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15:4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情雨勝天
  4. 第二章 無聲嘆息

第二章 無聲嘆息

更新于:2018-03-14 13:12:15 字數:3176

字體: 字號:
  三天后的傍晚,晨凌的父母幫他辦了出院手續后帶他回家靜養。坐在老爸的老爺車上,聽著老媽苦口婆心的嘮叨。此時的晨凌卻顯的平靜如水,只是直勾勾的看著窗外。

  “老頭子,你倒是說話啊,看見咱兒子這樣難道你不心疼啊……”可能是晨凌媽媽見自己一人說話氣悶,不禁把嘮叨的矛頭指向了晨凌爸爸。

  只見,晨凌的老爸依舊坐著四平八穩的開車,目視前方。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任你狂風加暴雨我自巍然不動的樣子,倒讓晨凌媽媽自覺沒趣住嘴了。這可是晨凌爸爸研究了大半輩子的絕招。

  但看自己老伴一邊氣悶的樣子,不禁好笑道:“好了,兒孫自有兒孫福,兒子都這么大了,早能獨立了,你瞎操心什么啊。有空生悶氣不如回去幫我捏捏肩膀,最近老下雨,這肩周炎犯了,疼…”晨凌爸爸戴著眼鏡擠眉弄眼的樣子逗得晨凌媽媽再也保持不了苦瓜臉了。

  “哼,疼死你活該,瞧你這樣也是當爹的,回去再找你算賬……”晨凌媽媽故作兇惡道。不過,可能是晨凌媽媽本來就漂亮,再怎么看也不覺得是在‘惡狠狠’的警告,倒像是媳婦對丈夫哀怨。

  晨凌雖沒看在眼里,卻聽進心里,覺得心里一陣溫暖。這就是家的溫暖啊。不知不覺中,他又想起了小倩。“唉,如果小倩沒有遇到小四,會跟我在一起嗎?如果那時我沒離她而去,她會跟我在一起嗎?”

  晨凌輕輕的搖搖頭,深吸一口氣,“呼”再緩緩的吐出。為了不讓關心自己的親人傷心,他決定打起精神,不再那副要死不死的樣子。笑到:“爸媽,出去吃飯吧,別回去煮了,今天兒子我請客。”

  “老婆,看到沒有,我都說兒子長大了,就你瞎操心。好樣的兒子,今晚跟老爸好好喝幾杯。”晨凌爸爸眉宇間的憂愁也頓時一掃而空,看來不是晨凌媽媽說的那樣‘沒心沒肺’啊。

  “哼,那是兒子遺傳我家的優良基因,要是遺傳你家的那還了得。兒子,你賺錢也不容易,還是省著自己花吧。你老爸這幾年背著我不知道私藏多少私房錢,今晚咱們要痛搓他一頓。”晨凌媽媽不無得意的笑到。

  突然,她好像記起了一間十分嚴重的事一般,猛的一伸手掐了晨凌爸爸的肋下軟肉。“好你個林困龍,你不要命是吧。醫生都跟你說了多少遍了,你還敢喝酒。要不是……”

  晨凌爸爸頓時汗流滿面的,連忙打斷她的話“好啦,至于嘛。難得今天高興,跟兒子喝幾杯算得了什么。哎呦,我不喝了還不行嘛,你放手,快放手啊。開車注意安全。”晨凌媽媽的這一掐可是打結婚時就用的得心應手的。

  “哼,看在兒子的份上,今晚準許你喝兩杯。要是敢瞞著我偷喝的話,你以后就抱著阿狼睡吧。”阿狼可是晨凌外婆家的老狗了,養了十幾年還是那般精神。不過自從大舅舅跟小舅舅一家先后搬走之后,外婆也無力再去養它了。于是乎,就被晨凌媽媽遷回去養了。

  “哪能啊,謹遵領導指示。兒子,你媽說的對,今晚你老子請客,說吧,想吃什么。嗯,我覺得小Q街的牛肉面不錯,就去那邊吃吧。”晨凌爸爸一會兒嚴肅一會兒嬉皮笑臉的,搞得晨凌媽媽也哭笑不得。

  “你……”晨凌媽媽剛要說什么。就聽晨凌道:“好啊,好久沒吃那家的牛肉面了。呵呵,去哪吃不是吃啊,隨便吧。”

  可是晨凌老媽不樂意了,害的可憐的晨凌爸爸被‘炮彈’連轟帶炸的急急舉白旗投降了。不過最后的解決還是晨凌一錘定音去吃那家‘傳說’十分好吃的牛肉面。

  看著父母彼此吵鬧,他覺得上天對他還是不薄的,起碼他還有一個溫暖的家。于是,暫時拋開一切煩惱苦悶。加入了戰局,合晨凌媽媽共同討伐這‘不良’老爸。一家子其樂融融的去享受溫馨的一餐。

  六天之前,小倩出事的那天。

  吳新,哦,也就是小四。急急的跑回去躲在他的單身公寓里。心中甚是惶恐不安。突然,他眼角瞄到床頭邊柜上的相框,急忙伸手拉開抽屜慌張的把相框扔進抽屜里。嘴里還念叨著:“阿西,不關我的事,阿西,原諒我阿西。”

