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51:44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心魔重生之蝴蝶效應
  4. 第三章 死亡筆記(下)

第三章 死亡筆記(下)

更新于:2018-03-17 09:14:34 字數:2789

字體: 字號:
  所有人都懼怕死亡,如果說真的有不怕死的,或許也只有那些曾經真正與死亡擦肩而過的人們才能發出的感嘆。曾經年少的林峰一直崇拜那些電視里的抗戰英雄,因為他們面對死亡的時候,總是眉頭都不皺一下。那時候,他一直不明白,是什么給予了他們如此大的勇氣。現在他明白了,因為那些戰士用死為祖國這一偉大的理由來說服自己,那是最高的精神榮譽。而如今,他離死亡只有咫尺之遙,滿地的血腥氣息不斷的沖擊著他的嗅覺神經,他不斷的調整呼吸,希望自己能夠減輕些死亡前夕的壓力。但無論怎么努力,始終改變不了內心的恐懼。因為他發現,他根本騙不了自己,自己的死亡換回來的只有世人的拍手稱快和一世污垢。他不甘心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去,強大的求生欲望不斷沖擊著他的大腦。

  “各隊員檢查彈夾,5分鐘后準備射擊!”號令兵喊出了口號,看來林峰的死亡是在劫難逃。

  “等等!”只見不遠處,一名年約22歲左右的女孩子一邊往林峰跑去,一邊沖士兵喊道。

  號令兵見狀,連忙喊道:“你是誰?知道阻礙槍決,我們可以予以當場擊斃么?”

  女子聞言迅速從口袋掏出一個證件,說道:“你好,我是南軍軍區第一人民醫院的。我們軍區一個首長得了白血病,現在需要緊急輸血。但他的血型是MNSSU,據我們所知,現在全世界只有761個人有這樣的血型。在中國只有3個人,一個已經死了,另一個移民了,現在只有他是這樣的血型了。”

  號令兵接過女子的證件,敬了個軍禮,回應道:“對不起長官,他是死囚犯,根據判決,我們馬上就要實施槍決了。”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真的沒有辦法了,首長現在危在旦夕,如果再不找到獻血者的話,恐怕,撐不過明天了。我希望你能給我幾分鐘時間,我想征詢他的意見,能否在槍決之前獻血。”女子看起來很著急。

  “這。。。”號令兵低頭沉思,最終答應,“好吧,那你盡快,最多五分鐘。”

  林峰沒有拒絕女孩的要求,女孩馬上揮手招來了一輛早就等候在旁邊的醫療車。

  很多人不知道,其實在槍決犯人的刑場,本身就有醫療車,因為他們要負責督察囚犯是否確實死亡,同時在確定犯人死亡后運送犯人尸體還給囚犯家屬,所以他又叫“生命終結車”。只是現在這輛醫療車是女孩來的時候一同前往的醫療隊,而不是刑場自己本身具備的醫療車。

  “如果您不介意的話,我們打算抽走您650CC的血量,你看可以么?”女孩一邊對針管進行消毒,一邊問道。

  “呵呵,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每個人每次獻血最多不能超過400CC的吧!”林峰苦笑道。

  女孩子一臉的焦急,但好像又很是無奈,“我知道,可是。。。總之不會對身體有大礙的,求您了,而且您不是馬上要…”

  “要被槍決了,是吧?”林峰說道。

  女孩不知所措,停下了手中的消毒動作,雙手指尖來回扣動著,低下頭沒有接話。

  林峰見狀,想起了妍妍,這個動作,當初的她不知道在自己面前重復了多少次,而如今卻是那么的遙遠。想到此,他又一苦笑:“呵呵,算了,你抽吧,但愿真的能幫助你,反正我也快死了。”

  “呵呵,真的?謝謝你,你太好了!”女孩趕緊又抓起了針管繼續消毒,眼睛看著林峰,“知道么,其實正常人體損失650CC血液的話,最多只是引起人體虛弱和暈眩,其他也不會怎樣呢?但主要的是,這650CC的血液可關系到另一個人的生死呢!”

  林峰沒有說話。

  “你看起來不像殺人犯!”女孩嚴肅道。

  林峰微微一笑,“你看起來也不象軍人,你叫什么?象你這么可愛的女孩子,怎么會選擇參軍呢?”

