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3:13:3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玄門之路
  4. 第三章 英雄的決意

第三章 英雄的決意

更新于:2018-03-16 13:06:46 字數:3493

字體: 字號:
  白光持續了許久終于緩緩消散,黑夜又重新恢復了原本的狀態。但是滅靈與龍風的身影卻一同消失不見。此時的高達百丈的斷龍山只是一座低低地丘陵,山下的濃密的樹林此時早已成為一片廢墟,熊熊火焰吞噬著茍延殘喘的草木冒出滾滾濃煙,一切宛如地獄一般荒涼。“唧唧,人呢?”在滅靈與龍風消失的地方,一道虛幻的人影逐漸浮現,竟是剛才隱匿的那個黑衣人。可是他用靈魂力搜尋了方圓百里竟都找不到龍風的蹤跡,當下氣的咬牙切齒,憤怒轉化成狂嘯在磅礴的魂氣的加持下傳向四方“老雜碎,讓我找到你必將滅你全家。”

  斷龍山南方幾公里遠的地下,這里是龍鳴村的祖陵。是由龍家先祖親手所建,祖陵的外墻被施以奇異術勢并用特殊材料建造,以至于靈魂力量無法滲透,這里不僅僅是龍家強者安息之地更是危難關頭村人的避難所。

  高大而厚重的大門外兩條黑色的巨龍雕像盤踞其上,淡金色玄妙的符文相互連結將陵墓與外界隔絕,大門的兩側幾支昏黃的火把暗淡地散發出點點光芒,將這里的氣氛渲染上了一筆悲傷之色。

  在陵墓中某處秘密的屋子里,一個疲憊而凄涼的聲音從里面微弱地傳出,伴隨著聲音還有女子低低地哭泣聲。““紫琳,不要悲傷,這或許就是我的命運吧,不過一切總會過去的,我希望你和孩子能好好活下去。”“在孩子成年之前,有關滅靈的存在以及今天這一切一定要對孩子保密,不要讓仇恨擾亂了他幼小的心靈,這是我最不希望見到的。今日給我龍鳴帶來災難的賊人實力極其恐怖,此時的我們不是他的一合之將,所以在實力未達到之前切忌不可尋仇,不過吾族當銘記在心,日后有機會的話定加倍奉還!另外,孩子似乎還沒有名字吧,我想就叫他龍鳴吧!讓他將我未完成的守護龍鳴村的愿望傳承下去。”以往潔凈的白衣此時已經布滿傷痕,血跡將白色賦予的神圣染成了離別的悲傷。龍風躺在床上,微笑著對一身穿紫色綾羅的絕美女子說道。”唔。。。。”紫琳幾乎泣不成聲。“老管家,把孩子包過來給我看看。”龍風吩咐道那同樣泣不成聲的老者。老者從他身后的搖籃中抱出一個熟睡的嬰兒并將之小心翼翼地交給了龍風。“呵呵,他可真安靜啊,那樣子真像他的母親。我想在我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就讓我送給孩子一份禮物吧!讓我盡下父親的責任。”說完,龍風強忍著身上的劇痛從床上坐起,腦海里傳來陣陣的眩暈之感讓他大口喘著粗氣。只見他伸出雙手十指接連輕輕點動,隨著手印的變化,一團團淡紫色的氣體從龍風的身體中飄出,紫氣不斷匯聚,形成以一玄妙的封印式,這封印式的四周四道不同的金色符文不停閃爍著將其中心的一條紫色龍形印記禁錮其中。見到封印式的成型,龍風一咬銀牙將其緩緩灌注于孩子的身體。微弱的白光點點亮起,豆粒大的汗珠浮現在龍風的額頭之上,緊咬的銀牙已經無法阻止劇痛的襲來,先前的戰斗耗費了他全部的力量,此時的封印已經難以完成下去了。白光閃耀著,漸漸熄滅了下去,可是封印還缺少最終的一步,“唉”!悲傷的嘆息聲響起,可是還沒有結束,一雙白若碧玉的雙手覆蓋了上來,瞬間紫色的魂氣如洪流般洶涌而出,注入了封印式之中。“紫琳!你。。。。”“夫人!”龍風與老管家驚呼不已,“風,我知道你的決意,當初你答應過我陪我走過一世繁華,這是你我曾經的諾言,我給予孩子的東西遠遠比不過你,就讓我隨風而去吧!將我和你剩下的所有魂力封印在孩子的體內!”紫琳慘然一笑,“老管家,孩子就拜托給你了!多想看著他長大!多想看著他微笑,看著他找到自己的夢想,看著他找到自己的另一半。。。。龍鳴,一定不要挑食,不要貪玩,另外談起三禁,一定要小心女色奧;將來找到自己的另一半也一定要像媽媽一樣優秀!說起喝酒,不要傷身體;一定。。。一定。。。照顧好自己。。媽媽想教給你的還有好多好多,我實在是想象不出如果我們一家三口能生活在一起,除了幸福還有什么可以表達。。嗚嗚”魂力的耗盡,紫琳已經再也無法說出一句話。

  “龍鳴,父親想要說的和媽媽一樣,以后的路一定要堅強地走下去。咳咳。。。。”身體已經接近了崩潰,雙眼開始了模糊,不知是血還是淚水。淡金色的封印光華閃耀著,將紫色的魂氣吞噬殆盡,一切都結束了。“封印!”嘶啞中墓室光芒大作,那一刻一切都回到了原點,白光中兩個和藹的影子飄然而去,只剩下滿眼淚光的老管家跪倒在地啜泣著。“主人,夫人,你們安息吧。有老夫一口氣在,誓死守護龍家。”幽靜的墓室內飄搖起老管家堅定而悲傷的話語。