  這時,只聽見‘咔嚓’一聲。外面的門開啟的聲音,頓時嚇得他立馬跳起。從開門進來的那人倒還被他嚇了一大跳,十分不滿的說:“你作死啊,這么大反應,嚇我一跳。干嘛屋里不開燈啊,我以為你去會你的老情人還沒回來呢。”‘啪’的一聲那人打開了電燈開關。

  “哦,是幽蘭啊,我…我剛回來。你今天怎么來了,外面還下著雨呢。”吳新的神色恍惚道。

  “哼,你個死沒良心的,我冒雨來陪你,你看起來不高興啊。不高興的話我就走了,省得你心煩。”那個名叫幽蘭的女孩說完作勢轉身就走。

  “別,看見你高興還來不及,哪能不高興啊。呵呵,你對我好我怎么會不知道,要不你打我幾下出出氣吧。我這不是有心事嘛。”吳新瞧見,快步上前摟住幽蘭的小蠻腰,強笑道。

  幽蘭輕輕掙開吳新的雙臂,反身抱住他,抬頭看著他的臉,看著他蒼白的臉心疼道:“怎么了,有什么難事嘛?瞧你,一副丟了魂似地,心事重重的樣子。說出來,我說不定能幫到你。”

  “我…我…唉,算了,我會解決的,你就不要操心了。”吳新猶猶豫豫的,不知該不該說出害死小倩的事。

  “嗚,人家關心你嘛,你是不是嫌人家多管閑事.人家…”幽蘭淚眼汪汪的盯著吳新,可憐兮兮道。

  吳新連忙打斷幽蘭的話,他可是知道這小祖宗要是鬧起別扭來可是沒完沒了的:“我這不是心疼你嘛。乖,男人的事,就應該讓男人自己解決的嘛,不然怎么當你男人…”

  在吳新的連哄帶騙之下,幽蘭終于破涕而笑,那梨花帶雨的樣子煞是可愛。只是如今的吳新哪有這心思去欣賞。幽蘭靜靜的抱著吳新,把頭伏在他的胸前,輕輕道:“我知道你心疼我的,但是我不想看見你愁眉苦臉的樣子…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你有什么問題解決不了,你可以找我幫忙。”

  “嗯,我知道。餓不餓。我們去吃飯吧。”吳新隨即堅定了信念,覺定不將此事告訴懷中的幽蘭。摟著幽蘭就出去了。

  三天之前,也就是小倩火化那天。

  “嗚嗚~~~倩兒啊…我的倩兒啊…”倩媽此時傷心的哭成了個淚人,全身無力的支撐在丈夫的懷里。而倩爸,也是老淚縱橫,看著女兒的遺體被緩緩的推進了火爐里,也是在無聲的嗚咽。

  觀之其他親戚,有的像是在看戲,有的無聊的玩著手機打發時間。但大多人還是深感悲切的。一老人:“唉,多好的孩子啊,咋說沒就沒了。真是可惜…”旁邊一老婦搭腔:“是啊,記得前幾天她回來時還跟我問好呢,像是剛發生的一樣。”

  小倩的父母身邊,一20左右虎頭虎腦的青年也是悲傷萬分,他是小倩的弟弟——林翊。但他倔強的不流淚,雙拳緊握,心里暗暗發誓“姐姐,我曾今說要當家中的男子漢,長大后要保護姐姐,不受別人欺負。但是,如今…姐姐你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爸爸媽媽的,不會再讓姐姐失望了。所以,今天的男子漢是不哭的。”

  正當大家悲痛萬分之際,一抹不易察覺的白光在火爐中一閃而過。

  當小倩的父母安排好小倩的身后事之后,一群人也都零零散散的各自回家去。待小倩父母也回去時,靈堂已經沒人了。此刻,一人影緩步的走進來。此人就是躲在一旁冷眼旁觀多時的小四,也就是吳新。

  “唉,阿西,其實,我不是有意要推你的。只是,我都提出分手了你還纏著我不放。當時我不知道怎么的就下意識的推你一下。我知道,我很殘忍,很無恥的對你這么好的女孩做出傷害。但是,如果不跟你分手,不能跟幽蘭在一起,我是不可能節省10年的時間發展到今天這地步的。我自私,我混蛋,還請你原諒我,接受我的道歉吧。我會補償你的父母的,待他們像自己父母一樣。”吳新跪在地上作禱告狀。

  待吳新剛說完一陣陰風吹過,把旁邊的蠟燭吹滅了。吳新一陣寒意席上心頭,立馬道歉兩聲頭也不回的跑出去了。

  晨凌出院的第二天傍晚,獨自來到了安放小倩骨灰的靈堂里。靜靜地注視著小倩的遺相,就剩外面的雀鴉的叫喚聲。

  ‘呼’晨凌緩緩的把心中的濁氣呼出:“小倩,對不起,我來晚了。到現在才來看你。我…我很想你啊。”此時的晨凌顯得很平靜,小輕聲,深怕把睡夢中的小倩吵醒似地。

  此間,剩下的只有晨凌對小倩的無盡思念與情意不斷的在靈堂中徘徊…

  冥冥之中,傳來了一聲無聲的嘆息,之所以無聲,是因為沒人聽得到。:“唉…”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