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9:17:1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吞神道
  4. 第一章 附體重生

第一章 附體重生

更新于:2018-03-16 17:38:10 字數:2699

字體: 字號:
  萬靈大陸,廣袤無邊。

  人族勢弱,被萬靈視為血食。

  直至三皇出世,統帥人族奮起抗爭,之后又歷經五帝與百圣時代,方才為人族爭下一方棲身之所。

  雍州城,雖是人族棲息繁衍之所,卻與百獸山脈毗鄰,是人族修士進入百獸山脈歷練冒險的補給站。

  狂風似吼,暴雨如傾,伴隨著不斷如蛇一般亂竄的閃電,一道又一道沉悶的雷霆在天空之上不斷炸響,令得這樣的天氣平白多了七分的壓抑。

  在雍州城北區的一間茅屋里的石床上,一個身上滿是血跡的少年緊閉雙目躺于其上,如果不是偶爾可以看到少年的胸部略有起伏,真跟一個死人差不多。

  事實上,此時這個名為吳天的少年即便沒死,也與死人差不多了,一旦那一口吊在胸口的氣息斷了,便是其命喪黃泉的時候了。

  喀拉拉——

  突然一條刺目的閃電照亮寰宇,緊跟著一道雷霆自九天之外劈落而來,快絕威猛的氣勢令得風更狂,雨更驟了。

  這一道雷霆自出現開始,便劃破天地的距離,擊穿風雨,直奔著茅屋的窗戶狂劈而來。

  轟——

  狂猛的雷霆甫一接觸窗戶,便將這座年久失修的破敗房間的窗戶擊碎,然后雷霆形成的火球一閃,直對著床榻上的吳天眉心處劈去。

  整個過程說來繁瑣,實際上不過是一眨眼的功夫,這一顆雷霆火球便已經結結實實地劈中了吳天的頭顱,但極為奇怪的事,被雷霆火球劈中的吳天外表并沒有絲毫的傷痕,反而一直平靜的身體猛然動了一下,然后一聲仿佛壓抑了許久的呻吟聲,才自其鼻息中重重地哼了出來。

  “玄天武神,我與你不共戴天!”

  一道宛如實質的強橫怨念,也驀地隨著這句無聲的怒吼不可抑止的迸發出來。

  同時,吳天緊閉的雙眸也豁然睜開,本來充滿朝氣的眼睛里此刻充滿了嗜血、瘋狂,以及凍人骨髓的寒意。

  咔嚓——

  凜冽而狂暴的殺意令得身下的石床都承受不住,發出了輕微的碎裂聲。

  正是這聲幾不可聞的響動,將吳天從瘋狂的心境中喚醒,眼神木然的掃視了一下周圍的環境,這才發現自己居然身處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

  茅屋,石床,寒酸的擺設,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突然,只感到自己的腦袋一疼,一波波陌生的記憶就像是一把把的尖刀在用力的攪動。

  發自靈魂的疼痛令得吳天身子不受控制地一顫,渾身肌肉緊繃,悶哼一聲,咬緊牙根,臉色發白,雙手用力的抱住腦袋,整個人就像是蝦米似的蜷縮在石床上不斷地痙攣著。

  整個過程大約持續了盞茶時間,方才如同漲潮的海水一般慢慢退去,此時的吳天早已經汗水濕透了衣衫,整個人就跟從水里撈出來一樣,疲倦地癱在石床上,張著嘴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一邊極力地通過呼吸新鮮的空氣,讓自己從疲倦中休息恢復過來,一邊小心的查看剛才腦海中多出來的記憶,過了好久才把這些記憶大致看了一遍,這個時候吳天已經悲哀地發現,此時的自己已經不再是那個叱咤九天的殺戮王吳天了,而是靈魂重生在一個同樣名為吳天的少年身上,而且時間已經是百萬年后了。

  “原來我已不再是我無法無天的那個吳天了,而是一個資質愚鈍的少年,空有吳天之名的廢物而已,不過這也太廢物了吧,都已經十五歲了,還只是鍛體三重的水準。”

  “不過這都是以前,從此以后,既然我占了你的身軀,那么就讓我在百萬年之后,再度掀起無法無天的狂潮吧,誰敢欺你,我便殺他,誰敢辱你,我便殺他,殺他,殺他!一直殺到這地覆天翻,血漫九天。你,就安心的去吧。”