  次日清晨幾道,當第一縷陽光從林間的縫隙中窺伺大地的時候。蔚藍的天空之中響起的道道破空聲,不久,斷龍山東北方向出現了幾個黑點,幾個黑點以極快的速度趕來,最終停留在龍鳴村的上空。

  “咦,這里就是那龍鳴村?斷龍山脈怎么不見了,難道我們找錯了?”望著依舊升騰著滾滾濃煙的殘破廢墟,一身著紅衣的中年人疑惑地問道。“不,這里的確就時龍鳴村的所在,斷龍山?呵呵”一長髯老者將手指指向方南的那幾座低低地丘陵。“怎么可能,你在開玩笑吧,這到低是怎樣強大的破壞力才可以將百丈之高的斷龍山破壞成這個樣子。”中年人一臉難以置信的樣子。“恩,不會有錯,雖然這里已經滿目瘡痍,但昨晚的那場戰斗的確發生于此,雖然那激烈的魂氣波動你我已經感知到了,不過那爭斗的兩人實力何其恐怖,你我也只能待得一切歸于平靜才可來查看!”老者緊皺著眉頭,無奈得說道。“的確,炎厲前輩,不過昨晚除了那兩股恐怖的力量外,似乎有種東西只出現了一會就消失了,如果說那兩人的出現只是讓我的靈魂感知力感到極度壓迫的話,那東西的出現竟然使我感到刺痛,這是什么力量。。。。。”中年人想起昨晚那恐怖的感覺,似乎在那股強大的力量面前,天地都無法與之相提并論。“恩,如果我沒猜錯。。。。”老者的話語剛到嘴邊便神情一凜,望向西南方,不久幾個黑點出現在那里的天空中,呼嘯的破空聲飛速向龍鳴村靠近。那里似乎是云雷帝國的所在,那么來者必然不是善茬。

  那紅衣中年人暗叫不妙,正要采取行動卻被炎厲伸手攔住。“不可輕舉妄動,圣上吩咐我們來打探情況可并不希望我們惹出什么麻煩來,先看看情況,隨機應變。”

  幾個黑點一眨眼之間便在二人對面停下。來者是兩位銀發披肩的老者還有一個容貌艷麗的婦人。“呵呵,今天真巧啊,你們兩位守護天風城的老狐貍怎么有心思來外面透透氣了,就不怕我云雷帝國趁機踏平你們的國家?”一陣酥麻的聲音從那美婦口中傳出,其中譏諷之意顯而易見。“哼,就憑你們那幾個爛番薯也想踏平我天風帝國,簡直就是做夢。”中年人憤怒地回到,可語氣之中并不是那么強硬。的確在憑實力說話的大陸上,雖然表面上天風帝國與云雷帝國實力相當,但在魂王以下強者的數量上可并不占優勢,要不是云雷帝國忌憚于天風帝國守護者無極魂宗高階的實力,那云雷國必將侵占天風國大片領土了。“哈哈,你們要不是靠著那個老不死的師祖,敢這么說話是不是找死。”婦人譏笑道“你想找打,竟敢侮辱我的師祖?”中年人惱怒到,淡黃色的雄渾魂氣已然升騰而起。

  “夠了,顏玉。我們不是來吵架的,主子給的任務還沒做呢!”婦人身邊那位金衣老者轉頭低聲訓斥道。說完,他話鋒一轉“我等是奉命來此打探情況,還望你們天風國不要找麻煩,否則打起來對我們都不好。”那炎厲點了點頭,蒼老的聲音緩緩傳出“我們也是奉圣上命令行事,來此查探。”聽聞此話,那金衣老者眉頭一挑眉頭興致勃勃地詢問道,“那冒昧問一下貴國有什么發現?貌似這里發生了一場激烈的戰斗啊。”炎厲點了點頭說道,“據目前收集到的證據,這里戰斗的兩人實力比我的師祖還要高上很多,其實力極其恐怖,其中的一位應該是龍鳴村的村長龍風,那另一位恐怕最少也是魂尊高階級別強者了。具體這等強者來這龍鳴村干什么就不得而知。另外,昨晚,這里有一陣曾出現過一股極其強大了魂力波動,那力量恐怕就是魂圣強者也不可抵擋。”聽完炎厲的話,金衣老者和另外的兩位的臉龐浮現出一抹驚駭之色,魂圣強者都無法抵擋。。。。。。這究竟是什么。。。。但畢竟有所歷練,金衣老者迅速恢復了冷靜,“如果你所說屬實,那此事必須保密,否則對我們兩國都是個災難。魂圣強者可是在大陸之中巔峰強者的存在啊,比魂圣還強,難道是魂帝?”想到那有關魂帝的傳說,他剛剛恢復平靜的心又一次涌動起波瀾。“魂帝的力量我們誰都沒見過,只是傳聞,所以不好妄加推測。不過我只能說,那東西很強。”炎厲一臉凝重。“呵呵,好吧,那我們還是再打探一番再說。”金老者說完便一揮手向龍鳴村的廢墟中飛去。炎厲見對方如此主動自然不會放下主動權,當下也招呼中年人一同向下落去。可是烈火已將一切吞噬成了灰燼,他們調查了許久也沒有什么有價值的發現只好作罷。龍鳴村已經徹徹底底地消失了。

  呵呵。正如哲人所說希望總是美好的東西,雖然龍鳴村已不復存在但是龍鳴的靈魂伴卻從未走遠。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