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8:08:29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天元修士
  4. 第一章 奇遇

第一章 奇遇

更新于:2018-03-16 21:13:59 字數:3169

字體: 字號:
  天云大陸是一個歷史非常悠久的大陸,在其漫長的歷史長河中,孕育出了異常輝煌燦爛的文化,其中又尤以修真悟道為最。修真的源頭已經不可考,只知道最開始的修真之士乃是一群以煉丹著稱的方外居士,之后歷經無數代人不斷的摸索嘗試,修真體系得以不斷完善。因為修真悟道后能獲得更長的壽元,所以越來越多的人便踏上了修真之路。

  在修真文化最開始的階段,還只有那些天賦異丙,聰明絕倫身據特殊體質之輩才有可能踏足修真這一行列,隨著人們對修真的研究不斷進步,時至今日,體質已經不再是修真的限制,但凡用心竭力,矢志不渝的努力修習,就能夠踏足修真,煉出真氣。當然了,如果你的體質真是奇差無比,經過長時間的修習雖然能夠感應天地元氣,并能納入氣海丹田,但日后能否在更進一層甚至成仙了道就不好說了。

  修真之士如此之多,真如過江之鯽不可勝數,而那些渴望踏足修真的凡人比其修真者又不知多了幾何。一些已經有些道行但卻難以再有寸進的修真之人,便趁機占山立觀,廣收門徒,既想著能在這些凡人之中碰個機緣,讓自身修為更進一步,也想著為子孫后輩立個安身立命之所,不致自己大限到時,自己的后人受人欺侮。此種做法久而久之竟蔚然成風。

  時至今日,天云大陸的修真門派林立,大的門派沒有一千也有八百,而那些中小門派到底有多少,就沒人能弄的清。眉山派就是這眾多小門派中的一員。

  據說眉山派的創派祖師,早年是某一大派的得意弟子,也算是師從名門,出師之后,便開始游歷名山大川,造訪天下名士,當游歷到現今眉山派所在之地時,見山上山花遍開,而山腰之上卻有一小片青翠,遠遠看去猶如眉黛。心下甚喜,自認為是天下至善之地,若建門庭必當興盛,便在此山上開觀收徒,自己為此山取名為眉山,門派名為眉山派。

  在最初幾年,這位祖師因為潛心修行修為大進,然而之后數年不知是否是受資質所限,修行進境越來越緩,也不知在山上呆了多少年月,修為再沒有大的提升。之后,年事漸長,修道之心日益消減,到得后來對于成仙了道也在不抱幻想,就娶了附近一大戶人家的千金做了妻子,好為自己死后也能留點血脈,但卻竟只生了個女孩,而這個千金小姐嬌生慣養,身子又弱,只生了一胎就再也不能生育了。

  當時這位祖師年事已高,也沒了在找一房的心思,也就順其自然,不再強求。待其女兒成人,便從自己得意弟子中挑了個忠厚老實的招為女婿,又將掌門之位傳下,便撒手西歸了。

  新任掌門雖然忠厚樸實,但是一身修為已盡得自己岳父真傳,再加上自己妻子聰明伶俐,管理有方,又有他妻子的娘家人鼎力相助,這小小道觀,卻比在他師傅手中還要鼎盛。其實他師傅一生志在成仙了道,對于治理門派卻并不在意,自門派成立也沒怎么用心打理過,直到成仙無望之后,才動了凡心娶妻生子,自然名不經傳。

  自祖師創派至今已有數百年,比起當年又更見繁盛,除了道觀創建之初的主觀外,又在周圍的幾座山峰上加建了三座別院。門人弟子也已有數百之眾,高手眾多,在這方圓百里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雖然規模上與傳承久遠的修真大派相比,仍不值一曬,然而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歷經數代人殫精竭慮的努力發展,門中各種設施一應俱全,在多如繁星的門派之林里也算的上是不錯的修真門派了。

  現今的掌門名叫祁承,德高望重,聲名遠播。不但法力高強又善于經營,眉山派在他手里如日中天。相傳他早年混跡于綠林之中,專干些劫富濟貧,殺人搶劫的勾當,不幾年在當地已極有威望,聲名在外。后來得遇他的恩師,也就是眉山掌門道元子前輩,得其點化,歸入眉山,潛心修道,卻不想其在修真之上極有天賦,十數年之間便已筑基成功,另一干師兄弟們刮目相看,而且他又極善經營,修真之后耳目清明,比之以前又更勝一籌。道元子歸墟之后就將門派的掌門之位傳給了他,而祈承也不負師傅之托,眉山派在他手上更上一層,除了聲名更勝,他又在主觀周圍又加建了一座別院。

