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8:10:4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龍族的回憶
  4. 第二章 暴走

第二章 暴走

更新于:2018-03-15 20:48:21 字數:2006

字體: 字號:
  夜晚,月光如灑,灑在每一個人心里,照亮心中每一個陰暗的角落。就算不想記起曾經的不堪往事,遇到曾經的人,走過曾經的街角,也會激起記憶的漣漪吧。藍極西裝筆挺地坐在公寓樓下的小西餐館,一份八成熟的私房牛排現在只剩下了醬汁。“對不起,我來晚了。”來人的聲音很好聽。“沒事,我已經習慣了。”藍極站起身把對面的椅子拉開讓女孩坐下,“火柔,我今天約你是有正事的。”藍極不容女孩張口,已經把紅酒倒入她面前的高腳杯中。“什么正事?”女孩根本不看那只高腳杯。“龍王,讓我們抵達人界是有任務的”藍極拽了拽領帶,“我們有兩位伙伴失去了記憶在人界生活,我們必須喚醒他們的力量!”。“準確地說,有三位,除了失憶的兩個還有一個剛才襲擊了你。”火柔冷冷地盯著藍極。“消息這么靈通?但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劍圣。”藍極起身準備結束這次尷尬的對話。“你不要自欺欺人了!”火柔一聲怒吼,高腳杯直接被震碎。“無影龍!啟動幻術·最終領地!這里人類太多了!”藍極對著空氣高喊。一個蔚藍色的罩子把藍極和火柔圍住,在吃飯的人看來,火柔與藍極還在安靜地吃飯,沒有一絲異樣。“無影龍,鎧甲呢?”“正來來的路上...”。火柔的皮膚已經變成橙色,甚至在手臂上已經出現了鱗片,背后也長出了翅膀。“暴走了?”藍極把桌子踢向火柔,桌子沒到火柔面前就被燒成了炭。火柔,不對,應該叫火龍!火龍把金色的瞳孔對準了藍極,藍極無辜地看著它。“轟!”火龍噴出的火焰直奔藍極。“無影龍!”“到了,先生!鎧甲合體!”鎧甲經受住高溫,藍極半跪在地上。“不穿鎧甲就這么能打,真是變態”藍極說著站起身從背后抽出了流龍刀,高高躍起直劈龍頭。火龍轉身用尾巴迎擊,卻被流龍刀切成兩段。藍極搖頭笑了笑,火龍隨即發出了痛苦的哀吼更加憤怒了。“分析她暴走的原因,無影龍”藍極側身躲過火龍的爪子。“應該是之前襲擊您的劍圣勾起了她痛苦的回憶。她擁有之前全部的記憶,卻對您只字不提”無影龍回答道。“得讓她冷靜下來,一直暴走會死的”藍極把刀插入地面,鎧甲上雕刻的符文亮了起來。“啟動術式·四龍銀縛“一個領域隨即在流龍刀周圍生成,火龍被四條龍牢牢捆住,掙扎了幾下便失去了活力變成了人形。藍極的鎧甲解體,“取消領域,啟動家中的醫療救助系統。鎧甲送回修理室,晚些時候我親自去檢修”“明白,先生”

  把火柔送回家中的醫療室時已經是深夜了,“掃描她身上的暴走基因并摘除”藍極看著昏迷的火柔。“基因的暴走部分與正常部分緊密結合,無法摘除”無影龍回答道。“如果我硬要摘除呢?”藍極顯然對這個答案并不滿意。“你想讓她死嗎?”這是無影龍第一次反問。藍極心里一怔,無影龍是按照自己的性格設計的,理論上不會被激怒,莫非無影龍還保存著自己之前的記憶?想到這,“無影龍,啟動使用者數據庫,備份還原之前的使用者”。“對不起先生,您沒有權限。我也無能為力”無影龍的聲音在諾大的醫療室中回響。“我就知道會是這樣,誰會備份自己?“藍極無奈地搖了搖頭,”她什么時候醒來?“眼下還是火柔的生命要緊。“大概需要10個小時,您畢竟切了她的‘尾巴’。”無影龍的語氣中夾雜著怒火。“我先睡一覺,她醒了馬上叫醒我”藍極走進了臥室。

  早晨的天氣很差,氣壓很低仿佛有場大雨會席卷整個城市。藍極慵懶地靠在床上回想著昨晚發生的事。無影龍保留了曾經使用者的脾氣秉性,甚至火柔因為自己而受傷還會生氣,曾經的自己肯定與火柔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正在愣神,無影龍的聲音打破了寧靜“先生,有訪客!”。藍極趕忙穿好衣服去開門,來的人是一位身材火辣的女人“你把我忘了?”女人的嗓音都讓人浮想聯翩。“對不起,我根本不認識您,您找我有什么事嗎?”藍極把茶杯拿起來遞到女人的手里。“我是你的姐姐”女人的嘴角上揚,“姐姐?我在這沒有任何親人。更不要說姐姐了,您在騙我”藍極警惕地看著對面的女人。“在你衣柜的抽屜里有條項鏈,項鏈上有我們的合照”女人起身要走,“等一下!我去去就來”藍極回到臥室打開抽屜,里面的項鏈果然有自己和那女人的合照。待藍極再回去找女人的時候,她早已無影無蹤。“無影龍,為什么不提醒我?”“她按了靜音”“她會運用系統?”“她很熟練”“這...”藍極感嘆這一天一夜發生的事,絕非偶然卻蹊蹺得厲害。“火柔已經醒了,先生”“啊?”藍極一愣隨即趕忙沖進醫療室。火柔的頭發十分凌亂,眼中充滿了不解與疑惑“我在哪?”“我的家里”“我昨天吃飯的時候發生了什么?”“沒什么,就是昏過去了”藍極把火柔扶下床。“你餓了吧,我準備了早餐”早餐沒有牛排,藍極發誓這輩子都不吃了。吃過早餐,火柔與藍極道別。火柔走后,藍極站在原地看了好久。“有來電,先生”“誰打來的?”“您在學校的女友..”“說我不在”“我不擅長撒謊..”“接吧”藍極想自己靜靜卻忘了學校的事“親愛的,你在哪了?”“在家”“我發現了重要的線索,有一個教授的手背上有龍的印記”“什么!你確定?”藍極又恢復了理智,“你待在原地別動,我去找你”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