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21:3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妖神記之作者也瘋狂
  4. 第二章 妖皇神決

第二章 妖皇神決

更新于:2018-03-15 18:52:45 字數:2589

  “老師葉墨爺爺不也是平民出生嗎?難道我們真的回平凡一生?你這么說難道是在說一個人努力,或不努力實力都一樣了?”聶離激動的反駁著。

  “你……光輝之城數百年間,能夠憑一己之力,踏上巔峰的也就葉墨大人一人而已。”沈秀語氣一滯,仍然強詞奪理說道。

  “難道我們努力就不可能了嗎?難道我們努力的修煉會和平凡過一輩子會一樣嗎?照你那說我永遠都不會突破白銀級了?”“像你這種打擊學生的人不配做老師。”

  沈秀冷笑著道:“尖牙利齒,你以為這么說,就能改變殘酷的現實么?你只看到了葉墨大人的輝煌,卻看不到有多少人終其一生,也只是庸庸碌碌。別說成為一個妖靈師了,就是成為一個武者,也是難如登天。聶離是吧,你也算是一個世家子弟,居然如此不知進退。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天賦!”

  沈秀低頭翻看手里的羊皮紙業,看了看之后,嘲弄地笑道:“聶離,紅色靈魂海,目前的靈魂力6,力量21,就憑你的天賦,這輩子最多也只能達到青銅武者境界,想成為一個妖靈師,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還不如一些平民子弟呢,難怪你要如此說話,原來只是為了掩飾內心的自卑罷了!”

  “那當然了,不然你以為你紅色靈魂海能有多少天賦,切,真是好笑,像你這樣的學生早點滾回去種田吧?”(靈魂海等級根據顏色不同,分為紅橙黃綠青藍紫七個等級,紅色是最差的,簡直爛到了一定境界,普通人一般都是橙或者黃,達到綠色或者青色,就已經是天才級別了,至于藍色和紫色,只存在于傳說之中。其實像紅色的靈魂海也是最差里面只存在于傳說之中的吧?)

  “呵,老師你這么有自信敢不敢和我們打一個賭?”

  “有什么不敢的。你說打什么賭,只要不太過分。”

  “沈秀導師,你是不是覺得,力量天賦和靈魂力天賦決定了一個人的未來?以你那低劣的品性,肯定會對百般巴結那些天賦較高的學員,而對天賦較低的學員,肯定毫不吝嗇您的嘲諷!居然還說一堆貌似正確的大道理,只是為了掩飾你那卑劣的品格罷了!”

  “如果我在倆個月內突破青銅境界,那么請你滾出去,再也不要當導師了,如果我輸了,那我在也不會來學院上學。怎樣。”

  “哈哈哈,這是我聽到的最可笑的笑話,一個靈魂力天賦只有5的人,居然說要成為葉墨大人那樣的傳奇妖靈師,就算是葉墨大人年輕的時候,也被測試出了驚天的天賦,靈魂力天賦達到了八十九,你以為成功是光憑僥幸就能達到的嗎?可笑至極!”沈秀毫不留情地打擊道,“與其在這里口出狂言,不如踏實學習!”“現在還說兩個月內突破青銅境界真是好笑啊!”“好,就依你了,未來的傳奇妖靈師,哈哈·····”

  聶離聳聳肩,道:“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屑一顧,但是總有一天我會用事實讓你閉嘴!”

  “我不信一個狂妄之徒能取得什么成就!”沈秀冷哼了一聲道,“不管你未來怎么樣,現在你都是我的學員,從今以后你不用坐著上課了,站到后面去吧!否則我會通知你的家族,把你從圣蘭學院帶回去!”“狂妄之徒真是搞笑,還以為自己天賦很好一樣。要倆個月內突破青銅境界?恐怕你一輩子也突破不了,白銀級吧?哈哈·······”

  沈秀的蠻不講理是出了名的,聶離聳聳肩,站到后面又如何,如果從圣蘭學院退學的話,他就很難有機會看到葉紫蕓了,暫時只能先忍著。

  看到聶離站在后面,幾個世家子弟發出了低聲嘲笑的聲音。

  “未來的傳奇妖靈師被罰站了!”