  這座別院與其他幾座又自不同,卻并非教授修真煉道之法,而是專門教授孩童識字知禮之處,用于為那些鄉鎮村野之地,無財力供子女入學學習的鄉農提供便利,但凡是年滿六歲的孩童,都可前往,在此別院免費學習。而且一旦在這些孩童中發現修真資質出眾者,便立即收入眉山派,成為正式弟子。當然因為是免費學習,修習,這些弟子當有了一定的能力,可以進行勞作時,便需要在門中打雜或擔當一些職務,來清還自己免費享有的一切。

  每年到了柳絮紛紛的三月,各個門派便大開山門招攬門人弟子,眉山派也不例外,由于眉山派已傳承數百年,現今掌門又經營得當,方圓百里之地的名門望族,都以加入眉山為榮,每到山門大開之時就紛紛將自己的后輩子嗣送入門中修行。這個時候的眉山整個山腳下車水馬龍川流不息,就跟過節一樣,熱鬧非凡。

  今年三月已過,眉山派共招收了百十多門人,洛峰林就是這其中之一,不過他并不是什么名門望族之后,他只是一個孤兒。在此之前,在眉山最近的泰和城的乞討度日。當今眉山掌門的妻子,本是泰和城的人,祈承與妻子回家省親,見到瘦瘦的洛峰林正在他岳父家門口乞討,不禁動了惻隱之心,回返山門時就將他也帶了回來,由于洛峰林修仙資質平平,即便將他納入門中,恐怕沒有個十幾年是難以修出真元的,便將他送到了新建不久的鎮文院里學習詩書禮儀,也好將來能在門中給他安個差事,安度此生。他當時已有十來歲,較鎮文院里的其他學徒要年長不少,跟他們也玩不到一塊去,就問鎮文院的執事要了個砍柴的雜活,那執事的師傅乃是眉山派的丹房長老,最近正在苦練煉丹術,但是門中對于他們草藥的供應只在月初發放,而且數量有限,他就教了洛峰林幾種草藥的辨識和采摘方法,讓他在山上見到就采摘回來,他按市價購買,洛峰林自然滿口答應。

  之后的半年里,洛峰林做完每日的功課或是放假閑暇的時候,就前往附近的山里砍柴采藥,日子過得也是自在。若無意外,他這一生也就如此了。然而似乎上天無意讓他的一生如此安然,半年前的一天,他像往常一樣,上山采藥時,卻碰到了一個奇人,那人看上去年約七旬,鬢發如雪,慈眉善目,身著月白長袍,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

  洛峰林見到他時,是在一個山坳里,老者半死不活的躺在一塊山石上,面若金紙,奄奄一息。老者見有人來,艱難的睜開雙眼,只見一個少年手提柴刀,身背藥簍,正在仔細打量自己,少年劍眉星目,雖然一身粗布衣衫,但卻氣宇軒昂,卓卓不凡。

  老者抬起一只手指了指洛峰林手里的柴刀,“你的?可否讓老朽一觀?”

  洛峰林心下茫然不解,這個老頭,氣若游絲,眼看命不久矣,自己身上背著藥簍,他不向自己要草藥救命,反而要看自己的柴刀,真真是讓人難以理解。雖然心中不解,但他還是將手中柴刀交到了老者手里。

  “老前輩,你要不要緊,我看你受傷頗重,要不讓晚輩先給您治傷吧。”洛峰林砍柴采藥已有半年,雖然對于醫理一竅不通,但是卻也從鎮文院執事那里學了不少的用草藥解毒治傷的法門。

  “我元神已殘,心脈盡碎,縱然是大羅金仙也救不回來了。”老者一手握著柴刀,一手輕撫刀身,“沒想到如此神物竟到了你這小娃娃手里,天機難測,天道無常啊!”

  聽老者如此一說,再看他一臉感慨的模樣,少年的心思更是茫然莫名,這是神物?這個老頭不會已經瘋了吧?少年洛峰林看看白袍老者,又看看他手里的柴刀。其實說是柴刀已經極為牽強了,說是一把長長的黑尺或許更加貼切,而且這“尺子”只有一邊是平的,另一邊卻是犬牙交錯,參差不齊的不規則鋸齒,看樣子有點像是從什么東西上掰下來的一樣。這尺子一樣的黑柴刀,是自己前些日子在左面的山上撿的,當時它插在一個石縫里,廢了洛峰林好大的力氣才弄出來,他平時砍柴只是砍些干枯的枝干,鎮文院執事給的柴刀太過鋒利,他既要砍柴又要采藥,常會到一些較險惡的地方,柴刀太鋒利一個不小心反而傷到自己,便棄了原來的柴刀,改用自己撿來的黑尺子做柴刀用。想到那老者方才說自己元神已殘,難道元神殘了,腦子也不好使了,這東西怎么可能是神物。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