不及反應,云煙受傷的左眼就被掏了出來,傷口崩裂血溢四濺。

  “啊”

  一聲慘叫,云煙捂著左眼僅存的右眼恐懼的看向俊美男子,只見他把那面具拿了下來露出那半張臉不同的是他的眼睛變得血紅,遍布血絲充斥著血潮,那只眼睛如同深淵中的怪物..。

  天空中的明月逐漸顯露出來半牙狀的姿態,不同的是那月亮的平面上輪回著水浪般的波紋,遠遠望去,兩個黑衣人不知何時站在了城墻上,仰望著天空。只是兩人身上布滿雪花想來是了不久了。

  其中一個帶著鬼面的粗壯男子不禁嘆道

  “今晚要出大事。師妹,你發現月亮的顏色了么?今晚的溫度也是低的離譜,如果是正常人現在估計去要去見閻王了,到底是哪個煞星該死。”

  另一個黑衣女子也搖搖頭

  “師兄,這不是我們該管的事血月已經是第一次出現了你我改變不了什么,快些回府找師傅準備最后一次卜算訣。”那個黑衣男子咬著牙撰緊了雙手,手上的指骨活像爆裂的聲音席卷而來。

  鬼府

  一個老態龍鐘的老人拿著一把太師扇正坐在一把搖椅上悠哉悠哉地哼著小曲。老人背靠搖椅自言自語道:預言之子啊,真不知道會是誰啊。說著老人站了起來轉過身,兩鬢的白發垂到雙肩猶有一種風仙道骨的意味,那張滄桑的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老人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座巍峨的大山不容輕撼。

  一陣疾風過后,兩道黑影閃現而至單膝跪在了老人面前雙手一恭:“師傅,”

  “響鬼你和云凌的瞬步又有了進展啊,不錯不錯。”老人贊賞道,露出慈愛般的笑伸出雙手摸了摸兩人的頭

  兩人渾身一震

  “多謝師傅多年的栽培,才有了我和師妹的今天。”

  “讓你二人查的事情查的如何了”

  兩人對視一眼,帶著鬼面的響鬼說道“弟子愚鈍,枉顧師傅栽培那人并沒露出什么馬腳,只是今晚的溫度冷的嚇人,弟子懷疑是冰王。”

  老人皺著眉頭思索著,腳步也跟著踱來踱去,心里有著不安,總感覺要有什么大事即將發生。

  “也罷,召集人手卜算決吧,是災是禍全在今晚了。”說著,老人飛向窗外看著那血紅色的月亮不禁苦笑,該來的還是要來啊。

  鬼門中響鬼云凌組織各個人手金門,生門,寒門,炎門,土門。共五門弟子,卜算決一共需要四十八人,一人為陣眼,兩名護法,然后再由各門中武功最為雄厚的人合成小陣五生異靈陣,在五人的背后各門還有八人為自己那門提供源源不斷的異靈氣,以自己的靈氣為源輸送進去保證小陣不會因異靈氣而衰竭,護法自然就是響鬼和云凌來擔當,在受天雷劫時三人可以老人為中心共度劫難

  “合陣,響鬼云凌為我護法。”老人在寒冷的空中坐了下來,口中念著口訣雙手結印大喝:

  五門同根,共度此劫,道破天機,其子何在

  一股紅色力量源泉沖向天空,黑夜瞬時變成白天。直到某個高點那股力量突然擴散而來鬼門四十五名弟子來不及收回異靈氣便被反噬,紛紛吐血。

  山洞內,云煙不知何時有了一個半片面具左眼完好無損只是那只眼睛正透露著黑暗一樣的光芒..。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