  “嘖嘖,原來他也怕被退學啊!”

  “剛才不是還很狂嗎?”

  “聶離,你等等我,我也來陪陪你。”說話的正是作者王泰。

  “你···你是?”

  “我姓王,名泰,你叫我泰兄就行了。我們出去吧?我也覺得這種課也沒必要上,像這種老師,真是無知。”

  “那泰兄我們就出去聊了。”

  “好,出去聊的好啊!我最喜歡聊天了。”“哈哈。”

  看到聶離被沈秀罰站到后面,杜澤沉默了片刻,咬了咬牙,也站了起來,走到了聶離的旁邊,跟聶離站在了一起。聶離是為了他們這些平民子弟說話,才被沈秀罰站的,他當然要和聶離一起。

  看到杜澤跟聶離站在一起,沈秀的目光陰沉了下來,哼聲道:“既然你們也喜歡罰站,那就跟他站一起吧!”

  王泰知道這是聶離重生回來后就和他的導師沈秀干上了,之后他們打賭:如果聶離能在兩個月內達到青銅境界,那么沈秀就會從這里滾出去,當然沈秀認為不可能在兩個月內達到青銅境界的,想到她自己以前可是用了2年的時間才達到青銅一星,現在她可是黃金妖靈師了,這是她最自豪的一件事了,開玩笑你會認為黃金妖靈師很容易修煉嗎?

  聶離跟杜澤相視一眼,眼神中閃過一絲默契,兩人皆都微微一笑。這一刻,聶離就像是回到了前世跟杜澤相識的時候,杜澤還是那個杜澤。

  杜澤站到他身邊之后,陸飄想了想,也站到了聶離的旁邊。

  “你怎么也過來了?”聶離看著陸飄微微一笑。

  陸飄聳了聳肩,道:“坐著挺無聊的,我想站著涼快涼快,不行嗎?”

  “哈哈,隨便!”聶離哈哈一笑,陸飄也跟前世一模一樣,雖然滿嘴放炮,但也很講義氣。雖然這件事情跟陸飄無關,但陸飄把他當朋友,朋友就該有難同當。

  陸續又有三個平民子弟站了起來,站在了聶離的旁邊。

  有這些兄弟一起,聶離感覺還不錯,心情格外地愉悅。

  沈秀的神色更加難看了,臉若寒霜地講著課。

  “聶兄,我還有事,那我先走了,以后有時間我們在聊吧?”

  “這么快就要走了嗎?那你有事我也不多留了,那下次在見了。”

  “嗯嗯,再見了。”“話不多說我就走了。”說罷就走出去了,之后王泰走出了學校,然而值奔向市場,在那里王泰用自己所以的錢買紫嵐草,一天之內的時間他買了幾十萬斤的紫嵐草,一天的時間都在買紫嵐草,可想是有多累。累歸累,但是現在只用等著收錢了,那就可以安安心心的去修煉他的妖皇神決了。(妖皇神決是僅次于天道神決的強大神決之一,可以煉化九只妖獸,還有許許多多的能力,就如修煉的速度也是一日千里,更不用說攻擊力了,傳說妖皇神決煉制大成時,會有萬個能量分身,可見其可怕程度。)“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覺這個叫王泰的很危險,比圣帝給我的危機感還要強。難道他也是重生而來,還是他就是圣帝,他修煉的功法和圣帝以前修煉的妖皇神決真的好像,難道真的·····”

  看著王泰遠去的背影,讓聶離感受到就如那天和圣帝決斗的時候一樣,圣帝殺死他身邊的所有和他有關的人,他緊緊的握住拳頭,眼睛里全是血絲,心中還默念到。

  “圣帝,我不會在輸了。”“我會把你加在我身上的痛十倍相還。”他的手越握越緊,可見他對后者的痛恨之深。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