  說來也是奇怪,在吳天看似發誓實則承諾的聲音剛剛落下,吳天就感覺到腦海一陣清明,就好像剛才還有著某種束縛,而現在卻消失了一樣。

  “咚咚咚咚……”

  還沒等吳天細細體味這種奇妙難言的感覺,就聽到屋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旋即房門被人哐當一聲撞開,然后吳天就看到一個圓球嗷唔嗷嗚著向自己撲來。

  吳天本能的手一揮,雖然此時的他重生的只是一個鍛體三重的身體,可是靈魂卻是一個百萬年前的武神級的老妖怪,戰斗意識更是冠絕天下,即使施展不出太過厲害的招數,但是對付一個撲向自己的不明圓球,還是信手拈來的。

  僅僅是手臂一揮,圓球撲過來的勢頭就被吳天消去了,又順勢一引,圓球就被吳天借力打力的摔向一邊。

  噗通。

  嗷——

  隨著沉重物體著地發出的深沉悶響,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嚎在茅屋中響起,嚇得吳天一個激靈。

  “哎呦,天哥你下手輕點兒,摔死胖爺了,虧得胖爺從家里逃出來看你。”

  胖爺?聽到這個稱呼吳天一愣,旋即在腦海中浮現出一個高度寬度和厚度都所差無幾的人物來。

  胖爺的名字叫做唐俊,與吳天的草根身份相比,唐俊的出身可謂高貴至極,頂著雍州城第一商會萬寶樓少東家的名頭,可謂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富二代,而吳天之所以能夠與其有所交集,主要的原因是吳天的娘親曾是唐俊的乳娘,所以兩個年紀差不多,體型與身份差距更大的少年感情才十分真摯。

  就算是吳天的父母過世三年了,唐俊與吳天的感情也從未變過,事實上,如果不是唐俊不時的接濟吳天,吳天就算不餓死,也不可能供比自己小上三歲的妹妹吳雪進入雍州武院修行。

  “我說胖子,你沒別裝了,就以你身上那一坨肉,摔在地上還不跟躺在床上一樣?!”想著與唐俊有關的點點滴滴,吳天的嘴角翹起一絲笑意,似乎有這么一個朋友也不錯。

  “吳天,我說你小子就是沒良心,虧得胖爺聽說你被羅楓給打死了,為你流下了兩大桶眼淚,你把胖爺摔倒了不說,不但不伸手扶一把,還在那里嘲笑胖爺。”唐俊一邊說著,一邊表情夸張的用自己蘿卜似的胖手指擦了擦眼角。

  吳天看了一眼唐俊,表情略微愣了一下,旋即還是走過去,將躺在地上與站在地上幾乎沒有什么分別的胖子扶了起來,用手輕輕拍了后者的肩膀說道,“謝了,兄弟。”

  唐俊一愣,然后訕訕地說,“天哥,你的語氣怎么怪怪的?別這樣,胖爺我不習慣。”

  吳天輕輕的搖頭笑了一下,“胖子,你知道的,現在我在這個世上,只有小雪一個親人,而你是我唯一的兄弟,這些年如果不是你照顧我,恐怕……”

  沒等吳天說完,唐俊就錘了一下吳天,說道,“天哥,你這個家伙這么說我可不愛聽,什么你就有小雪一個親人,難道我就不是了嗎?要知道你我還有小雪咱們三個可是吃一個娘的奶水長大的,雖然我們并沒有血緣關系,但我們可是不是親人勝似親人的。以后見外的話就別說了。”

  吳天看著唐俊一本正經的嚴肅樣子,表情十分認真的點了點頭,“好,這話以后我不會再說了。”

  唐俊這才咧嘴一笑,“這就對了,我們兄弟誰跟誰。你看這里都破成什么樣了,走吧,搬到我那去住幾天,等我找人這房屋修繕一下后,你想回來就再回來住,怎么樣?”

  吳天略微考慮了一下便同意了,如果是按這個世界吳天的性格來說,恐怕這個用自尊來掩蓋自備的少年,是不會同意唐俊這個提議的。可是現在這個身體的靈魂曾經是橫行九天之上的超級強者,看待事物的眼光與思維自然不一樣。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