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23:47:2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佛即是魔
  4. 第三章 投名狀

第三章 投名狀

更新于:2018-03-16 09:11:22 字數:2155

字體: 字號:
  糧山山寨有一個木質的囚籠,囚籠很大,如果硬是往里塞,塞上十幾二十個人都不成問題。

  魯莽那日被騙之后,就被白玉郎關進了囚籠之中。他以為白玉郎要殺他,卻沒想到白玉郎是想招他入伙。

  魯莽抵死不從,白玉郎就把關他了進去。魯莽整日叫罵,無論白玉郎如何威逼利誘都不肯就范。

  白玉郎一氣之下斷了魯莽的水糧,一日之后,魯莽叫罵的聲音越來越弱,兩日之后,魯莽死豬一樣躺在木籠中,已經是進氣多出氣少。

  這一日焦陽似火,魯莽無遮無擋的直接被曝露在烈日下,屁股底下是燒的又熱又燙的石頭。

  魯莽瞇著眼,感覺都快要化了。就在魯莽幻覺那個仙人一般的女道長正在向他招手時,有人將他從囚籠中拖了出來。

  魯莽感覺自己被扔在地上,但卻感覺不到一點痛楚。魯莽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感覺嗓子里像著了火一般,又干又渴。

  忽一瓢涼水當頭澆下,魯莽伸出舌頭舔了舔嘴邊的水漬,當即清醒不少。

  魯莽眼瞪睜開,就看到白玉郎手拿折扇輕搖,站在自己身前。魯莽對于這個騙自己來的書呆子,可謂是恨到了極點,只是經過連日饑渴,連天暴曬,已經讓魯莽知道如果再死撐下去,也不會有人救自己。

  “水……水!”魯莽不想死,他還有老父要他養老送終,還要娶媳婦兒傳宗接代。

  白玉郎蹲下身子,聽到魯莽要水之后,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后扭頭看了看手拿葫蘆瓢的漢子吩咐道:“給他水!”

  漢子領命,從一旁的水桶里舀出一瓢水來。魯莽見到水,還知道哪來的一股力氣,掙扎著從地上坐起來之后,抱著漢子遞來的水瓢就是一陣豪飲。

  喝了足足三瓢水之后,魯莽感覺身體的干渴才得以緩解。白玉郎見魯莽喝完水,這手拿折扇為魯莽輕輕搖動,語重心長的說道:“魯莽,不是我白玉郎成心為難你,只是我這糧山來得去不得,你今日來了,若不然與我們做兄弟,若不然就與死鬼做兄弟。”

  “我在外晾曬了你幾天,就是讓你想想明白,如今你可考慮清楚了,是想活還是想死?”

  魯莽肚子里裝滿了水,雖然已經不像剛才那樣無力,但如果要奮起逃走,估計逃不了兩步就會被人抓回來。

  魯莽搖了搖腦袋,不再口出不遜。“我還有老父奉養,我還沒有娶妻生子,我不想死!”

  魯莽說完,白玉郎嘴角噙著笑意,輕搖折扇的右手停住。白玉郎眉毛一挑,眼角帶著笑意問道:“哦?這樣說來,那你就是想活嘍?”

  魯莽重重點頭,他是真的不想死!

  白玉郎笑的越發開心,忽的將折扇合起,白玉郎站起身扭頭對身后吩咐道:“來啊,備飯!”

  三個海碗,每個碗中都有滿滿一大碗白米飯。雖然沒有菜,但是魯莽還是吃了底朝天。

  吃完飯,魯莽又“咕咚咕咚”喝了一大碗水。喝完水抹了抹嘴,就聽坐在虎皮椅上的白玉郎問道:“吃飽了嗎?”

  魯莽點了點頭,他身體雖然還有些發軟,但如果要跑,卻是足夠了。

  白玉郎從虎皮上站起來,然后走下木頭搭建的臺階,走過魯莽身后時說了一句:“隨我來!”

  白玉郎當先走出了門,魯莽被兩把刀架著,想不跟著都不成。

  魯莽一路跟著白玉郎,回到了前些天上山時路過的那塊巨石后。

  這塊巨石埋在土中半截,剩下的半截露出土外,人站其后,被大石遮的嚴嚴實實。

  從這塊巨石向著林外的官道望去,除了樹木枝葉的遮擋,幾乎一目了然。

  白玉郎躲在石后,扭頭對身后的魯莽說道:“你既然想活命,那就得依我說的做,這樣我才能留你性命,讓你與我們做真正的生死兄弟。”

  魯莽見此時與山下距離不遠,就有了逃跑的心思,只是此刻身邊十幾個山賊,不是一個逃跑的好時機。

  魯莽搔了搔頭問道:“你要讓我怎么做?”

  白玉郎抿嘴一笑道:“不難!”

  白玉郎說完,扭頭對一旁的漢子說道:“給他一把刀!”

  漢子依言將大砍刀遞給魯莽,魯莽不知白玉郎葫蘆里到底賣著什么藥,但見人家給刀,也只好順手接過。

  魯莽拿著刀,覺得自己逃命又多了一分保障,正歡喜時,白玉郎突然開口道:“我這十五個弟兄,乃是我的生死弟兄,他們跟我上山以來,就從來沒有再下山過,你知道是因為什么嗎?”

  魯莽一愣,疑問道:“為什么?”

  白玉郎目光在十五個劫匪身上一轉,最終轉回到魯莽那一臉絡腮的臉上:“因為他們身上都有命案,他們全都是被官府緝拿之人。”

  魯莽也跟著回頭看了看,怎么看都不能把眼前,這十幾個瘦的皮包骨頭的人,跟傳說中的殺人兇徒聯系在一起。

  魯莽沒說話,白玉郎卻再次開口道:“你要想活命留在山上,必須手上沾血,身上背一條人命,我們才可放心與你做兄弟。”

  魯莽想著逃命,聽到白玉郎的話后,卻是驚的差點把手中的刀扔在地上。“你們要我殺人?”

  一口黃板牙的二當家當即又把大砍刀,橫在了魯莽的肩膀上。“你不殺人,我們就殺你。“

  魯莽緊張的吞了吞口水。這謀財害命的勾當他不是沒干過,只是殺豬跟殺人又怎么能一樣?

  魯莽不說話。白玉郎安慰的拍了拍魯莽的肩膀道:“你放心,等下若是來人,我們一同與你下去,你不需要與人動手,只管殺人就可!”

  白玉郎剛說完,就聽盯梢的那人跑過來向白玉郎小聲說道:“大哥,來人了。”

  盯梢的剛一說完,白玉郎身后的十四個劫匪頓時神情一肅。魯莽也跟著眾人的目光向官道望去,只見自南向北徒步來了兩人。

  兩人一前一后,離的近了,才發現前面是個拄著棍子,走一步都要喘三喘的乞丐。另一個卻是一個身穿黃色僧衣,彎腰駝背,七老八十的老和尚。

  見乞丐和老和尚走近,白玉郎沉聲說了一句:“下山。”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