  女孩答道:“我姓嚴,叫嚴茜茜,大家都叫我小茜,其實我也不想參軍,只是我們家三代都是軍人,而且我父親做夢都想讓我是個軍人。我又不想讓我父親失望,只好繼承父業參軍咯。”

  “哦,原來是這樣,這也難怪,我叫林峰。很高興認識你。”

  “我知道,嘻嘻,我來之前就調看過你的所有資料。”女孩調皮道。

  “哦,呵呵。我應該猜到的。”其實,林峰也不知道為什么肯和女孩子說這么多,畢竟自己都是快死的人了,一切又有什么意義。只是讓他做夢都沒有想到的的是,不久之后,他的命運將和這個女孩,以及女孩的家族發生難以想象的糾葛。

  “好了!謝謝你哦!”女孩起身收拾器具,小嘴巴輕輕地舒了口氣,煞是可愛。

  林峰憔悴的微微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見抽血完畢,兩個士兵上前將躺在椅子上的林峰拖起,拉回刑場中央。

  林峰回頭看了看女孩,發現女孩正把頭伸出車窗外看著自己。他揮手朝她告別,女孩子一直看著,沒有做聲,像是在想什么。

  天色越來越差,剛剛下著的雨絲現在已經變的磅礴。豆大的雨點紛紛從高空落下,雨水打在臉上,開始有點疼痛。天空中,還不時的傳來幾聲春雷的炸響聲。

  “各隊員檢查彈夾,10秒鐘后準備射擊。目標,犯人頭部。”號令兵站到高臺上,重新發號施令。

  “10”

  “9”

  “8”

  “7”

  “6”

  “轟!!!”天空突然傳來一聲巨響,紫色的閃電頓時把整個昏暗的天空照的透亮,只見它風雷電掣般的穿過厚厚的云層,眨眼間狠狠的砸向刑場中間不遠處的草地,草地上頓時炸開了一個大洞,所有人霎那間都摒住了呼吸,半天沒有反映過來。

  號令員傻眼了。

  那個叫茜茜的女孩子傻眼了。

  所有持槍的隊員傻眼了。

  林峰居然直挺挺的躺在了那里。

  “快,醫生,醫生,檢查囚犯…”號令員首先清醒過來,連忙沖著旁邊的醫療車喊道,接著一個轉身,“誰?剛誰開槍了?”

  一旁的醫療車上的醫生迅速上前檢查。

  所有隊員則取下槍托開始檢查,都表示沒有開過槍。

  “怎么樣?他怎么樣了?”號令員趕忙上前向醫生問道。

  醫生搖了搖頭,“沒有心跳,沒有呼吸,大腦頭骨被雷炸的粉碎性破裂,確定腦死亡。綜上所屬,他死了。死因是炸雷。”

  不可思議,真的不可思議。

  他死了?

  本該死在子彈下的林峰,他居然…居然被雷給劈死了?

  所有人都再次屏住了呼吸。

  “隊…隊長!這,這報告怎么寫啊?”一個隊員戰戰兢兢的向發令員問道。

  “我草,白癡,我怎么知道怎么寫?難道說,犯人在槍決前幾秒的時候被雷給劈死了?”

  “那怎么辦?”

  “怎么辦?我怎么知道怎么辦?要不是剛剛抽血耽誤了時間,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告訴你,今天的事情,所有人都給我守住秘密,否則你們都等著挨紀律處分。”發令員吼道。

  說完,他又轉身吩咐道,“醫生,今天的報告希望你們能按以往正常的流程填寫,否則,我們都難辦了!”

  醫生點頭,表示明白。

  “那就好,現在你們負責把尸體運回家屬埋葬。其他的一切按流程填寫。這邊的事情我們會處理的。”隊長囑咐道!

  醫生再次點頭,表示清楚并開始清理林峰的尸體。

  雨越下越大,高空中的閃電依舊不時的閃動著,卻始終再也沒有落下。

  林峰的尸體被醫生搬上了護送車。

  那些負責槍擊的士兵正圍城一堆,焦頭爛額的核對著準備填寫并上交的行刑報告。

  而此時的林峰正靜靜的躺在醫療車上,只是沒有人發現,林峰的大腦依舊在微微的跳動著…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